五萬重型格鬥機甲組成一隊一隊的戰鬥隊形,形成一道鋼鐵洪流,不,是一幕鋼鐵城牆,這城牆把女媧號前面的整個空域都遮擋得密不透風,

這滾滾的洪流就像一支巨大的黑色箭頭插進了那洶湧的蟲潮,立刻,這鋼鐵支巨箭把蟲潮撕裂了一道巨大的口子。

通過格鬥機甲返回的全息影像在主控室那巨大的屏幕上播放著,可以看到那隻長達二十米的機械臂手中那把磁盪刃不停的把斑斕殼蟲那堅固的外骨骼分割,雖然沒有聲音,但是,人們彷彿能夠聽到斑斕殼蟲那堅固的外骨骼在磁盪刃之下如同豆腐一般的被切開,在靜謐的太空之中,到處都漂浮著黃色的液體……

梅沙大將軍的目光盯著其中一個全息屏幕,這是衝鋒在最前面的那支格鬥機甲小隊,這是那巨大鋼鐵箭頭的最前端,這是女媧母艦上面的一支王牌機甲格鬥戰隊,上次梅沙大將軍遇險,就是他們把梅沙大將軍從斑斕殼蟲蟲潮之中救了出來。

不愧是王牌部隊!

箭頭沒有絲毫的阻滯,就像一把鋒利的刀刃切在空氣之中,沒有任何的阻力。

斑斕殼蟲的戰鬥力也非常強悍,悍不畏死,如同飛蛾撲火一般狙擊著這支衝鋒的重型格鬥機甲。

斑斕殼蟲次一次瘋狂的撞擊,這支格鬥機甲戰隊就像城牆一般巍然不動,依然以他們設定的速度和目標如同颶風一般的掃蕩著撞過來的斑斕殼蟲……

突然!

梅沙大將軍的瞳孔猛然一陣緊縮,在全息屏幕的前方,他看到了一隊閃爍著銀色光芒的斑斕殼蟲……

只是一瞬間,這數量並不大的銀色斑斕殼蟲蟲群猛然和這支王牌格鬥機甲衝鋒隊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咔嚓!」

「咔嚓!」

……

梅沙大將軍心臟一跳,實際上,在太空之中的戰鬥並沒有聲音,但是,梅沙大將彷彿聽到了機甲那厚厚的裝甲斷裂的聲音。

只是數秒的相撞,那片空域到處都是機甲殘骸和斑斕殼蟲的屍體,銀色斑斕殼蟲的速度非常迅猛,而且,銀色斑斕殼蟲那厚重的鐮刀依然能夠穿透機甲的駕駛艙,給格鬥師造成致命的傷害。

銀色的斑斕殼蟲數量並不多,立刻被這機甲狂潮淹沒,銀色斑斕殼蟲雖然厲害,但是,重達二百噸的機甲依然能夠殺死它們,唯一不同的是,機甲不可能如同刀切豆腐般那般容易了。

這短暫的幾秒,整支機甲隊伍的速度被遏制了下來,立刻,鋪天蓋地的蟲潮淹沒了過來,鋼鐵鑄造的箭頭被打亂了節奏,整個機甲隊伍立刻陷入了混戰之中……

……

看著那膠著的浩瀚戰場,梅沙大將軍的臉上面無表情,偶爾跳動一下眉毛。

現在,從整體戰局來看,有了重型格鬥機甲的加入之後,斑斕殼蟲已經處於劣勢了,被剿滅只是時間的問題。

現在,梅沙大將軍思考是這支銀色斑斕殼蟲隊伍的出現。

無疑,這支銀色的斑斕殼蟲出現得非常及時,它們打破了重型格鬥機甲的衝鋒節奏,這不是低等生物的表現。

似乎,斑斕殼蟲始終都能夠把握整個戰爭的局面,哪怕是處於劣勢的時候,也能夠集中優勢的數量對機甲部隊造成沉重的打擊……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梅沙大將軍已經不止第一次和斑斕殼蟲戰鬥了,甚至於還進入第一線觀察過斑斕殼蟲的戰鬥方式,在多次的戰鬥之中,像現在這種情況已經出現了很多次。

「將軍大人,那艘民用飛船朝我方飛來!」副官的聲音打斷了梅沙大將軍大思維。

盛世暖婚:野蠻嬌妻有點壞 什麼?!」

梅沙大將軍不禁一愣,他已經忘記了那艘民用飛船,一開始他就沒有把這艘民用飛船放在心上,幾乎是可以肯定的是,一艘民用飛船陷身於斑斕殼蟲蟲潮之中,幾乎沒有可能逃脫出來,因為,民用飛船的船殼都很薄,沒有加裝裝甲板,何況,根據開始的全息影像顯示,那一艘民用飛船連能量保護罩都沒有,這等於是赤身裸體在尖刀中打滾,想要逃出來簡直是不可能。

