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紫麗是混江湖的,知道地頭蛇在本地有多麼強大的能量。

若是真把這兩家惹怒了,分分鐘就能把他們兩個攆出漢東。

「怕甚?」鹿一凡絲毫不在意道。

他乃堂堂三清之首的徒弟,未來的仙人。

哪有仙人怕凡人的道理?

一夜無話。

第二天白天,一行人收拾好,開車出發到了鬼王谷附近的山腳。

這鬼王谷內連綿數百里,四周環繞著灰濛濛的霧氣,內里樹木嶙峋,暗不見天日。

在山腳下往裡看,隱約還能看到死人的骷髏和一些野獸的屍骨。

這陰森森的場景,就好像恐怖片再現一般,讓一眾送行的公子哥,全都不寒而慄。

到了山谷外,車輛就不能前行了,裡面的路不僅泥濘,而且雜石多亂。

一行人只能下車步行。

到了山谷外,所有人都望著那灰濛濛的霧氣有些不知所措。

這霧氣實在太大了,視野範圍連半米都沒有。

人一旦進去,迷路是肯定的。

「先好好計劃一下,再說進谷的事兒吧。」鹿一凡略一思忖淡淡道。

「hat?我們的時間很寶貴的好嗎?國外的山川大河,沼澤叢林,我們狼群雇傭團多危險的地方沒去過?

你們華夏人就是膽小怕事。

不就是有些大霧嗎?我帶著指南針進去,保證沒問題!」

一個光頭的黑人用一半英語一半漢語生硬的嘲諷道。

說完,他不顧鹿一凡的勸告,一頭扎進了這灰濛濛的霧中。

「不想死的就別跟上去。」鹿一凡淡淡的說了一句。

後面的狼群雇傭團的人聞言剛要跟上去。

卻聽見霧中發出一聲慘叫!

不一會兒,那黑人哀嚎著從霧中跑了回來。

此時他的全身已經腐爛,無數小蟲在他身上爬著,撕咬著,樣子極其恐怖。

還沒跑到眾人面前,這黑人就死掉了。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霧……難道有毒?」軒轅冰害怕的說道。

「山谷中瘴氣產生的原因不外乎兩種,一種是由於地形地勢的緣故,深山幽谷,空氣不流通,加上過於潮濕,腐爛的動植物混雜在其中,就會產生有毒的瘴氣。

不過這霧氣不但毒,還有致命的蠱蟲在霧中飛舞,恐怕不是自然產生的。」鹿一凡道。

鬼厲聞言,略帶讚許的點頭說道:「我祖上為了保住屍王洞。

在四周設有長久不散的有毒瘴氣,外人無法進入,只有找到正確的密道才能進入谷中。」

「你怎麼不早說?」狼群雇傭團的一個白人憤怒的說道。

「因為我也不知道那密道在哪兒。現在我們也只能碰碰運氣看了。」鬼厲略顯無奈的說道。

「不必了,我已經找到入口了。」

鬼厲話音剛落,鹿一凡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聞言,軒轅冰不禁好笑道:「別吹牛逼了好嗎?

這幾十年來,那麼多修士想入谷,就沒有一個能找到正確入口的。

你隨便看兩眼就能知道入口了?

你以為你是誰?

鬼王宗的主人嗎?」

鬼厲雖沒說話,臉上也是寫滿了不相信。

這入谷的位置,就連他這個鬼王宗正統傳人都不知道,鹿一凡又怎麼可能知道?

鹿一凡卻輕輕搖頭,再眾人或是諷刺,或是質疑,或者憐憫的目光中,朝著那山谷最中央的位置,輕輕用手撥弄了一下那濃霧。

鹿一凡牽著宮紫麗的手,毫不在意的踏入了這濃霧之內。

眾人幸災樂禍的想看到兩人哀嚎,痛苦的樣子。

然而下一刻,奇迹出現了!

隨著鹿一凡兩人踏入這毒霧之內,以兩人為中心四周的濃霧竟然自動退散而且!

他們的腳下,露出了一條人骨鋪墊成的道路!

