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話音剛落,城頭上頓時爆發出一股強大的聲浪,在場所有戰士除了正在和爬上城頭的異獸生死廝殺的,其餘的都由衷的歡呼了起來,只有來過邊界戰場的人才知道,這裏的戰鬥是何等的慘烈,像現在這種戰鬥不過是常規的攻防戰,只是異獸大軍進攻的前兆,等到下方的異獸死的足夠數量,剩下的異獸爬上城牆時,纔是真正的生死搏殺!

到那時候,每一刻都有人戰死,或許剛剛還在相互勉勵的戰友,而下一刻便成爲了異獸口中的吃食……

待到聲浪稍稍平息,代城主再次用更加激勵人心的聲音說道

“第二個好消息就是,這次帶領大軍前來支援是人乃是我們的首領,寧錚!我們的首領回來了!”

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在他宣佈完這個消息後,原本滿是歡呼的城頭頓時變成了靜悄悄的一片,除了城下異獸的咆哮聲外,再也沒有了任何聲音

“叔,我們鎮海龍城最大的官不就是代城主嗎?從哪裏又冒出來了個所謂的首領啊?”

城牆的不遠處,一名大約十七八歲的但是卻渾身殺氣的男孩對着旁邊一名三十來歲的男人有些不屑的問道

但是回答他的卻是周圍衆人冰冷的眼光和男人用力的一巴掌,打完男孩後,看着男孩一臉莫名的模樣,男人的臉色漸漸溫和了不少,對着他輕聲解釋道

“孩子,你來我們龍城晚,不知道首領我不怪你,剛剛那一巴掌是叔的不好,希望你別怪叔!但是你要記住,沒有首領就沒有現在的鎮海龍城,也就沒有現在的你!要是再讓我聽到一次你這樣說首領,就不是這麼一巴掌的事了。”

教訓完男孩,男人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後猛然抽出腰間的長刀指向天空,大吼道

“首領萬歲”

隨着他的這聲大吼,城頭上的安靜被打破了,無數的相同的聲音響了起來,最後匯成了一句整齊而又充斥着虔誠的呼聲


“首領萬歲!”

聽到這漫天的呼聲,代城主眼中的漸漸笑意更加濃重了,心中默默想道:首領不愧是首領,哪怕我已經做了一年的代城主,一衆將士在聽到他的名字後所散發出來的狂熱依舊不減當年

他繼續鼓足了聲音趁熱打鐵的說道

“給我使勁的殺,讓首領看看,雖然他離開了一年,但是我們鎮海龍城大軍的戰鬥力卻沒有絲毫的削弱,反而更加強大了!”

隨着他的話音落下,一聲聲的喊殺聲再次響起,若是說之前的戰鬥是一衆將士因爲異獸大軍的進攻被動迎戰,那麼現在的戰鬥就是一種帶着虔誠信仰主動進攻……

另一邊,天舟上的寧錚聽着下方那一句句‘首領萬歲’不由的有些臉紅,但隨即卻泛起淡淡的微笑,心中一股愧疚感油然而生,而身旁的斯顏卻有些俏皮的說道

“沒想到你還挺受歡迎的嘛!” 正在寧錚和斯顏說話的功夫,下方的城頭卻發生了異變。

一名**着上半身,滿是血跡的漢子踉蹌着擠了過來,但不知是人羣太密,還是他已經用盡了力氣,不過前行了數步後便跌倒在地,即便如此,他還是堅定的朝前爬行着。

似乎意識到了情況緊急,他附近的數名將士連忙將他扶起,他滿臉焦急卻又極爲虛弱的說道

“快帶我去找葉城主,我有重要事情要彙報!”

聽到他的話,攙扶着他的將士相互對視了一眼,在從對方眼中看到了相同的不屑後,其中一名戰士拔出了腰間的戰刀,眼神也隨即瞄向了他的脖頸。

那名**上身的漢子似乎意識到了什麼,滿是血污的臉上頓時滿是不解和驚恐,但卻無力阻攔這一切,只能看着戰刀對着自己的頭顱砍下,絕望的閉上眼睛。

但是他左等右等,卻並沒有感覺到自己死去,反而感覺自己被拖着急速前進着,不過片刻便被狠狠的扔在了地上,他悄悄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處於了衆多將士的包圍之中,無數道或不屑,或憤怒,或殺意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這時,一道修長的身影擋住了他身前的陽光,平和,沉穩的聲音隨之傳來

“我是葉棟,說吧,你們神武要塞出什麼問題了?”

