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是好心,秦狂在聖城的名聲可是很大啊!他怕張蕭得罪了秦狂不好收場。

「秦狂?什麼玩意?不過,還真是狂的很!」張蕭根本不吃這套,況且他是真的沒有聽過秦狂的名字。

在場的可是有很多人聽過秦狂這個名字的。

「這少年還真大膽,連秦狂都敢惹?」一個人低聲說道。

「也不是,看樣子剛才秦狂做了什麼,才讓這個少年發怒了。」

「有好戲看了。」

「秦狂,好久沒整事了,看來這少年要倒霉了!」

……

現在秦狂的臉色十分陰沉,沒想到張蕭聽到自己的名聲竟然沒有絲毫的害怕。

「小子,你也挺狂的啊!」秦狂盯著張蕭說道。

「我不知道你是從哪冒出來的!但是我告訴你,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若犯我,百倍奉還!」張蕭也是狂妄的說道,這次他可是真的生氣了!

「找死!」秦狂眼睛一跳,一聲怒喝,手上冷光一閃。

張蕭眉頭一皺,拉著小宇兩人向後一跳,躲開了秦狂的偷襲。

秦狂的手上竟然多了一個匕首。


「大哥,我來!」小宇也來了氣。

「他們人不少,照顧好小光。」張蕭吩咐道。

這時候秦狂的後面也出現了四個人,一看就是秦狂的手下。

剛才秦狂的一擊,張蕭感覺出來了,這秦狂也就人武師的等級。可是他的四個手下還不知道什麼等級,有些難辦啊!

「殺了他們!」秦狂怒喊一聲!殺氣盡出。

「慢著!慢著!」老闆一聽就知道壞了,這秦狂要殺人了!要是千姬樓有人被殺,那他的生意還怎麼做?!

「秦公子,給我一個面子好不好,饒了他們吧!」老闆懇求道。

「呵呵,你又算是什麼東西!殺!」

秦狂喪心病狂,手中的匕首竟然刺向了老闆。

「小心!」張蕭直接一拉老闆,想救了老闆一下。可是秦狂的一個手下看準了機會,一劍刺向了張蕭。

張蕭心裡一突,感覺不妙,可是保護老闆,自己就會迎上這一劍,放開老闆,老闆必死在秦狂的匕首之下。

兩難境地,可是張蕭一咬牙還是一拉老闆,張蕭不認為自己是好人,但見死不救,他有些做不到。

劍臨近了張蕭的身體,眼看就要刺中,這時候小宇趕到,帶著鬥氣的拳頭砸到了劍的側面,直接將劍打偏了。那個持劍之人前沖的勢頭不減,張蕭抓住機會,一腳踹中了那人的肚子。

可在此刻,一個人襲到了小宇的旁邊,腿鞭一抽,直接打中了小宇的腰部。


「小宇!」小光驚呼一聲,飛快迎上,想解救小宇,可是一個人影瞬間襲到了他的面前,一個膝撞,撞擊到了小光的胸口。

糟了!張蕭心裡一緊,這些人看起來都至少是人武師啊!不過更讓他一愣的是,周圍竟然湧起了魔法元素!

對方竟然有魔法師!

「樹之纏繞!」

張蕭三人的腳下突然竄出了粗壯的樹枝,直接纏繞住了三人。張蕭用力掙扎了一下,動不了。

剛才的戰鬥可是電光火石,一瞬間就結束了。不過眾人沒有驚訝,張蕭三人就這麼被制服了。

老闆現在才緩過勁來!

