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綺靈,納蘭學姐已經有思路了,想必肯定能治好張蕭的,你放心吧。」寒雪握著簡綺靈的手,安慰著說道。

「寒雪姐姐,都是因為我,要不然張蕭怎麼會變成這樣?」簡綺靈失落的說道。

「怎麼,小丫頭,喜歡上張蕭了?」寒雪笑笑說道。

簡綺靈一愣,隨後臉都紅了,「寒雪姐姐,你在說什麼啊!」

「臉都紅了,呵呵。好啦,綺靈,你想讓張蕭醒來之後第一眼就是看到你憔悴的臉?如果我是張蕭,那還不得心疼死?而且,你現在不照顧好自己,又怎麼會照顧好張蕭?」

寒雪說的還是很有道理的,簡綺靈點了點頭。

「行了,我回去照顧吳空了。」寒雪湊近了簡綺靈的耳朵,輕聲說道,「綺靈,蓉兒這丫頭可是對張蕭很是痴心啊!你可要加油了!不要連一個小丫頭都敵不過。」

簡綺靈又是一個大紅臉。

三天後。

「老爺,東西都準備好了,咱們現在啟程嗎?」納蘭慈說道。

「唉,現在情況不好啊,張蕭昏迷,現在還沒有醒過來,如果現在啟程,不知道會不會造成影響。對了,芙兒呢?」

「大小姐現在一直在自己的屋子裡。大小姐在書房找到了與張蕭病情有關的書籍,現在正在房價里研讀。只是,大小姐已經三天滴水未進了。」納蘭慈一臉的擔憂。

「芙兒這丫頭啊。」納蘭德嘆了口氣,「我現在也很為難,現在如果不走,恐怕大皇子不會輕易放過我們的。」

「現在離開吧。」一個女人的聲音突然響起。

「芙兒?!」

正是納蘭芙,只不過現在納蘭芙的神色十分的憔悴,整個人也彷彿瘦了一圈,她的臉上竟然還有淚痕。

納蘭德心裡猛顫了一下,這情況,難道?


「爺爺,準備啟程吧。」納蘭芙又說了一句,然後轉身離開了,只不過納蘭芙精神恍恍惚惚,身形也是搖搖晃晃的。

「張蕭,你怎麼還沒醒?」納蘭蓉輕聲在那裡自言自語,這三天,納蘭蓉一直都沒有休息過,一直在照顧張蕭。

簡綺靈在旁是又擔憂又心疼,擔憂張蕭,心疼蓉兒。她也勸過蓉兒好好休息,可是蓉兒這丫頭,彷彿魔怔了一般,就是守在張蕭的跟前。

這個時候納蘭芙慢慢走了進來。

「納蘭姐姐?」簡綺靈眼睛一亮,納蘭芙終於出來了,看來張蕭有救了。

納蘭芙苦澀一笑,沒有理會簡綺靈,而是直接坐到了張蕭的床前。

簡綺靈一頓,心裡升起了不妙的感覺,十分的強烈。

「姐姐,姐姐,你終於來了,快來救救張蕭吧!」納蘭蓉又哭了,不過這次是喜悅的淚水,姐姐來了,代表著張蕭有救了。

納蘭芙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張蕭沉默著。納蘭蓉也意識到了不對,漸漸平靜了下來。

片刻過後,納蘭芙才緩緩開口,「對不起,我,無能為力。」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姐姐,你可是醫仙!這天下怎麼可能會有你治不好的病?你是不是還在生張蕭的氣?姐姐,你就原諒他吧,你快救救他吧。」納蘭蓉撕心裂肺的哭道。


簡綺靈忍不住低下頭,淚珠掉了下來。

正端葯進來的節昆也聽到了這句話。

「咣當!」手中的藥罐直接掉在了地上,而節昆白眼一翻,直接暈了過去。

論傷心,論絕望,誰又比的上此刻的節昆?