這個聲音很平淡,但是卻有一種難以抗拒的威壓將他死死的壓的擡不起頭來,但是他並沒有在意,反而快速的將自己的使命彙報了出來……

他沒有看到,隨着彙報的進行,葉棟的眉頭也越發的皺了起來,絲毫不見了之前那種如釋重負的笑容。

在派人將**上身的漢子送去治療後,葉棟猶豫了片刻,擡頭看向已然位於城頭上方,正在緩緩降落的天舟,而這一眼正好和一隻關注着他的寧錚目光對上。

卻見寧錚對他露出了一個我明白的表情後便縮回頭,不過幾個呼吸後,天舟也停止了降落,就那麼懸停在了半空,而寧錚也再次露頭,笑着對他招了招手。

見到寧錚的表情,葉棟頓時生出一股子士爲知己者死的感覺,目光堅定的飛身而起,化爲一道流光一般,眨眼間便來到了寧錚所在的天舟甲板上,環視了一圈後,葉棟先是對着斯顏和顧長風分別點了點頭,隨後便將目光放在了一臉微笑的寧錚身上。

看着這滿臉笑意,他瞬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正在猶豫之時,寧錚卻語帶調侃的開口了

“我怎麼看葉城主見到我並不開心啊?”

葉棟一愣,臉上隨即露出了笑容,心中暗道:果然還是那個首領……

但是嘴上卻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首領,闊別一年,你可就別開我玩笑了。”

見到他這模樣,兩人相互對視一眼後,不約而同的大笑起來。

笑過之後,葉棟上前,對着寧錚行了一禮後,便凝重的說了起來

“首領,剛剛的情況您也看到了,您看您能不能別在這裏降落。”

說到正事,寧錚點了點頭,表情也隨即嚴肅了起來,沉聲道

“你和我說一下什麼事!”

葉棟微不可查的嗯了一聲後,言簡意賅的講述起了情報

“就剛剛傳來的消息,在我們西南方的神武要塞出現了一頭數百米大小的異獸,在這頭異獸的帶領下,如今異獸大軍已經攻上了城頭,佔據了不小的一段城牆,甚至已經有不少異獸已經入侵到了後方,現在神武要塞的強者已經暫時牽制住了那頭巨獸,但是被佔據的那段城牆卻一直沒有攻下來……”

聽到這裏,寧錚揮手打斷了他的話,轉頭大聲喊道

“傳令,改變方向,目標西南方神武要塞!”

得到命令的天舟迅速調轉方向,趁着這點時間,寧錚拍了拍他的肩膀,滿臉微笑的說道

“我知道了,需要我們去把那段城牆給奪下來,對嗎?放心,交給我好了?”

說罷,看着微微鬆了口氣的葉棟,寧錚再次滿是鼓勵的說道

“你快回去主持守城吧!就像我懂你一樣,你也放心好了!”

看着寧錚讚揚的目光,葉棟一時間感覺自己這一年的代城主做的真值,誰能知道這一年他承受了多大的壓力,受了多少委屈,用了多少腦子,王方不知道,老馮不知道,整個鎮海龍城都不知道,所有人都覺得葉棟不過是接過了寧錚打下的現成的基業而已,沒有人會去想他爲了給寧錚守住責罰基業花費了多少心血。

但是這都不重要了,今天他見到寧錚之後,他便懂了,別人知不知道他的操勞都沒關係,只要寧錚知道就行……


一時間他內心中彷彿有千言萬語一般,但是張了張嘴,卻說不出來任何話,最後只是對寧錚堅定了點了點頭,微微一禮後便轉身離開。

沒有任何的寒暄,也沒有任何的表態,他只要知道,寧錚一直都懂他,那就夠了!

望着葉棟離開的背影,寧錚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了起來,心中同樣升起了一絲感慨,但隨即便被他隱去。

當他再次轉身的時候,臉上已經是一片嚴肅,高聲道

“兄弟們,做好準備,我們即將進入戰場,而且是最殘酷的戰場,你們現在怕都沒有用了,現在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殺過去,將擋在我們面前的雜碎全部砍成雜碎!用手中的刀,殺出一條血鋪的大道!”

聽到他的話,天舟上的一衆將士環視了一圈天空,在明白了自己確實沒有了退路後,頓時爆發出了一種破釜沉舟般的氣勢,仰天大吼道

“殺!殺!殺!”

剛落地的葉棟在聽到逐漸遠去的天舟上響起的喊殺聲後,臉上不由的露出了一絲懷念的神色,口中喃喃道

首領就是首領,一點沒變,幾句話就把士氣調動了起來了!

而天舟上的斯顏在寧錚鼓舞士氣的時候卻有些呆呆的看着他的身影,看着他那風姿勃發的樣子後,不知不覺臉上升起了淡淡的紅暈,似乎是察覺到了自己的異樣,他連忙展開手中的摺扇,瘋狂的扇了起來,惹得一旁的寧錚大爲不解……

在天舟航行了半個小時左右後,斷斷續續傳來的喊殺聲伴隨着淡淡的血腥味驚動了天舟上的衆將士,一個個迫不及待的趴到甲板邊緣探出頭查看了起來,

從高處望去,此時的神武要塞內幾乎亂成了一鍋粥,城頭如葉棟所言已經有一段失守,一頭身長數百米龍頭鳥身,背生雙翼,渾身似乎纏繞着血色風暴的巨獸正立在城外仰天咆哮着,一股狂暴而又瘋狂的殺意伴隨着咆哮聲傳了很遠,即便是處於天舟上的將士們在聽到這聲音後不少人都不由的臉色一白。