所有人此刻嘲弄、幸災樂禍的表情全都僵在了臉上。

鬼厲眼中寒芒閃爍不定。

軒轅冰滿臉的駭然!

狼群傭兵團的那群老外一口一個「amazing(太不可思議了)」、「My-God(我的上帝呀)!」。

鹿一凡回頭望著已經驚呆了的眾人,淡笑道:「還愣著幹什麼?不想入谷了嗎?」

(本章完) 聞言,軒轅冰這才從震驚中醒了過來。

然後忙不迭的跟了上去,生怕跟丟鹿一凡了。

進入這毒霧之內,軒轅冰忍了好久,這才開口問道:「喂,江東來的那小子,你是怎麼知道這裡是密道的?」

鹿一凡瞥了軒轅冰性感的小麥色皮膚一樣,冷漠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你!」

敗了!

軒轅冰覺得自己是徹底的敗了!

她從來沒對自己的美貌如此懷疑過。

從小到大,哪個男人見到她不是眼珠子都快爆出來了?

可這個鹿一凡不但不正眼看自己一眼,反而這般對待自己!

「難道我不是他喜歡的類型嗎?」

軒轅冰看著宮紫麗那嫩白色的皮膚,心中有些無力。

「你要真想知道,也不是不可以。」

就在這時,鹿一凡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只要你叫我三聲好哥哥,我就告訴你我是怎麼發現密道的。」

「你想的美!」軒轅冰紅著臉,嬌羞的喝道。

「隨你咯,愛聽不聽。」鹿一凡聳了聳肩膀,無所謂道。

又走了一段路,軒轅冰實在被這個疑問折磨的受不了了,於是走到鹿一凡後面,輕輕點了點他的肩膀。

「啥事?」鹿一凡不耐煩道。

「那個……我叫你三聲好哥哥,你真的會告訴我?」軒轅冰扭捏著嬌軀,略顯羞恥的問道。

「不好意思,那是剛才,現在你得叫三聲好老公我才會告訴你。」鹿一凡一挑眉毛,壞壞的笑著道。

「你太過分了!想都不要想!」軒轅冰怒道。

「哦,隨便咯,不過過一會兒你要再想知道的話,可不是叫老公了,就得叫三聲好爸爸了。」鹿一凡淡淡道。

「無恥!你簡直無恥!」

軒轅冰快要被鹿一凡給氣瘋了。

她從小到大,就沒見過如此不要臉的人!

不過這秘密實在折磨她折磨的太厲害了。

為了不叫鹿一凡好爸爸,軒轅冰鼓足了勇氣,對著鹿一凡小聲說道:「好老公,好老公,好老公!」

速度又快,聲音又小,不仔細聽根本聽不清軒轅冰在說什麼。

鹿一凡抱著胸,好笑道:「喂,軒轅大小姐,您老人家在幹什麼?

學蚊子叫嗎?

如果你真想知道秘密的話,麻煩你拿出一點誠意好嗎?」

軒轅冰被鹿一凡懟的整個人都快成火山了!

她臉色漲的通紅,對著鹿一凡像是賭氣一樣的大聲吼道:「好老公!好老公!好老公!

這樣行了吧?」

「哎,好老婆,這樣才對嘛!」鹿一凡得意的笑著道。

那笑容賊賤,讓人看了就想揍他。

「我也叫完了,你快跟我說是怎麼發現這條密道的!」軒轅冰迫不及待道。

「這個啊……其實吧,我是瞎蒙的。」鹿一凡哈哈一笑道。

「什麼?你……你怎麼可以這樣!瞎蒙的居然騙我叫你好老公!

無恥、卑鄙、下流!!!

