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過程,因為秦逸的幫助,一下子縮短了幾百倍!

秦逸也感覺到盛雪的變化,於是對二女道:「從這裡到冰霜平原,大概還需要幾十天的時間,真龍知御舟把它設置成自動行駛,我們都去千幻世界珠裡面,閉關修鍊,爭取把境界,都突破一層,我也要將這次得到的金丹煉化,爭取提升到炎士境界。」

秦逸嘴上這麼說,但是他心裡也明白,以他現在的實力,想要提升境界,比洛珞和盛雪,要難了不知道多少倍。

但一旦突破了,就是魚入大海,龍翔宇宙,對付同境界的修道者,以一敵千,都是小意思,越級擊殺對手,也是輕而易舉。

所以秦逸心中,也希望自己能夠,儘快突破到炎士境界。


因為一旦達到了炎士境界,他不僅實力大升,還可以開始修鍊第二元神這門神通了。


等洛珞將青銅大船的航線等等,全都設置完畢后,三個人一起進入了千幻世界珠的世界。

這片獨立的世界,此刻已經成為了任何一個修道者,都夢寐以求的洞天福地。

空氣里全都是濃郁的藥力和靈氣,每呼吸一口,都能起到伐毛洗髓的作用,讓身處這個世界中的三人,血肉越發堅韌。

而這個世界里,靈氣最濃郁,對修鍊最有幫助的地方,就是秦逸和洛珞、盛雪現在所在的,扶桑神木的樹榦下。

扶桑神木籠罩的範圍里,空氣甚至都不再是氣體,而是一股股瓊漿玉液。

站在樹下,就好像是浸泡在靈藥裡面,效果比在這個世界的其他地方,還要好許多倍。

普通的修道者,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根本不會相信,世界上還有靈氣這麼濃郁的修鍊福地。

三個人在樹冠的遮蔽下,分別選了三個不同的地方,開始吸收靈氣,提升實力。

秦逸的目標,就是突破到炎士境界!

盤膝坐下后,秦逸伸手一揮,一道道符籙、法則,從他的掌心,吞吐而出,三枚金丹,像是三輪金色的小太陽一樣,繞著他緩緩旋轉,充滿了澎湃的力量! 秦逸手掌一翻,掌心雲氣翻騰,頓時就有一種,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強悍味道。

三枚金丹,繞著秦逸,飛速旋轉。

每一枚金丹中,都逐漸浮現出一張嘶吼咆哮的人臉。

這三枚金丹,都分別繼承了蕭無法、蕭無天、黎雨的意志。

此刻他們預見到了自己的命運,不斷掙扎,妄圖擺脫秦逸的控制。

秦逸的眼神,沒有一絲波動,更沒有受到他們的影響,眼眸深處,彷彿有宇宙蘊含,深邃無敵,睥睨天下。

「吞天大墓!」秦逸一聲大喝,頭頂霹靂閃電、地水火風,齊齊噴涌而出,在半空凝聚成一座座絕世大陣,緩緩蠕動。


島嶼一般大小的吞天大墓,黑壓壓地穿透虛空,駕臨這個世界。

滔天血色,讓空氣變得更加濃稠。

普通人若是進入到這個環境,恐怕直接就會精神崩潰。

一股太古滄桑的氣息,史詩真諦,在秦逸體內,緩緩運轉,強悍的味道,彷彿一顆種子,在秦逸的靈魂深處,萌芽生長。

被強悍的力量控制住,三枚金丹,旋轉得更快,他們不甘心,就這麼被秦逸煉化。

「龍牙利爪!破滅!」

你的婚姻,我的愛情 吞月!」

「降世!」

秦逸一拳拳,動作看似緩慢,卻帶著霸絕天地的無敵味道。

三枚金丹,困獸之鬥,卻一點辦法都沒有,被秦逸的真氣,拖入了吞天大墓。

轟!

吞天大墓上面,多出了兩扇沾滿斑駁血跡的石門,厚重無比,無數符咒,銘刻上面,看上一眼,都讓人覺得,鮮血欲滴,神魂顫抖,鎮壓萬魔的力量,催動兩扇石門,轟然閉合。

三枚金丹,一下子就被關入了吞天大墓裡面。

烈焰熊熊,轟轟作響,天空大地,都在顫抖。

秦逸再伸一隻手,九竅玲瓏爐,飛了出來,無數的材料,盤旋四周,凝聚成團。

秦逸就像是一顆星球,而這些材料,就是繞著秦逸的衛星。

「孕育萬魔!」秦逸一聲大喝,手掌一劈,彷彿開山大斧,轟然下落。

吞天大墓的石門,打開一道縫隙,濃郁如實質的魔氣,潮水一般涌了出來,污染四周的空氣。

秦逸伸手一揮,這些魔氣,頓時像訓練有素的大軍,朝著九竅玲瓏爐,滾滾蕩蕩,飛了過去。

這個場面,如果讓別人看到,恐怕眼珠子都會掉出來。

穿越異世獵攻記 ,要是觸碰到魔氣,身心都會受到污染,變成嗜血魔頭,像秦逸這種,以凡人之軀,操控魔氣的,絕對是前無古人,開創了歷史先河,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力。

