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雅在客廳看到簡依然下樓來,遂站起來,柔聲問道:「要走了?」

「嗯。」簡依然默然的點點頭。

肖雅說:「正好我也沒什麼事,我送你吧。」

簡依然看她,知道她這是有話要對自己說,便抿嘴笑了笑,說:「那就謝謝你了。」

車子上了路。肖雅看似心情很不錯,打開了音樂,一首外文歌,跟著輕輕的哼了起來。

「依然,還記得這首歌嗎?當時我們倆剛認識的時候,這首歌可是反覆的來回聽呢。」突然,肖雅笑著問她。

簡依然也跟著唱了幾句,好像也回憶起那段時光來,「我落魄的時候,幸虧有你。」

肖雅笑笑,「好在現在你也算是苦盡甘來了,不比那時候要好太多太多?」

簡依然自嘲又苦澀的笑說:「好嗎?現在知道我和邵霆事的人,都等著看我的笑話吧?我這咎由自取的勁兒,也夠他們笑一年的了。」

肖雅轉頭看了一眼她,說:「有些事情,就是要腳踏實地的來。你和邵霆走到今天這步,也在情理之中了。」

「那你呢?」簡依然反譏道:「現在莫雨晴也不在你身邊,顧震對你也失去了興趣,是不是也在情理之中?」

肖雅自是聽出她話里的嘲諷,哂笑自己的說:「我覺得我這算是報應吧。」隨即又搖搖頭的說:「不知道,反正在雨晴和邵霆他們倆身上我是沒做什麼好事。當初我是反對,如果叫雨晴搬出來,又或者成全他們,誰知道現在又會是什麼局面呢。我看呀,這一切都是命,天註定了的。」

「你是在暗示我和邵霆沒緣分嗎?」簡依然好笑的問。

肖雅嘆了一口氣,說:「依然,我們畢竟是朋友,對你我還算了解一些,你愛鑽牛角尖,事情有些時候看的太極端,這些對你都沒有什麼好處。我也是想勸勸你,看開些,未來的路還很長。」

簡依然聽了,不由的臉色沉了下來,語氣不快的說:「你知道什麼呀!我知道,你怕我為了邵霆去傷害雨晴是不是?可我受的委屈呢?你知道你老公他是怎麼對我的嗎?我這次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你和顧震聯盟,怎麼可能會佔到便宜!」肖雅說,「我知道你家的公司給他了,現在要不回來了是不是?他都把一切算計好了,就等著你一步步的跳呢,你怎麼都不動動腦子呢?」

「你夠了!」簡依然聽的心煩,「現在說這些有用嗎?」

「好,我不說了,抱歉。」肖雅道歉。

隨後,車裡是兩個人的沉默,誰都沒有再說什麼。

到了簡依然家小區門口,臨下車,簡依然解開安全帶道謝,「謝謝你送我回來。」

「客氣什麼,朋友嘛。」肖雅朝她笑笑,寬慰她說:「別胡思亂想,有什麼事就來找我。」

「回去開車小心。」簡依然點點頭,下了車。

看著肖雅開車離開,簡依然這才轉過身要進小區,突然不知道簡欣然從哪裡冒出來了,嚇了她一大跳。

「姐!」簡欣然挽過她的胳膊,揶揄她說:「姐夫送你回來的呀?看你這依依不捨的樣子。」

因著自己一直都在住校,簡依然和顧邵霆分手的事並沒有和她說呢。

「不是你姐夫。」簡依然聽自己妹妹還這麼叫,心痛的很,臉上也露出難過的神情來。

「姐,你怎麼了?」簡欣然關心的問,「媽給我打電話說你最近不太好,叫我回來勸勸你,出什麼事了?」

簡依然強顏歡笑,故作滿不在乎的樣子說:「沒什麼,就是我和你姐夫分手了……」

「啊?為什麼啊?」簡欣然吃驚的問道:「你倆這好端端的,怎麼說分就分了呢?什麼時候的事,你怎麼都沒跟我說啊?」

簡依然吸了吸鼻子,「感情不和就分了唄,哪有那麼多的原因啊。」

「不對!肯定有事!」簡欣然皺著眉頭猜測:「是他提出的對不對?他有人了?是那個莫雨晴在中間搗的鬼是不是?」

簡依然的眼淚忍不住的掉了下來,傷心的說:「欣然,你別問了。」又看著她好奇的問:「你今天怎麼回來了?這也不是周末。」

「這不是媽一直給我打電話嘛,我今天正好沒事就回來看看你。也是我之前一直在學校忙,最近都沒和你聯繫。」簡欣然哄慰著她說:「姐,咱不傷心,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我還不信找不到比他更好的了?」