在它周圍,三名相貌奇異的巨人正在將它圍在中間浴血廝殺着……

這三名巨人極爲高大,但是和它一比就顯得有些微不足道了,即便是最爲高大,那名巨人,也不過堪堪達到它的胸口位置而已。

他有着類似龍人一般的模樣,龍頭人身,全身上下包裹着片片閃爍紅光的鱗甲,陣陣灼熱的高溫不斷的散發了出來,將身邊的空氣都變得扭曲了起來,雙手中更像是握了兩個太陽一般,每一拳都會在巨獸身上打出一個一個個焦黑的痕跡。

剩下的兩名巨人比爲首龍人要小上一些,一個渾身一片潔白,如同白玉鑄成一般,但是腦袋卻是一個象頭,百米長的鼻子如同靈活的長鞭一般不停的甩動着,每一次甩動都會發出一陣噼啪的聲響,將空間抽出道道波紋,每當象鼻命中巨獸,便會留下一道道深可見骨的血痕……

最後那名巨人還算比較正常,但也僅限於上半身而已,上半身是一個赤露上身的男子模樣,此時正怒目圓睜,手中持有一根數百米長的戰矛,下半身則是蜘蛛的模樣,八條長腿如同八柄巨刀一般,寒光四射。更令人驚奇的是,蜘蛛的屁股中時不時的噴出一大團乳白色的蛛絲,這些蛛絲看似極爲柔弱,但是每當落到巨獸身上便會將它的行動限制起來,可以看到的是,那巨獸背後的雙翼已經被蛛絲死死的糊住,使得它只能在地上不斷的跳動,卻怎麼也飛不起來……

但是寧錚還是發現了一個細節,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巨人們和巨獸的戰場正在漸漸朝着城外更遠處移動,而移動的方向則是在異獸大軍的後方兩名身披黑袍的人影所在的方向。

但是這一切,那三名巨人卻好似恍然不覺一般……

隨着巨人們被巨獸引走,越來越多的異獸衝上了城頭,使得失守的城牆面積在不斷的擴大着。

而這場戰爭的走向也演變成了一邊倒的情況,無數的將士在來不及反應的瞬間便被這些突然衝上來的異獸撕碎,吞下,無數血腥的場景在不斷的上演着……


而令人更加絕望的還在後面,從寧錚的角度看去,在城外正有着幾乎一眼望不到邊的異獸大軍如同瘋狂了一般朝着城牆涌來……

見到如此宏大的戰爭場景,寧錚內心無比的澎湃,渾身的血脈更像是沸水一般,翻滾不停,不知不覺間他的呼吸聲已然沉重了起來,雙瞳中閃出了淡淡的紅光,腦海中好像有一個聲音一直在催促他,讓他去殺戮,去戰鬥……

當天舟靠近城頭上方時,他再也忍不住了,人影一閃便從天舟上消失,如同隕石一般直直的朝着下方的城頭墜去,甚至都沒有來得及給後方的將士們佈置任務,但這些戰士也都是身經百戰,在見到統領已經動手,在齊刷刷的大呼一聲後,一些血脈是禽類的將士沒有絲毫猶豫的張開雙翼,沖天而起,隨之落下,他們手中戰刀所指的目的地就是失守的那段城牆……

但是下墜中的寧錚被風一吹後,熱血稍冷,暫時恢復了些許清醒,望着不遠處的地面,他心中一驚,這纔想起了自己還不會飛的事實,目光在下方掃視了一圈後,心中隨即便已經有了計劃。

既然有了計劃,那麼下面就只剩下執行了,只見他在半空中強行的扭動起了身體,不斷調整着下落的角度,最終使得自己朝着目標,一頭數十米長的四階三頭獅子身上墜去,但這三頭獅子明顯也不是弱者,在寧錚剛一鎖定它的瞬間,它左邊那個頭便朝上望了過去,在看到如同流星般對着他墜來的寧錚後眼中也是閃過一縷驚嚇的神色,但隨即便反應過來,靈敏的挪動那龐大的身軀朝一邊閃躲而去。

但是作爲寧錚千挑萬選的落地肉墊,哪能這麼容易就讓它溜走,再說了他現在離地面已經不過是咫尺之遙,就連三頭獅子不屑的眼神都已經可以看的清清楚楚,根本沒有時間再尋找新的肉墊了。

說時遲那是快,他瞬間抽出腰間的卻神刀,於半空中一刀劈下,絕技殺無赦再次現身。神鬼莫測的刀意在他劈出的一瞬間便已經將三頭獅子給定在了原地,絲毫動彈不得。

面對如此詭異的攻擊,三頭獅子的六隻眼睛同時閃過了一絲慌亂,但是不過瞬間,便被一股我死也不讓你好過的兇厲眼神所取代,它渾身上下在這一刻流露出了一種處於絕路的瘋狂,所散發出來的氣勢也在迅速的提升着。

