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更 閆總兵不好再說什麼了,畢竟閆帥也願意,看樣子他胸有成竹呢。片刻之後,江帆喊了一聲:「攻擊!」

李清、蕭金山、付海奎、魯巴丹四人立即雙手結印,他們嘴裡念著符咒,正要使出符咒的時候,突然閆帥一抖手,四支符飛刀飛射而出,如同閃電般。

一連串的砰的四聲,李清、蕭金山、付海奎、魯巴丹等四人的肩膀上圓石碎裂了,他們符咒都還沒使出來。

「你們四人輸了,如果是真正的戰鬥的話,符飛刀沒入你們眉心,或者心臟,已經四人已經是死人了!」江帆微笑望著李清、蕭金山、付海奎、魯巴丹等人。

四人頓時目瞪口呆,他們看到肩膀上的石塊已經碎裂,而且肩膀絲毫無損,這拿捏的精準是符雨箭做不到的。

女監裏的男管教 ,「呃,閆帥,你剛才用的是什麼符咒?」閆總兵驚訝道。

「父親,這是符飛刀,是江老大研究出來的符技。」閆帥對著閆總兵道。

閆總兵露出驚訝之色,「符飛刀?這是怎麼符技?」閆總兵驚訝道,他扭頭望著江帆。

「呵呵,閆叔,這是符球凝聚成飛刀的符技,不需要結印,也不需要念咒,直接發出,速度極快,防不勝防。」江帆解釋道。

閆總兵露出驚愕之色,「呃,不需要結印和咒語的符技?這怎麼可能呢?」閆總兵不可置信地望著江帆。

「呵呵,沒有什麼不可能的!這是意念力凝聚的結果。」江帆解釋道,隨即他對著閆帥擺手道:「閆帥,你接著演示近距離的戰鬥吧。」

閆帥點了點頭,對著李清、蕭金山、付海奎、魯巴丹等四人招手,「你們過來,距離我三米之內。」閆帥招手道。

李清、蕭金山、付海奎、魯巴丹等四人立即到了三米之內,「你們四人一起攻擊我!」閆帥命令道。

李清大喜,他是西雅族人,善於爬山翻越,他伸出雙手朝著閆帥撲了過去。蕭金山、付海奎、魯巴丹等三人不懂得近距離搏鬥,他們想使出符咒攻擊,但是距離太近了,他們害怕傷到對方。

閆帥一個側滑步,閃過了李清的攻擊,他一腳踢中李清的膝蓋,接著一拳擊中李清的面部,李清悶哼一聲倒下了。

閆帥擊倒李清之後,他迅速躍起,攻擊蕭金山、付海奎、魯巴丹等三人,他們就更加脆弱了,三人全部倒下。

四人倒地只是眨眼的時間,眾人都傻眼了,就連閆總兵也張口結舌,沒想到自己的兒子這麼厲害,「呃,閆帥什麼時候學會近距離獸鬥了!」閆總兵驚訝道。

在符元界一般人都是符咒攻擊的,只有極少數的異族會搏鬥,就像符獸一樣的搏鬥,所以近距離的搏鬥也被稱為獸斗。

李清、蕭金山、付海奎、魯巴丹等四人爬了起來,江帆望著眾人道:「你們都看到了吧,這就是強化訓練三天的人的攻擊力,這還不是最厲害的攻擊,我們還有隨身的武器,這個武器殺傷力更強!」

