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卑與超越 小友,不用如此提防於我。”那聲音說道:“我被困在六層,有個請求,不知道你能夠助我一臂之力。”

第一眼看見那簇火焰中人影之時,劉封就有那人被圍困其中的感覺,此時得到這人親口證實。

他一開始是稱呼劉封爲少年,然而互通姓名之後,立即就改爲“好友”,這個叫張凡的人如果不是老奸巨猾,就是真正好相處之人。

劉封比較傾向於後者,不過這並不會影響他的判斷謹慎,他依舊十分警惕。

“我要如何幫你?”劉封問道。

“不急。在助我之前,我先問你幾個問題。”那人不急不緩的說道。

劉封道:“前輩請問。”

“小友,你可聽說過“龍炎真人”其人?”張凡問道。

第一個問題,劉封就怔住了。

在礦洞遇到那個煉氣師朋友後,劉封真正踏上了煉氣師的道路,第一次他從雲陽天和李天舉口中知道,這個朋友很可能叫做“龍炎真人”,而他們判斷的標準,便是自己使用出來的那一招飛龍在天。

後來,他吞了方撥圖的靈魂,擊殺了雲陽天,得到的信息也沒有更多,僅僅是知道了,龍炎真人是三千年前,至少來自四級大陸的大能,因爲家族分裂,流落到了莽大陸那一片域中。

再多的,劉封也不知曉。

而劉封也再未遇到過知曉龍炎真人的人。

這個叫張凡的人,竟然第一句問的就是龍炎真人,叫劉封如何不驚?

“小友的神念波動很大,所以龍炎真人,小友必然是聽過了。”張凡笑道:“小友不用太過緊張,我只是發現,自你和龍炎地火接觸之後,龍炎地火似乎正在發生改變,所以試探的詢問一句而已。”

劉封本以爲,張凡懷疑自己和龍炎真人有舊,是因爲自己在第五層以“飛龍在天”這一招擊殺了李天寅,然而沒想到的是,他的判斷,竟然是來自於龍炎地火。

事實上,劉封自己也有強烈的感覺,在自己試圖把龍炎地火氣息融入到黑巖火中之後,他的潛意識意志發生了改變,龍炎地火對他的壓制,似乎也在悄然發生改變。

就如同現在,他能感覺到巨大無匹的壓制,但是這種壓制,卻並不針對他,所以他才能在七層毫無壓力的站立着。

“龍炎真人,和龍炎地火有什麼關係?”劉封問道。

“龍炎地火在數千年前,被一個大能封印在此處,那位大能,就是龍炎真人,甚至這龍炎地火的名字,也是龍炎真人取的,這地火,本來就是龍炎真人生前之物。”張凡語不驚人死不休,直接拋出重磅**。

“龍炎地火是龍炎真人生前之物。”劉封驚歎一聲。

假設自己在礦洞匯遇到的那個朋友就是龍炎真人,而他最後消散之前,在自己腦海中留下了打量的記憶和信息,這些信息雖然混亂龐雜,但是必然也擁有那個朋友的一些意志殘留,而龍炎地火真的是龍炎真人生前之物,龍炎地火感應到了自己神念深處屬於那個朋友的意志,所以不再強力壓制自己。

而自己強意識中,因爲受到朋友意志的影響,也強烈的期望走到七層,產生再次煉化龍炎地火的念頭。

這一切,很說得通。

但是,劉封卻始終疑惑,自己腦海深處的的那些信息,真的是龍炎真人的傳承嗎?

“你神念波動很厲害,非常頻繁,顯然你有很多問題想不明白,你可以問我,如果我知道的,一定不會吝嗇回答。”張凡突然說道。

劉封突然反應過來,張凡已經兩次提及自己的神念波動強烈。

一個人的神念不動,實在腦海的泥丸之中,除了自己以外,他人根本不可能察覺。

但是,這個叫做張凡的人,竟然能夠兩次準確的指出自己神念波動頻繁,這是什麼緣故?