「你!」他怒指著秦狂,「這裡是錢來商會的產業,秦公子,你這樣做,不怕錢來商會的報復?」

「滾!」秦狂根本不看老闆,而是看向了張蕭。

「小子,這就是得罪我的下場,你不得很厲害嗎?」秦狂陰笑著,然後舔了舔匕首。

那上面有毒就好了!張蕭腹誹道。不過現在的情況不是很妙,他們這麼快就被制服了。對方的陣容應該是四個人武師,一個木系魔導師,這個魔導師最為難纏。

這麼快就要用老冰了嗎?張蕭呼了口氣。

「你想怎麼死?是我慢慢一片一片的割下你的肉?還是一刀一刀的捅?」秦狂想看到張蕭的恐懼,那樣他才會更興奮。

「我倒希望接下來你向我求饒的時候,還會不會這麼高興?」張蕭回了一句。

秦狂臉色一僵。「找死!」匕首就刺向了張蕭的腦袋。

「啊!」舞姬都驚叫一聲。殺人的場景他們還沒有看過。

周圍的人們有人嘆息,有人興奮。

「真晦氣,來消遣一下,竟然碰見殺人了,等會看到醉紅塵也沒有意思了!」一個人不滿的說道。

旁邊的人連忙捂住了他的嘴,「你不要命了,這話要讓秦狂聽見了,你也得被殺!」

「碰!」一個巨響,一個人影撞到了舞台上。

竟然是秦狂!

怎麼回事?所有人都愣了。

張蕭也愣了,剛才並不是他出的手,他想喚醒老冰的時候,一個身影就沖了過來,一拳就砸中了秦狂的臉,把秦狂擊飛了出去。

「噔噔噔。」腳步聲響起,一個人慢慢走到了舞台上,一手抓住了秦狂的脖子,提了起來。

「你是什麼人!」

「放開秦哥!」又一個手下喊道。

「秦狂?哈哈,你今天還狂的起來嗎?」抓住秦狂的人還不忘嘲諷道。

秦狂努力的掙扎,可是那隻手像是鉗子一樣,狠狠地抓著他的脖子。

「這個人是什麼人?」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來人。

那人轉過了身子,看向張蕭,「請問,這個人怎麼處置!」

張蕭一呆,這個人他沒見過,不過看起來有些眼熟啊!到底是誰?為什麼救我?還要徵求我的意見?

「乾哥?!」小宇突然興奮的喊道。

「小宇,好久不見了,長高了不少。」孫乾笑道。

「乾哥?這人是孫乾?」張蕭知道,孫良的大兒子孫乾就在魔武學院中,但是來了這麼久,並沒有孫乾的消息,沒想到這時候出現了。

「孫乾?」秦狂努力的蹦出了兩個字。

秦狂是狂妄,可是面對此刻的孫乾,他的心裡還是有些害怕的。

孫乾是什麼人?魔武學院也是數的上號的。他現在是天武師的實力,在學院里可以排進前十。而且最重要的是,孫乾是峽谷小城城主的兒子。

峽谷小城是一個特殊的存在,跟聖城一樣,是獨立的。孫乾這個身份,就像一個皇子一般。秦狂所在的秦家,在聖城很有實力,可是對比起來,還是要弱孫乾三分的。

「你們還不鬆開!」孫乾怒喝一聲,秦狂的手下識相的鬆開了張蕭他們。

張蕭慢慢的走向了秦狂。

「啪!」張蕭對著秦狂的臉就是一巴掌。

「你不是很狂嗎?再狂啊!」張蕭反手又是一個巴掌。

就這樣連打了二十個巴掌張蕭才停手。

秦狂的雙臉都腫了起來。

張蕭搓搓手,剛才打的手都有點疼了。

「現在說吧,為什麼想殺我?」

秦狂沒有說話。

「你們說!」張蕭看向了秦狂的手下,「不說的話,我就好好讓秦狂享受一下!」

「這…是因為藍永福。」一個手下開口了。

「藍永福?」原來這秦狂是為了女人啊!

「對,秦哥一直是藍永福的追求者。可是洪天佑給我們傳消息,說藍永福被你得到了,所以秦哥挺生氣的。」

洪天佑,這小子也在搞鬼?

