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姚洲身旁站着三名來自普通班晉級上來的學生,而班裏排名最後三位的學生也早早的收拾東西離開,他們已經被淘汰了,還在這那就顯的有些格格不入了。

姚洲給眾人介紹道:「這三位是普通班晉級上來的同學,相信大家對他們也有些印象。」

說着,姚洲示意三人做一下自我介紹。

「大家好,我是雷鳴,雷系法師。」

「冷冰,冰系。」

「哈嘍,各位老師同學們大家好,我是來着普通班十一班的黃土圭,初來乍到希望大家多多關照,謝謝!」說完,黃土圭還向班裏眾人鞠了個躬,接着又說道:「我是一名覺醒了火系的法師,實力方面自認也還可以……」

喲吼?!

三個都是老熟人了啊!

有點意思!

不過對於黃土圭的自我介紹方式,剛睡醒的李日月表示有些無奈。

這開場白也太長了吧!

到現在都快一分鐘了還在滔滔不絕的講,聽的李日月都快接着趴桌子睡覺了。

為了打斷黃土圭的開場屁話,李日月覺得打斷他,不讓他接着講廢話!

所以……

李日月迅速敲了敲桌子,接着用眼神示意郭盛,趕緊打斷他,再說下去我都頂不住要睡覺啦!

郭盛有些無奈,李日月這讓他打斷黃土圭說話,這不是讓老子坐實工具人的位置嗎?還一副除了我誰都不合適的表情,真當老子沒脾氣啊……

想了想,郭盛覺得自己還是不要脾氣最好,他怕挨揍啊。

接着郭盛迅速起身,趕緊上前跟三人握手,一邊握手一邊說道:「歡迎幾位新同學啊,來到這裏不要有壓力啊,把這當場自己家一樣,要做到來着就跟回家一樣啊!」

握完手,郭盛回到自己座位上,自我介紹道:「我是這個班的班長,平時有什麼事情都可以找我幫忙,當然,要是太麻煩的話我就沒辦法了。」

「你是班長?」雷鳴的眼中有些發亮,說道:「我要挑戰你!」

剛說完,李日月就打着哈欠道:「他是毒系法師,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覺得你能夠百分百不被他的毒侵擾嗎?不能的話就閉嘴,平時有空就多去修鍊,沒實力還挑戰,找虐呢?」

李日月無情打斷。

——

班裏,有一位寸頭男生捂了捂臉,表情相當無奈。

李日月這話說的,其實不單單是打斷雷鳴,更多的還是語言上的警告。

他也是從普通班上來的,剛來的時候他就覺得李日月作為一個光系法師,能穩坐首席的位置,八成都是靠着家裏背景,真本事還未必有多少。

接着他就很小說裏面的無腦反派一樣,對李日月瘋狂冷嘲熱諷,各種陰陽怪氣,是不是還挑釁幾句。

結果一個月之後,班裏又來了兩個普通班上來的學生。

而李日月也在這天挑戰他,並且將他按在地上瘋狂摩擦,從魔法上再到體術上,他都被瘋狂摩擦了一遍。也就這次之後,每次有新學生晉陞上來時,李日月都會用語言警告一遍。

而雷鳴這種天生就是刺頭的人,說不定哪天李日月就找機會把他按在地上瘋狂摩擦。

——

雷鳴臉上一陣紅一陣白,李日月的這番威脅顯然不帶掩飾的。而一旁的冷冰和黃土圭臉上的表情同樣不好看。

見狀,姚洲輕笑一聲,自從有了第一個敢對李日月陰陽怪氣的學生之後,每個月這樣的場面都會重複一遍。不過他也沒有阻止,像他們這種十幾歲的法師,一般都會覺得自己就是上天選中派來拯救世界的人,一個個的都眼高於頂,而且還特容易惹事。而這裏有李日月壓着,幾乎也沒有人敢惹事,也省的姚洲經常過來管理秩序。

沒有多想,姚洲說道:「好了,李日月,過了今天大家都是同窗,你也被嚇唬新同學了。」

「行,既然姚老師發話了,那我也不說了,不過他們要是敢惹事,那我也不客氣了!」

「他們惹事的話那你能處理妥當就處理了吧。」

兩人一唱一和,說的那叫一個輕鬆。

至於台上的三人,都同時嘆了要口氣。

唉,未來一段時間,恐怕未必能好過咯!

