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阿姨笑了笑,驕傲地道:「小俊可有本事了!居然追上了一個電影明星!就是最近正熱播的那個電視劇,《財神降臨》裡面那個主演!」

老媽感慨道:「那可真了不起啊!」

張阿姨得意地笑了笑,「其實你們家小峰也很不錯呢!對了,小峰現在在幹嘛?有女朋友了嗎?要是沒有的話,包在我身上!保證能給他找個漂亮的女孩子!雖然比不上我的兒媳婦,不過肯定也是很出色的!」

李月茹、胡瑤聽到這話,不禁看向陳雲峰,胡瑤的臉上流露出怪異的笑容。

張阿姨扭頭朝餐廳看去。不禁愣住了。因為她看見了兩個非常美麗的年輕女人,都比她讚不絕口的明星兒媳婦漂亮了不知道多少倍!特別是胡瑤,真可謂風情萬種掩蓋群芳,別說男人,就是女人見了也會不由得失神!

張阿姨回過神來,「她們,她們是……?」看向老媽,「她們是你的朋友?」

老媽呵呵一笑,「不是的!她們是小峰的女朋友!」

張阿姨驚訝得張開了嘴巴,一臉難以自信的模樣,幾乎用叫的道:「她們,她們都是小峰的女朋友?這不可能吧?」她之所以認為不可能,出於兩個原因,一是無法相信陳雲峰會有兩個女朋友,而且這兩個女朋友竟然還能和睦相處,二是打死她也無法相信陳雲峰能找到比他兒子還要出色的女朋友!在她眼裡,她兒子就是天下第一!

老媽沖對胡瑤和李月茹道:「你們過來見一見張阿姨!」

兩女連忙站了起來,抽出一張餐廳紙抹了抹嘴上的油漬,隨即來到老媽身旁。也不知兩女是有意還是自然而為,竟然一左一右地摟住老媽的手臂,甜甜地喊了聲:「阿姨!」

張阿姨見狀,嫉妒得不得了,原本神采飛揚的面色變得有些不自然起來。

老媽請張阿姨在客廳坐下。兩人有一句每一句的聊了一會兒,最後也許張阿姨感到沒趣,所以就匆匆地離開了。

老媽回到餐桌邊,沒好氣地嘀咕道:「居然跑來炫耀兒媳婦!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她的兒媳婦給我家的兒媳婦提鞋都不配!」胡瑤、李月茹流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老媽坐了下來,看了看正老老實實吃飯的三人,突然問道:「我說你們什麼時候讓我抱孫子?」

剛喝了一口湯的陳雲峰差點把口裡的湯噴了出來。 「老,老媽,你不會是開玩笑吧?」陳雲峰一臉難以置信的神情。一直沒做聲的老爸端起飯碗走開了,他知道接下來的話題不適合他這個大老爺們在旁邊聽。

老媽瞪了陳雲峰一眼,沒好氣地問道:「臭小子,你當你白天乾的好事老媽不知道嗎?」

這話一出,胡瑤和李月茹都不禁緋紅了雙頰,低垂著頭,又是不安又是羞澀的模樣。

陳雲峰摳了摳腦袋,「這個……」

「少跟我打馬虎眼!今天下午回來,看見你們的樣子,我就知道你們幹了什麼事情了!臭小子,連老媽的話都不聽,我看你是皮癢了!」

陳雲峰縮了縮脖子,心裡很忐忑。

「哎,我也想明白了!」看了一眼羞得想找個地洞鑽進去的兩女,「你們都已經成年了!而且兩情相悅!硬要你們保持純潔的關係實在是太難為你們了!」陳雲峰從這話中聽出了些味道,欣喜地問道:「老媽,你的意思是不再管我們了?」

老媽瞪了陳雲峰一眼,「臭小子,你很高興嗎?」

原本興奮的陳雲峰立馬焉了,「沒沒,我哪敢高興啊?」

「哼!」看見兩女異常不安的模樣,微笑著柔聲道:「我知道你們都是好女孩!肯定是這小子使壞!」兩女感動地看了一眼老媽,胡瑤還朝陳雲峰投來一個幽怨的眼神,那個眼神讓人感覺就是陳雲峰使的壞似的!陳雲峰恨得牙痒痒,恨不得把胡瑤拖過來,在那性感挺翹的美臀上狠狠地抽上幾巴掌!不禁想起今天中午瘋狂激情的場面,陳雲峰不由得心旌動搖了。

