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峰若有所思,之前所擁有的幾大秘法,都曾經發生變異,增加了效果,就不知道這門極光雷影是不是同樣擁有強化能力。

還記得之前的秘法海納百川的變化是因為九十九們秘法全部晉級到了十品境界,然後它吸收了此九十九門十品境界的秘法,這才發生變異。

十品境界的技能擁有神威之力。是不是與此有關?

可是極光雷影又不能吸收魔法技能,應該怎麼做才能讓它變強?

高峰一邊在腦中不斷思索,一邊也是絞盡腦汁,不斷的做出各種嘗試。

就在這時候,秘法滄海桑田,卻是一動,一道星光從秘法滄海桑形成的光柱中飛射而出。先是射中極光雷影化身的光柱,然後在此光柱上折射到了風之箭的魔法符文中。

在此星光的折射下,三者之間被一條無形的紐帶連接在了一起。

高峰心中又驚又奇,沒有想到會發生如此變故。

懷著好奇之心,高峰施展風之箭,但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風之箭的符文亮了一下,然後熄滅,居然施展不出風之箭了。

真是奇怪,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這其中究竟有什麼秘密?

高峰看著滄海桑田化生的光柱。心中一動,心裡已經想道。既然這光柱是自己的力量,那麼自己肯定可以控制它,只不過,該如何控制呢?

高峰嘗試了幾種方法,突然間,滄海桑田化生之光柱就是一動,那道折射而出的星光立刻被它收了回來。

然後再施展風之箭,就沒有問題了。

原來如此!

高峰恍然大悟,再次控制光柱折射星光,將極光雷影和風之箭連接在了一起。

但是這一次的連接,又有些不同,但是在第一道星光之後,第二道星光緊接著射了出去,這道星光先是射中極光雷影,然後折射到了火球身上。

緊接著是第二道星光,第三道星光,如此放出星光,足足放出八道星光,第九道星光依然能夠放出但是這道星光射中極光雷影的時候,居然無法繼續折射,看來極光雷影只能折射八道星光,第九道星光就無法折射。

而且高峰還發現,折射的星光,並不能落在同一屬性的魔法符文上,比如風之箭已經被星光折射,那麼風刃術就無法被折射了。

八道星光,剛好能夠折射八種不同屬性的魔法。

好了,現在就是來看看如此折射究竟會產生什麼效果。

高峰驅動秘法,在此秘法驅動之下,那八個被星光折射連接在一起的魔法符文同時發光,同時燃燒魔力,等於在瞬間發動八道魔法,隨後八道魔法的力量集中在極光雷影所化光柱中,光柱一震,一道光箭從高峰手中發出。

這道光箭,呈現琉璃白色,瞬間一閃朝著前方射去,因為速度太快,所以在空中留下光痕,一眼看去,彷彿一道光束迅速飛射。

轟的一聲響,光箭擊中牆壁,瞬間破開法陣保護破開堅固牆壁,在牆壁上留下一個拳大洞口。

看著牆壁上拳大的洞口,高峰吃驚的張大了嘴巴。

這裡可不是普通的地方,那牆壁也不是普通人的牆壁,這裡可是魔法修鍊室,專門修鍊施展魔法的地方,四周牆壁全部受到法陣保護,那法陣足夠抵擋三星法師的全力攻擊,那牆壁的材質也是一次堅固,同樣可以抵擋三星法師的全力進攻。