滾滾魔氣之中,各種各樣的魔頭,嘶吼著,咆哮著,奮不顧身,衝進了九竅玲瓏爐,眨眼之間,就被煉化為魔氣,和材料煉製的藥力,混合到一起,形成一粒粒丹藥。

吞天大墓因為吸收了邪魔和赤鏈炎魔的殘軀,得到了進化,所以孕育出來的魔頭,也比過去要強大,此刻魔氣無論是數量和質量,也都得到了極大的增強。

一粒粒丹藥,不斷煉製出來,在地上鋪成海洋一般。

這些丹藥,都是殷千愁做夢都想得到的萬靈朝聖丹。

秦逸心念一動,掠奪的寶藏,也全都飛了過來,數不盡的太乙元丹,將整個扶桑神木包圍,密不透風。

「師姐,盛雪,我馬上引爆所有的太乙元丹,我們一起藉助這股力量,晉陞到炎士境界!」

秦逸的聲音,如洪鐘大呂,穿透魔氣、葯氣,清晰地傳到了洛珞和盛雪的耳中。

洛珞和盛雪,正在閉關參悟,聽到秦逸的聲音,兩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又驚又喜的神色。

蠻荒國度的寶藏、如玉城和海龍城的稅收,這些太乙元丹,加起來不知道有多少億,已經沒法計數。

這個數量,要是真的統計出來,能夠把人活活嚇死!

數不盡的太乙元丹,緊密排列,像是一個大繭子,將整座山峰,團團圍住,峰頂被扶桑神木籠罩的部分,更是圍了一層又一層。

遠遠望去,就像是天地之間,冒出來一根頂天立地的雪白蘑菇!

濃郁香氣,巍峨浩大,叫人嘆為觀止。

「殺戮金身!爆!」

秦逸將體內真氣,凝聚一束,引爆開來。

殺戮金身從秦逸身後,借著爆炸的威勢,拔地而起,火箭一般,直竄天空。

手中十六把武器,揮舞得叫人都看不清。

所到之處,所有的太乙元丹,全都炸開,匯聚成浩蕩葯海!

無數的藥力,凝聚成一條條滾盪瀑布,又好似條條銀龍,僅僅纏在山峰上。

藥力的中心,彷彿引爆了一場風暴。


秦逸、洛珞、盛雪,三個人每人身上的數萬個毛孔,全都舒張開來,將四周滾盪藥力,引入周身每一個細胞,每一根汗毛。

此時此刻,他們三個人,哪怕是拔下一根頭髮,都是比一筐太乙元丹,藥力都要濃郁的靈丹妙藥!

洛珞首先開始晉陞。

炎徒境界第一層……

炎徒境界第二層……


炎徒境界第三層……

炎徒境界第四層……

炎徒境界第五層……

每一層上升,都沒有停留,直接進入下一層。

一般修道者,達到炎徒境界后,每提升一層,就算天資卓越,又輔助靈丹妙藥,都至少要數年時間,才能提升一層。

像洛珞這種,一眨眼就提升一個層次了,說出去都不會有人相信。

炎徒境界第六層……

炎徒境界第七層……

洛珞還在繼續提升。

她周身的真氣,已經比短短几個呼吸前,提升了幾十倍!

此刻四周空氣,濃如水銀,隨心所欲地變化,最濃厚的地方,堪比鋼筋鐵板,就算是一根針,都沒法刺進去。

盛雪距離洛珞最近,洛珞周身發生的變化,她一清二楚。

此刻她都被驚得說不出話來。

太乙道貴為御風大陸第一宗門,各種天才,層出不窮,早就見怪不怪了。

就連盛雪自己,都是讓人驚嘆的天資卓越的修道者,不然的話,也不會年紀輕輕,就踏入炎徒境界,並且還是炎徒境界第八層這樣的存在.

但即便是這樣,她也絕對沒有見過,更別提親身經歷過,像洛珞這種,一眨眼功夫,幾乎就要突破一個境界的可怕場面!

而且這還是炎魂大境界的突破!

要知道,不知道多少修道者,卡在祭魂境界一輩子,都沒法突破到炎魂大境界。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秦逸的幫助。

相比眼前所見,遠處的少爺秦逸,身上的奇迹,則更多,更叫人嘆為觀止!

就在盛雪連連感嘆、感慨的時候,她突然全身一震,感覺周身筋脈、氣海,一下子舒張開來。

她也提升了!

炎徒境界,第九層!

並且真氣還在不斷翻湧,像是煮沸的開水一樣,直衝炎徒境界第十層! 龍淵的岸邊,突然出現兩個人。雷藏手中的刀上還有血跡,郝仁的手中則舉碰上一個小奶瓶,瓶里的血又增加了一些。

原來,剛才郝仁和雷藏被火球包圍的時候,郝仁運用神境通,一把抓住雷藏,瞬間把他帶到了公龍的後背上。

龍的腹、背、爪、尾都覆蓋了鱗片,這些鱗片十分堅韌。雷藏就算使用「無鋒寶刀」,也要激發出刀氣,才能把龍鱗給擊破。

但是,龍的腑下卻十分柔軟、細嫩,郝仁略一指點,雷藏的刀就在公龍的左腑處劃了一刀,珍貴的龍血隨之而出。

趁著公龍還沒有反應過來,郝仁已經用奶瓶在它的傷口處接了一下。因為公龍的體型著實龐大,它隨便流出一點血,就夠郝仁用的了。

既然龍血到手,郝仁也就不再久留。雖然後面傳來公龍的大罵聲,他們根本不在乎,哈哈大笑著越走越遠。

郝仁搜集四大靈獸的血,龍、麒麟、貔貅都齊了,海島上還養著兩隻鳳凰。事情到此,也算是大功告成了。

「大哥,我要回家了!你也別急著去天獄森林,先在家中陪陪嫂子!」郝仁對雷藏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