「可他在我眼中就是最好的!」簡依然也不再偽裝,哭訴出來,「都是那個莫雨晴,如果沒有她,我和邵霆會一直都好好的!」

簡欣然摟著她,任她放肆的哭出來,心裡盤算,不教訓教訓這個莫雨晴,實在是咽不下這口氣! 下了班,莫雨晴和關菲兒去了烤肉店。倆人找了座位,七七八八點了一大堆吃的。

「這裡天恆帶我來過,感覺味道還不錯。」關菲兒介紹說。

莫雨晴低頭玩著手機,隨意的嗯了一聲。

「幹什麼呀?出來和我吃飯還看手機。」關菲兒嬌嗔的說:「把手機收起來。」

莫雨晴正看顧邵霆給她發來的信息,簡短的一句話:吃完給我打電話,我去接你。

她笑笑的收起手機,對她說:「好,我不看了。」

「是顧少發來的吧?你倆還真是膩歪啊。」關菲兒有點羨慕的說。

「你和表哥不膩歪嗎?」莫雨晴好奇的問:「你倆現在還是熱戀期,只會更膩歪。」

關菲兒想想說:「我倆也挺好的,可我感覺總是少點什麼……就好像情侶間的那種……嗯……激情!,對激情,在他身上看不到。」

「舉個例子。」莫雨晴喝了一口茶水說。

關菲兒說:「你看,就像他每次出差,回來我去接機,按理說,幾天不見,是不是都很想,會很激動的?可他卻不是,我跳到他身上去抱他,他都會很冷靜的給我拉下來,只是簡單的擁抱一下就完事的,連個親吻都沒有。你覺得這是正常的嗎?」