嗚嗚嗚嗚~~~~」

堂堂軒轅家的大小姐,居然被鹿一凡給調戲的哭了。

鹿一凡最見不得女人哭了,見狀,只能柔聲道:「好好好,不逗你了,我告訴你行了吧。」

聞言,軒轅冰擦了擦淚,傲嬌道:「哼,算你還有點兒良心。

不過只有這麼一丟丟哦!」

「這山谷的地形你有研究過嗎?」鹿一凡問道。

「什麼地形?」軒轅冰被問的有點兒懵了。

「我去,你來尋寶,沒有地圖,地形圖你總得研究一下吧?」鹿一凡滿臉的黑線道。

頓了頓,他接著道:「這鬼王谷的大體地形,像是一隻盤卧著的巨蟒。

而這蟒蛇的口部中央的位置,十分奇特。

嘴部大的不像話,而且完全對稱。

在風水上,這叫『在蟒之口』,是極品風**位的一種。

在對著這蟒蛇大口中央的位置開闢通道,能引龍氣入谷。

有朝一日,蛇化龍,谷內也的人和生物也將雞犬升天。

懂了嗎?」

軒轅冰此時對鹿一凡已經完全沒了小覷之意,反而是在心中有點兒佩服這個看上去比自己還年輕的美男子了。

鬼厲此時也開口道:「沒想到鹿先生對風水之術也有研究,老夫實在是佩服啊!」

「略懂一二罷了。」鹿一凡淡淡道。

「呵呵,若是略懂一二就能輕鬆找到鬼王谷的正確入口,那也不會幾十年來都沒人能入谷了。

鹿先生實在是太謙虛了。」鬼厲由衷的讚歎道。

又走了大約半小時左右,灰濛濛的霧氣漸漸散去,谷內的景象顯現了出來。

周圍布滿了嶙峋的血色枯樹。

在那些枯樹的下方,停放著一口口的棺材。

離近一看,那棺材上居然有著和人的血管一樣的紅色細線連接著樹木。

有雇傭兵好奇的用槍桿挑開了一口棺材往裡一看。

卻見棺材內躺著一具乾屍。

那乾屍的四肢百骸全都連接著古樹生出的那些血管一樣的紅線,就好像樹和乾屍是一體的一樣。

「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一個外國佬疑惑的說道。

就在這時,這打開了棺材的外國佬身邊的那細小紅線突然瘋狂的蠕動了起來,直接扎入了他的體內,瘋狂的開始吸取他的血液!

這外國佬用手中的器械,斬斷無數蠕動著的紅色肉線。

然而不管怎麼打,那些蚯蚓狀的肉線好像越來越多,斬斷一個出來仨,都比先前的粗了許多,不停地扭曲蠕動著死死扎在人的血脈里,噁心得讓人想要嘔吐。

終於這外國佬被這些紅線扎入了人體七竅,血液在短短几十秒內被抽的一乾二淨!

生生將他抽成了人干!

「不要亂碰任何東西!這裡隨意一樣東西都會讓你們送命!」鹿一凡大聲喝道。

不過不需要他提示了,看到如此恐怖的一幕,所有人都嚇得夠嗆。

眾人蜷縮在一起,不敢再靠近那古樹下的棺材,生怕被吸成人幹了。

在剛剛離開這外國佬被吸成人乾的地方不久。

從那口棺材的乾屍里,飛出了十幾隻閃爍著血芒的小蟲子,朝著鹿一凡的隊伍便飛了過去。

「鹿先生,那些棺材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此時軒轅冰對鹿一凡的稱呼終於有了變化。

(愛情這個東西吧……真的不是說看開就能看開的,你一旦陷進去了,箇中滋味,局外人是完全體會不了的。哎……)

(本章完) 鹿一凡見軒轅冰的態度變得有些尊重了,也沒了調戲她的心思,表情比較嚴肅的說道:「具體是什麼不知道,但是我猜,應該是一種古老的蠱術。

我來之前查閱過一些典籍,這鬼王宗一脈,不僅擅長縱屍,煉魂,更加擅長用毒和蠱術這種邪術。

我剛觀察那古樹內的紅線雖是與棺材內的乾屍連在一起的。

但是那乾屍似乎並不是實體,中間應該是中空的。

裡面應該是寄養著一些蟲蠱。

那些紅色的細線在吸收了接近人或者野獸的血液之後,會把營養傳遞給乾屍內寄生的蟲蠱。

不過看樣子剛剛一個人的血液貌似不足以喚醒這乾屍內的蟲蠱,否則咱們這又不知要死多少人。」

「這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