例如,丹堂堂主,杜宇!戮神戰隊,戰司少司命,火舞!

畢竟現在在場的大多數人都不知道這兩個傢伙到底是誰……

只有藍魂、霸蒼和寒雪等少數人,知道這樣的任命意味著什麼:韓靖,在等著他曾經的兄弟姐妹們回來,也在等著他的紅顏知己火舞回來!

至於另外的授堂堂主,因為主要負責的便是傳授各種戰術、對敵神通等等東西,所以堂主為金步英,又設了兩位副堂主:霸蒼和藍魂!

這三人,金步英久經沙場,各種戰術戰技以及戰場的閱歷均是豐厚無比,所以這個堂主之位,他足以勝任。而後藍魂和霸蒼會傳授弟子們一些韓靖傳授給他們的神通戰技以及劍術等等東西,這樣的設置因此也算合情合理!

至於剩下的戮神戰隊劍司少司命,由柳無鋒當任!

弓司少司命,是雷平陽!

對於這樣的任命,柳無鋒還好說,畢竟他本就實力很強並且有著足夠的威望,但是雷平陽呢?不說他現在實力還不算太強,最主要的是他根本不是將弓當作兵器的武者啊。

不過,百里藝對此有著自己的解釋:「雷平陽雖然主攻戰斧,卻因為曾經的質子身份而少了苦修的時間,並且時常用劍,所以雷平陽無論戰斧或者劍,都是會而不精!這樣一來,等於無根!既然雷平陽在兵器的使用上還是無根,為什麼不能重新開始,學著用弓呢?」


這樣的解釋,似乎也合情合理。

再加上百里藝答應會親自傳授雷平陽弓擊之術,雷平陽自然是歡喜無比,立即領命!

至此,玄劍宗四堂三司,各部歸位!

戰堂堂主,霸蒼!

兵堂堂主,藍魂!

丹堂堂主,杜宇!

授堂堂主,金步英!輔助的副堂主為霸蒼和藍魂!

戮神戰隊劍司少司命,柳無鋒!

弓司少司命,雷平陽!

戰司少司命,火舞!

其中除了丹堂和戰司之外,其他各部的堂主和少司命均已就位。

至於不能就位的,大家逐漸地也明白了其中的道理:韓靖一定還有其他的兄弟姐妹從仙帝道場內殺出來了,所以他,在等待他們當中的某兩個人出現!

這一點,無人非議,反而更令人對韓靖的重情重義有了深刻的感觸——追隨這樣的傢伙,值得!

……

海風穿過了外面的島嶼到了核心內島,已然變作了徐徐清風,帶著海的深沉和特有的鮮氣,輕撫著藍魂的裙擺。

百里藝布置和交代完一些事情后閉關了,所以實際上想要按照當初逆盟的方式使得玄劍宗從明日開始走上正規,更多的都只能依靠藍魂和霸蒼兩個人。

沙灘細白,站在了藍魂身後,雷平陽微微皺眉,終於問出了自己一直想問卻不知道如何開口的問題:「藍魂姑娘,韓靖他……」

聞言,身邊的方多多、雷鳴、劍闕、斬夜、柳無鋒和梁玉生等人均是凝神,期待著什麼。

畢竟從陰蠱宗一戰之後,很長的時間裡所有人都以為韓靖隕落了,直到新的榜單更迭以及百里藝的崛起,大家才有人開始相信韓靖還活著。

可惜這樣的相信,終究在沒有得到證明之前,都只能是猜測。

緩緩轉身,藍魂微笑著看了看大家,給出了答案:「他需要時間!」


這算是回答嗎?

應該算了!

至少這句話里藍魂的意思已經很明確:韓靖還活著,只是因為實力跌落或者傷勢較重,還需要時間才能出現在眾人面前吧?

「呼……這就好!」

「是啊,韓少果然不是一般的人! 第一名媛:狼性總裁無良妻 !跟個妖孽一般!」

「哈哈哈……」

得到了這樣的回答,眾人均是由衷地鬆了口氣,藍魂也望著方多多笑了:妖孽?你小子不會知道,韓靖其實一直都是妖孽,並且一直都可以更加地妖孽!

「韓少多久能夠出現?」接著,柳無鋒問了一句:「我還期待著跟他再戰一次呢,同時……我的重劍沒了,得要他賠一柄才對!」

他的重劍為了救雷破天而毀在了薛貧的手裡,所以他說這話看似無賴,卻有些道理。

滑稽主播 ,藍魂點頭道:「十年!這是小藝告訴我的,十年之後,他會回來!」

說著走到了柳無鋒的身邊,藍魂笑道:「身為劍司少司命,你沒有一柄好劍確實不對!所以我會送你一柄比你先前的劍更好百倍的劍!」

什麼?