而正是這種情況下,他居然聽到那民用飛船居然從戰場的核心沖了出來的消息,這真是匪夷所思。

立刻,主控室最大的全息屏幕切換到了那艘民用飛船的位置。

頓時,整個主控室的人都是一臉獃滯的看著這艘名為「美人魚」的民用宇宙飛船,這是一艘老舊的宇宙飛船,宇宙飛船的外殼坑坑窪窪,到處都是隕石撞擊的痕迹,顯得慘不忍睹。


美人魚號在那密密麻麻的斑斕殼蟲和機甲中間風馳電掣的穿梭著,不停的做著一些高難度的機動變相動作。

眾人的眼睛越睜越大,因為,在他們眼裡,這不是一艘民用飛船,而是一艘高速戰艦,縱然是戰艦,也不一定能夠做出那些炫目華麗的機動變相動作。

婚內寵愛

已經十秒了,這架宇宙飛船在那戰場上左右衝突,居然哪怕是一具斑斕殼蟲的屍體都沒有撞到,每次眼看就要撞擊上了,往往就在那撞擊上的一瞬間,那笨笨拙的宇宙飛船都會做一個不可思議的動作避開這些障礙物……

震驚已經變成了驚駭!

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清楚,宇宙飛船不是戰艦,更不是靈活機動的突擊艦,能夠被稱為宇宙飛船,哪怕是再小,只要是宇宙飛船,其機動性就會大打折扣,比如女媧號母艦,在這種密集的戰鬥之中,根本不可能做什麼規避的動作,因為,她就是宇宙飛船的典範,龐大的殼體都限制了她的機動性。

當然,在宇宙戰艦的對抗之中,往往是數百萬公里的距離對抗,激光大炮形成彈幕的時候,根據全息掃描的信息可以做一些簡單的規避動作,比如加速避開彈幕,但是動作幅度都非常小,只是飛離原來的位置,根本不可能做什麼側翻的動作,對於艦體長達十二公里的女媧號母艦來說,做一個側翻動作很可能需要數十秒,而數十秒的時間,早就被對方轟成渣滓了……

體現戰術動作的主要是小型突擊戰艦,這種戰艦速度快,體型小,非常靈活,在雙方主力艦對抗的時候,往往都會派出突擊艦隊插進敵方進行近距離的打擊,別小看這種小型戰艦的殺傷力,這種艦載突擊艦都是單兵控制,一次出動就是數萬,在大型的戰爭之中,單兵小型戰艦高達數百萬的也有,在這種狼群戰艦的圍攻之下,摧毀一艘母艦也不是難事。

正因為這裡的人都是軍事專家,他們自然知道宇宙飛船和戰艦的區別,但是,他們現在眼睜睜的看著一艘民用飛船從戰場的核心逃了出來……

不光是女媧號母艦主控室的人一臉震驚的看著這艘離戰場邊緣越來越近的宇宙飛船,就是美人魚的主控室裡面也是一陣讓人窒息的壓抑。

每一個人都是一臉獃滯的看著鄒子川那佇立如山的背影。

當開始人們發現美人魚一頭扎進了戰場核心之後,幾乎是每一個人都是萬念俱灰,數以百萬計的斑斕殼蟲和格鬥機甲膠著的戰鬥,這根本不可能逃出戰場。

但是,他們發現,他們錯了,美人魚在這胖子冷靜的指揮之下,真的變成了一條魚,一條能夠在太空之中暢遊的魚兒,一條能夠在這混亂戰場之中暢遊的魚兒……


這個胖子的冷靜讓人感覺到一種沉重的壓抑。


自始至終,這個胖子的身體都沒有動,只有兩隻手在空中跳躍著,眾人也沒法觀察這雙手,因為,這雙手始終處於一種高速之中,如同一團霧氣,甚至於,眾人聽到了空氣中有一種輕微的「絲絲」聲音,這是一種即將突破音障的速度……

音速是什麼速度?

很多人立刻想到了這個問題,人類的肢體簡直是不可能達到突破音的速度,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當然,鄒子川的手速還沒有達到那種恐懼的地步,只是因為空氣太壓抑了,給人形成了一種錯覺。

「將軍大人,那艘宇宙飛船朝我們的母艦撞了過來,應該是他們的掃描系統太過落後,沒有發現我們的飛船……」副官突然道。

「沒事,讓他們撞。」

從零開始的最好時代

主控室裡面的互相看了一眼沒有出聲,女媧號母艦有著最強大的能量罩,就是一輪激光大炮都能夠抵禦,這麼一艘小小的民用飛船哪怕是撞了上來也不會造成絲毫影響,很可能,最大的傷害就是刮掉一塊金屬漆而已。

近了!