就是如此防禦,最終卻被這道光箭擊穿窟窿,雖然這一窟窿並不算大,但是也足夠驚人了。

以這道光箭的威力,滅殺三星法師絕對沒有問題,就是對上四星法師,也足夠產生威脅。

強,太強了,真是沒有想到,極光雷影居然會產生如此強大的技能。


高峰自然也明白,有此威力不僅僅是極光雷影的功勞,也有他自己的功勞,那八大魔法全部都是十品技能,而他自己擁有兩顆三十三芒的星核,在此條件下,才會產生如此威力。

高峰迴過神來,朝著魔力之源內看去,驚訝的發現,那八大魔法全部黯淡無光,不過倒也不用擔心,因為它們的光芒正在迅速恢復,大約一分鐘后,八大魔法的光芒,全部恢復完畢。

高峰沒有繼續試驗,而是心中一動,將其中幾道星光取消掉,然後重新折射星光,投注到另外幾個魔法符文上。

因為之前高峰發現箭矢類魔法和極光雷影最是配合,所以重新修改星光折射的魔法,全部改成箭矢類魔法。

八大魔法,每一系剛好提供一門箭矢類魔法,從而組合成一門新的強大魔法。

組合完畢后,高峰再次驅動秘法,八大魔法再次集合爆發,然後光箭再起,轟的一聲破開法陣,破開牆壁,在牆壁上,留下籃球那麼大的洞窟。

經過魔法的置換之後,威力果然變得更大了。

這門新的魔法威力極大,速度更是無與倫比,彷彿一道光束射過,等到想躲避的時候,已經被光箭擊中,可以說是死亡之箭,是高峰所掌握的魔法中目前最強的攻擊魔法。

但是這一魔法也有弱點,就是消耗極大,每次施展需要消耗八倍魔力,這一弱點對高峰來說自然是不算什麼的,不過另外一個缺點,就無法更改了。

因為這一魔法威力太強,每次使用之後,相應的八大魔法全部進入冷卻時間,需要一分鐘的時間才能恢復,也就是說每隔一分鐘才能使用一次,而且在此一分鐘內,那八大魔法,全部無法使用。

雖然有些小缺點,誕生它強大的威力,依然不容忽視。

這門新的魔法,是依靠極光雷影而誕生,又威力強橫能夠破滅一切,所以高峰將其命名為大破滅極光術。

取這個名字,也是高峰對此的一種期望,希望有一天,這門魔法真的能夠做到破滅一切。

而且這個希望,並非不可能實現,因為大破滅極光術並非一成不變,它所構成的八大魔法是可以隨意選擇的。

目光構成大破滅極光術的八大魔法還是一星魔法,等到高峰掌握全部的二星箭矢類魔法,就可以構建新的大破滅極光術。

又全部二星十品魔法構成的大破滅極光術絕對會更加強大。

這還僅僅是二星而已,以後還可以使用三星魔法進行構成,四星魔法進行構成,乃至於使用七星魔法進行構成。

高峰也很想知道,使用七星魔法構成的大破滅極光術,又會是一種什麼威力。

接連試過幾次大破滅極光術之後,高峰就不敢再施展魔法進行嘗試了,因為牆壁上已經出現多個窟窿,再多施展幾次,一萬把牆壁打破,那就不好了。

畢竟現在可是在軍營里。

高峰也是很意外,他沒有想到滄海桑田法居然還有如此效果,能夠輔助其餘秘法產生新的力量。

現在就是不知道,如此效果,能不能作用在更多的秘法身上了?

好,讓我們來試試看吧。

高峰再次開始控制秘法,轉瞬間又是一道星光從光柱中射出,這道星光射中了海納百川秘法,然後朝外折射,擊中火球術。

看情形,好像真的可以啊。

好,來吧,試試效果吧。

高飛心念一動,激發了海納百川的力量。

隨著力量的激發,一道道光柱出現在高峰身邊,但是這些光柱與以往卻有些不同,在這些光柱的周圍卻是產生烈焰,烈焰焚燒,高溫爆發。

原來如此,這就是火球術加入之後的效果,可以產生烈焰焚燒,產生高溫傷害。

有此效果,高峰掌握的牢籠術,便也具備了元素殺傷。(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但是高峰也發現,這元素殺傷的效果並不理想,攻擊力不強,用來對付星級以下的生物還勉勉強強,對付星級以上的生物,那就沒有多大效果了。

