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還愣著幹什麼,還不把人拉開,這樣扭打成何體統啊。」里正氣得吹鬍子瞪眼的,可卻沒有一個人願意上前的。

開玩笑,他們是來看熱鬧的,又不是來受波及的,況且這兩個都是女人,潘長舌衣裳都在扭打中凌亂了,再讓他們上前去拉開,這不是討人嫌話么。

看着一個個的不為所動一副看熱鬧的樣子,里正更氣了。這些人,過分,實在是太過分了。

而讓蘇葉沒想到的是,自己這柔弱的便宜娘親,竟然也有這麼勇猛的一面,而一切都只是因為她。

心中頓時有說不出的暖意,原主過得再怎麼辛苦,可畢竟還有這愛她疼她的家人,要不是因為這一次意外,她估計是一輩子都享受不到這種暖心的親情吧。。 「玄子,咋了?」

看着陳玄掛斷電話,韓沖不解的問道。

「沒什麼,吳家那邊請來了一個高手,讓我去領死了。」陳玄冷笑了聲,不過既然這吳家真想和他死磕下去,這次陳玄已經不準備對他們手下留情了,不能和解,就得斬草除根,這是他當初在野狼谷和狼群廝殺悟出來的道理。

聞言,韓沖怒罵道;「一群腦袋別在褲襠上的玩意兒,看來他們是嫌命長了,真想找死啊。」

「你小子小聲點,別讓我師娘聽見了。」看着走在前方的秦淑儀和李薇兒,陳玄說道;「今天晚上先去會一會柳氏集團的人,明天一早返回東陵,我倒要看看吳長青那個軟蛋這次究竟找來了什麼厲害人物?」

話才說完,又是一通電話打了進來,這次來電的人竟然是蕭雨涵。

見到是這女人,陳玄眼睛一亮,接通電話笑道;「蕭大美女,莫非又有事情想讓我幫忙?」

「你在哪兒?」蕭雨涵淡淡的問道。

「洛江。」

「你不在東陵市。」蕭雨涵有些意外,道;「看來東陵這邊發生的事情你還不知道呢?」

陳玄有些訝異,旋即他冷笑道;「看來吳家那邊的事情鬧得挺大的,居然連蕭大美女你都知道了。」

「你不怕?」

「一群跳樑小丑,何懼之有?明天一早我就返回東陵,到時候我倒要看看誰能夠擋住小爺這雙拳頭。」

聽着電話裏面傳來少年那霸氣的聲音,蕭雨涵笑道;「好,我等著看你回來是如何讓東陵市上層圈子閉嘴的,希望你這個所有人口中的懦夫不會讓我失望。」

陳玄咧嘴笑道;「放心,哥不僅這事兒不會讓你失望,其他方面更加不會。」

「粗俗。」蕭雨涵丟下兩個字,直接掛斷了電話。

見到陳玄掛斷電話,韓沖說道;「玄子,我剛才打聽了下,吳家這次請的人來自天瀾市,是武慕白手下的一員戰將,叫林左,實力很強,曾一夜之間覆滅十個幫派,怒殺千人,被道上的人稱之為屠夫。」

「屠夫……」陳玄冷笑道;「他如果是屠夫,那小爺就是他祖師爺爺。」

韓沖繼續說道;「不過這林左身後的人不容小覷,武慕白在道上被人稱之為武爺,和江家老爺子一樣,都是江東之地的大佬級人物,不過這武慕白存在的時間更久一些,其坐鎮天瀾市,稱霸江東之地西邊五市,上百個區,數百個縣鎮,能耐非同凡響!」

對於這武慕白,陳玄從江嘯堂的口中聽過,知道對方是一個厲害的高手,應該已經進入了天王境!

陳玄眯着眼睛說道;「如果此人出面的話,小爺還真有幾分興趣!」

這個時候,時間已經來到了正午。

東陵市吳家山莊,所有人彷彿是掐著點一樣,當指針指向十二點的那一刻,東陵市那群名流富豪紛紛都朝着首位上的林左看了過去。

「林將,午時已到,那個小子還沒有現身。」吳長青冰冷的說道。

聞言,林左緩緩睜開了微閉着的眼眸,其漆黑的眸子宛如他手中的利劍一般,銳利逼人;「原本本將還想給他一個痛快,不過他既然想逼本將親自跑一趟,那麼此行本將就不止殺他一人了。」

聽見這話,在場所有人都興奮了起來,雖然他們和陳玄並沒有什麼恩怨,不過作為東陵市上層圈子的精英人物被一個從鄉下來的毛頭小子踩在頭頂上,他們的心中終歸有些不舒服。

這其中最興奮的就是高家老爺子、高瑤和周國安、周劍父子四人了,他們對陳玄的恨意,絲毫不下於吳長青。

不過就在這時,大廳忽然傳來一聲驚呼;「等等,你們快看群里,那小子回應了!」

「什麼?回應了?」

聽到此話,所有人紛紛拿起手機觀看了起來。

而這回應之人,自然是江無雙安排的。

只有簡短的一句話;有種就等著,明日上吳家!