老媽道:「我不管你們了!不過你們得儘快讓我抱孫子!」詢問的目光投向胡瑤和李月茹,兩女一副羞喜無限的模樣,輕輕地點了點頭。老媽開心地笑了,一個勁地給兩女夾好菜,一邊夾菜還一邊咕噥道:「多吃點!好給我生個大胖小子!」兩女嬌顏通紅,芳心顫抖,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湧上心頭。

星期六下午,陳雲峰按照之前的約定來到了駱青衣的公寓外。摁響了門鈴。房門裡傳出急促的腳步聲,隨即房門打開了,雀兒出現在陳雲峰的面前。雀兒看見陳雲峰,開心得不得了,歡叫道:「哥哥!」

陳雲峰呵呵一笑,揉了揉雀兒的腦袋,走了進去。

雀兒關上房門,拖著陳雲峰的手臂朝裡面奔去,邊跑邊叫道:「青衣姐姐,哥哥來了!」

駱青衣從卧室里走了出來。陳雲峰看到駱青衣,立馬愣住了。駱青衣穿著黑色束腰晚禮服,將魔鬼般的身段展露無餘;雪白的前胸掛著晶瑩的的鑽石項鏈,一頭的秀髮盤成了一個精緻的髮髻;淡淡的眼影,淡紫色的嘴唇。那美艷的姿容令人如在夢中,她就仿若高高在上俯視蒼生的女王,讓人不禁想要拜倒在她的腳下!

駱青衣看見陳雲峰的傻樣,微微一笑,沒好氣地道:「發什麼愣啊?」

陳雲峰迴過神來,感慨道:「師傅,你這個樣子真要人命啊!」

駱青衣嫵媚一笑。搖曳著動人的腰肢緩緩走到陳雲峰面前,陳雲峰很自然地看見了那近在咫尺的深深的雪白溝壑,盪人心魄!皺了皺眉頭,「這個,我覺得不太好!」駱青衣流露出詫異之色,她還從沒有像今天這樣刻意打扮自己呢!沒想到對方竟然不滿意的樣子!

雀兒歪著腦袋不解地道:「雀兒覺得青衣姐姐好漂亮呢!比那些電影明星要漂亮好多好多!」

駱青衣沒好氣地問道:「你覺得應該這麼樣呢?」

陳雲峰指著駱青衣胸前的那一大片雪膚皺眉道:「這裡露的太多了!」

駱青衣一愣,抿嘴一笑,沒好氣地道:「你當別人都會像你那樣盯著人家這裡看嗎?」

陳雲峰撇了撇嘴,「我可是個好男人好不好!你別看那些所謂上流社會的人士個個衣冠楚楚彬彬有禮,其實都恨不得把你給生吞活剝了! 若你愛我如初 所以呢,可不能讓他們佔便宜了!」

駱青衣笑了笑,「好好好!我聽你的!」轉身走進了卧室,關上了房門。片刻之後,駱青衣出來了,她的脖子上多了一條皮絨做的圍脖,不僅將修長的脖頸和胸前大片雪膚完全遮蓋住了,而且還使駱青衣本就高貴的氣質更加拔高了一分!

陳雲峰點了點頭,「這下好多了!」

駱青衣白了陳雲峰一眼,「你哪像我徒弟啊?簡直就像是……」

雀兒笑呵呵地道:「哥哥好像青衣姐姐的丈夫呢!」

陳雲峰和駱青衣都不禁一愣。 陳雲峰連忙捂住了雀兒的嘴巴,小聲道:「小孩子別亂說話!會出人命的!」雀兒眨著可愛的大眼睛,一臉不明白的模樣。

駱青衣沒好氣地道:「好了,別磨嘰了!時間不早了,我們該走了!」

陳雲峰站了起來。

駱青衣走到雀兒面前,微笑著叮囑道:「雀兒,我和你哥哥要很晚才會回來!乖乖待在家裡哦!除了鳳影姐姐和婉兒姐姐,誰來都不要開門!」「嗯!」雀兒很乖地點了點頭。

駱青衣扭頭對陳雲峰道:「走吧。」 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陳雲峰笑呵呵地彎起手臂。駱青衣白了他一眼,挽上了他的臂彎。雀兒看看駱青衣又看看陳雲峰,覺得姐姐和哥哥好有趣哦!