服務員端上來了點好的東西,放下后離開了。

莫雨晴用夾子把肉放到烤盤上,說:「可能表哥是個不善於表達情感的人吧?平時他對你好嗎?」

「那都還可以,吃飯啊,出去玩啊,都很照顧我。」關菲兒皺著小眉頭的說:「就是有時覺得他對我還是很客氣的感覺,有時覺得不像是情侶。」

「這個問題我沒經歷過,我也不知該怎麼和你說。」莫雨晴把肉翻了個面,說:「會不會是你太敏感了呢?」

「不會啊,我很神經大條的誒。」關菲兒嘟著嘴巴說:「真是的,他可真是讓我歡喜讓我憂啊。」

莫雨晴笑,把烤好的肉夾到她盤子里,「一看你這樣,就覺得你是被他吃的死死的了。」

「哪有!」關菲兒紅著臉,嘴硬的說。

倆人開心的邊聊邊吃,酒也喝了不少,結束的時候,桌子上已經立了五六個酒瓶子了。

「咱倆喝了這麼多了呢?」關菲兒臉色紅暈一片,問她:「你這醉醺醺的回去,顧邵霆不會罵你吧?」

莫雨晴手拄著一個酒瓶子,下巴搭在手背上,嘿嘿的笑著說:「他才不捨得呢。」

「顧少真是疼你呢。」關菲兒搖搖晃晃的站起來說:「走吧,時間也不早了,我去買單。」

倆人相互攙扶著從店裡出來,走到路邊,關菲兒說:「你怎麼回去?」

「你先走吧,我叫他來接我。」莫雨晴伸手攔了計程車,對關菲兒說:「到家打電話,明天見。」

看著關菲兒離開,莫雨晴這才慢悠悠的從包里拿出手機來要給顧邵霆打電話。剛才只顧著喝酒聊天了,都忘了提前給他打電話了。

正要打過去,突然一隻手橫了過來,打掉了她手裡的手機,一個尖利的聲音沖著她喊道:「莫雨晴,你個臭不要臉的,當什麼不好,非要當小三!」

莫雨晴看著眼前的人,怔愣的問:「你是誰?在這胡說八道什麼?」隨後彎腰撿起手機。

簡欣然冷笑一聲:「不認識我了?沒關係,那我就讓你認識認識!」話音落下,她抬起手來就要給她個大耳光,可還沒等落下,手腕突然被人給用力的鉗制住了。

簡欣然怒目而視,卻見是段承軒,疑惑的叫了一聲:「段哥?」

段承軒氣憤的把她的手給甩下,生氣的問:「欣然,你這是在幹什麼?」

莫雨晴也有些愣住,醉眼醺醺的看著段承軒,好奇的問:「承軒哥,你怎麼在這裡?」

段承軒走到她身旁,問:「有沒有傷到?」之後又驚問道:「你喝酒了?喝了多少?」

莫雨晴說:「我沒事。」

段承軒看著簡欣然,眼裡帶著怒氣,訓斥道:「你來這,你姐知道嗎?你剛才罵她是什麼?小三?誰允許你這麼罵她的?我告訴你,你姐和邵霆分手,那是他們倆的事,和你沒關係,少來這裡摻和!回家去!」

簡欣然不服氣的說:「段哥,就是她勾引的邵霆哥,才使得我姐他倆分手,我不能看我姐白受委屈啊,這口氣我說什麼都要替我姐出了!」

莫雨晴也來了氣,沖著她大喊道:「你姐沒留住他,那是你姐沒本事!況且,邵霆本來就是我的,是你姐從我這裡偷走的,你還好意思替她出氣,有沒有點自知之明?」

簡欣然被激怒,捋胳膊作勢就要衝上來。段承軒擋在莫雨晴前面一把輕推開了她,沒好氣的說:「少在這裡鬧!誰甩的你姐你找誰去,這事和雨晴沒關係!」說完,攙著莫雨晴就上了自己的車。

「莫雨晴!你給我等著,今天有段哥在,我動不了你,你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簡欣然站在車旁叫囂著。

莫雨晴也不懼她,降下車窗,沖她戲笑的說:「我就等著你,你有什麼損招儘管使出來吧!我還就不怕——」後面的話還未說完,段承軒啟動車子,沖了出去。

「承軒哥,我話還沒說完呢。」莫雨晴把頭靠在車窗邊,迎面吹著風,嬌嗔的說。

段承軒把她往回拉,「給我坐好,危險!」隨後,又升上了車窗。

莫雨晴順了順頭髮,又打了幾個酒嗝,自言自語道:「說我是小三,這不是賊喊捉賊呢嗎?搞笑!」

段承軒看她一眼,問:「你不是和關菲兒吃的飯嗎?你們兩個女孩子在一起也喝酒了?喝了多少啊你?」

莫雨晴嘻嘻笑的說:「承軒哥,我跟你說,女孩子在一起吃飯才喝酒呢。我倆也沒喝多少,五六七八瓶吧。」

「到底是幾瓶啊?你喝這麼多,也不怕邵霆說你!」段承軒邊說著,邊看路兩邊有沒有藥店,「等下我看到藥店,給你買瓶解酒藥吧。」

「不要,我要回家,我都困了。」莫雨晴閉著眼睛嘟囔說。

段承軒無奈,只好說道:「好,現在這不就往家走呢嗎。」

行了一段路,莫雨晴暈暈乎乎的睡著了,手裡的手機此時嗡嗡的響了起來。段承軒不用看也知道是誰打來的,眼睛一瞟,果然,手機上面顯示著「親愛的」三個字。 段承軒先是叫了兩聲莫雨晴,她卻沒有反應,他只好把車靠邊停了下來,拿過手機接了起來,