看到這裏,大廳裏面的所有人均是大怒。

「膽大包天的小子,竟敢小覷林將,太狂妄了!」

「讓林將有種等著,這該死小子的腦袋怕是被驢踢了吧,他若是敢來豈會拖到現在?」

「說得對,這小子肯定是怕了,知道林將會在午時親自上門找他算賬,所以才想出了這種拖延時間的方法。」

「不過他以為這樣就能逃過一劫嗎?想拖延時間,林將會給他機會嗎?簡直痴人說夢,明日上吳家,他當咱們都是傻子不成?他要是敢來老子寧願相信這世上有鬼。」

「口出狂言的懦夫,他早該死了,林將,此子擺明了是想拖延時間,或許他正在想着逃命的方法,絕對不能給他這個機會。」

周劍這時也說道;「林將,這小子一定是怕你找上門去,咱們可千萬不能上蛋,我建議現在就應該去取他的狗命,一旦讓他逃了無疑是大海撈針,在想殺他就難了!」

高瑤說道;「是啊林將,這個螻蟻擺明了是緩兵之計,一旦我們給了他時間絕對是正中他的下懷,他若是敢來豈會等到明日?」

「林將,此事慎重!」周國安也開口說道,他們都盼著陳玄丟掉狗命,自然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出現其他變故。

吳長青這時也急了,說道;「林將,一旦我們給了他時間,恐怕是放虎歸山啊!」

「哼,放虎歸山?」林左冷哼一聲,只見他遽然拔出了手中的古劍,而後一道劍氣長虹破空,揮灑大地,竟是直接將大廳的地面斬出了一條可怕的痕迹。

見到這裏,在場的所有人都大驚失色,這便是林將的實力嗎?這便是武者擁有的力量嗎?

以這一劍的實力,要殺那小子絕對是易如反掌!

「就憑他,配嗎?本將要殺的人,在這東陵市沒人保得住,即便他逃了又如何?面對本將,他能成氣候嗎?」林左收劍回鞘,只見他又緩緩的坐了下去,一臉冷傲的說道;「既然他想激本將,那本將就如他所願,再給他一個機會,等他一天!」

。 第1507章

秦臻原本和楚琉影慢慢走著,前面就是院門。

卻就在時候,這道凄厲聲猛的響起,方向分明就是她的院子,而且不是好聲。

兩個人對視一眼,秦臻的臉色瞬間就變了,楚琉影更是,抬腳就朝著家中跑去。

墨絕本是已經回頭了,準備離開,卻在這一聲慘叫聲下,立刻停住了腳,見秦臻和楚琉影都快步朝著院中奔去,他隨即跟上。

秦臻直接飛奔而去,不入院門,便進了家。

而楚琉影一腳踢開大門。

血色,瀰漫在空氣中。

死寂,暈染了整個院子。

有人闖進來了,殺人了!

秦臻的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快速的朝著後院奔了過去,卻只見一個黑影瞬間竄上牆頭,飛奔出了院子外。

「站住!」

楚琉影一聲厲呵,隨即飛身而起,緊跟著追了上去。

秦臻心口砰砰跳的厲害,她快步的走向後院,推開一間屋子,這是奶娘和丫鬟的屋子住在這裡照顧著小墨,可此刻屋內滿滿都是血腥氣,娘親橫卧在地上,鮮紅的血流了一地,染紅了她的衣服,月色從窗戶打進來,慘烈一片。

還有兩個小丫鬟死在外間,俱是胸腹部一片血跡。

秦臻快速進到屋子裡,探了探三人的鼻息,果然毫無聲息。

「小墨……」

「小墨!」

秦臻驚慌出聲,臉色一片蒼白,小床上,她給孩子買來的那個小撥浪鼓還在那裡,可是孩子不見了。

秦臻一瞬間只覺得一盆涼水從頭澆到腳。

「小墨。」

秦臻快速出了門,這個時候她才看清楚,院子暗影處還躺著四五個屍體,那是楚家派來隱在暗處保護她的,如今全都遭遇了不測。

「姜凌風,沐心藍……」

秦臻慌了,臉上的清冷淡漠不見了,她推開一扇門,沒有,再推開一扇門,依舊沒有。

她因為剛才進屋子不小心踩到了奶娘的血,所以腳底沾了血,踩在石階上,一連串紅色腳印,看起來凄美又觸目驚心。

但秦臻什麼都不顧了,她只覺得冷,後院的門被她一個又一個推開。

但是沒有,什麼都沒有。

她的小墨不見了!