——

求票!!! 「現在我們該怎麼做?」詹姆斯問道。

阿黛爾看了一眼窗外已經微微見亮的天,「我覺得你可以去睡覺了,剩下的交給我來處理。」

「那怎麼能行。」詹姆斯有些不好意思地說,但是看他的表情,他都快睜不開眼睛了……

「剛才進去感覺怎麼樣?」阿黛爾笑著問道。

「很不錯,相當不錯。」詹姆斯一提到這個就有些興奮,雖然只是短短的幾十秒,但是他感覺自己文思泉湧……起碼寫出來一個章節沒有問題。

阿黛爾心念一動,想起密語隊長的布置的作業,問道,「你之前寫過的,可以給我看看么?」

詹姆斯一副阿黛爾十分識貨的樣子,「你等著,我正好帶了一本過來,我去給你拿。」

不一會兒,他就重新回到了水晶球這裡,手裡拿著本薄薄的的小冊子,遞給了阿黛爾。

「《菲爾德探案實錄》?」阿黛爾讀出上面的名字,「這是一本偵探?」

「是的,算是吧。」詹姆斯聳肩,「不過是以靈異存在為主的,寫到的都是菲爾德比較知名的一些靈異事件……」

阿黛爾合上書,一臉真誠地感激道,「我一定會好好拜讀的。」

不知道是不是阿黛爾的態度讓詹姆斯有些飄飄然,他甚至直接把水晶球交給了阿黛爾處置,只要處理完了還給他就行。

阿黛爾看著他走上樓,又在廚房裡看書消耗了一些時間,太陽已經從地平線上升起來的時候,她才帶著那個水晶球進入了自己的城堡。

在這裡,她才敢把水晶球裡面的黑影放出來。

水晶球的限制一被打開,黑影就化作無數個甲殼蟲往外爬。

阿黛爾的意識直接化作網兜,把這些蟲子全部罩了進去,然後,她逐步地收縮著自己的意識,打算用對付觸手印記的方式來對付這個黑影。

「不!」

在她的意識中,突然響起一道稚嫩的聲音。

她停下動作,打量著那已經被壓縮成拳頭大小的黑影。

「不要殺我,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那道聲音繼續說道。

與此同時,阿黛爾看見眼前出現一行綠字:是否接受「黑影」成為僕人的請求?僕人無權背叛主人。

僕人?

她回想起工作基地的運作方式,因為一直沒有僕人,她無法解鎖這個空間。

不過……

「讓你成為我的僕人,能有什麼好處呢?」她看向那團黑影。

「我可以告訴你這座房子的秘密!」黑影急切地回答。

「如果是關於那幅畫的事情,就沒必要了。」阿黛爾冷聲道,「我正打算去找那個靈魂談談呢。」

「不!不是的!是這座房子真正的秘密!」黑影急於表現自己,不管不顧地說道,「在這座房子之下,有一道未經發現的門!」

未經發現的門!是她想的那個門?阿黛爾的心裡無比激動,但是她還是控制著自己的語氣,威嚇道:「你怎麼知道?該不會是騙我的吧?」

「不是的!」黑影在她的意識中急得翻了兩圈,「讓我成為你的僕人!我所有知道的東西你都可以知道!你到時候就能看見我所說的那扇門了!」

「可以。」阿黛爾在意識中確認「接受」。

已收錄僕人「黑影」,你可以為它取新的名字。關於它的具體信息,你可以在影子書當中找到。

綠字繼續提醒道。

阿黛爾招來影子書,果然,在後面出現了一張新的頁面。

【僕人-黑影】

介紹:由於剛剛誕生的緣故,比較單純好騙,沒做過什麼壞事,只是對奇怪的料理有一種特殊的執著。不過現在最討厭用食物來誘騙小孩子的人了!

接著,她收到了第二行提示:檢測到適合修復影子書的材料,是否進行補全?補全時間預計1小時。

補全影子書?那當然好啊。

一說起這件事情,阿黛爾就十分來氣。一個好好的影子書,升級也就罷了,還升級失敗!簡直沒有道理。

不過,原來修補影子書要用這樣的材料么?

她打量著修補材料,有些懷疑修補完之後影子書會變成什麼樣子。

是。

原本被她抓在意識中的黑影瞬間被影子書吸收進去。

與此同時,她感應到影子書上的波動。

這樣解決也好。

阿黛爾鬆了口氣,意識重新回到現實。

她向樓上看了一眼——現在還有一個東西等著她去解決,現在天已經亮了,如果不想耽誤等一下和伊麗莎白的會面的話,她就要加快動作了。

第一天來的時候,阿黛爾也曾開啟過通靈態來查看那間兒童房。

但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她雖然能看到整個房子都被紅色的火光所籠罩著,但就是找不到這能量的源頭是哪裡。

但是今天徹底將【圖書管理員】第一等級的天賦鞏固好之後,她一進門,就發現了端倪。

在二樓,有東西在她的眼前一閃而過,似乎是因為發現她回來,而快速地躲了起來。

但那時,解決黑影是阿黛爾的第一要務,她並不打算同時招惹兩個存在。

不過現在嘛……阿黛爾再次開啟了通靈態,慢慢上了樓梯,一步步,緩慢地走向了兒童房。

就在她離兒童房越來越近的同時,她腳下的地板開始搖晃,一開始是很輕微的,但是等她停在門口的時候,她不得不扶住門框來穩定身形。

也不知道睡在床上的詹姆斯會不會被這動靜給顛到地上去,阿黛爾心想。

「出來吧,我覺得我們有必要談談。」她看向屋內,在她的靈視覺當中,這房間里的紅光更盛,卻依舊沒有靈體出現。

騰地一下,彷彿是示威般,阿黛爾眼前的地毯燒著,火焰竄起來老高,幾乎燒著她的眉毛。

這讓阿黛爾有些生氣。

雖然她也不是個愛美的人,但是她還得去警署上班,見人呢!眉毛沒了怎麼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