兩人手挽著手離開了家門。雀兒站在門口揮手道:「哥哥姐姐,再見!」兩人笑了笑,陳雲峰揚聲道:「快回去吧!關好門!」「嗯!」雀兒應了一聲,縮進了門裡,關上了大門。

兩人來到樓下,朝停放駱青衣奧迪車的車庫走去。一路上遇到的人,不管男女,都不禁為駱青衣而失神了!也難怪他們如此,駱青衣平時沒化妝就已經是迷死人不償命了,如今刻意打扮了一番,那份艷色是難以用言語來表達的!總之一句話,面對此刻的駱青衣,男人遇到她就死定了,女人遇到也得丟掉半條命!

兩人登上轎車,陳雲峰坐在駕駛座上,駱青衣則坐在旁邊的副駕駛上。

轎車緩緩開出了車庫,朝小區外的城市主幹道開去。

「師傅,你是倚夢軒的老闆娘,應該很有錢吧!怎麼會住在這裡?」

「這裡距離我的花店近啊!這只是我臨時住的地方,我在海邊還有一套別墅!」

陳雲峰呵呵一笑,「師傅,你怎麼從來沒對我說起過啊?」

駱青衣白了陳雲峰一眼,「你也從沒問過啊!」

陳雲峰調侃道:「師傅,你不會在別墅里藏了小白臉吧?」駱青衣抿嘴一笑,嫵媚地道:「現在還沒有!你想當這個小白臉嗎?」陳雲峰立馬點頭,「好啊!」駱青衣沒好氣地嗔道:「小色鬼!都有女朋友了,還這麼花心!」「呵呵,我這不是逗你玩嗎?」「我可是你師傅,你竟然逗我玩?真沒規矩!」

陳雲峰呵呵一笑。「對了師傅,來參加這個什麼酒會的都是些什麼人啊?」

「整個臨海市各行各業的頭面人物!其實不止如此,其中很多人在全國甚至世界範圍內都是叫得響名字的人物!」隨即沒好氣地道:「要不是這個就會很重要,我才不想來參加呢!」

陳雲峰點了點頭,「理解!對了師傅,那樣重要的酒會,你就坐這輛奧迪不怕掉價嗎?」

駱青衣傲然道:「我可不需要憑藉座駕來提高身價!」

陳雲峰深有同感地點了點頭,「那是!就憑師傅的身材樣貌,隨便笑一笑,那些傢伙就死了!」駱青衣沒好氣地道:「好好開車!」陳雲峰呵呵一笑,「對了師傅,咱們究竟要去哪啊?」「皇朝會所!」

奧迪車載著兩人在道路上飛馳著,大約一個小時之後,來到了皇朝會所外。奧迪車在大門口停下。

那個門衛看到陳雲峰,愣了愣,他似乎認出了陳雲峰。

陳雲峰將一張燙金的請柬遞了過去。門衛接過請柬仔細地驗看了一番后,雙手將請柬交還給了陳雲峰,隨即打開了閘門。

奧迪車開了進去。

門衛立刻拿起電話撥打了納蘭飄雪的號碼。「大小姐,薛家那個叫陳雲峰的人又來了!」

「我知道了。」對面掛斷了電話。

奧迪車開到停車場停下。陳雲峰和駱青衣走下轎車,挽著手朝一座古典宮殿式建築走去,那裡就是酒會舉辦的地方。遠遠地看見,許多衣著華麗的男男女女正朝那裡匯聚,一個中年人正在門口招呼。

「他叫杜總,是吉優汽車的老總,這次酒會就是由他舉辦的!」駱青衣輕聲道。

陳雲峰有些驚訝,因為吉優汽車可以說是私營汽車行業的龍頭老大,最近進軍國際市場,風頭一時無兩!不過也只有這樣的人物,才能夠邀請到這麼多各行業的頭面人物!