確實是,本來洪天佑不打算告訴秦狂的,可誰知道消息傳得不夠快,這秦狂一直沒有得到消息,何況上次被輸給張蕭之後,洪天佑忍不住,就把消息報給了秦狂。

「呵呵。」張蕭看著秦狂,「你瞧你的德行?!還想追永福?你配嗎?把他帶走,找個地埋了吧!」

張蕭的話里充滿了殺機。

埋了吧?眾人早就驚呆了,沒想到一下子被這句話給驚醒了。

這少年是什麼人?竟然想殺了秦狂。

「是。」孫乾很爽快的答應了,然後抓著秦狂就要下樓。

… 孫乾當然沒有猶豫,現在就算是手裡是哪國的皇子,或者哪國的國王,張蕭發話說殺了,他也不會皺下眉頭。

張蕭是誰?峽谷小城的城主,而且也是他們孫家的恩人。當初他得知峽谷小城發生的事時,差點沒暈過去,不過,張蕭最後的做法,確實讓他感激不盡。

秦狂此刻終於感到了危機,他有些慌了,這些人真是要殺自己啊!

「救命!」秦狂嘶喊著,可是脖子被孫乾卡住了,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

「你想殺他?」一個聲音毫無徵兆的從張蕭的耳邊響起。

張蕭只感覺身體所有的汗毛都炸了起來。

「老冰!」張蕭在精神力之海中大叫一聲。

「沒事,你有危險我都能感覺到的。」老冰打了個哈欠。

張蕭這才鬆了口氣,這是他也發現,身邊出現的人並沒有把自己怎麼著,而是把一柄長劍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好冷!張蕭感覺到脖子上傳來森森的寒意。

「大哥!」小宇驚叫一聲。

孫乾眉頭一皺,手裡握的更緊了。

「放開他!」張蕭身邊的人淡淡的說道。

「你先放開。」孫乾沉著的說道。張蕭對此滿意的點了點頭,孫乾沒有慌是很好的。

「哦?劍可是不長眼的。」

「我的力氣也控制不好,萬一一用力,我可也保證不了會發生什麼事的。」孫乾笑道。

氣勢上,兩人勢均力敵。

周圍的人都看傻了,這風雲變化,這是快啊!有些人竟然心裡樂呵呵的,感覺自己這次來的太值了,看了這麼一出精彩的戲。

「咳咳。」這時候樓梯上傳來了一陣咳嗽聲。

一個青年走了上來,此青年身著一身黑色長衣,手持一把山水扇,玉樹臨風,帥氣逼人。不過他的臉色白如紙,而且總是不停的咳嗽。

「哦?咳咳,沒想到我一上來,就能看到如此的場景。」青年笑道。「咳咳,原來是秦狂兄?」


孫乾看到來人也是一怔。

「今天是醉紅塵小姐的主場,不如兩位給簡某一個面子,各退一步可好?」青年竟然也做起了和事老「簡某?姓簡,該不會是簡綺靈的什麼人吧?別說,長得還很像。」張蕭打量了一下簡姓青年,心裡暗自猜到。

「簡公子發話,定當從命。」張蕭身邊的人把劍拿開了。

張蕭也看清了這個人的容貌,瘦瘦的一個中年人,沒想到也是一個高手。

孫乾看向了張蕭,張蕭點了點頭,孫乾也把秦狂放了。

秦狂得生,立刻跑到了中年人身後。「劉叔,快給我殺了他們!」

秦狂自出生以來,還沒吃過這麼大的虧,此刻他已經是氣急敗壞了。

「咳咳,怎麼,你沒聽到我說的話?」簡玉衡低沉的說道,但是他的氣勢卻是陡然一邊,從剛才的文弱書生,變成了上位者。

秦狂頓時老實了,不再說話了,只是用惡毒的眼光看著張蕭。

「老闆,麻煩你收拾一下吧。」

「簡公子客氣了。」老闆收拾了一下舞台,然後簡玉衡和秦狂坐在了一起。

「城主大人,咱們怎麼辦?」孫乾走過來低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