它用盡全力將三個頭顱擡起,仰天瞄準寧錚張開了大口,三道顏色各異的光球在它的嘴中醞釀了起來。

感受到這三個光球的威力,寧錚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了,他沒想到隨便找的一個肉墊居然是這麼一個狠角色,更沒想到的是,這三頭獅子居然在他的壓力下短短的時間內突破了一個大境界,達到了五階水平。

但事已至此,他已經沒有時間再去挑選新的肉墊了,隨着下墜的速度越來越快,三頭獅子口中的光球也越來越明亮,寧錚的眼神逐漸被瘋狂所取代,他心中惡狠狠的想着:

來就來,拼命我未必會怕了你

就在光球發射出來的前一瞬間,他的手再次對着三頭獅子輕輕的揮了一下,斬太虛發動。 祁平剛被訓斥一頓想回家放鬆一下順便看下陽嫣是否在家。正打算回家之時一身普通休散打扮的飛燕走出校門正好看到祁平的背影於是想上前拍了下祁萍的肩膀,感覺後背有人祁萍本能的轉身看到飛燕偷偷向自己這邊走來似要給自己一個驚喜,由於飛燕沒有預料到祁萍會突然回身弄得兩人此刻卻成了面對面的站立,飛燕見此一笑上前保住了祁萍那雪白嫩滑的胳膊,跟祁萍站在一起飛燕頓時感覺自己像個十四五的小孩。飛燕的這個熱情擁抱讓本來就是個標準極品美女的她在身高近一米九的祁平面前像是小孩在向自己母親要抱抱一般惹得不少路人好奇的看向這裏,這讓二人多少有些尷尬。

飛燕率先平靜了下來說道:祁平大美女見面不易呀!說完臉色一轉故作祈求說道:賞臉陪我吃個飯把!這一個月老是吃泡麪什麼的噁心死我了都。祁平先是瞬間的驚訝隨後一臉笑意的說道:是飛燕呀!這次又上哪遊山玩水去了,你們應該又收穫了不少好東西吧?飛燕故作不滿的說道:你這話說的我怎麼感覺自己像個盜墓的,再重複一遍我可是考古系的,要不是我們許多珍貴文物不知何時纔會被人知曉,要是被盜墓賊偷走不光是國家也是整個民族的損失。說完用看了眼祁平猶豫了下說道:這麼喜歡文學的你真該進古文學系或我們考古系不然太浪費光陰了。說道這飛燕故作生氣狀繼續說道:要是你當初肯來我們就是同班同學了。祁平微微一笑:我呀還是喜歡這裏的清靜,你們哪裏又累又枯燥我纔不去呢!飛燕一臉無奈說道:你呀你,算了不說這些了,很久沒見了今天就我們兩人找個餐館大吃一頓。飛燕拍了拍自己那高聳的胸脯繼續說道:我請客。說完直起祁萍的胳膊向一個看着比較不錯的飯店走去。祁平本想婉言回絕卻被飛燕強行拉着走向餐館,在拉拽過程中飛燕明顯感覺自己有些蚍蜉撼樹的意味。祁平此刻也是無奈說道:我可是很能吃的,到時候你可別心疼自己的錢包。飛燕一笑:別說是你我現在就能吃下一頭牛。說笑中兩人來到一家不錯的飯店。找了個比較隱祕的包間坐定,飛燕也沒客氣先點了五道這裏的名菜都是肉類隨手將菜單遞給祁平,見祁平臉色沒有任何變化說道:別客氣,我可是很久沒有吃過像樣的飯菜了。同時把卡往放桌上一拍拉長聲調說道:俺——有——錢,隨便點。說完自己樂了。祁平看着飛燕的樣子很是好笑自己也沒客氣接過菜單瞄了一眼。飛燕看着祁平似順手點了兩道海鮮三道素菜同時又給他們兩個點了四道主食說道:就這些吧!隨手將電子菜單放在桌上同時掃了眼飛燕見她面色沒有什麼變化這纔有些放心。飛燕卻是注意到了剛剛祁萍面色一瞬間的變化似乎若有所思。飛燕拿起一瓶啤酒說道:你隨意。祁平也是拿起一瓶啤酒。先是陪飛燕喝了一杯隨即換成果汁。二人各自喝了幾杯之後飛燕神情一轉有些抱怨的說道:我們系就是太累了,以前我可是個千金小姐,現在倒好快成了健美小姐了。要不是我用上好的活血中藥經常泡澡保養估計現在的手都可以當砂紙用了,就更別提臉蛋了都能拿來當磨刀石了。祁平聽到這裏也是笑了:當初我們校門口初次相遇我就勸你別進什麼考古系,哪裏太苦太累你還不信。再說在哪裏都是和古墓史書打交道枯燥死了這下好了受罪了吧。