江帆對著閆帥做了一個手勢,閆帥立即拿出弓弩,「這叫連發弓弩,一次可以發六支弓箭,速度極快,讓人防不勝防。」江帆解釋道。

隨即江帆從懷裡拿出早就準備好的水果,對著李清道:「李清,你把這水果扔出去!」

李清接過江帆手裡的水果,這水果和蘋果大小,顏色是黃色的,「呃,怎麼扔啊?」李清不解道。

「你隨手往空中扔就行了。」江帆微笑道。

李清把水果拋向空中,閆帥立即發射弓弩,嗖的一聲,噗的一聲,水果被弩箭射穿了。

眾人發出驚呼之聲,「哇,水果被射穿了!太准了!」

「這要是人的腦袋,那就被射穿了!」

江帆拿出兩顆紅色水果,「李清,你繼續扔水果,這次你扔出兩顆!」江帆微笑道。

「你的意思是閆帥要一次射中兩顆水果?」李清吃驚道。

江帆點頭道:「是的,他要同時射中兩顆水果。」

「哇,同時射中兩顆水果啊,這可能嗎?」眾人暗自驚訝道。

李清拿著兩顆紅色水果扔向空中,閆帥立即發射弓弩,嗖!嗖!兩聲響,噗!噗!兩顆蘋果分別被兩支弩箭射穿。

「哦,太棒了!」眾人立即鼓掌歡呼起來。

江帆笑了笑,「呵呵,這算不了什麼,如果是真實的戰鬥的話,閆帥可以同時射殺六人。如果是更加優秀的射手,可以一箭射殺六人呢!」江帆笑道。

「哦,一箭射殺六人,這也太可怕了!」眾人驚呼道。

江帆望著眾人,「你們看出了弓弩有什麼優勢了嗎?」江帆微笑道。

「我知道,弓弩攻擊速度比符咒攻擊速度快多了,面對符師,符咒沒使出來就被殺死了。」李清微笑道。

江帆望著李清,讚許點頭道:「嗯,分析十分正確!如果我們兩千人都掌握了這種武器,就可以對付幾萬人!」

「江大人,請馬上訓練我們吧,我們要變成大元國最精銳的部隊!」眾人一齊喊道。

江帆擺了擺手,「嗯,很好,我馬上送大家去參加強化訓練,你們聽我的口令,全身放鬆,不要有任何抵抗!」江帆對著眾人道。

閆總兵望著江帆驚訝道:「呃,這是做什麼?要去什麼地方?」

「呵呵,閆叔,您也去看看吧,不過您可要保密,不能讓外人知道。」江帆微笑道。

閆總兵點了點頭,「好的,賢侄,我一定保密。」

「那請您按照我所說的去做,您就隨著大家一起去了。」江帆微笑道。

閆總兵點頭道:「好的。」

眾人按照江帆的要求全身放鬆,隨著一道光一閃,兩千士兵以及閆總兵、閆帥等人進入了符咒世界。眾人驚訝地望著周圍的世界。

「呃,這是什麼地方?」閆總兵吃驚道。

「呵呵,閆叔,這是符咒世界,是一個屬於我的世界,大家就在這裡訓練三天,低得上外面訓練幾百年,上千年呢!」江帆笑道。

「呃,這怎麼可能?」閆總兵驚訝道,他無法理解江帆所說的符咒世界三天抵得上外面幾百年的意思。

「等會您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了。」江帆微笑地一揮手,眾人四周出現時間加速空間,與外界的比例是一比五百年。

「諸位,你們所在的空間是加速度空間,只裡面度過五百年,外面的時間才一天,你們訓練三天,那就是等於在外面訓練了一千五百年!」江帆望著眾人道。

給讀者的話:

第四更 「呃,時間加速空間,這怎麼可能做到,就算是符神也做不到吧?」閆總兵一臉驚愕道。

「父親,江帆就是這個符咒世界的創世神,這裡的一切法則他說了算,所以他可以改變這裡的一切。」閆帥解釋道。

這次閆總兵算是明白,他是大開眼界了,原來他還反對閆帥跟著江帆,現在他發現原來的目光太短淺了,閆帥跟著江帆這種人,將來前途無量啊!

江帆一揮手,加速空間出現兩千顆符球,「諸位,所有的培訓資料都在這符球裡面,你們接受吧!」

江帆又一揮手,那些符球飛入了兩千名士兵的眉心之中,他們的腦海里出現符飛刀的修鍊、擒拿格鬥的訓練、弓弩射擊的訓練、還有各種環境的生存訓練等等資料。

兩千名士兵開始修鍊了,江帆對著閆帥道:「閆帥,你就在這裡監督他們的訓練,我和你父親回去了!」

閆帥點頭道:「好的,我會好好督促他們修鍊的。」

一道光一閃,江帆和閆總兵回到了校場,「閆叔,我該回城了!」江帆望著閆總兵微笑道。


閆總兵急忙拱手道:「賢侄,你忙去吧,我這裡還有點公務要辦,就不跟你回去了。」

江帆離開了軍營回到了辰州城裡,有一段時間沒有回辰州符咒學院了,回到符咒學院第一件事是去見上官院長,江帆到了上官院長辦公室門口。

上官院長辦公室大門是關閉的,他輕輕地敲著門,屋裡傳出聲音:「誰?」

那聲音江帆十分熟悉,那是皇甫如美的聲音,江帆十分高興,沒想到皇甫如美在辦公室里。為了給皇甫如美一個驚喜,江帆故意學著老頭的聲音:「呃,是我啊,我找上官院長有事啊!」

辦公室里傳來皇甫如美的聲音:「上官院長不在,她出去有事去了,您明天再來吧。」

江帆繼續敲門,「你是上官院長的孫女吧,我就是來找你的!」江帆學著老頭聲音道。

辦公室里的皇甫如美十分驚訝,「你找我做什麼?」皇甫如美驚訝道,她站了起來,朝著大門走去,準備去打開辦公室大門,她要看看是什麼人。

此時辦公室門口的江帆聽到皇甫如美的腳步聲,急忙使出易容術,他一摸臉,變成了一名五十多歲的老頭。辦公室的門開了,皇甫如美出現在門口。

皇甫如美望著江帆,她不認識眼前的老頭,「老人家,您找我有什麼事?」皇甫如美驚訝道。

江帆打量著皇甫如美,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衣服,那衣服是梁艷她們設計的款式,是一種束腰的款式,腰顯得很細,身前高高地隆起。