近了!

兩者之間的距離已經不到五公里了,那飛船依然風馳電掣的狂奔過來,顯然,他們還沒有發現這艘具有強大隱身功能的巨大母艦……

梅沙大將軍的瞳孔漸漸縮緊,整個主控室的人心臟都像被一隻巨大的手抓著。

實際上,這個時候女媧號母艦隻要發射一束信號就可以了,梅沙大將軍都有點不明白自己現在的心態。

四公里!


只是一眨眼,光腦數據顯示,已經只有四公里的距離了,在那種高速之下,這幾乎是一個沒有希望的距離了。

眾人的心臟一陣下沉,其實,他們並不希望這艘好不容易逃出來的飛船在即將脫離戰場的時候撞毀……

很多人忍不住瞄了一眼將軍大人,他們不明白梅沙大將軍為什麼要和一艘民用飛船過不去。

將軍的心思,又有誰能夠知道?

沒有!

……

「啊……胖子,你看……」

一直站在鄒子川身邊的貝兒猛然一聲尖叫,手臂指著那副大全息屏幕旁邊的小全息屏幕上面,一臉驚恐的表情。

立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望了過去,這副全息影像並不是全息掃描,而是光學模式的掃描結果,在這宇科技大爆發的時代,全息掃描雖然佔據著主流,但是,光學模式也沒有淘汰,每一艘宇宙飛船上面都會配備光學儀器作為輔助航行工具。

看著屏幕上那巨大的的裝甲閃爍著金屬的光芒,眾人背脊頓時一寒。

這是一艘巨大的宇宙戰艦,光學模式居然無法窺其全貌,可見這艘戰艦有多大,這一刻,沒有人尖叫,所有人的目光都從屏幕上移到了那高大寬厚堅定的背影上面,這個背影,給人一種安全感,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四公里!

鄒子川的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深邃的目光彷彿有一絲火焰在跳動,在這電光火石之間,他的手腳全動,雙手在主控板上瘋狂的飛舞,就像兩縷青煙在上下跳躍……

「咔嚓!」

在一霎拉,鄒子川輸入了一連串的指令,最後,右手猛然抓住操縱桿一推……

美人魚的船身猛然劇烈的顫抖,那圓弧形的船頭突然一昂,緊貼著那母艦的的裝甲板垂直飛了上去……

「哦……」

「哦……」

「哦耶!」

……

女媧號母艦的主控室猛然爆發出一陣歡呼聲,梅沙大將軍掃了一群手下一眼,眉頭一跳,然後,看著全息屏幕上面的民用宇宙飛船消失在蒼涼廣袤的宇宙深處,他強烈的剋制著自己下令開炮射擊的衝動。

從看到這宇宙飛船從那戰場核心逃出來的一瞬間,梅沙大將軍就有一種強烈想摧毀這艘小型宇宙飛船的衝動。

梅沙大將軍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強烈的慾望。

終於!

那飛船變成了一個小點,梅沙大將軍長長的嘆息了一聲,他突然想到了一個人,一個和他一樣身份尊崇的軍人,從他認識那人之後,就有一股強烈的慾望,殺死那人!而今天,居然產生了同樣的慾望,這種慾望,只是對一艘宇宙飛船,一個從來沒有到的人。

難道,自己真的看不得比自己強的人?

梅沙大將軍搖了搖頭,苦笑了一下緩緩走到沙發上坐下,他突然對那慘烈的戰場失去了興趣,有一種索然無味的感覺。

斑斕殼蟲始終只是一種低等生物,哪怕它們再聰明也不可能真正的和人類對抗,至少,目前來看,帝國聯邦已經抵擋住了斑斕殼蟲的攻擊。

人類的勝利只是時間的問題。

只從那人死後,梅沙大將軍感覺自己彷彿失去了人生的目標。

高處不勝寒啊!

突然,梅沙大將軍想起了麥克將軍,只從瑞德爾星球被斑斕殼蟲佔領后,麥克將軍就失去了聯繫。

在和麥克將軍最後一次聯繫的時候提到那人的消息,似乎尋找到了線索,難道那人真的沒有死?

梅沙現在突然很後悔把麥克將軍留在瑞德爾星球,他發現,他犯下了一個致命的錯誤,如果那人死了,把麥克留在哪裡沒有任何意義。

如果那人沒有死,豈是麥克將軍能夠對付得了的!

無論那人死還是沒死,把麥克將軍留在瑞德爾星球都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你還活著嗎?

你還活著嗎?

你真的還活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