飛燕又喝了杯啤酒,此刻飛燕已經臉色微紅略帶醉意說道:也不是全無樂趣以前只能在網絡見到的東西現在卻能真實觸摸,危險之中又帶新奇正適合我們年輕人。說道此處祁平的手機突然響起,祁平看了眼亮起的手機屏幕顯示的是陌生頭像。在此之時飛燕的手機也有輕微的震動聲傳出,雖然很小祁平卻聽到一二。兩人幾乎同時順手摘下電話。只聽祁平說道:我和同學在學校門口吃飯呢?什麼!你在學校門口呢?說道這祁平有些尷尬的看向飛燕。飛燕此時已經已經完事。看着祁平尷尬又爲難的樣子調侃道:男朋友來的?祁平把手機移,略一沉思說道:不是,是我小妹來學校找我現在正在門口。聽到這句話飛燕心思流轉,難道是被對方察覺了了什麼?沒等祁平再往下說,飛燕搶先說道:不好意思的人是我,開始本想讓我的同學一起可他們死活不來,剛纔卻說非要來曾頓吃喝,我心想索性一起玩個痛快!咕咚!又是兩口啤酒下肚飛燕歉意的說道:你不會乖我先斬後奏吧!祁平也笑了笑說道:不好意思的應該是我。說完這些,兩人互笑了下。這時她們點的菜已經陸續上桌。祈祁平此刻也起身去接她這個妹妹陽嫣。出飯店門時剛好與飛燕的同學擦肩而過有意無意的雙方互相瞄了一眼。祁萍剛出門就看到陽嫣在附近轉悠,柔聲喊道:這裏!不知道是被柔美的聲音吸引還是被她這個小妹的美貌誘惑,周圍的人本能的向她們看來不過瞬間衆人一臉茫然的各自散開,有些人居然忘記了自己要幹嘛,有些差點撞上路邊的汽車。祁萍也心中奇怪並未開口詢問。

陽嫣幾步來到祁平面前給了祁平一個熱烈的擁抱,祁平拉住陽嫣囑咐她在這裏不要太得意忘形,見到陽嫣點頭二人這才向飯店包間走去。來到飯店大廳當食客看到陽嫣那美麗誘人的容顏許多人差點連手中的筷子都掉在地上,要不是有的被身旁的女友恨恨的掐了一把喊了出來估計直接就撲了過來,還有的居然直接鼻血狂噴,端菜的服務員此刻都死死的盯着陽嫣,美女收銀員也是羨慕嫉妒的有些失神。當一些狐狸精的話語傳到了陽嫣和祁萍耳中,陽嫣聽聲音口氣不對頓時惱怒。祁萍感覺氣氛有變想拉着陽嫣直接進入包間。陽嫣卻是雙手一叉腰直接“哼”了聲在場衆人全都愣住,這纔跟着祁萍走進包間,大約十秒鐘後衆人才清醒過來一臉茫然似是忘記了剛纔發生的事情。

看着飯桌上新來的兩男兩女祁平微帶笑意陽嫣也是一臉歡喜來直接坐下。沒等祁平開口飛燕和她的同學們一同起身。飛燕爽快的介紹道:這四位就是我的同學。溪傑面帶微笑自我介紹到:我叫溪傑考古系的班長門前相遇也是好巧說着伸出了右手。祁平伸手握了下溪傑的手說道:我叫祁平這是我妹妹陽嫣,剛來這裏不久,還在適應這裏的環境。溪傑打趣道:沒想到你這個妹妹和你一樣身高也是如此出衆挺拔,我這個將近一米八的大男孩在你們面前也的仰望才行。說着又將手伸向陽嫣。陽嫣伸手稍有猶豫似乎是不太懂這些禮節,不過照着祁萍的動作附和起來和溪傑剛一握手溪傑就感覺一陣劇痛從手上傳來似乎骨頭要被捏碎一般。陽嫣意識到自己沒有把握好力道臉上突然一紅解釋道:我和我姐天生力氣大,剛纔不好意思吧你弄疼了。溪傑強忍疼痛將手收回桌下面色平靜的打趣到:真是人不可貌相!你要是去當舉重員我看不僅是舉重冠軍而且還是其中最美的冠軍。衆人聽到溪傑這話都笑了起來。可其中的疼痛只有溪傑自己知道。祁平卻是心想她要是去做舉重運動員單手都能得第一。飛燕的其他同學也和祁平陽嫣一一握手介紹完衆人又點了幾道菜。尤其是陽嫣多叫了兩道肉菜。

衆人這才重新坐好,飛燕提議衆人一同乾杯,陽嫣也那起杯啤酒隨着衆人一飲而盡。放下杯子衆人嚐了幾口菜。溪傑有意無意的說着:常聽飛燕說他有個將近一米就的女性朋友,不僅記憶力超羣而且力氣還很大,開始我們還不相信不過通過剛纔和你們握手我是不得不信,就連我們系裏的凡凡論力氣都不是你們的對手。不過我們家凡凡還學過武術,要論功夫估計你們不是她的對手。凡凡不好意思的說道:哪裏呀,三腳貓的功夫而已。沒等凡凡說完陽嫣臉色微紅略帶興奮的看着如小孩一般的凡凡好奇的問道:真的嗎?剛要往下說自己的腳被踢了下。要出口的話因此立刻嚥了回去。陽嫣這個表情也盡入其餘五人眼底。沒等陽嫣說話祈祁平略帶無奈的說道:我這個妹妹仗着自己力氣大些老以爲所有事都能以力破之,甚至還幻想自己就是天下無敵,根本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這句話聽在衆人耳朵裏感覺似有所指。陽嫣也是略顯尷尬害羞的一笑衝祁萍說道:我的好姐姐我那有那麼自戀?這一笑讓溪傑和張鐵有些想入非非其餘三女也是一陣嫉妒,不過只有瞬間。衆人一笑。凡凡爲了探尋二人的功夫底子說道:陽嫣姐姐想的話我們可以切磋一下,倒時還請陽嫣姐姐手下留情。飛燕和溪傑也是湊熱鬧的說道:對呀!我們家凡凡很喜歡練武的,還得過武術比賽冠軍呢!祁平卻是趕幫回絕:哪裏呀她就是有些力氣,雖說也跟別人學過幾招,只不過都是皮毛而已。陽嫣見知道祁萍姐姐是有意爲之,自己也沒有再說。

