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吧,到時候我們就在寧城匯合!」

傲天看著笑紅兒那因為不舍而哭紅的雙眼,心裡不禁一陣柔軟,輕輕的摸著笑紅兒的頭,道:


「紅兒,大哥哥將來再來看你,你要乖乖的聽你爹爹的話,知道嗎?」

「嗯,大哥哥,你一定要來啊!」笑紅兒的語氣里滿是不舍。

傲天鼻尖一酸,隨後便是對著三人一抱拳,轉身揚長而去……

距離傲家年會的時間越來越近,因此,傲天也就決定不再耽擱,在荒城中休息了一天後,便是繼續往寧城而去。


這裡是一間密室,密室中幾個人相對而坐。

「父親,那小雜種已經離開荒城了,我們怎麼辦?」一道青年聲音響起,聽那聲音竟是遊樂。

游軍的手指輕敲著椅子的把手,並未回話,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游軍,你真的打算放棄那遺迹不搶了嗎?」一道顯得有些虛弱的女子聲音響起,正是上官錦。

「哼,放棄?怎麼可能!」游軍冷哼道。

「那我們現在要怎麼辦?」

「等到笑崖出發離開荒城時,我們就偷偷的跟在他們身後,等到了目的地,我們還需要那份地圖嗎?」游軍陰笑道。

「父親英明!那,那個小雜種怎麼辦?」遊樂繼續問道,顯然,對於之前傲天一拳便將自己擊退,遊樂還是有著很大的怨恨之意。

游軍皺眉沉思了一會,冷聲說道:

「那個小雜種留不得,否則遲早會是我們的心腹大患!」


「父親,我這就帶人半路將他截殺!」聽到游軍的掛鉤,遊樂立刻說道。

說著,便要轉身走出密室之時,游軍突然說道:

「不可!現在狼牙冒險隊的人一定將我們死死的盯著,就是害怕我們私下去報復那小雜種,所以,我們不能出手!」

遊樂身影微微一頓,道:

「那該如何?難不成就這樣放了他?」

「放了他?那是不可能的!你派一人去鐵沙冒險隊傳信,讓鐵沙寒帶人去把那小子做了!」游軍滿臉的陰翳。

「哈哈,父親高明,我這就下去安排!」

「嘿嘿,小子,要怪只能怪你多管閑事了……」

一處山丘之上,傲天靜靜的站立著。一陣微風吹過,將他的黑髮、白袍吹拂而起,遠遠望去,此刻的傲天顯得頗為瀟洒飄逸。

微風過去,周圍一片寂靜,這股寂靜卻是讓人感覺到一陣由衷的心寒,似乎有什麼危險就潛藏在周邊一般。

「跟了我這麼久,也該現身了吧?」突然,傲天淡淡的說道。

周邊沉寂了一會,隨後一道道身影便是將傲天團團圍住。


傲天淡漠的看著這些人,眼裡滿是平靜,看不出任何的波動。

「不愧是連游軍都忌憚的人物啊,果真有點本事!」

突然,一道聲音響徹而起。旋即,一位中年大漢便是出現在傲天面前。

中年大漢一身黑袍,顯得有些臃腫,但是,從他體內散發而出氣息,卻是告訴傲天這位中年大漢乃是一位先天境界的高手。

當傲天看見這中年大漢之時,眼神也不禁微微一凝。這位中年大漢的實力恐怕不比上官錦弱啊……

「你是誰?我貌似沒見過你吧?」傲天沉聲說道。

中年大漢微微道:

「自我介紹下,本人,鐵沙冒險隊隊長鐵沙寒!」

傲天面色不變,心裡卻著實吃了一驚。這鐵沙冒險隊的名頭在荒城可不弱。

根據笑崖所敘述,鐵沙冒險隊的威名在荒城中也僅次於狼牙冒險隊和破軍冒險隊。其隊長鐵沙寒更是一位先天八重的武者,就連笑崖也對這鐵沙寒抱有一絲忌憚。

「不知鐵隊長攔住我的去路,可有什麼事嗎?」傲天淡淡的問道。

「聰明如你,難道猜不到我們興師動眾來次的目的嗎?」鐵沙寒的眼裡透露著一絲戲謔之色。

傲天眼瞳微微一縮,聲音也是變得陰寒下來:

「你們其實是破軍冒險隊的人?」

「不不不,鐵沙冒險隊就是鐵沙冒險隊,和破軍冒險隊沒有關係,只是有人出高價買你的頭顱,兄弟我心動啊!」鐵沙寒彈了彈手指,道。

傲天面色瞬間難看了下來。眼神四處掃射著,一顆心不禁沉進了谷底。

周圍後天巔峰的高手就有整整十位,先天武者也有兩位。一個便是鐵沙冒險隊的隊長鐵沙寒,還有一個則是他的弟弟鐵沙闌。

鐵沙闌是一個精瘦的中年男子,但是卻也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先天三重的武者。

此戰,凶多吉少啊!

「小子,我勸你還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我們這次為了抓你,可是傾巢而出,你逃不掉的!」

就在這時,一位顯得頗為精瘦的中年男子突然出現在鐵沙寒身邊,對著傲天說道。

此人,正是鐵沙寒的弟弟,鐵沙闌!

傲天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好似要把心中的負面情緒吐的乾乾淨淨:

「出手吧,也讓我看看鐵沙冒險隊有何出眾之處?!」

鐵沙寒雙眼微眯,眼中的殺意一閃而過,單手一揮,喝道:

「動手!」

話音剛落,站在他身旁的鐵沙闌便如同捕食的獵豹般竄出,眨眼間便是出現在傲天身前。

「好快的速度!」

傲天眼神一稟,右拳猛然向前轟出。周遭的空氣都是被這一拳生生轟爆而去。

鐵沙闌冷笑一聲,竟是不閃不避的舉起右拳,與傲天的拳頭狠狠的轟在一起!