劉封不知道這張凡是什麼人,也不知道他什麼修爲,不知道他究竟有什麼目的,不知道他以什麼手段探知了自己的神念波動,什麼都不知道。

對於未知的恐懼,開始籠罩着劉封。

劉封不想自己被恐懼侵犯,所以他決定作出改變,他決定相信自己最爲直接的判斷,相信這個叫做張凡的人。

“龍炎真人,是什麼人?”劉封開始發問。

張凡認真的回答着。

一問一答,龍炎真人的形象,漸漸在劉封腦海成形。

他並不是家族嫡系,而是庶出,所以從小受盡了壓迫,在同輩中人的欺凌中長大,在家族之中,微不足道。

後來,他煉氣有成,遊歷各個大陸,挑戰高手,每每被羞辱,打得遍體鱗傷,卻從不退縮,每到一處,依舊我行我素。

一次次的失敗,一次次的站起來,他就在這樣的挑戰之中,不斷變強。

數百年後,他再次踏上了當年歷練的路程,再次走遍了當年走過的每一個大陸,他的長劍,指向了每一個挑戰過的強者。

曾經羞辱他的,最終被他殺死,然後給予厚葬。

曾經擊敗他的,最終被他擊敗,有的成爲了朋友。

曾經把他至於死地的,最終被他砍下頭顱喂狗,然後殺盡了那人全家,包括其親朋好友,一個不留。

這是一個重情重義,性情偏激到孤僻,兇殘成性,行事單憑一己之喜好,沒有準則,卻有着極端原則的人。 壯漢心底暗恨這一隊長多嘴,不過嘴上卻輕描淡寫道:「我那手下修得還是一品功法,並沒有重修。這小子專修身體,力量上對不過也實屬正常。」

「哈哈哈!到了主院不重修仍然選擇一品功法的也就只有在你老胡的隊里才能有了。」

「你!」

二隊長出來打了圓場道:「行了行了,為這麼個小子吵架不值當的啊,你們都消停會兒,等選完了,咱就各干各的去了。」

壯漢恨恨的看了一隊長一眼,不耐的對林東喝道:「快點兒!選個人這麼磨磨蹭蹭的!」


林東心底冷冷的一笑,以自己的狀態,越級挑戰開靈三重的修士不成問題。不過表面上卻顯得有些畏畏縮縮的伸手一指第八隊長,小聲道:「我選他!」

聞言,其餘七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那冷酷青年的身上,除了羽姬和柳下有些失望外,其餘人全都是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


「哈哈哈!圖冷,恭喜你啊!能獲得這麼個寶貝!半個月後的分隊評選,看來你又有站在最末尾了!」

杜青有些不滿的看了一隊長一眼,埋怨道:「一隊長,你這話是怎麼說的。就算是沒有這小子,圖冷還不是一樣,他那小隊的幾個貨!哈哈哈,想想我都覺得好笑!圖冷,你不如讓他們去組建一個雜技團得了!絕對比做修士有前途!」

對於其他人的調笑,圖冷麵色不變,依然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樣,不過隨著林東指了指他,他終於將目光放在了林東身上一眼,那雙眼睛簡直比他的表情還要冰冷。

羽姬則是在這個時候湊到了林東的身邊,豐滿的胸脯有意無意的剮蹭到林東的手臂上,遺憾的低聲道:「小弟弟,你真的是錯過了一次很好的機會的。」

柳下眼尖,繼續陰陽怪氣道:「賤女人,人家都不選你,你還在那裡范什麼浪。」

「哼!你怪我!你個死人妖!」

壯漢算是心滿意足的說道:「行了,時候不早了,大家都散了吧。我相信圖冷兄弟一定會帶好這個小朋友的!」

二隊長可算是脫了困了,只是隨意的說了一句回頭見,便匆匆踏入傳送門離開了。

至於其他人自然也是相繼走開,只留下圖冷與林東二人。

沉默了良久,林東也沒辦法和這個冰塊的男人繼續僵持下去,終是開口說道:「我們現在應該幹什麼?」

這句話,終於讓圖冷的目光微微有些側目,盯在林東的身上,極輕的皺了一下眉頭,扔給林東一塊兒令牌,冷聲道:「滴血認主,隨我來。」

說罷,竟不再理會林東,直接踏入傳送門。

見此,林東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暗暗道:「這傢伙有點兒意思?這麼年輕就成為隊長,實力一定不凡。不過看樣子,對於領兵之事應該很差。」

