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傷他九十八刀飛,我變讓你組織的所有人每一個人身上都掛滿九萬九千九百九十八刀。”

魔音的聲音冰涼徹骨的響了起來,但是在媚兒等人的耳朵裏面她的話是那麼的堅定,給人的感覺就好像心死了一樣。 “你有地獄,我有天堂,我倒要看看你的地獄到底有多強悍。”

魔音的這句話讓的媚兒的臉色頓時一變,天堂,創建了差不多有五十年的時間了,但是天堂到底是什麼組織沒有人多少人知道,也沒有多少人知道天堂到底是做什麼的,而且天堂一直都非常的低調,基本上這個世界沒有多少人知道天堂這個名號了。

而除了媚兒之外所以的人臉上都是一臉的疑惑,天堂是什麼?她們根本不知道。

而遠處的老頭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好像在思索着什麼一樣,但是思索了半天都沒有想到。

零點尖叫聲 血天使”

魔音輕輕的叫了一句,眼神裏面寒光閃動。

當魔音的聲音剛剛落下,一個全身籠罩在白袍之下的一個人影慢慢的走了出來,看似淡淡的一步,但是速度卻是非常的快捷,沒過兩秒的時間就此天台走廊來到了魔音的面前,然後單膝跪地。

“血天使拜見吾皇”

聲音充滿了冷漠,但是媚兒等人還是清清楚楚的聽清楚了聲音裏面的那一道恭敬之意。

媚兒看着這個白袍人眼中閃過了一絲好奇,她好奇的是這個血天使到底有着怎麼樣的實力。而其餘的人都是一臉疑惑的看着血天使。


老頭看着血天使的時候臉色頓時大變,他沒想到是這個名叫血天使的人實力非常這麼的強悍,就算是一般人來到這都差不多要一分鐘,其餘的武者什麼的到這至少需要五秒到十秒的時間,但是他卻是隻用了兩秒,而看他身上的淡然之色顯然沒有用盡全力。

“去,給我屠戮地獄,不要放跑一個人,每一個人身上九萬九千九百九十八刀,要是少了一刀你們不用回來了,多了一刀你們自己也去死吧。”

魔音的這句話冷酷無情,簡直就是沒有絲毫的理性,但是血天使籠罩在白袍之下的臉上則是透漏出興奮之色,皇,終於要回歸了,血天使,終於又要回歸了。

“好可怕的女娃娃。”


躲在牆角的老頭掏出一支菸點燃抽了起來,看着魔音的眼神都帶着一絲畏懼之色,這種人招惹不得,要不然會死的非常的難看。

“血天使知道”

血天使說完這句話後身子站了起來,然後快速的朝着樓下衝去,只給衆人留下了一道白死的身影,而且還是非常模糊的哪一種。

“爲何,你爲何不告訴我你的曾經,你爲何不告訴我你心中的委屈,難道我做的還不夠?我原本只想在黑暗之處守護你,默默的關心你,但是我做的還是不夠,那麼,我就讓這個世界爲你的憂愁,爲你的委屈贖罪吧!”

魔音的說冷酷無情,身上突然涌出一股冷漠的氣息讓的媚兒覺得她好陌生,覺得魔音不像原來自己認識的那一個魔音一樣。

“好可怕,此女不可忍。”

老頭的臉上頓時大變,魔音的這句話顯然已經到了瘋狂的地方,僅僅是爲了五年前的事情,那如果凌軒在今後受到了傷害,那麼她是不是想要毀滅世界?

凌軒這個時候不知道魔音到底是怎麼想的,也不知道僅僅因爲五年前的事情就讓的魔音瘋狂了起來,他這個時候來到了一個陽臺之上,雙手扶在陽臺的圍欄之上,眼神微微的閃動着不明瞭的光芒。

而這個時候如月來到了凌軒的身後,雙手有些委屈的攪拌這自己的衣裙。

“哥你是不是生氣了。”

如月怯怯的聲音響在了凌軒的耳邊,讓的凌軒的身子一震。

“傻丫頭,哥怎麼會生氣呢,只是哥做得還不夠,沒有抹去你心中的痛苦。”

