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他?」嚴虹聽到鈴音,忍不住問道。

「嗯,就是他。」紀清看著屏幕上赫然寫著的「祁鏡」二字,重重地點了點頭。

「接。」嚴虹搬了把凳子坐下,「記得開免提。」

紀清咽了口口水按下了按鈕,一旁的胡東升還不嫌事兒大,竟然把手邊四人共用的那個麥克風靠了過去。頓時,祁鏡的聲音充斥在了會議室的各個角落:「紀清,你什麼情況?剛才為什麼不說話?」

祁鏡還在車裡,之前就覺得自己的聲音有些奇怪,現在再被擴音器放大,他總算明白了過來。看看手錶,時間已經過了1點,下午的會議已經開始。

撞上了啊……

「那個,嚴主任,不好意思。」祁鏡笑了笑,道了聲歉。

重大醫學會議的主講要承擔非常大的心理壓力,祁鏡也做過自然清楚被人打斷是種什麼感覺。

「大家都是醫生,沒什麼好客套的。」嚴虹不想和他繞彎子,直入主題,「說說看吧,剛才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哦,病人有y道。」祁鏡也不藏,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這句話直接讓安靜的會場炸鍋了。

「他不是男的嗎?」

「病人已經做了變性手術,從女變成了男,怎麼會有y道?」

「我記得剛才老呂說過病人就是男的,哪兒來的y道……」

祁鏡聽著東一句西一句的,忍不住清了場:「你們都沒見過病人,也沒往深了問,就確定病人是男的?要知道從生理意義上來講,女變男術后就壓根不算男的!」

這層沒人注意到的窗戶紙被祁鏡捅破了。

女變男需要摘除子宮附件,這套女性內生zhi器消失后,病人就失去了女性這個性別。但他就是男性了嗎?生理意義上的男性是需要陰j和gao丸的,陰j可以重建,gao丸就沒必要了。

而呂文烈所承認的恐怕是病人的社會性格,這是一種基於行為和心理而創建的一種性格特徵。以病人一直以來的行為來看,他就是男的,呂文烈沒說錯。

只不過在病例討論的時候沒明說,算是個不大不小的坑。

而這個坑只是開始,接下去的坑就在這個變性手術上。其實呂文烈當初也踩過,甚至病人死後,整個醫療中心急診醫生們也都一直被蒙在了鼓裡。

「他做的是保留y道的特殊變性手術。」祁鏡強調道,「他要求醫生摘除子宮和附件,但卻保留了y道,算是一種私人訂製吧。」

「這……這也能訂製?」

「這算哪門子變性手術……」

「在這種事兒上他還想著全都要?!」

也不知是誰吐槽了一句,惹得那些上了歲數的專家們不知該怎麼接話。現在他們也能理解,為什麼病人已經從女變成了男,但依然找了位男朋友。至於其中的奧秘,恐怕就只能盡在不言中了。

然而嚴虹並不在意這些,她的注意力全在紀清面前的那部手機上:「就算病人有y道,那和他的感染有什麼關係?」

祁鏡輕笑了兩聲,說道:「表皮葡萄球菌是人體皮膚表面寄生的常見正常菌群,從名字上就能清楚它寄生的部位,所以你們就掉進了一個陷阱里,以為它只存在於皮膚上。」

「難道還存在於別的……啊……」

「對啊!」

「怪不得說是y道,那兒也有表皮葡萄球菌!」

這些急救專家們思維活躍度或許比年輕人要慢上半拍,實在年歲都不小了。但在知識的積累上,他們是絕不會比其他人差的。只需祁鏡稍稍點醒,他們馬上就能知道自己錯在了什麼地方。

「啊呀,這個老呂,挖坑不帶這麼挖的啊!」

「竟然是個連環坑!」

「是啊,先模糊病人的性別,然後再模糊致病菌所處的部位。能確實尋找到病因的條件全被他藏了起來,這誰能猜得找?」

「嚴主任,這小子說得沒錯?」

嚴虹看著手裡那份報告,雖然不想承認,但還是點了點頭:「沒錯,感染灶就在y道。病人是個做了特殊變性手術的陰陽人,整容醫生按他的意願特別保留了y道。這在國外很常見,有些人在重塑yj的基礎上還會把整套子宮附件全部保留下來,甚至最後懷孕的也不在少數。」

華國畢竟是個略顯保守的國家,就連紀清他們都覺得離譜,那些專家們就更別提了。聽完這些,他們腦子裡就只剩下了噁心。

但噁心歸噁心,事情並沒有完。

「那為什麼會感染呢?」

「術后感染是不可能的,他六年前就已經做完了手術,現在再爆發太有違常理了。」一旁的許盛叼著牙籤,若有所思,「況且病程只有不足三天。」

說到這兒,眾人又不約而同地把視線放在了紀清身上。

嚴虹這時放慢了節奏開始問起了祁鏡的姓名:「你叫什麼名字?」

「我?姓祁,祁鏡。」

「祁醫生,你既然猜到了y道,不知道能不能把病人感染原因也一起說了。」

「這,這就沒必要了吧。」祁鏡笑著解釋了一句,「我們就等同於當初接診的醫生,既然已經想到了這一步,做一次婦科檢查看看裡面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不就行了。」

嚴虹沒想到這傢伙到頭來把問題又丟了回來,讓她有些意外。

但細想想,對方畢竟只是個年輕醫生,能走到這一步,其實已經強過了在場的絕大多數醫生。而且從臨床考慮,祁鏡說的也沒有錯,再進一步為難他確實沒什麼必要。

防採集自動載入失敗,點擊手動載入,不支持閱讀模式,請安裝最新版瀏覽器!