杜總遠遠地看見了美麗高貴的駱青衣,雙眼一亮,疾步迎了上來。「駱小姐,我們又見面了!」看他那激動的樣子,顯然不只是老友相見那麼簡單。只見他上前來想要和駱青衣來個擁抱禮。駱青衣一把將旁邊的陳雲峰推上前,結果陳雲峰很鬱悶地與那個胖子來了個熱烈的擁抱。 兩人摟抱著對方,愣了愣,面色一變,趕緊推開對方,彎下腰嘔吐起來。駱青衣一臉好笑地看著這兩個傢伙。

陳雲峰沒好氣地道:「你個死胖子!沒事撲過來幹什麼?」

杜總瞪了他一眼,很不滿地道:「我又不是要抱你!真是的!」看了一眼旁邊美絕人寰的駱青衣,金魚眼中流露出陶醉痴迷之色,「駱小姐,自從上一次見面之後我就總是想起你!」駱青衣淡然一笑。

杜總還想再說什麼,然而視線卻被陳雲峰的身體給擋住了。杜總很不滿地道:「我要跟駱小姐說話!你不要搗亂!」陳雲峰翻了翻白眼,「你當著我的面,調戲我的女人!居然還要我不要搗亂?你可真有種啊!」

杜總大吃了一驚,瞪大了金魚眼瞪著陳雲峰,翹起手指頭指著陳雲峰怪叫道:「你說什麼?駱小姐是,是你的女人?!」

陳雲峰迴到駱青衣身旁,一把摟住駱青衣的纖腰,顯擺似的道:「要不是的話,我敢這樣嗎?」駱青衣白了陳雲峰一眼,這個眼神看在杜總的眼中就好像情人間的嬌嗔似的!杜總大受打擊,面色蒼白!原本的意氣風發瞬間變成了秋風蕭瑟!

陳雲峰不禁有些可憐他!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天涯那個何處無芳草啊!這朵花雖然被我捷足先登了,不過你還有一整片花園啊!」杜總抬起頭來,一臉古怪地看著陳雲峰。突然長嘆一聲,「哎!曾經滄海難為水,忘卻巫山不是雲啊!」

陳雲峰忍不住問道:「我說你這麼個大老闆總不至於連個女朋友都沒有吧?」

杜總白了陳雲峰一眼,「你懂什麼?那些只看重我身家錢財的女人,我才懶得去理會呢!」說這話時,這位形象與武大郎有的一比的大老闆流露出傲然的神情。看了一眼一直沒有說話的駱青衣,眼中流露出痴迷和沮喪之色,對陳雲峰道:「駱小姐是我見過的女人中最出色的!不管是容貌氣質,還是人品才能!那都是萬中無一的!你小子真好命!居然得到了駱小姐的青睞!」

陳雲峰扭頭看了一眼駱青衣,肚子里奇怪地道:妖女師傅有這麼好嗎?

駱青衣走上前來,主動挽住陳雲峰的手腕。這一幕看在杜總的眼裡,再一次被狠狠地打擊了一下。

駱青衣微笑著對杜總道:「杜老闆,我們進去了。」

杜總回過神來,連忙請道:「請請!今天一定要玩個痛快啊!」

駱青衣微微一笑,挽著陳雲峰的手臂朝裡面走去。杜總痴痴地看著駱青衣的背影,一副幽怨神傷的模樣。

「這個杜總對你如此一往情深,你就一點不動心?」陳雲峰好奇地問道。

駱青衣皺了皺眉頭,「他那個樣子也太……」陳雲峰恍然,點頭道:「明白了!你嫌他長得不咋地!原來你也這麼好色啊!」駱青衣嫵媚地問道:「你說什麼?」說這話時,駱青衣的手指頭已經移上了陳雲峰腰部。「呃,那個,我說他真是痴心妄想呢!」駱青衣抿嘴一笑,手指頭移開了陳雲峰的腰部。

兩人挽著手臂如同情侶一般來到大廳中。眼前的豪華場面令陳雲峰大感震撼。他上一次只到了一座較小的大廳,當時裡面的各種陳設和裝飾就已經令他驚嘆不已了,然而眼前的這座大廳比之當初他所見過的更是豪奢了好幾倍!雕樑畫棟,處處都用金玉裝飾,顯得極其金碧輝煌,大廳中間一個巨大的金龍吐水噴泉尤為引人矚目!許多做古代宮廷宮女打扮的女侍端著酒水在賓客中間穿梭者!