見一桌豐盛的菜餚陽嫣似乎口水都要流出來了趕緊說道:我一天沒吃東西了,我們還是先吃飯吧。說完就直接下手拿起一隻烤雞吃了起來。只聽的嘎嘣的脆聲,烤雞被她當成了餅乾幾口下去已經吃了將近半個。祁平此刻一臉黑線,飛燕她們也是滿臉的震驚盯着陽嫣,隨即還是溪傑的一聲咳嗽五人這才轉變了回來,五人心中嘀咕陽嫣該不會真的是前面老妖變化而來?。陽嫣似乎意識到自己不應該是如此吃相。靈機一動嚥了咽口中的雞肉面帶尷尬說道:沒想到這兒的東西做的如此香脆可口。飛燕也是打趣的說道:幾個月沒來這裏了想不到這裏的燒雞竟有的如此酥脆可口,說着端起啤酒向衆人示意一一飲而盡。其餘人也開始跟着響應。爲了化解尷尬祈祁平轉移話題問道:你們考古系最近有沒有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發生,說着故意壓低聲音我可聽說你們那棟樓好像死過人。飛燕她們聽到此面色顯得有些蒼白,李華立刻反駁到:你可就別編故事了一點都不好笑人嚇人是會嚇死人的。張鐵這時玩笑的說道:你說那人會不會變成了餓死鬼。說着目光轉移到陽嫣身上,此刻的陽嫣第二碗麪已經吃了一半筷子也被咬斷兩雙。看到衆人的目光移向自己,陽嫣臉上一紅兩口吃完剩下的麪條說道:我先墊下肚子。雖然飛燕她們有很多疑惑也之能暫時壓在心中。共同舉杯暢飲,一凡暢談之後陽嫣也是有些醉意,被祁平勸住沒有再接着喝,將近十一點飛燕這才結帳散去因爲再不回去學校就要關閉大門了。祁平因爲家在本市星期天有回家的習慣,天雖然晚了祁平也沒有改變計劃的意思,謝絕了溪傑她們要送自己回家的好意拉着有些醉意的陽嫣離開。

此時五人已經回到考古系三樓面色有些微紅,溪傑趕緊將自己受傷的右手泡進了活血化瘀的藥湯之中。

早已經靜坐在東北牆角沙發之上一身灰色運動衣面露三分道骨的中年男子睜開那雙灰色的眼睛說道:奇怪!真奇怪!在學校門口對陽嫣的觀察讓我這個兩千多年的老殭屍也是詫異,我還從來沒有見過如此之人根據周遭人的反應似乎她有一種特殊能力可以改變人的意識似乎只是瞬間。她們兩個明顯與我和小荷不同,我因爲自己幸運被封在了一個可遇不可求的天然養屍之地,這纔有千年道行不用在依靠吸食鮮血。小荷則是百年怨氣不散凝結成的魂體但也必須藉助死去的屍體才能行動。她們兩人根據我們的觀察是人但又和普通人不同。她們兩人身上散發的氣場我想即使是鬆平道長也不能及。要是真的動起手來我們幾個一起上很可能不是她們的對手,說話之人衆人稱呼他爲木老。木老左邊一個看似三十多歲打扮隨意皮膚偏白長相也是相當不錯的少婦說道:她們是哪的老孃是不知道不過老孃可以肯定的是現在的我幹不過她們。要是你們肯讓我使用全部力量倒可以一試。聽到此溪傑有些吃驚不顧泡在活血化瘀藥湯中的右手興奮的起身說道:真沒有想到連我們家木千年都有畏懼之人。難道她們就是我們一在直懷疑然而又想找出答案的仙人?這時一個蒼老的聲音說道:難道她們兩個是來自同一個地方而與我們是不同種類僅是外貌相似卻又是不同物種。聽到這話衆人一愣。隨後張鐵走到老頭面前輕輕的幫他捏了捏肩膀調侃的說道:我說劉老你的意思不會是說他們是外星人把!你不是研究古代飛昇成仙的嗎?怎麼又研究起外星人來了。隨即一臉陶醉自言自語說道:真要是被這麼漂亮的外星人征服,那我寧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呀!說着想起了陽嫣那傾城的容顏,尤其是她微醉的模樣讓人陶醉不易。正在陶醉之際腰兩側傳來一陣刺痛,由於來的突然他雙手猛一用力捏的留老爺子肩膀一痛。劉老罵道:去!去!去!你這小子,有了李華還想敢想別的女孩真是活該。