節昆這邊動靜這麼大,可是沒人注意他。

「姐姐,你說話啊!你是醫仙啊!你快救救他!」

納蘭芙心裡也是非常難受,眼淚也不禁流了下來。

「你不是我姐姐!你不是我姐姐!」納蘭蓉有些癲狂了。不過隨後她就愣住了,因為她感覺到了一隻手打在了自己的屁股上。

「蓉兒!你這,是,什麼話!快,快給你,姐姐,道歉!信不信,我,打爛,你的,屁股?」張蕭虛弱的說道。

張蕭醒了,眼睛睜開了一半,臉色蒼白,嘴唇也乾裂了。

「張蕭,你醒了,你醒了!」蓉兒激動的說道。

「道歉!」張蕭板著臉。

納蘭蓉也知道自己錯了,「姐姐,對不起。」

納蘭芙摸了摸蓉兒的頭,她又怎麼會生蓉兒的氣呢。

… 「蓉兒,我又渴又餓,給我準備點東西吧。」休息了一會,張蕭說話倒是沒什麼問題了。

「嗯。」蓉兒飛快的跑了出去。

「你都聽到了?」納蘭芙輕聲說道。

「是啊。」張蕭勉強的笑了笑,「我叫你一聲芙兒吧,芙兒,不要哭了。」

張蕭又看向了一邊的簡綺靈,「綺靈,在那偷著哭呢?哈哈,有什麼好傷心的。過來一下,快點把我扶起來。」

簡綺靈擦擦眼淚,過去扶起了張蕭,讓張蕭靠在了她的肩膀上。

「芙兒,我是什麼病?」

「血脈衝突,一種非常奇特的癥狀。」

張蕭略微點點頭,他早就猜出了是劍猊戒的問題,不過現在他也是明白了,是劍猊血脈惹的禍。

「血脈衝突,的確啊,我身體的血脈太多了,以前還是很和平的,沒想到現在一下子起義了。」張蕭幽默的說道。

可是沒有人高興的起來。

「納蘭姐姐,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不是找到古籍了嗎?」簡綺靈不禁問道。

「的確我是找到古籍了,可是上面寫了癥狀,也寫了解決方法,可是因為年代久遠,記載最重要的一味藥材那一篇沒有經受住歲月的風化,字跡全沒有了。」納蘭芙傷心的說道。

這,張蕭有些啞然,看來是老天不讓自己活了。

「芙兒,不要傷心了,也不要自責,沒事的。」張蕭握住了納蘭芙的手,輕聲安慰道。

被張蕭握住手,納蘭芙倒是平靜了許多。

「綺靈,我有話想對芙兒說。」

簡綺靈點點頭,讓納蘭芙抱住了張蕭,她自己退出了房間。

「芙兒,你年紀不小了,找個好人家嫁了吧。」張蕭輕聲說道。

納蘭芙身子一僵,沒有說話。

「這人要死了,卻變得有些嘮叨了,芙兒你不要見怪啊。」張蕭嘆了口氣,「你知道嗎,我聽到你喜歡我,我還是非常高興的。也是,哪有一個人被你這樣的大美女喜歡不沾沾自喜的?可是我不想招惹你,因為我已經有家室了。」