不見了!

有人在這個夜裡殺了這院中的所有人,小墨是生是死她都不知道,下落不明。

「君緋色……」

就在這個時候,楚琉影和墨絕一起沖了進來,只見秦臻站在那裡,周身一圈血腳印。

秦臻緩緩的轉過頭來,她不知道是看著虛空,還是看著楚琉影,她說,「小墨不見了。」

墨絕手上還拖著一個黑衣人,便是剛才從牆頭竄出去逃走的那黑衣人,被楚琉影和墨絕前後圍堵,沒逃出去,自己自盡了。

墨絕怎麼也沒想到會是這樣。

「楚琉影,小墨不見了,他,他不見了,我找不到他,奶娘死了,丫鬟也都死了,那些暗處的護衛也都死了。」

秦臻看著楚琉影,那雙清凌凌的眸子像是瞬間空洞,被驚懼和迷茫絕望給盛滿了。

楚琉影一瞬間心如刀割。

是真的痛的都沒法兒呼吸了。 沈虞臣目光往霍曲深身上一送,說道:「那就想一個不會拒絕的求婚方式。」

莫衍書已經直接開始笑了。

對啊,這就是大總裁,有什麼問題就直接解決什麼問題,難道還要跟你解釋到時候拒絕了自己什麼反應嗎。

抱歉啊,根本就不會,而是直接從源頭上抓起。

霍曲深很顯然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回答,直接就懵在了原地,那可不,雖然都是總裁,有些人這總裁,當的是一點都不稱職,在處理事情上,那思維方式也是完全不一樣的。

霍曲深頓時就焉了下去。

沈虞臣直接發了話:「現在就開始吧。」

然後沒有人敢第一個說話。

沈虞臣直接就點名了,「顧舟,你先來。」

這比殺人誅心,還要恐怖的,是拎出來公開處刑。

而且往往,都是大家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這不,一看到顧舟臉色不好,大家都在幸災樂禍的笑。

顧舟真的無語了,而且感覺自己的內心受到了非常強烈的傷害。

這一個個的,還是朋友嗎?

不是,全都是表面的虛情假意的關係。

沈虞臣繼續說道:「說什麼都可以,暢所欲言,目的只有一個,讓小棲有一個終身難忘的求婚。」

家裡有一點大了。

莫衍書覺得第一個發言這倒霉事落到顧舟的手上,真的怪可憐的,所以看熱鬧不嫌事大就安慰道:「緊張什麼,我們沈總不都是發話了嗎,暢所欲言,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根本就不會有事兒的,把你心目中的想法說出來。」

霍曲深也同樣如此:「就是啊,慫什麼慫,你可是我的員工,來給我爭氣點,給沈總看一看,我手裡面的員工一個個都是實力幹將。」

溫知寒直接開口威脅,因為他沒有什麼耐心:「浪費時間,我會揍人的。」

說著那纖長的五指,緩緩的握成拳頭,咔嚓咔嚓的響。

顧舟:「!!!」

這是一個交流會嗎?

顏西辰是其中最小的一個,所以特別的興奮:「哎呀顧舟,你慌什麼慌,你可是我老姐的前男友誒,你跟我老姐在一起足足有一年的時間,我老姐喜歡什麼你難道不知道嗎?就從這個點出發,你想一個浪漫的求婚儀式,肯定會很不錯的,說吧!」

芳馥香微微挑眉,那語氣忽然有一點點的危險:「你就是渣了我姐妹的顧舟啊,本來想找你算賬了,怎麼是這麼慫的小奶狗?」

顧舟瞪大了眼睛:「我……」

關鍵時候還是要看蘇蔓:「顧舟,你要是不配合,我砸在你頭上的好資源,可就要傾斜給別人了。」

幾乎一秒鐘不耽擱,顧舟頗為冷靜道:「好,我有一個好的想法!」

眾人:「……」

霍曲深看蘇蔓完全就是星星眼,「我靠,太厲害了!」

沈虞臣問:「說出來。」

顧舟道:「在車的後備箱準備漂亮的玫瑰花,然後在玫瑰花中藏一個戒指盒,然後找一個理由,讓小棲去後備箱拿東西,然後小棲就會看到一束花,求婚自然而然的就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