原來是李華給張鐵的腰間一邊戳了一下加上李華又是殺手出身而這次用的力道還不輕。凡凡卻是不解的說道:她們要真是外星人那她們來着的目的難道是因爲自己的星球沒了雄性,無法繁衍後代要找一個和她們最想似的物種進行交配?然後讓她們的基因佔領地球?聽到這樣的猜想大家都不由的大笑起來。飛燕上前把凡凡抱住說道:我的傻妹妹,有雞沒蛋這可能嗎?一個能在星系或是宇宙之間穿梭的物種而無法解決生育問題?我反正是不會相信這種理由的。李華也語帶謹慎說道:我和她們握手的時候感覺她們的力量不很一般,陽嫣的力量猶如大猩猩一般,相反祁平則控制的很好。溪傑此刻一臉後悔看着自己已滿手藥液的右手說道:我看大猩猩也不如那個陽嫣,我是第一個與陽嫣握手的感覺她的力道猶如溫柔的鋼鉗若不是她力道收的及時估計我的手骨會被她握碎,我看她的力氣能和大象有的一拼,握手只不過是平常的動作還沒有涉及到什麼大的力氣。要是真的讓她動起怒來力量有多大那就不好猜測了。這時屋裏的座機響了,看到號碼凡凡說道:是趙總打來的。溪傑接過凡凡手中的電話聽趙總說了幾句,溪傑隨即按了下座機上的按鈕,座機在南牆上放出了一段視頻。視頻顯示的是祁平扶着有些醉意的陽嫣,站在路旁似在等車此時恰巧五男兩女滿身酒氣迎面走來似乎是被陽嫣的傾城之姿迷住,加上酒壯兇人膽其中一男子上前就要對陽嫣動手。沒等陽嫣出手祁平似乎早知麻煩要來心有不耐,沒有一絲遲疑出手便抓住醉酒男的手腕一握瞬間男子的手腕處塌陷下去,碎骨的疼痛立刻傳遍周身這讓醉酒男瞬間酒醒過來疼的他大喊一聲,手託着彎曲的斷手冷汗直冒大喊道:給我弄死那臭**。誰知還沒等其他人上前祁平從開始就沒有打算給他們還手之機接連出手,沒等他們明白過來怎麼回事每人胸口各中一掌疼的倒地難起。而此時一輛普通紅旗轎車已到達祁平她們身旁,車門自己打開祁平將陽嫣扶了進去自己也跟着進去隨即離開。

衆人看完視頻沒等討論只聽門鈴響,覈實之後趙總進了來。趙總看着衆人有些吃驚的表情說道:視頻你們都看過了吧,有什麼想法?上面讓我們密切注意小心調查她們兩個並吧她們的來歷關係必須調查的一清二楚,其餘的任務暫由他人負責。另外那輛自動駕駛紅旗轎車的註冊信息是三年前,就如祁萍的個人資料一樣沒有任何異常。另外根據我們人瞭解,第一個受傷之人右手腕粉碎性骨折,其餘之人胸口中掌處肋骨斷裂三根有裂痕的兩根,如此力量不是苦修就能做到的,而且從視頻中我們可以看出這並非祁平的全力。趙總說完凡凡率先說道:這讓我想起了小時候爺爺給我講的故事中的人物——李元霸。就是不知道他們有沒有什麼聯繫。何溪傑走到凡凡面前一手摸了摸她的腦袋帶着挑逗意味說道:看來我們家凡凡早就有這個想法了,要不這次不會如此積極發言。凡凡故作惱怒的說道:再這樣摸我的頭。說着轉身雙指輕輕的點在了溪傑的腰上。溪傑卻是一陣輕微的刺痛趕緊求饒到道:女俠饒命!女俠饒命!飛燕看着她們打鬧並沒生氣語氣凝重的說道:與其讓她們這樣在外面亂打亂闖不如嘗試讓她們加入我們然後密切觀察。不過這個方法是建立在她不是我們的對立面上。溪傑擔心的說道:這辦法可是把雙刃劍弄不好會有很大的麻煩。趙總此時說道:所以我們先小心試探一凡不過在這之前要重新對這裏進行佈置儘量做到自然,從今天開始把三樓當成正式的教室你們幾個就是這裏的正式學生,劉老是這裏的教授,歡歡依然是劉老家孫女兼助手,我將是教授的祕書。我會同木老、小荷二十四小時保護劉老和歡歡的安全。另外我會安排兩名人員作爲代課老師。平時由代課老師上課儘量會減少劉老出面的次數以減少其危險性。依我的直覺這個人與我們以前接觸的奇人很是不同,可以的話嘗試爭取。趙總此時的神情兩眼似要放光。