之後高峰又嘗試了其餘魔法。

高峰發現搭配的魔法不同,效果也是完全不同,冰箭術魔法會產生冰霜傷害,風刃魔法會產生撕裂傷害。

但是它們也有共同點,那就是效果都不算強大。

幾次嘗試之後,高峰卻也驚喜的發現,攻擊魔法和這個秘法進行搭配並不合適,最合適的魔法居然是風之鎖鏈。

風之鎖鏈,是形成一道無形的風力將對手糾纏,從而使得對手束手束腳,速度下降。

風之鎖鏈和此秘法結合之後,秘法的施展完全變樣了,一經施展,就是化生一道光芒鎖鏈將對手鎖住。

在此鎖鏈之下,對方無法移動,無法施法,只能任人宰割。

這樣做的好處是威力更加強大,因為從範圍禁錮變成單體禁錮,力量不變但是面積小了無數,自然威力也是增加無數。

而且這樣做,光影效果更小,更加不容易引人注意。


當然,此法也有弱點,就是從範圍禁錮變成了單體禁錮,單對單的戰鬥自然的好用之極,但是遇到群體戰鬥,那就不好使了。

不過,此時也並非無敵,對方在禁錮之下,雖然無法行動無法施法,但是依然能夠進行掙扎抗拒。只需要猛然發力將禁錮打破,依然能夠獲得自由。

之前的秘法如果叫牢籠。那麼現在的秘法就可以叫做鎖鏈了。

高峰還有一秘法,是用來激活瞳術的望眼欲穿術,高峰一嘗試,立刻發現此法也可以折射一道魔法符文。

幾次嘗試之後,高峰發現,只有風火水土四大元素魔法能夠與此秘法結合產生新的能力。

如此結合之後,就會產生四種新的瞳術,分別是風之眼。火之眼,水之眼,土之眼。

這四大瞳術,不想魔法那樣效果強橫,威力無雙,但是勝在無聲無息無影無形。

只要高峰看向目標,目標又在高峰的視線之內。此瞳術就可以施展威力。

風之眼,可以調動對方周身風元素產生風力,在此風力之下,所有空氣全部抽走,讓對方處於真空之中,窒息而死。

火之眼。可以調動對方周身火元素從而產生火焰,只要目光跟隨,火焰便源源不斷,一直到將對方燒成灰燼。

水之眼,可以影響對方周身水元素。從而抽離對方體內水分,讓對方身體缺水。最終脫水而死。

土之眼,能夠調動對方周身土元素,土元素最是厚重,能夠以無形之力朝著對方碾壓,將對手壓成肉餅。

這四大瞳術都能在超遠程處殺人無形,但是作用稍慢,如果對方警覺,避開視線,立刻將此瞳術傷害化為無形。

單純的戰鬥力來說,此四大瞳術並不算厲害,但是它們的優點,就是無影無形,而且距離超遠,用來遠程偷襲,和暗處襲殺,最是好用。


轉眼間,高峰在魔法修鍊室內已經待了數天,高峰已經弄清楚了這些秘法的奧秘,這便離開此地。

就在高峰走出軍營的時候,早就等候在此的奧斯頓立刻迎了上來。

奧斯頓苦笑道:「高峰閣下,總算是等到您了,我可是在這裡等了好些天了。」

高峰這才想起和奧斯頓的約定,連忙說道:「對不起,我一修鍊魔法,就把時間忘記了,是不是之前的事情有眉目了。」

奧斯頓也是連忙說道:「您太客氣了,我多等一些天也是無關緊要,主要是把怕那些大人物心裡不舒服……這裡說話不方便,您跟我來。」

兩人走到牆角,沿著牆根前行,周圍行人稀少,奧斯頓這才輕聲說道:「您說的不錯,事情已經有眉目了,我通過一些關係找到了一條路子,對方同意了這件事但是代價不小,需要先支付三十萬金幣的好處費,然後每提升一萬軍功,他們還要再收一萬金幣。」

「代價很大,但是好處也是不少,您之前說了,要最好的速度,他們就能保證最快的速度,經過手續之後,您會被掛到特戰隊的名下,您以後上交的軍功都算是戰隊完成,一次性就算多交一些,也不會引人注意。」

「也可以這樣說吧,只要花了這筆錢,您一個月刷上十萬軍功,也是沒有問題的,這就是最大的好處了。」

「而要是用之前的方法,花點小錢的話,那麼軍功的刷取速度就很有講究了,一個月刷五六千軍功就是極限了。」

高峰驚喜的說道:「一個月可以刷十萬軍功?那我刷上一年,豈不是就可以成為伯爵了?」

奧斯頓笑道:「理論上來說是這樣的,但是他們可不幫您刷軍功,一切的軍功都必須由您自己動手。」

奧斯頓壓低聲音,輕聲說道:「刷軍功是要擔著風險的,這些傢伙又想賺錢又不想擔著風險,所以刷軍功的活,他們根本就不沾手。」

高峰一笑,不在意的說道:「沒關係,我自己已經找到刷軍功的方法了,無法是多花一些錢而已,我別的沒有就是錢多,家族也是允許我們花錢的,能花錢,能靠錢提升地位,也是一種本事。」