賓客很多,粗略估計起碼已經來了將近兩百人,男人衣冠楚楚,女人大部分都性感靚麗,簡直就像是在爭奇鬥豔。雖然人不少,然而現場卻一點都不顯得喧嘩,只隱約能聽見有人小聲說話的聲音。

「駱小姐!」一個驚喜的聲音從一側傳來。兩人循聲看去,只見一個英俊高大的年輕人正端著一杯香檳大步走過來。那人的臂彎上還挽著一個女人。那是一個身材非常高挑的女人,容貌美麗,長發披肩,陳雲峰覺得她有些眼熟,隨即想起她是誰了,她不就是那個曾經的亞洲影后嗎!前些年去美國發展了,最近才回國,不過人氣已經大不如前,被新一代的影後葉夢琪超越了!前段時間有八卦新聞說她和長豐集團的公子哥陷入了熱戀,看來這個高大英俊的男子就是那個傳聞中的長豐集團公子!

長豐集團,著名裝備製造業民企,在整個亞洲乃至國際上都屬於第一流的。 這位長豐集團的大公子,名叫楊帆,是上流社會出了名的浪蕩公子。

婚久情深,錯惹腹黑總裁 「駱小姐,好久不見了!」楊帆一臉興奮地道。旁邊的尹麗皺了皺眉頭,她顯然對自己的男友對別的女人表現出的熱情感到非常不滿。

駱青衣微微一笑,美眸瞟了一眼面有不悅之色的尹麗,「這位是你的女友?」

尹麗冷哼了一聲。

陳雲峰調侃道:「楊公子,你的女友可真沒禮貌啊!」楊帆皺了皺眉頭,瞥了陳雲峰一眼,「你是誰?」陳雲峰伸出右手,微笑道:「我叫陳雲峰!」楊帆眉毛一揚,竟然沒有理會陳雲峰,顯得極其傲慢。陳雲峰討了個沒趣,不過並沒怎麼當回事,畢竟現在陳雲峰的心境已經遠不是當年了,楊帆的傲慢無禮在陳雲峰看來顯得非常可笑!

陳雲峰雖然不當回事,然而駱青衣卻非常惱火,冷冷地道:「楊帆,幾年沒見,沒想到你越來越差勁了!」

楊帆見駱青衣和一個男人呆在一起,本來就心中惱火,現在又被駱青衣這麼一數落,火氣大有失去控制之勢!

瞥了一眼陳雲峰,嘲諷道:「駱小姐,我看是你的眼光越來越差勁了!竟然會選上這樣一個東西!」

陳雲峰就是脾氣再好,這時也不免來火了,「看你人模人樣的,怎麼卻不會說人話啊?」

楊帆大怒,他沒想到他完全看不上眼的這個傢伙竟然敢跟他掰歪!「小子,信不信我滅了你!」一旁的尹麗皺了皺眉頭,她不太喜歡楊帆這樣,她覺得這樣就想痞子,完全不像上流人士!

陳雲峰笑了起來,「你可真沒教養!沒兩句話就原形畢露了!我要是你就趕緊離開這裡,免得給自己的老爹老娘丟人!」

周圍的客人們都看向這邊,小聲議論著,有的人臉上還有鄙視的神情。

楊帆很想動手,但感覺這裡不是動手的地方,畢竟今天到場的可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啊!抬起食指點了點陳雲峰,威脅道:「小子,我們走著瞧!」

陳雲峰微笑道:「隨時奉陪!」

楊帆冷哼一聲,帶著尹麗離開了。

周圍的人見這邊的爭執結束了,也就沒再關注了,繼續他們之前的話題。

駱青衣微笑著看著陳雲峰,調侃似的問道:「我的這個男友不好當吧?」陳雲峰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實在是太不好當了!」四周看了一眼,「你這麼一出現,就像是在蒼蠅堆里投進了一滴蜜糖似的!蒼蠅們都蜂擁而來了!」