江帆盯著皇甫如美,他心裡不禁痒痒起來,好幾天沒有見到皇甫如美了,此刻看到她這種黑衣服的打扮,又那麼顯身材,江帆此刻恨不得把她摟到懷裡親熱一番。

皇甫如美見江帆不說話,一雙眼睛色迷迷盯著自己的身前看,她心裡十分不悅,冷冷道:「老人家,如果您沒什麼事的話,那我關門了!」

「嘿嘿,如美姑娘,你好美啊!」江帆笑道。

皇甫如美瞪了江帆一眼,冷冷道:「老人家,您見到我就是為了說這句話嗎?」

「嘿嘿,我有孫子,長得十分英俊,至今未婚,我想把他介紹給你,你看如何?」江帆望著皇甫如美微笑道。

皇甫如美冷冷地望著眼前的老頭,冷哼了一聲:「對不起,我已經有男朋友了!」

「嘿嘿,如美姑娘,我的家世挺不錯的,我孫子可是朝廷里的大官呢,你考慮一下吧。」江帆望著皇甫如美笑道。

皇甫如美露出厭惡的眼神,「老人家,我剛才已經說過了,我已經有了男朋友,他十分優秀,誰也無法替代他!」皇甫如美冷冷道。

江帆聽到皇甫如美這麼讚賞自己,心裡十分高興,「哦,你男朋友這麼優秀,他是誰呀?」江帆故意驚訝道。


「他的名字叫江帆!」皇甫如美頗為驕傲道。

「哦,原來你的男朋友是江帆啊!我知道,他就是一個花心的色狼啊!你怎麼會喜歡他呢!」江帆故意搖頭道。


皇甫如美臉沉了下來,「老人家,您不了解我的江帆,他可不是您所說那種男人,他是一個很負責人的男人,是一個用生命呵護自己女人的好男人!您請離開吧!」

皇甫如美就要關門,江帆急忙用腳抵住門,「嘿嘿,皇甫姑娘,瞧你把江帆說得如此優秀,我看江帆就是個壞傢伙吧!」江帆笑道。

皇甫如美瞪著眼前的老頭,看到他眼裡露出色色的目光,一副圖謀不軌的樣子,「你做什麼,給我出去!」皇甫如美冷酷道,她翻臉了。

「嘿嘿,如美姑娘,不要這樣拒人千里之外嘛,你就做我的孫子女朋友吧!」江帆伸手就去拉皇甫如美的手。

皇甫如美的手被江帆拉住了,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摸著皇甫如美的小手,皇甫如美沒有掙扎,而是任憑江帆揩油。

「哦,是嘛,我怎麼看是你想找女朋友呢!」皇甫如美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她的另一隻手悄悄地抓住了門。

江帆十分詫異,「呃,如美怎麼任憑我揩油呢?難道被她看穿了我?」江帆暗自驚訝道。

就在江帆驚訝的時候,他的手剛好到了門邊,突然皇甫如美猛地抬腳踢了江帆的膝蓋,江帆往後倒退,接著猛地關門,砰的一聲,門正好擠壓江帆的手掌上。

這一下夠狠的,江帆的手掌被門擠壓變形了,江帆忍不住慘叫起來,「啊!」他這叫聲沒有絲毫模仿的。

皇甫如美聽出了異樣,這是她熟悉的聲音,驚訝地望著眼前的老頭,「你到底是什麼人呢?」皇甫如美吃驚地望著江帆。

江帆一摸臉露出本來面目,「如美,是我啊!」江帆苦著臉道。

皇甫如美吃了一驚,「怎麼是你呀!」皇甫如美吃驚道,她急忙拿著江帆的手掌。


「我剛才是逗你玩的呢,誰知道你下手這麼狠啊!我的手指都擠斷了!」江帆露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皇甫如美瞪了江帆一眼,手戳著江帆額頭,「你呀,誰讓你故意逗我玩的,活該!」皇甫如美嬌嗔道,嘴裡說著,卻拿著江帆的手掌,輕輕地揉按著,臉上露出擔憂之色。

江帆看到皇甫如美臉上的擔憂之色,他立即故意慘叫起來,「哎喲,好疼啊!我手骨斷裂了!你好狠心啊!」江帆故意哼嗨道。

皇甫如美拿著江帆的手對著他的手吹氣,一臉焦急道:「好疼嗎?」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求打賞,月票,積分! 江帆點頭道:「疼啊,鑽心地疼啊!如果你親我一下就不疼了!」

皇甫如美瞪了江帆一眼,「你呀,這時候還有心思使壞!我親你一下就不疼?」皇甫如美臉上露出一絲嬌羞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