奧斯頓立刻拍馬屁說道:「您這話說的太對了,能把錢花好絕對是大本事。」

高峰笑了笑說道:「這一次真的辛苦你了,對了,該怎麼聯繫他們,該怎麼支付金錢?」

高峰笑著,啟動神眼朝著奧斯頓的過去,看他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為,看完之後,高峰輕輕點頭,這傢伙沒有說謊還算不錯。

奧斯頓完全不知道此事,他說道:「請您跟我來,我帶您去與人接頭,那傢伙是中間人,我們必須通過中間人與上頭交易,上頭那些大人們可是高高在上,是不會輕易接見我們的。」


「好,我們去見見中間人。」

在奧斯頓的帶路下,兩人在軍營內三轉兩轉,最後進了一間辦公室,見到了一名身材矮小的文職軍官。

這些文職軍官大多都是貴族子弟,雖然本身沒有戰鬥力,但是出身不錯,再加上從小讀書識字,通過家族關係之後,就成為軍中文職。

雙方做了介紹,這名軍官對於高峰卻是不冷不熱,之前與奧斯頓說好的約定,此時也推脫起來,說是事情有變,難以辦成。

高峰心中一動,啟動神眼朝著對方看去,一看之後頓時發現,這名軍官最是愛賭錢,昨夜輸了一大筆錢,這筆錢乃是公款,他已經出了紕漏,沒有錢去堵這個窟窿。

今天高峰來此,剛好讓他心中一動,把主意打到了高峰的身上,想要刁難高峰,敲詐出一筆錢來。

高峰淡淡一笑,輕聲說道:「葛蘭閣下,您拒絕我的善意,難道是不打算還上那筆錢了嗎?」

葛蘭臉色一變,大聲叫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高峰自信的說道:「葛蘭閣下,你以為在和你接觸之前,我沒調查過你的底細嗎?我會和一個一無所知的人進行這種交易嗎?」

「我對你的底細一清二楚,我知道你出身北部的貴族家庭,我知道你有一個妻子兩個"qingren",我知道你很愛賭博,我還知道,你欠了軍營不少錢,你說,如果軍營知道了你做的事情,你會怎麼樣?」

「你……你究竟是什麼人?」葛蘭被下了一大跳,自己的底細居然真的被對方知道的一清二楚,尤其是自己挪用軍營公款的事情,他也知道,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高峰冷笑道:「我是什麼人,你不需要知道,但是你難道不該為自己的未來想想嗎?挪用軍隊的公款,可是要殺頭的。」


一旁的奧斯頓已經被徹底驚呆了,他沒有想到會發生如此變故,更讓他感覺意外的,則是高峰的情報網路,實在是厲害到令人害怕。

葛蘭的臉色白得嚇人,他渾身顫抖,哆嗦著說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高峰搖搖頭,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來,微笑說道:「放心好了,我又不是想害你,真要想害你,早就把這件事捅出去了,還用得著和你說這些廢話?」

「但是把你捅出去對我有什麼好處?什麼好處都沒有,我不僅沒好處,還要被人厭惡,我還要重新找人為我做事,與其這樣,還不如幫你渡過難關,這樣一來的,對我們雙方都有好處。」

「你……你是說真的?」葛蘭激動的連忙問道。

高峰點頭說道:「當然是真的,但是並非沒有條件,我這錢不能白借你,你必須寫下借條,這樣才能讓我安心,但是你也可以放心,只要你做事令我滿意,等我獲取了足夠的軍功,離開要塞的時候,我會把欠條還給你。」

「還要寫欠條?這不可能。」葛蘭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了起來,一旦寫下欠條,他就等於一張大大的把柄落在別人手中,這叫他如何安心。

高峰冷笑道:「不可能?呵呵,你別忘記了你欠軍營多少錢,整整一萬金幣,一萬金幣意味著什麼,你自己最是清楚,足夠把你殺掉一百次了。」

「算了吧,還以為你是聰明人,沒想到的,呵呵,可惜了。」高峰站起來,準備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