駱青衣咯咯一笑,白了陳雲峰一眼。她這副樣子被很多留意這邊的男人看到了,全都不禁失了失神,包括剛才和陳雲峰起衝突的那個公子哥楊帆。

楊帆瞪著遠處正和駱青衣談笑甚歡的陳雲峰,陰沉著臉道:「一個土包子!看我怎麼收拾你!」他顯得極其憤憤不平的樣子,因為在他看來,陳雲峰根本就是個上不了檯面的草根,而就是這樣一個人,不僅成為了他夢中情人的男友,而且還敢當眾跟他掰歪!他計劃待會兒聯繫幾個人,等酒會散了后就要他好看!

這時,側門方向突然傳來騷動。楊帆不由得朝那邊看去,登時愣住了!他看見一個極其美麗的女郎在眾人的簇擁下進到大廳中。她身材高挑,仿若模特一般,穿著一身淡紫色的旗袍,讓美好的身材顯露無餘,秀髮盤了一個髮髻,與駱青衣的有些相似,五官極美,氣質冷傲!她就像一位冰雪女神一般!與駱青衣相比也不遑多讓,可謂春蘭秋菊各擅勝場!

有人認出了她,驚聲叫道:「是納蘭家的大小姐,納蘭飄雪!」

楊帆吃了一驚,他聽說過這個名字。納蘭飄雪那可是堪與薛家薛秀雅比肩的女王級人物啊!楊帆的家世雖然很顯赫,但跟她們也是沒法相比的,完全不在同一個級數上,而且這兩位女王之所以著名,不僅因為背後龐大的力量,更因為她們本人的美貌和能力!這樣的女子絕對是百年難得一見的!

楊帆激動起來,他很想得到納蘭飄雪的青睞!

尹麗見楊帆竟然像豬哥似的瞪著那邊的納蘭飄雪,不禁又是憤怒又是嫉妒!不過她似乎在顧忌什麼,並沒有憤然離開!

楊帆理了理衣襟,準備上前與納蘭飄雪打招呼。然而出乎他預料的一幕出現了,納蘭飄雪竟然徑直走到了他認為的那個土包子面前,並且很罕有地流露出了一個微笑,那景象就如同冰原上寒梅綻放一般,美得無法形容! 納蘭飄雪與駱青衣站在一起,就如同寒梅與玫瑰並列,同樣的傾城之色,卻風情各異,令在場的所有男人都看呆了眼,也令這些平時自視甚高的女人黯然失色,嫉恨若狂。

楊帆回過神來,皺起眉頭。心裡在猜測陳雲峰的身份,納蘭大小姐進來后誰都沒打招呼,唯獨同那個傢伙打招呼!這說明什麼?楊帆心中有些忐忑,他突然發現那個在他眼中的上不了檯面的草根,很有可能是一頭裝蒜的老虎。想到這,楊帆在鬱悶的同時,也打消了想要教訓陳雲峰的念頭,至少在搞清楚陳雲峰的身份前,他不會再起這種心思了!

「你好!」納蘭飄雪大方地朝陳雲峰伸出縴手。陳雲峰與她握了握手,感覺她的手非常涼,手感非常好。

「不知小姐該如何稱呼?我們好像並不認識吧?」陳雲峰笑問道。

納蘭飄雪微微一笑,「我叫納蘭飄雪!」

陳雲峰心頭一動。他聽說過這個名字,納蘭飄雪,納蘭家的大小姐,與薛家大小姐薛秀雅齊名。陳雲峰過去雖然聽說過這個名字,不過並不太在意,然而如今看到了真人卻不禁感到納蘭飄雪能與薛秀雅齊名確實是很有道理的!

陳雲峰笑道:「幸會幸會!早就聽聞納蘭小姐絕色天香,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啊!」納蘭飄雪微微一笑。陳雲峰發現,納蘭飄雪雖然在笑,但氣質卻依舊是冷冰冰的,給人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覺,這可真是一個冷傲無比的女子啊!