轟隆隆……

一句話而已,頓時叫柳無鋒和其他人全部震驚地睜圓了雙眼,不能言語。要知道,重劍無鋒雖然不是絕世神兵,但也曾經數次進入過大陸百兵榜啊。

藍魂現在居然輕易說出要送柳無鋒一柄比重劍更強更好百倍的劍,可能嗎?

但是再看藍魂眼神里的自信光澤如星如月,又因為韓靖給了她的那一份玉簡,似乎也沒有什麼值得懷疑的了。

或者是察覺了大家的猜測,藍魂微笑著扭頭望向了玄劍峰半山腰上聳立著的戮神塔,說道:「十年,希望你們能夠幫助他把玄劍宗壯大起來,而他也早就為大家準備好了大家需要的一切,都在那尊塔里!」

那尊塔方多多、梁玉生、斬夜和劍闕等人都進入過,光是第一層,他們就可以確定內里存在著浩瀚濃重並且精純無比的靈氣。

現在又聽藍魂這樣肯定,大家的面色再變,都在眼神里有了濃濃的期待之色,並且燃燒起了只有強者才能擁有的熊熊的堅韌和堅毅光芒。

十年……

希望!

… 第二日,明月十方成為了整個炎黃大陸乃至於包括冥界世界內所有武者所關注的真正焦點——玄劍宗第一次廣招弟子,開始了!

和所有人預想的不同,玄劍宗雖然高調地昭告天下要廣招弟子,但真正到了今時今日,一切有都簡約和簡單了起來——浩浩蕩蕩人數多大近十萬的參考武者只是被人送入到了授堂所在的島嶼,便算是開始了考核。

沒有任何的喜慶節目,沒有任何玄劍宗的上層人物出現過……

到了授堂,人數眾多的武者被分批送入到了不同的十個大殿當中,時間都只是半個時辰而已,一批批的武者便會走出大殿,要麼一臉歡喜,要麼一臉失落。

因為這些大殿,其實都是幻境!

而且這些幻境已經被玄劍宗做了特殊的設定,使得進入其中的武者都會覺得自己是獨處在了某個空間當中,去面對不同的考核。

其中的多數人因為被幻境鎖困而心智凌亂,心智凌亂便無神為主——這也使得僅僅是第一關而已,便淘汰了七成還多的武者!

在這之後,餘下不到三成的武者還需要經過五天的考核,去嘗試敲響盡量多的戰鼓:如同太祖皇陵內的極靜戰鼓一般,玄劍宗的百面靈鼓是用來考核新人靈根、心性、堅毅果決與否等等本性屬性的戰鼓!

第一鼓后,數百人遭到淘汰!

第二鼓后,又有兩千多人不得不離開……

第三鼓考核心性之後,足足一萬多人離開了授堂!

而這些人的離開,改變不了玄劍宗繼續招收弟子的節奏。

第四鼓,第五鼓,終於結束!

結束時,還能夠留在授堂內的弟子已然不足三千,而這三千人,便是玄劍宗這一次所招收的全部弟子。

他們當中包括了不少尋常百姓家裡的少年男女,甚至是從未修鍊過的少年!同樣的,他們當中居然也有上百歲年紀乃至於數百歲年紀的武者,其中就包括了柳無鋒這樣的傢伙——他雖然被封做了劍司少司命,但依舊還是需要按照百里藝當初說的那樣接受考核。

好在這樣的考核對柳無鋒而言,毫無壓力可言。

除了他之外,方多多、劍闕、劍十三、梁玉生、斬夜以及雷家和金家的許多族人弟子也都順利地通過了全部的考核,正是成為了玄劍宗的弟子。

成功通過了考核也叫這些人鬆了口氣——畢竟要是不能通過的話,豈不是只能算作賴在玄劍宗外的那座最大的島嶼上的「自家人」了嗎?

所以,通過了就好!

只是也有一些事情是令他們不解的:最後第五鼓的考核,是一種類似於回魂之術的幻境,當武者敲響了戰鼓,本身的魂魄之軀便會自主離開肉身,不斷縮小逆流……


如果需要比喻的話,那就是說一旦敲響了第五鼓,那麼武者的魂魄之軀便會從現在的狀態回到從前,回到少年時代,甚至是嬰兒時期,直到回到當初生命開始的起點!

這樣的考核很是令人不解:玄劍宗到底想要看什麼?看武者曾經有沒有干過殺人放火、胡作非為的事情?

應該是這樣吧……

大家都是這樣猜測的,通過考核之後的武者也都暗紫慶幸了起來:還好自己一直都沒有做過出格的惡事。

但……

也就是第五鼓結束之後,數百名少年男女或者最多十**歲的男女被人帶走了,而且直接是藍魂親自來帶走他們。

面對他們的時候,藍魂的眼睛里燃燒著如同見到了親人的光澤,而這些被選擇了的少年,望著藍魂的時候居然大多都哭泣了起來!

這一幕幕畫面,其他人不會知道真相。

只有藍魂,霸蒼和百里藝等人知道:當年從仙帝道場內出來的一些戮神戰隊的弟子,以及其他一些臨滄城的武者,回來了!