「咚」

一聲沉悶的撞擊聲響徹而起,恐怖的氣浪從兩人雙拳的撞擊點中擴散而出,那些正想上前幫忙的後天武者都是被這股恐怖的氣浪直接掀飛而去。

「咳咳……」

一聲咳嗽聲突然響起,隨後眾人便是看見鐵沙闌倒退而出,那與傲天相撞的手臂都已經發麻,動彈不得。而咳嗽聲也正是從鐵沙闌口中傳出。顯然,這一次的對撞,鐵沙闌吃了一些小虧。

反觀另一邊,傲天原本整潔的衣袖也是不知在何時炸裂而去,露出那白皙的肌膚。只是在那皮膚之下,竟是有些冰藍之色閃動,散發著霸道絕倫的氣息。

看見鐵沙闌吃虧之後,傲天心裡也忍不住有些震驚。因為他很清楚,剛才自己並未催動化天勁,只是催動肉身力量便是將鐵沙闌逼退。這九轉神龍身不愧是能讓老師都鄭重相傳的煉體功法。

「好本事,難怪能打敗上官錦!」鐵沙寒望著自己弟弟那略顯蒼白的臉色,滿臉陰沉的說道。

(求!收!藏!) 「想要在下的頭顱還是鐵隊長親自上吧,這些人,不夠看啊……」傲天暼了一眼周圍的人,嘲諷的說道。

聽到傲天的話后,鐵沙冒險隊成員的臉色都是青紅交替,尤其是鐵沙闌,那臉色黑的都跟黑炭無疑了。

「呵呵,也好,那就讓我親自出手將你擒殺!」鐵沙寒陰冷的笑道。

傲天眼神微微一凝。他知道,接下來的這場戰鬥才是一場真正的硬戰。先天八重,說實話,傲天還真沒有把握能從其手底逃脫,更何況周圍還有著其他鐵沙冒險隊的隊員虎視眈眈著。現在,傲天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哧」

鐵沙寒身影一閃,宛若撕裂空氣,瞬間來到傲天身前,雙拳不斷的舞動著,道道拳影鋪天蓋地的朝著傲天周身要害籠罩而去。

傲天眼裡滿是警戒。從那漫天的拳影中,他感覺到了一股森寒的殺機。

「轟」

無形的靈魂之力從傲天第二腦海中洶湧而出,瞬間出現在傲天身前,並飛速凝結成了一道無形的壁障,將的那籠罩而來的拳影阻擋在外。

「咚咚咚」

拳影敲擊在壁障之上,不斷響起一道道沉悶的撞擊聲,而每當一道撞擊聲響起,傲天的臉色便是蒼白一分,眼神也是暗淡了一絲。

鐵沙寒眼中卻是殺意暴漲,喃喃道:

「這股力量並不同於玄力,顯得如此虛幻無形,莫非是……靈魂之力?!該死,這個傢伙竟然還是一名魂者?!」

此刻,鐵沙寒眼中的殺意幾乎要凝成實質。十五歲的先天武者,一級魂者,這是何等天才的人物?!

尤其是魂者,這在整個荒城中都不曾有過。而這個少年竟然還是一名魂者?這該有何等妖孽的修鍊天賦。要是今天一旦讓他走脫,來日,自己的鐵沙冒險隊恐怕會被血洗的雞犬不留!

此刻的鐵沙寒已然打定注意,不管今天付出何等代價,都必須將這個少年斬殺!不僅是為了報酬,更重要的是傲天的修鍊天賦讓鐵沙寒感到一股由衷的心寒。


「小子,我倒要看看你還能如何抵擋?!」

鐵沙寒一聲暴喝,隨後一股恐怖的玄力便是從其體內暴涌而出,猶如潮汐般向著傲天當頭蓋去,那般聲勢,著實駭人!

傲天眼瞳緊縮,雙拳不禁緊握而起。從那猶如潮汐般的恐怖玄力中,傲天感覺到了一股沉重的壓力。

這便是先天八重武者的實力嗎?!比之上官錦果然強了不止一籌啊……

「小子,受死吧!」

鐵沙寒話音剛落,那恐怖的玄力潮汐便是猛的拍向傲天身前的無形壁障。

「轟」

原本還能抵擋住鐵沙寒的攻擊的無形壁障竟是在瞬間被那股玄力潮汐撕裂而去,好似無形壁障在這股攻擊之下,如同紙糊般脆弱。

「噗」

無形壁障被毀,傲天的靈魂頓時受到了一些創傷,一口精血猛的從傲天口中噴吐而出,就連臉色都是瞬間慘白下來,與白紙無異。

玄力潮汐去勢不減的轟向傲天。頓時,傲天如受重擊,整個人搽拭著地面,倒飛而出。原本整潔的土地,都是出現一道筆直的人形裂縫。

「怎樣小子,還要打下去嗎?」鐵沙寒冷笑道。

此刻的傲天衣衫已然變得破碎不堪,原本白皙的肌膚,都是被一層刺眼的殷紅覆蓋,那場面顯得極為慘烈。

顯然,即便傲天練成了九轉神龍身的第一轉,但是與先天八重的差距依舊極大,那堅硬的肉身防禦,都是被鐵沙寒一擊打破。

只見傲天顫抖著身體從地面爬起,一把抹去嘴臉的血跡,眼神雖然暗淡無光,但卻是透露著野獸般的兇殘。

「戰鬥可還沒結束呢!」

傲天的聲音中帶著滔天殺意。

隨後,便是看見傲天體內的化天勁如實質般衝天而起。雙手不斷凝結著一道道手印,一隻光指憑空浮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