凌軒轉過身摸了摸如月的腦袋,然後輕輕的嘆了一口氣,那一段難以忘記的痛苦凌軒希望如月能夠忘掉,但是這一段經歷誰能夠忘掉?如果是自己相信也不行吧。

“丫頭,把你爸爸留給你的東西讓哥哥看一眼,看能不能找掉一點足跡,畢竟這是你媽媽留給你的,或許能夠找到一點你媽媽的線索吧。”

凌軒又是嘆了一口氣,這些年自己爲了尋找如月的母親沒有少做功夫,但是就是沒有查到一點蛛絲馬跡。

如月點了點頭,然後從自己的脖子之處取出了一塊玉佩交給了凌軒。

凌軒看着手上的淡綠色玉佩左右的翻動了一下,玉佩上面除了雕刻着一個月字之外沒有絲毫的標記。

“哎,算了,希望能夠從哪些隱世家族裏面得到一點點消息吧。”

凌軒用着自己才能聽得到的聲音輕輕的說了一句,他相信如月的背景不簡單,準確的是如月的母親背景不簡單,不爲別的,就因爲她留給如月的這一塊玉,凌軒當初拿着這塊玉求教了這個世界衆多的收藏家還有鑑定家,但是沒有一個人知道這一塊玉的材質是什麼。

“丫頭,記得把這一塊玉放好了。”

凌軒把手中的玉交還給瞭如月,然後囑咐的說了一句。

“恩,如月會好好的放好的。”

如月點了點頭,然後把手中的那一塊玉又重新的掛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面。

“天要黑了,你讓魔音去做一頓晚飯吧,我不習慣吃別人做的。”

凌軒雙眼緊緊的望着天際,輕輕的說了一句。

如月點了點頭,然後朝着外面走去,她知道自己這個哥哥的嘴刁的很,這個世界相信沒有多少人能夠做出一桌讓他讚歎不已的飯菜,而既然他讓魔音做飯顯然是魔音能夠做出凌軒喜歡吃的飯菜。

“魔音,你這一刻失去了理智,我相信這一頓溫馨的飯菜能夠讓你回來吧。”

凌軒望着天際的眼神非常的複雜,魔音不能失去理智,因爲在他凌軒還有理智之前她魔音不能失去理智。他不想看到自己在乎的人比自己先死,他不希望自己一直守護的人因爲自己失去盡有的理智。因爲他們是自己在守護,而不是他們守護自己。

凌軒身上充滿了愧疚之色,魔音的一個小小的舉動可以改變一個世界的格局,一個大的舉動會發生什麼呢?這點凌軒無從得知,但是他知道這個世界會因爲魔音的舉動會死很多的人,而主謀都在自己的身上。

“世界的格局已經改變,你現在愧疚傷感又有什麼用,普通人就讓你的手下去處理吧,而強者的世界就讓你來處理吧。”

在凌軒充滿愧疚傷感的時候突然一道虛無縹緲的聲音響了起來,而在凌軒的身後出現了一個全身籠罩在黑袍之下的人,他就是君。 “君,你永遠都是這樣,神出鬼沒的。”

凌軒沒有回答君的話,而是輕輕的說了一句。

“我神出鬼沒嗎?不,我是守護你的人。”


君說完之後轉身朝着外面走去,片刻之間便沒有了身影。

“這樣還不算神出鬼沒的嗎?出現在大樓裏面應該沒有一個人察覺吧。”

凌軒淡淡的自言自語的一句,然後也同樣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凌軒者一次沒有去魔音的房間,而是朝着天台的位置走去,他知道魔音這個時候是不會讓別人走進她的房間與她一起吃飯了,當然自己是一個例外,但是這個時候這麼多人。

凌軒來到了天台之上,這裏已經擺好了一個長長的桌子,桌子前後各一個位置,左邊和右邊都有着三個位置。

而桌子上面這個時候擺着兩盤水果,但是這個時候這上面還沒有一個人。

凌軒來到了首位,一下子坐了上去,然後眼神微微的閃爍着淡淡的光芒隨意的拿了一把叉子叉了一塊西瓜吃了起來。

差不多一個多小時之後,天已經黑了,周圍一片漆黑,而這個時候突然天台上面突然一片明亮,道道刺眼的光芒亮了起來。

魔音手上端着一盤香噴噴的肉絲走了上來,而後面媚兒蘇茵等人同樣手裏面端着一盤菜走了上來,老頭則手裏面提着四瓶紅酒晃晃悠悠的跟在白思雨的身後走了上來,臉上掛着一絲淡淡的笑容。