張蕭頓了頓,眼睛不禁紅了起來,聲音也有些哽咽,「我有個老婆,她叫穆嫣然,我很愛她,可是,我再也見不到她了。」

張蕭忍不住哭了起來。他想穆嫣然了,很想很想,他不怕死,可是還是想再見穆嫣然一次,哪怕一面也好。

納蘭芙緊緊的摟住了張蕭。

哭了一會,張蕭才停了下來。

「對不起,讓你的衣服濕了。芙兒,你能不能答應我兩件事?」

「你說吧。」

「第一件,如果有一天穆嫣然到了峽谷小城,你告訴她,我不愛她了,我跟著別的女人走了,讓她不要再想我了,好嗎?」

納蘭芙的身子顫抖了起來,眼淚也滴在了張蕭的臉上。


「好的。」

「還有一件事,就是你一定要找一個好人家,否則我不會放心的。你答應我好嗎?」

「好的,我答應你。」

「你不要傷心了,其實我很知足了,你不知道,其實我已經死了一次了,能再活這麼久,我是真的很感謝上天了。」

納蘭芙沒有說話,只是安靜的看著張蕭。

「芙兒,你去把綺靈叫進來吧,我有話想對她說。」

納蘭芙輕輕放下張蕭,然後出了門,將簡綺靈叫了進來。

「綺靈,沒想到你能哭成這樣?你這可沒有聖階高手的樣子了!」張蕭擠出一絲笑說道。

「綺靈,有你這麼一個朋友,我感到十分的榮幸。好了,聽我說話,不要再哭了。」

簡綺靈這才止住了眼淚。

「我想拜託你寫一封信。」

「寫信,給誰的?」簡綺靈哽咽的說道。

「藍永福,還有艾娜兒。」

「怎麼寫?」

「給藍永福的信上,就說我真的不是風蕭,風蕭早已經死了,讓她忘了我,開始新的生活吧。綺靈,以後永福就拜託你了,千萬別再讓她入魔了,我怕有一天,她真的回不來了。」

「我知道了。」

「給艾娜兒,哦,對了,還沒有跟你說艾娜兒是誰。艾娜兒是魔獸公主,你給她寫封信,就說不要來找我了,讓她好好修鍊,她要是偷懶,我會生氣的。」

「嗯。」

「好了,綺靈,拜託了。對了,等會如果你看到我那些護衛,叫老蛇來一下。現在你出去吧,八成蓉兒已經來了。

蓉兒果然已經到了,簡綺靈出去后,蓉兒就端著水和食物進來了。

蓉兒沒有說話,張蕭也沒有說話,一個喂,一個吃。

「怎麼都是青菜啊,我想吃肉。」張蕭還是不滿的嘟囔道,也是為了緩解氣氛。

「姐姐說了,你現在身子很虛弱,吃肉的話會給你的身體帶來負擔。」蓉兒輕聲說道。

「蓉兒。」

「嗯。」

「謝謝。」

「說什麼謝謝呢。」

張蕭這貨抓住了蓉兒的手,沒想到蓉兒的手比自己的還要涼。

「蓉兒,你這幾日真的好憔悴啊,好好休息知道嗎?要不這樣我會心疼的。」

蓉兒點了點頭。

「蓉兒,你不要傷心,不要難過。以後呢,你要多多的照顧你姐姐。她這些年為了你吃了不少的苦。你不能再對你姐姐那麼個口氣說話了!聽見了沒有?」

蓉兒狠狠的點了點頭。

張蕭笑著摸了摸蓉兒的頭,「蓉兒,你還小,長大后你就會明白的,我只是你生命中的一個過客。生活還是要繼續下去的,不過,你可不能狼心狗肺的忘了我,以後找到心愛的人不要再提起我,沒準人家會吃醋呢。還有……唉不說了,對了,節昆在沒在外面?我有話對他說。」


「他暈了,現在還沒有醒。」

「—–」

這節昆,不要整的和我是好基友好不好?其實張蕭也明白,節昆可是最為絕望了。

「我有些困了,我先睡會。聽外面的響動,這是要開始前往峽谷小城了吧,是啊,趕快回去吧,我倒是還想和爺爺說幾句話。」

張蕭說完就睡著了。

納蘭蓉忍住了自己的淚水,給張蕭蓋好了被子。

斗靈帝國,鬥勝城,大皇子府。

「納蘭德這老傢伙!竟然辭去了城主之位!」大皇子武雲憤怒的說道。

「影一!」

「在!」一個黑影出現。

「通知納蘭君逸,派他的猛虎團去攔截納蘭家。」大皇子陰沉的說道。

「是!只是……」

「你擔心納蘭君逸不聽話?」

「是。」

「放心,我早就拿準了這納蘭君逸。只要許以高官厚祿,這納蘭君逸肯定會按照我的命令行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