。 溫惜穿的衣服是U&M的,她笑了一下,「客氣了。」

看着溫惜不冷不淡的樣子,江宣凝熱臉貼了一個冷屁股。

主持人開始介紹幾個主演,溫惜站起身打招呼。

之後還有提問跟主演互動的環節。

這一套程序下來之後,走出觀影廳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

中午飯都沒有來記得吃。

就直接趕了飛機。

溫惜跟聞萊是一班航班,剛剛結束《昨日拂煙》的包拍攝,她跟聞萊很是熟悉,聞萊問道,「你什麼時候在進組,後面的戲確定了嗎?」

「要休息一段時間。」溫惜笑笑,「我婆婆還催我,儘快懷孕呢。」

聞萊驚了。

她瞪大眼睛看着溫惜。

「你你你…剛剛說什麼??!」

聞萊道,「你結婚了??」

溫惜現在不拍戲的時候都會把戒指帶上,此刻,聞萊看到了她無名指的鑽戒,「你真的結婚了啊。」

溫惜笑了一下,「嗯,前不久剛剛結婚,就在我們拍戲的時候,我那周一請了一次假。」

聞萊記起來了,因為溫惜這個人,平日裏面是不會隨便請假的,她拍戲的時候,連外面的一些時尚活動,都是能不去盡量不去,實在是一定要去才請假。

有次周一,溫惜請了假。

說家裏有件重要的是需要處理。

「那次你是去結婚了??」

「嗯。」

「天哪。」聞萊簡直震驚了。

「溫惜,你現在是事業的上升期,而且你還年輕。我在娛樂圈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看見,有明星能像你這樣,最火最年輕的時候結婚。你不怕影響到你後面的資源嗎?」聞萊是真心為了溫惜好,但是說完之後她也覺得自己多慮了,溫惜的演技好,以後的資源,也不會差,溫惜有演技有口碑,她問道,「你先生是圈外人嗎?」

「算是吧,他不在娛樂圈發展,手裏有家族的產業。」

「祝福你,祝你幸福。」

……

連續一周的宣傳,五月初一的時候,《風起》如約而至。

上映當天,就取得了2億票房好成績。

而口碑正在持續發酵,好評不斷。

上映當晚,溫惜請了陸卿寒一起去電影院看電影。

陸卿寒包下了整個影廳。

偌大的影廳,只有他們兩個人。

看着屏幕上的畫面,陸卿寒說道,「溫惜,你讓我很意外。」

「嗯?」

「你天生就適合在大熒幕上,我把你送進了娛樂圈,看到你現在發展的這麼好,我又後悔了。」

「為什麼?」

「因為你的臉,在大熒幕上,你的美麗被放大了,越來越多的人發現你的美麗,越來越多的人喜歡你,我的珍愛被無數人喜歡著,我哪裏能開心。」

溫惜明白了,這個男人是吃醋了。

她笑着抱着陸卿寒的手臂,「哎呀,好大的酸味啊,今晚上我們還沒有吃飯呢,怎麼一股子醋味啊,有人喝了一瓶醋吧。」

「誰讓我的太太太優秀了。」

……

男人低頭,吻了她。

溫惜抱住了他的脖頸。

此刻,大屏幕上放映結束。

溫惜抱着他,「陸卿寒,我是你的妻子,永遠只屬於你。」 時間過得很快,傅景淮和顧相思在家裡待了沒有幾天,便一同迎來了他們彼此之間過得第一個元旦。

「老公,你看我把花擺到這裡好不好看啊!」顧相思精心的在花店裡挑了一束潔白的百合,將它插在了客廳的電視櫃的旁邊,一邊插著花,顧相思一邊又出口詢問著傅景淮的意見。

「我感覺插到哪裡都一樣啊!」傅景淮端起了一杯咖啡,緩緩的喝了一口后,看著顧相思不徐不慢的說到:「我感覺也沒有多溫馨吧!」話出此言,傅景淮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直男」發言。

「傅景淮,你到底懂不懂什麼是生活的情趣啊!」果然,顧相思在聽完傅景淮的話后,不禁一瞬間「黑」下了自己的臉色,顧相思有些「陰森森」地同著傅景淮繼續說到:「傅景淮,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再看看我插的好不好!」