因為回魂之術,他們都又覺醒了仙帝道場內的一切記憶,所以他們回來了,真正的回來了!

從此之後,他們將成為玄劍宗戮神戰隊的第一批弟子,真正核心的弟子!

……

「無聊的兒戲!」

第一外島的一座城池裡,海清已經在這裡居住了十天左右的時間了。現在的她看上去就是普通世家來的女子,而且她也參加了考核,卻故意輸在了第三鼓的時候。

聞言,在他身邊裝扮得如同老奴的白離微微皺眉,問道:「清兒,你怎麼看這玄劍宗現在做的事情?」

「他們需要自己的戰士,真正尖銳的戰士,僅此而已!」

端坐在了一家小酒店的客房當中,海清給自己斟滿了一杯茶:「所謂廣招弟子,只是想要從炎黃大陸各大帝國和世家裡挑選出一些弟子來為己用,這樣一來,他們玄劍宗除了雷家和金家等等少數勢力之外,還能在未來獲得更多勢力的支持!」

「這樣看,以後除了炎黃帝國之外,我們南星帝國豈不是多了一個競爭對手玄劍宗?」白離想到了什麼,問道:「還有,韓靖應該還活著,只是他的實力現在到底是什麼水準?」

「哼!」

剛剛舉起茶杯,海清又輕輕地放下了:「根據這兩天探子的回報,韓靖確實還活著,但因為一些原因所以似乎是需要十年的時間才能見人,哼……看來現在的他因為陰蠱宗的那一戰而傷勢頗重,早已不足為懼!」

同樣想了想,海清繼續開口的時候,已經帶著淡淡的微笑:「玄劍宗原本屬於炎黃帝國,現在卻一分為二,這樣下去,未來不論是玄劍宗或者炎黃帝國都不會是我南星帝國的對手了,這一點,很好!」

聞言,白離暗暗吸了口氣:對啊,韓靖怎麼算都跟太古烈有著不可彌合的間隙,兩人現在一個是炎黃帝國的皇,一個是玄劍宗的宗主,日後必定難以形成合力才對。

「白爺爺!」

品了口茶,海清站起身來向著卧室走去,留下了輕描淡寫的話語:「不早了,您也休息去吧,明天我們便離開這無趣的地方!」

望著她的背影,白離追問了一句:「 臻璇 ?」

「留著吧!」

稍稍停下腳步,海清頭也不回:「十年就十年,十年後我海清來接他們!」

又是,十年!

… 白離離開之後,海清卻沒有絲毫的睡意,蓮步輕移,她走到了一扇落地窗前。

從這裡,她可以看得到遠處一座座的島嶼,而且以她的天識之強,她甚至可以看清楚更遠玄劍峰上的點點燈火!

「韓靖,難怪你沒有出現在三個榜單當中,現在的你應該極其羸弱!」——這就是這段時間內海清自己判斷的結果,她相信韓靖之所以沒有進入三個榜單,是因為實力跌落了才會失去了資格!

望著峰巔大殿,海清恬靜無比:「你因為你娘親的原因而擁有無數的造化以及神通,加上你傳承到的一切,你本該很強也曾經很強,現在卻只能強在傳授之上了!至於實力,十年又如何,你能夠恢復多少?」

在她看來,韓靖沉淪了。

她相信韓靖實力跌落太多,十年的時間是無法恢復的。

也就是說,韓靖現在令海清擔憂或者忌憚的,只剩下了他可以傳授一些東西給他的人而已,例如傳授什麼給百里藝,給藍魂,暗中培養了這麼兩位驚世駭俗的女子!

「十年,十年之後我會更強!到時候我會來挑戰百里藝……」

想到這裡,海清露出了淡淡的微笑:「現在我不及她,但十年之後我會比百里藝更強!只要勝了她,你韓靖算什麼?整個玄劍宗,都將對我臣服!」

這就是海清的打算!

不過也就是這時候,她嘴角的笑意弧線開始緩緩收斂:除非……

她想到了九絕強者和冥界八方守的事情:在她南星帝國得到的情報里,這些強者中的很多人都無法回來了,都隕落在了星外。

這樣算來,一切還有變數!

兩股原本拼得你死我活的敵對勢力,一旦遇上了第三方勢力的威脅,那麼他們極有可能會形成合力,聯手對抗這第三方!

所以如果八方守和九絕強者在天外都是屬於相同實力的,那就意味著他們在天外-遇上了更強大的敵人!

這一切如果都是真的,則十年後的變數很多!

想到這裡,海清面色逐漸陰沉,冷冷笑道:「韓靖,除非十年之後真有天外的強者殺來,要不然,到時候這大陸上我海清決不許還有九絕強者的存在,天地間只能有一名強者,那就是我,是我海清!」


……

又一日,海清走了!

在此之前沒有人知道南星帝國的殿下來過玄劍宗,直到她和白離離開了為止,依舊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