滴血認主后,手中標註著林字的黑色令牌散發出一道柔和的光芒,然後,便沒有然後了……

踏過傳送門,林東眼前是一幢幢三層高的小樓,分列均勻,四周則是樹林密布,一眼望去,一片綠意,仿若是世外桃源般的存在。

而林東還沒有完全欣賞完,一道冰冷的聲音從側身響起:「和我來。」

撇頭看去,圖冷在撂下這麼一句話之後,再度向前疾走,那樣子好像很著急似的。

林東無奈的一笑,緊隨其後,只是越走,圖冷的速度越快,往往是一個跨步間便是兩三米的距離。

「想考驗我?」林東心底冷笑一聲,腳下也是加快了速度,雖然看上去沒有圖冷那麼輕盈。但腳下的速度卻是飛快,一點兒也沒有掉隊,與圖冷的距離始終保持在兩米左右。

終於,隨著圖冷腳步一頓,林東也隨之停下,看著圖冷慢慢轉過的身子,笑道:「隊長,如果你在快一點兒,我就跟不上了。」

聞言,圖冷深深的看了林東一眼,目光中不再是之前如冰一般的寒冷,而是多了幾分莫名的味道。

過了一會兒,才重新開口道:「這裡是護衛隊的休息地,分為八個區域,最裡面的是我們第八小隊的休息區,那邊兒有標示,你自己去看,不要進入其他小隊的休息區,否則後果自負。」

林東聳了聳肩,沒有言語。

圖冷繼續道:「第八小隊一共70人,是所有小隊中人數最少的。不過休息區都是統一標配,一共100幢,沒有住人的地方門上會掛著紅色的木牌,你自己去找吧。至於其他的,你以後自然會明白。」

說罷,圖冷竟直接拋開了林東,腳下附上一層靈氣,身形如飛射的子彈,向前直奔。每一次跳躍足有五米以上的距離,幾乎是幾個呼吸間,便消失在了林東的視線中。

「這傢伙好不負責啊,什麼叫做以後自然會明白。那我現在應該做什麼?」

林東有些苦惱的暗自說道。不過當視線集中在那一幢幢精美的小樓時,倒也把對未來的疑慮暫時放在心底,首要任務就是先找到住的地方。

只是邊走,林東就越納悶兒,甚至是疑惑,為什麼走了這麼半天,明明還剩下三十幢空房子,卻沒有一個是掛著紅色的木牌的。


而且這街道上幾乎空的就像是一座鬼城一樣,連半個人影都看不到。

「這都快要走到頭了,怎麼還是沒有空房子,難道那傢伙在騙我?」

終於,林東停步到了一處高約十米的石壁前,一無所獲,所有的房子都沒有紅色的木牌,而自己已經走了整整一個小時。

「該死的!看那傢伙的樣子不像是耍我的,怎麼會這樣?!」

正這時,林東聽到了一聲輕響,就像是開門的聲音,只不過很輕微,但仍然被林東輕易的捕捉到。

循聲望去,在林東的左邊,一處原本緊閉的大門正悄悄的合上一絲縫隙,顯然是看到林東發現了他。

倏然間,林東腳步一滑,幾乎是一息間竄出四米的距離,速度之快和圖冷也不相上下。

砰!

臨近大門時,林東重重的按在其上,沉聲道:「哥們兒,麻煩出來一下,我知道你在裡面,我有些事情需要問你。」

然而,林東的問話卻仿若石沉大海,半天沒有回應。

「哥們兒,我是今日新入主院,有許多事情還不明白,麻煩出來一下。」

門內依舊是沉默無言。 林東臉色微微一變, 奉崽成婚[星際]

「哥們兒,你若是還不開門,那我只能用強的了。」

這一次,話音剛落,原本緊閉的大門終於開啟了一絲縫隙,從裡面探出一個腦袋,賊頭賊腦的,五官聚在一起,倒還真像是林豹那張囧臉。

這傢伙先是伸出腦袋左右看了看,見四周沒有其他人,不耐煩的對著林東低喝道:「新來的菜鳥?沒聽說有新人要來啊,不管了!我告訴你菜鳥!你要是敢給我弄出聲響,小爺活劈了你!」

不理會這傢伙的威脅,林東直奔主題道:「為什麼這地方沒有空房子?」

這人上下打量了一下林東,面色不屑的說道:「小爺憑什麼告訴你。我和你說,趕緊離我這裡遠點兒,別弄出什麼聲響,否則招惹了那幫煞神,小爺和你沒完!」

那幫煞神?林東一愣,不過看著這人慾要關門,急聲道:「等等!」

「還他媽什麼事兒?!趕緊走的遠遠兒的!別逼小爺發飆!」說著,這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兇狠的表情。

此時,林東雙手如變魔術一般的憑空捏住一枚金幣,壓低聲音道:「哥們兒,我是初來乍到,有許多事兒還不明白,你要是能給我解惑,這點兒錢是小意思,我一定還會有重謝。」

頓時,這人眼睛猛地一亮,看林東這一身打扮,補丁套著補丁的,竟然會有金幣?這可真的筆不小的數目,心臟劇烈跳動著。

不過送上門的錢哪有不接的道理,這人佯裝猶豫了一會兒,一把將金幣搶了過去,將門縫拉開了一點兒,催促道:「快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