「喂,邵霆,我是承軒。」段承軒說:「雨晴在我車上睡著了,我們現在正往回走呢。」

顧邵霆眉頭深皺,問:「今晚她和你吃的飯?」

「哦,不是,她是和女同事吃的。」段承軒解釋說:「她們出來的時候,我正好碰到了,就給她送回來了。」

顧邵霆一聽這話,心裡更是來氣,強壓怒火的說:「叫那丫頭起來接電話,我有話問她。」

段承軒看了一眼熟睡中的莫雨晴,說:「她晚上喝的有點多,現在睡的正香,我看是叫不起來了!就算叫起來,你和她說什麼她也稀里糊塗的。」

「什麼?還喝了酒?」顧邵霆氣的大叫:「真是反了她了!」

段承軒心裡說不出個滋味來,「你也別生氣了,再有十多分鐘,我們就到家了。」

「她有告訴你我們不住明苑了嗎?」顧邵霆說:「搬到翠湖園了。」

段承軒說:「這樣啊,我知道了。」

顧邵霆不悅,「你等下路過藥店的時候,給她買點解酒藥吃。」

「知道。」段承軒掛斷了電話后,看著熟睡的莫雨晴,愛憐的摸了摸她的頭。

車子調頭,開了一段路后,段承軒看到路邊有藥店,下車去給買了解酒藥。叫醒莫雨晴,對她說:「來,起來,先把解酒藥喝了。」

莫雨晴拿過葯,迷糊的喝了葯,隨後又閉上了眼睛,含糊的問:「邵霆,我們什麼時候到家啊?」

段承軒心裡一疼,啟動了車子,對她柔聲說:「乖,現在就送你回家了。」

「邵霆……我好喜歡你……」莫雨晴又嘟囔道,睡了過去。

翠湖園的宅子段承軒也來過,輕車熟路的找到住處,在門口停了下來。

「雨晴,雨晴。」段承軒叫著她,又輕輕地推了她幾下。

「嗯?」莫雨晴醒了過來,揉了揉眼睛,看著外面,問:「到家了嗎?」

段承軒見她醒來,貼心的拿過一瓶水來遞給她說:「來,先喝口水,潤潤嗓子吧。」

莫雨晴喝了口水,對他道謝:「承軒哥,謝謝你送我回來。」隨後又疑惑的問:「不對啊,你怎麼知道我搬到翠湖園來了?」

段承軒說:「剛才邵霆給你打電話了,我叫你也沒叫醒,就先接了,他和我說的。」

「啊!」莫雨晴一聲尖叫,「他都說什麼了?他有沒有很生氣?」

段承軒心疼的看著她,說:「知道你喝酒,確實很生氣。」

「完了!」莫雨晴雙手捂臉,哀嚎道:「怎麼辦啊?他肯定會罵死我的!」

段承軒看她害怕的樣子,忍不住的手撫上了她的頭,輕輕的摸著,哄著她說:「邵霆不能罵你的,別害怕。」

「承軒哥,你不知道,他叫我吃完飯給他打電話的,可我卻忘了,他肯定會生氣,我這又喝了酒,他不罵死我才怪呢!」莫雨晴癟著小嘴,可憐兮兮的說。

段承軒看她這樣,有點生氣,又有點無奈,賭氣道:「那就不要回去了,跟我走吧!」

莫雨晴一愣,「承軒哥……」

段承軒板著臉說:「他不懂得憐香惜玉,對你現在也不好,你又何必委曲求全呢?你就沒想過,考慮其他人嗎?」

話音落下,顧邵霆從裡面出來,正好就看到倆人坐在車裡說話,看那神情,他覺察出不對勁來。

莫雨晴在車裡也看到了顧邵霆,立即轉移話題,誒呀了一聲,忙說:「他出來了,我得回去了。」說罷,開車門下了車。段承軒隨後也跟著下來了。

顧邵霆雙手插在褲袋裡悠哉的看著莫雨晴帶有落荒而逃的架勢出來,站在他面前,乾巴巴的沖他笑著問:「怎麼還出來接我了,等不及了?」

顧邵霆狠白了一眼她,看向段承軒,淡淡的說:「謝啦。」

段承軒扯了扯嘴角,「舉手之勞的事。你也別罵她了,今晚簡欣然來找她鬧,差點打了她,好在我及時制止了。依然那邊,你還是處理好了吧,別牽累無辜。」

顧邵霆臉色陰沉的嗯了一聲,對他說:「那我不送了。」轉身朝回走。

莫雨晴為了剛才段承軒的話也不敢再和他多說什麼,也只是沖他擺了擺手,說:「承軒哥,回去開車慢點。」

「還不快進來,磨蹭什麼呢?」顧邵霆的話從裡面冷冷的扔出來。

莫雨晴吐了吐舌頭,小跑的進去了。段承軒見顧邵霆對莫雨晴這種態度,怒火中燒,但卻也束手無策,看著她進了別墅里,轉身上了車。

莫雨晴換了鞋進來,見顧邵霆黑著臉的坐在沙發上看她,渾身上下透著寒氣,叫她心裡也不由的一顫,之前的醉意一掃而光。

她站在離他有一段距離的地方,態度溫柔的對他開始解釋說:「那個,今天我和菲兒吃的挺開心的,我就忘了給你打電話的事了,等出來的時候我才想起來,然後簡欣然又冒了出來要打我,承軒哥又來了,反正當時一團糟,我吧——」

