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時奕緩緩起身來到慕卿身後,伸手環住她的纖腰:「如果你喜歡這種風格的話,以後婚禮可以穿這種禮服。」

「婚、婚禮?什麼婚禮?誰說要嫁給你了?」慕卿彷彿被人踩了尾巴,羞惱的瞪著封時奕。

「不嫁給我,你還想嫁給誰?」封時奕劍眉微挑,玩味的打量著慕卿。

「隨便是誰都好啊,反正你又沒跟我求婚。」慕卿傲嬌的別過臉,沒求婚就要她嫁?太草率了吧?

求婚?封時奕劍眉微挑,伸手捏了捏慕卿的臉頰:「放心吧,求婚是肯定少不了的。」

「我可沒逼你啊!」慕卿輕哼一聲,隨即羞紅著臉頰,走進了更衣室。

望著慕卿的背影,封時奕唇角勾起一抹寵溺。

看著慕卿處理后,經理小心翼翼地上前:「封少,您如果喜歡的話,我們現在就可以把禮服包起來。」

「讓她來,不許用手,否則弄髒了,後果自負。」封時奕睨了眼導購,冷聲說道。

導購戰戰兢兢地走了過來,不用手,要怎麼包?


當慕卿換好衣服后,經理遞給她一副手套,示意她帶著這個包裝。

看著手套,導購遲遲不肯接過來,如果帶著手套包裝的話,對她來說,簡直是種屈辱。

「快點裝。」經理將手套塞進導購手裡。

如果此時不按照封時奕說的做,導購就別想在A市待下去了。

導購紅著眼眶,屈辱地接過手套,開始包裝禮服。

半晌,導購抱著包裝好的禮盒走了過來:「封少,這是您的禮服。」

示意助理接過禮服,封時奕拉著慕卿離開了服裝店。

經過導購身邊的時候,慕卿腳步微頓,看嚮導購忠告道:「記住,以後不要狗眼看人低的人,否則是不會有出息的。」

語畢,慕卿不再停留,跟著封時奕離開了。

導購死死地攥著拳頭,怒瞪著慕卿的背影,恨不得將她踩在腳下。

可是屬於她的噩夢才剛剛開始,兩人剛離開,服裝店的總經理便匆匆來了店裡,二話不說便將她辭了。

「總經理!你為什麼忽然辭退我?」導購抓著總經理的衣袖不肯鬆手。

總經理冷哼一聲諷刺的道:「你做的最大錯事,就是惹了不該惹的人,這麼沒有眼力見!我店裡留不下你!」

導購一臉懊悔的被趕了出去,終於明白了她與慕卿之間的差距。

都怪自己狗眼看人低,否則怎麼會丟了飯碗,以後她再也不敢了……

另一邊,封時奕拉著慕卿朝外走著。

「你又要帶我去哪裡?」慕卿秀眉微蹙,眼底閃過一抹疑惑。

封時奕頭也沒回,淡淡的回答道:「帶你去吃飯。」


吃飯?不提還好,提起這件事,慕卿頓時感覺有些餓了。

沒想到封時奕想的還是蠻周到的,慕卿唇角微勾,跟著他來到餐廳。

是一家烤肉餐廳,客人很多,看來味道應該不錯。

兩人坐在座位上,點了幾個特色菜。

烤肉很快被送了上來,封時奕劍眉微蹙,看了眼夾子,拿起來試了一下。

過了很久,封時奕才摸索出要怎麼用,夾起一片肉放在烤爐上。

見狀,慕卿秀眉微挑,忽然想起封時奕從未吃過這種東西。

就算是吃過烤肉,也是別人烤給他吃……

幽幽的嘆了口氣,慕卿拿起一個夾子,自己動手烤了起來。

只是……封時奕將肉放上去之後便沒了動作,慕卿不禁有些疑惑:「你不翻面嗎?」

「什麼意思?」封時奕疑惑的看向慕卿,不明所以。

慕卿額頭上滑下幾根黑線,默默地翻過烤爐上的肉,果然,封時奕剛剛放上去的肉已經糊了。

扔掉那幾塊肉,慕卿重新烤了起來。


見到慕卿的動作,封時奕這才明白她說的意思,眼底閃過一抹尷尬。

半晌,慕卿將手裡的盤子遞給封時奕:「你先吃這個吧,這些是烤好的。」

接過盤子,封時奕擔憂的看了眼慕卿:「那你吃什麼?」

「我再烤就可以了。」慕卿神色不改,繼續烤著肉。

奈何慕卿烤的肉太過美味,封時奕不知不覺間便吃了很多。

直到所有的肉都烤完,封時奕還覺得沒有吃飽。

看著手裡最後幾塊烤好的肉,慕卿抬眸看了眼封時奕,後者正盯著她手裡的盤子……

慕卿默默地翻了個白眼,將手裡的烤肉遞了過去:「吃吧。」

「不吃了,你還沒吃呢。」封時奕搖了搖頭,不打算繼續吃了。

「沒關係,再點一些就好了。」慕卿招來服務員,重新點了幾盤肉。


見狀,封時奕這才吃起了烤肉。

重新上菜,烤熟之後,慕卿終於吃上了烤肉。

單獨吃貌似有些膩,慕卿看了眼一側的生菜,拿起一片葉子包了塊烤肉吃。

「你這是什麼吃法?」封時奕劍眉微蹙,第一次見到這種吃法。

慕卿愣了下,隨即重新包了一塊遞給封時奕:「菜包肉,解膩的,你嘗嘗。」

看著面前慕卿遞來的烤肉,封時奕愣了下,注意力都在慕卿白嫩的小手上。