陳雲峰為納蘭飄雪介紹道:「這位是,我的女朋友,駱青衣。」

納蘭飄雪美眸飄向駱青衣,疑惑地問道:「女朋友?難道不是師傅嗎?」

陳雲峰一呃。

駱青衣微微一笑,「一別兩年,飄雪你更加迷人呢!」美眸瞟了一眼周圍,調侃似的道:「剛才你進來的時候,所有的男人都看直了眼呢!」納蘭飄雪的眼眸中流露出不屑的神情。

陳雲峰摳了摳腦袋,很意外地道:「原來你們認識啊!」

駱青衣看著納蘭飄雪,微笑道:「我和飄雪也算是朋友呢!對嗎?」納蘭飄雪不置可否,「我想單獨和你的徒弟聊一聊,不知你介意嗎?」

駱青衣一臉意外地道:「沒想到你這位寒冰美人竟然也動了春心?」

正在喝香檳酒的陳雲峰差點沒嗆著,咳了起來。

納蘭飄雪微皺眉頭,「青衣,你比過去更加放蕩了!」駱青衣咯咯一笑,「你別生氣!我是逗你玩呢!」瞟了一眼陳雲峰,「他就交給你吧!你愛把他這麼樣就把他怎麼樣?我不介意的!」

陳雲峰很鬱悶地道:「師傅,你這算不算把我賣了?」

駱青衣笑得花枝亂顫,輕輕地拍了拍陳雲峰臉頰,「別怕!別人可是做夢都想與納蘭小姐獨處呢!你呀,別身在福中不知福!」扭頭對皺著眉頭的納蘭飄雪笑道:「你們聊吧!我不打擾了!」隨即款款離開了。

納蘭飄雪眼神古怪地看著陳雲峰。「我聽說你不止有一個女朋友,一個叫胡瑤,一個叫李月茹,對嗎?」

陳雲峰點了點頭,很意外地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納蘭飄雪淡然一笑,「這些事情早就已經不是秘密了!」扭頭看了一眼被一大群男人圍住應對自如的駱青衣,「你和她又是什麼關係?我看你們不像一對師徒啊!倒像是情侶!」

陳雲峰很納悶。這個素未謀面的納蘭小姐怎麼對他的個人事情如此關心啊?難道納蘭飄雪是在暗戀他?陳雲峰感覺這個結論太荒唐了!他可不認為自己的魅力已經強大到如此地步了!

納蘭飄雪見陳雲峰沒有回答,也沒有追問。「你的事情我聽說過了!你是很有能力的人!我們納蘭家須要你這樣的人!」

陳雲峰能暗自思忖:這是咋回事?難道她不知道我正在幫薛家?

納蘭飄雪見陳雲峰沉吟不語,覺得有門,於是微笑道:「條件任你開!只要我們辦得到的,就一定會滿足你!」

陳雲峰的眼中閃過戲謔的神情,「如果我要你做我的女人呢?」

納蘭飄雪神情一愣,冷哼一聲,轉身離開了。

陳雲峰呵呵一笑,嘀咕道:「這就跑了?也太沒誠意了!」扭頭朝駱青衣看去,發現她正被一大群男人包圍著,其中就包括之前和他起衝突的那個公子哥楊帆。那一大群男人就像是發情的公鹿般在駱青衣周圍大獻殷勤!駱青衣面帶微笑應付著這些男人,倒也顯得遊刃有餘!

陳雲峰不禁火大,「媽的!這群蒼蠅!趁老子沒在就圍上去了!真是防不勝防啊!」說著朝那邊奔了過去。 駱青衣見陳雲峰朝這邊走來,立刻甩開了那群蒼蠅,回到陳雲峰身旁。眾公子哥見狀,感到非常失望,有心湊上去,但別人的男朋友在身旁又不好那麼做!

陳雲峰看了一眼那群公子哥,調侃道:「我要是再晚回來一會兒,你肯定會被他們給吞了!」

駱青衣咯咯一笑,美眸閃著異彩看著陳雲峰,「你在吃醋?」

陳雲峰一呃,摸了摸臉頰,「有嗎?不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