溪傑面色平靜的說道:我們會盡力。話說完就聽到有人敲門。趙總示意開門,衆人搬來一些設備,書籍。精心的佈置之後,看上去有幾分教室的模樣。溪傑說道:雖然地方小但是也夠我們用了,總共就五個人即使以後有人報名也會被我們層層篩選最終決定權也是在我們手中。飛燕也說道:我們考古系不同於別的,劉老的教學風格是依實踐爲主,長的幾個月都不在這裏其實隨意一些就好。衆人聽後也是這個意思。這時老劉也慢慢的說道:自然一些最好,怎麼教學生還不是我說了算,把你們那些刀刀槍槍的收好就行,真要是萬不得已就…衆人明白劉老的意思點了點頭。劉老看佈置的差不多了就回道內屋繼續他的研究去了。趙總看着劉老進屋這才說道:既然如此那就這樣吧,真要不得已先保存劉老爲要。溪傑他們點頭明白,這也是他們一直遵守的紀律,因爲劉老是少有的國寶級精通各種古文專家和奇異現象的研究者。收拾停當已經是深夜兩點多。木老和小荷坐電梯上了四樓然後步行上了五樓休息,其餘等人因爲要保護劉老暫時都在三樓休息。衆人剛休息不久木老就感覺有人正在移動大廳中央盛放小荷寄體的棺材蓋,沒等自己出手棺材蓋剛開一角,小荷瞬間回到寄體沒有片刻遲疑,左手直抓黑衣蒙面人喉嚨,見此黑衣蒙面人順勢後退兩步抓勢落空隨即棺蓋被小荷一掌排飛向黑衣蒙面人衝去,黑衣蒙面人懶得躲閃一腳又將其踹回。此時小荷已經從棺材裏面跳出雙手接住衝來的棺材蓋空中一個翻轉身借力將百斤來重棺材蓋砸向蒙面人。蒙面人舉左手硬接只聽咚一聲棺材蓋上出現一個大洞同時左拳穿透棺材蓋向小荷面部襲來,側身躲開來拳丟掉棺材蓋小荷後退兩步這纔有時間快速觀察了下來人,身高一般從體型上判斷應是男性。蒙面人順勢一扯厚重的棺材蓋猶如破布一張毫不費力的被扯爛。此時觀戰的木老見小荷佔不到便宜快速抽刀向蒙面人砍來刀風撲面力有千斤。蒙面人依舊不閃不避從後面抽出一節黑色短棍直擋來刀,兵器相交火花四濺在黑夜更是耀眼。此刻的木老心中也是一驚,初次交鋒鈍感力量上的弱勢心思篤定要從刀式上壓制此人,精妙的刀式讓蒙面人暫時趨於下風加上小荷一旁的默契配合,壓的黑衣人毫無還手之力同時地面也被震亂顫,就在這時張鐵、飛燕和凡凡他們已經進來。除了凡凡手持手槍,張鐵拿的是小型***,飛燕拿的則是來福槍。溪傑、李華和趙總在三樓保護劉老和歡歡。


此刻的黑衣人雖暫時被壓制但卻是越戰越勇越戰越從容,隱約之中有些壓制不住。溪傑聲音帶有威懾的喊道:放下武器!同時手扣扳機見蒙面人並不在意隨即開槍。三搶打出黑衣人一個躲閃順手一揮只聽叮噹兩聲響子彈似被黑色短棍彈開亂飛。溪傑見此不敢在開槍。飛燕拉動手中槍被木老厲聲喊到:都退一邊去。就在這個間隙黑衣猛提力量直取小荷只聽見“咚”一聲悶響小荷胸口被戳中,頓時小荷感覺胸口正中骨頭碎裂。黑衣人卻沒有趁機再進。木老一看不妙刀式猛起砍向黑衣人頭部意在拖延。而此刻黑衣人似乎已經熟悉木老刀路加上自身力量強橫竟由弱變強。溪傑見隱隱之中有壓制不住之勢正要打算釋放第六層的力量。就在猶豫之時黑衣人卻是橫棒一掃氣衝四周隨即抽身後兩步縱身一躍衝破窗戶一踩窗臺躍出百米之外。小荷一身怒氣想要跳窗追趕,被木老一把抱住沉聲說道:別追了,他一躍百米之外,你我最多也就三十幾米,怎麼追。見此“哼”了一聲的小荷怒氣未消一拳打在牆上猶如攻錘一般的力量頓時讓牆上出現了一個凹坑。摸了摸自己並不疼痛卻已經塌陷一塊的胸口說道:完整古屍本就不好找,又是六百年前這麼完整漂亮女屍,現在這樣子多難看呀。說着運氣與胸口塌陷的地方慢慢的復原。還好這具屍體與普通的不同又經過特殊處理這些小傷還能復原,就是這口氣難以下嚥。其他人也開始勸解小荷,小荷這才慢慢壓下怒氣。剩下的衆人一起開始收拾。溪傑這時調侃到:我得問問趙總這防彈玻璃是不是偷工減料來的?怎麼這麼容易就…


危機過去趙總和張鐵也上了來,木老則去三樓保護劉老和歡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