注意到封時奕的目光,慕卿紅了臉,下意識便要收回手。

誰知封時奕的動作更快,直接拿過她手裡的菜包肉,細嚼慢咽的品嘗起來。

見到這一幕,慕卿不禁暗暗感慨,果然是高雅的封少,吃個烤肉都能吃出西餐的感覺……

半晌,慕卿回過神,默默地唾棄著自己,這樣都能失神,真是沒救了……

默默地吃著面前的烤肉,忽然感覺有一道目光盯著她。 很快,眾人中走出了五個女人。我靠,十八個女學員就五個處女!最讓江帆興奮的是四大美女也在其中。

「請你們把尿尿在這水壺裡!」江帆道。

「什麼,你要她們把尿尿在水壺裡,這不行!」趙冰倩道。

「你的意思是不願意救大家嘍!」江帆道。

「我,我,好吧。」趙冰倩不得不同意。

「你們去尿吧。」江帆道。

片刻之後,五個女人拿著水壺來了,孫夢蘭羞澀的道:「尿很少,還有二個人尿不出來!」

江帆一看,我靠!打湯都不夠!他望著趙冰倩道:「教官,你表現得時候到了!」

趙冰倩臉紅道:「我,我沒有尿。」

「什麼,關鍵時候怎能沒尿!你不會是?」話中意思不言而喻,找冰倩立刻拿起水壺道:「我去試試。」

「快點,螞蟻大軍馬上就突破第二道防線了!」江帆道。

片刻之後,趙冰倩紅色臉拿著水壺道:「你看夠了沒有?」

我靠!這麼多,還說沒有尿!「可以了,我馬上開始驅螞蟻了!」

江帆劍指指著水壺,默念仙靈符咒,一道白色光飛進了水壺中,江帆拿著水壺,往空中一抖,嘩!水壺裡的純陰之水立刻飛射而出!如同雨點般落向螞蟻大軍!


怪事出現了,螞蟻大軍突然停止了進攻,紛紛掉轉頭倉惶逃竄,如同遇到天敵似的,慌亂地撤退。

「螞蟻大軍撤退了!」

所有人都驚訝萬分,螞蟻大軍怎麼會撤走了呢,看樣子更像逃走。這尿還可以驅蟻,真是奇聞!

經過螞蟻大軍的折騰,眾人再也無法睡覺,在篝火下警惕地關注四周,好不容易等到了天亮。

天亮后眾人不敢停留,這地方太危險了,螞蟻大軍說不定還會出現,快點離開這是非之地吧。

六個小時候,終於走出了盤龍山,繞回到了入口地方,車子已經在這裡等候多時了。上了車離開盤龍山,所有的人都長長地鬆了口氣,短短的六天,盤龍山給他們留下了一輩子都難以忘記的歷練,也就是這次歷練,這些人後來都成為了華夏國的名醫。

回到御醫學院,院長張中傑發表了講話:「同學們,這次軍訓到此結束,軍訓十分成功,尤其是野外生存訓練,我想你們一定記憶猶新!通過這次軍訓,相信你們的意志和毅力都得到了很大提高,不久的將來你們就是華夏國的名醫!」

「另外趙教官也結束了為期六天的軍訓工作,她已經圓滿地完成了任務,從今天開始她就要回到隊伍中去,讓我們用熱烈掌聲對她表示衷心的感謝!」張院長繼續道。

「從明天開始我們正式開課,讓我們一起學習華夏醫術,光大華夏醫學!」

接著是雷鳴般的掌聲,江帆發現趙冰倩露出了不悅之色,兩人的目光再次相遇,雖然不陌生,但還是那麼的冷!

第二天早上,院長陪同一個人進入了教室,江帆立刻認出是孫海劍。

「同學們,第一節課,由著名的103醫院特級專家孫海劍先生,大家鼓掌歡迎!」

熱烈的掌聲響起,孫海劍的名字誰不知道,他是學醫人的楷模,也是大家的偶像。

接下來是孫海劍講課,他神情嚴肅,冷著面孔,「今天我們講華夏中醫的望、聞、問、切,這四個字是我們華夏中醫的精華所在,我想問在坐同學,什麼是望、聞、問、切?」

孫夢蘭立刻舉手,孫海劍微笑道:「請孫夢蘭回答。」

「所謂望就是運用視覺來觀察病人全身或局部的神、色、形、態的變化,聞就是憑聽覺和嗅覺辨別病人聲音和氣味的變化。」

孫夢蘭略為停頓了下繼續道:「所謂問是通過詢問病人及其家屬,了解病情發生與發展過程,以及目前病狀、其他有關疾病的情況。切就是切按病人的脈搏和觸按病人的皮膚、手、腹部、四肢以及其他部位來診斷疾病的方法。」

孫海劍點點頭道:「這位同學回答基本正確,但是這些都是理論的,請問誰能運用望、聞、問、切作出正確的診斷嗎?」

這次沒有人舉手,誰敢在孫海劍面前班門弄斧呢,他在人群中發現了江帆。

「江帆,你上來表演一下望、聞、問、切吧。」

江帆也不推辭,立刻上了講台,「表演望、聞、問、切,需要人配合,我要找四個上來配合我。」江帆道。

「行,這麼多同學,任你挑選。」孫海劍微笑道。

「那我就不客氣了,請孫夢蘭、汪玉梅、張艷芬、高雅倩上來!」江帆道。

下面立刻炸開了鍋,這可是四大美女啊,早知道就搶著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