「額……老婆你別這樣陰森森的看著我,我……我剛才沒有看清,我……我再看看昂!」傅景淮被顧相思這麼一盯,連握在手中的咖啡一時間不禁都顯得有些發抖,「嗯……換個角度再看看,這束百合簡直就是咱們家的一處『點睛之筆』啊!」說完,傅景淮不禁有些尷尬的一邊摸著自己的鼻樑,一邊對視著顧相思的目光尷尬的笑著。

「傅景淮,你不覺得你剛剛說的話真的好假嗎?」顧相思一邊說著一邊又用紙巾擦了擦花瓶后,繼續同著傅景淮語氣中不禁顯得有些無奈的說到:「算了,我也就不指望你們男人可以有什麼情趣可言了……」說完,顧相思便放下了餐巾,坐到了沙發上,將自己靠在了沙發的椅背上。

「老婆,其實我也是可以很有情趣的,就比如說在我們的房事上,我們不是一向都配合的很好嗎?嗯?」傅景淮也放下了手中的咖啡,隨著顧相思坐到了沙發的一旁坐下,很自然的攬過了顧相思的腰身,將顧相思擁進了自己的懷裡說到:「難道是我還不夠努力嗎?」說完,傅景淮不禁又誘惑的用自己的指腹撩了撩顧相思額頭有些凌亂的髮絲。

「你……你不害臊的嘛~」顧相思看著傅景淮還是在大白天,逮到自己的話柄就鑽空的樣子,不禁感到很是羞憤,忍不住伸出了自己的手一把傅景淮從自己的身上推了開來。

「好了,不和你說了,念念這時候該到了喝奶的時候了,我回房間去照顧她了,我警告你哦,傅景淮,如果你要是再像上次那樣未經我同意就進房間,我真的會不理你的……」顧相思站起了身子,又整了整自己身上的褶皺的睡裙,在上樓之前「義正言辭」的同著傅景淮「警告」到,說完,便不待傅景淮開口再說話,顧相思便提起了自己的裙擺,快速的向著樓上的房間走了進去。

樓下,傅景淮盯著顧相思逃離的背影,突然,心中便若有所思的思考了起來。

第二天下午。

「張嬸,你看到先生了嗎?」顧相思說完午覺后,身邊便不見了傅景淮的蹤影,顧相思便走下了樓梯,對著正在廚房裡忙碌的傅景淮為了照顧她月子而請來的保姆張嬸疑惑的問到:「張嬸,你有看到先生去哪裡了嗎?」

「夫人,我剛剛在家裡的後花園里看到先生在那裡了。」聽到了顧相思的話,張嬸便暫時放下了手中的熬著鮮湯的湯匙對著顧相思回答到。

「哦,是這樣啊,那好吧,謝謝了!」顧相思疑惑的揉了揉自己的髮絲,心中有些不解,但還是同著張嬸說了一聲謝謝,隨後便從沙發上拿起了自己的外套簡單的穿在了自己的身上,向著傅景淮所在的後花園走了過去。

「老公~」顧相思出了房門,便出聲試著在花園裡呼喊傅景淮的名字。

就在顧相思喊了幾聲后,傅景淮這才從花園的深處急急忙忙的答應著向著顧相思走了過來。

「老婆,我在這裡!」

顧相思聽到了傅景淮的呼喊后,便也回過了自己的身子,一轉身,顧相思便看到了在自己身後站定的傅景淮。

「老公,你這是……這是什麼裝扮啊?」顧相思看著傅景淮身上的穿著不禁很是疑惑。

只見得傅景淮罕見的穿上了工裝褲和工作衣,頭頂還帶著一個草帽,不仔細看,顧相思覺得她一定真的會把他認成為是一個裝修工人呢!

「老婆,你笑什麼?」傅景淮看著顧相思對著自己嘴角止不住的笑意,不禁疑惑的撓了撓自己的頭問到。

「沒什麼啊,就是覺得突然看到平時都一向嚴肅板正的人突然一下子換了個樣子,有些不太相信和適應罷了!」顧相思一邊說著一邊又走到了傅景淮的跟前,俏皮的摸了摸傅景淮頭頂戴著的草帽,一看就讓人覺得「忍俊不禁」。

「那你喜歡我這樣嗎?」傅景淮看著顧相思開心的模樣,不禁寵溺的摸了摸顧相思的腦袋問到。

「嗯,喜歡,很喜歡,這樣一看,你比平時就顯得親近好多哎!」顧相思一邊對著傅景淮說著,一邊又開心的抱住了傅景淮的腰身。

歡笑過後,顧相思這才想起了自己心中存在著的疑問,便鬆開了傅景淮的手繼續同著傅景淮疑惑的問到:「好看是好看,不過老公你今天怎麼會突然這樣打扮了呢!」

「額……就是突然想嘗試一下新的穿衣風格……」不知道為什麼,顧相思總覺得傅景淮在回答她的問題的時候目光總是有些閃躲。

「真的?」顧相思又目光「犀利」的看著傅景淮的眼神「逼問」到。

「當然是真的啊!否則我能幹什麼啊?」傅景淮伸出了自己的指腹,一邊說著,一邊又在顧相思的額頭上輕輕的點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