「剛才在他車上,他和你說什麼呢?」顧邵霆突然開口問道,打斷了她的話。

「啊?」莫雨晴心裡一凜,眨了眨眼睛,說:「沒說什麼呀。就是我知道你生氣了,挺害怕的,他就哄了我幾句。」

顧邵霆身子往前傾了傾,說:「我希望在我沒有大發雷霆之前,你能和我說實話。」

「真的沒有說什麼啊,你怎麼不相信呢?」莫雨晴理直氣壯的說。

顧邵霆看著她,從鼻子里哼哼了兩聲,帶著警告的語氣對她說:「莫雨晴,我告訴你,在我沒有恢復記憶之前,你不許喜歡別人,更不許和別人好,知道了嗎?」

莫雨晴聽著,詫異的問:「為什麼?你有什麼權利管我這些?」

她說:「我現在是喜歡你,可你一直記不起來我,還不許我放棄你,去喜歡別人嗎?你要知道,人的耐心都是有限的,說不定我哪一天對你就突然不喜歡了呢,一直在付出,卻得不到回報,是個人都有堅持不下去的可能吧!你這話說的,可是有些過分了呢。」 顧邵霆眼神意味不明的看著她,問道:「你這麼說,是不是已經有了退路?假如我不能恢復記憶,你就隨時要離開我?」

莫雨晴緊閉了一下眼,無語道:「邵霆,你聽不懂我說的什麼嗎?還是說,你在和我裝傻呢?我是那意思嗎?我的意思是想要回應,回應你懂嗎?」

顧邵霆說:「我給你的回應還不夠嗎?該做的都做了,你還想要什麼?」

「我想要你打從心底里愛我,我想你和我啪啪啪的時候是出於愛我而情不自禁,並不是最原始的性起;我想你能叫我晴寶,而不是這樣大呼其名;我想你每天都想我,想你像從前一樣愛我寵我慣著我!」莫雨晴歇斯底里的喊道。

心裡又委屈的不行,帶著哭腔的說:「憑什麼你和簡依然分手了也可以抱在一起,我和承軒哥在車裡說兩句話就要受到你這樣的質問?憑什麼?顧邵霆,我是愛你,但我也想要尊重!我討厭你的霸道!」

顧邵霆被她說的閉口不言。莫雨晴站在那裡抽嗒了片刻,也沒了眼淚。

她吸了吸鼻子,說:「那沒什麼事,我就先睡了,明早還上班呢。」轉身,咧了咧嘴,就要快速離去。

「你給我回來,讓你走了嗎?」顧邵霆一聲怒喊,叫住了她,氣憤的說:「被你喊的,差點讓你給矇混過關。」

「還有什麼事嘛?我太困了,有什麼事咱們明天再說吧,好不好?」莫雨晴換了戰術,開始撒嬌起來。

顧邵霆譏諷的說:「呵,剛才跟我喊的時候,可是精神十足呢,少在我面前裝!」

他冷聲問:「我問你,誰讓你吃飯喝酒的?還是兩個女孩子,萬一碰到壞人怎麼辦?給你們直接抬走我看你哭不!」

莫雨晴知道顧邵霆之前也是討厭自己喝酒的,這事也說不上誰對誰錯吧,但現在他生氣,那就委屈自己哄哄他吧。

「你這是在關心我是嗎?」莫雨晴笑嘻嘻的湊近他身前,好整以暇的問:「知道我喝酒了,擔心壞了吧?」

顧邵霆一臉嫌棄的身子往後一躲,「離我遠點,一身的酒味。」

莫雨晴聞言低頭嗅了嗅,自言自語道:「還好吧,都被風吹散了。」

說著,又朝前邁進一步,楚楚動人的看著他,嬌嗔的說:「誒呀,你就別為這事生氣了,我知道錯了,以後出去肯定不喝酒了好不好?我這也是好久沒看到菲兒,高興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