看着老頭的笑容,凌軒的嘴角抽了抽,怎麼看那老頭他都感覺非常的猥瑣。

魔音等人來到了凌軒的旁邊,然後把手中的那一盤盤香噴噴的菜放到了座子上面,然後紛紛的做了下來。

魔音坐在凌軒右邊的那一個位置,媚兒坐到凌軒左邊的那一個位置,而如月拉着白思雨坐到了媚兒下面的那一個位置,而她則坐在了白思雨的下首。

蘇茵自然而然的坐到了魔音下面的那一個位置,而老頭則是坐到了與凌軒對立面的位置,沒有辦法,這裏這麼多的美女,要是自己和他們坐在一起還不得活生生的被凌軒虐死。

沒過一會,卡頓手裏面端着一鍋飯走了上來,放在桌子上面之後轉身便走了下去。走的時候還不忘狠狠地颳了那一個老頭一眼。


凌軒的眼神若有若無的在卡頓還有老頭之間看了一眼,然後嘴角掛起一絲笑意,拿起筷子便夾菜開動。

見凌軒開動,魔音等人也開始紛紛的拿起手中的筷子開始吃了起來。

“魔音,現在心情緩和一點了嗎?”

凌軒輕輕的撇了一眼魔音,然後淡淡的說了一句。

魔音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你要怎麼做我也不勸你,但是不要去接觸那個東西了,不然你會更慘的。”

凌軒的嘴角掛起淡淡的笑容,然後朝着魔音囑咐了一下,規則,現在還不能碰,碰到就會飛灰湮滅。

“不會碰到規則的,你的機票我已經準備好了,這頓飯吃完了你就可以走了。”

魔音聲音冷淡的朝着凌軒說了一句。

凌軒聽到魔音的話後頓時感覺自己的心裏面一陣無語,這麼快就準備好了,這不是趕自己回去嗎!

而魔音的話讓的如月放下了手中的碗筷,她看着凌軒眼神微微的閃爍着。

“哥,你要回去了嗎?爲什麼這麼快?”

“傻丫頭,哥還有事情呢,不會去不行啊,要不丫頭你跟我回去吧。”

凌軒輕輕的朝着如月說了一句,然後繼續吃着飯,不是他不搭理如月,而是他怕和如月說的太多話自己的心會變弱,到時候捨不得走。

“你給買的是到哪的機票?”

凌軒疑惑的問了一句,要是買的去京都的車票那就完蛋了,到時候自己多多少少都會遇到一些難纏的事情。

“你放心吧,給你買的機票是星海市的,不是你們燕京京都的機票,我知道你擔憂的是什麼。”

魔音知道凌軒在擔心什麼,無非就是這個時候回到燕京被那幾位首長請回去喝茶而已,但是既然凌軒不想那麼就給他買了回到星海的機票。

“是星海的就好,既然不能夠玩我還是回去好好的當好我的乖乖學生吧,哈哈。”

凌軒說道這裏的時候哈哈大笑了起來,沒有玩的,那就回去過着枯燥的生活,熬一段時間再說。

“噗嗤”

正在喝着紅酒的老頭突然轉過身子噗嗤一聲把喝進嘴裏面的紅酒吐了出來。

“咳咳,我擦,臭小子,你說你還是學生。”

老頭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然後忍不住說了一句粗話朝着凌軒疑惑的問道。

學生?學生這個時候不讀書到處跑來美國殺人,誰信。是學生這個時候不好好在校園裏面唸書居然跑到了美國的首都殺害美國軍人,這話說出去不知道有多少人羞愧的要自殺。

而當老頭剛剛說出臭小子的時候魔音那冰冷的雙眼朝着老頭盯去,裏面閃爍着道道危險的光芒。

而在魔音看着老頭的時候老頭頓時感覺自己的後背涼颼颼的,這可是被自己認定最不能夠招惹的人啊,沒想到自己無形的招惹了她。這兩個都是馬蜂窩啊。

老頭看着凌軒還有魔音的眼神隱晦的閃過了一絲怯意。

“魔音,吃飯吧。”

凌軒伸出手摸了摸魔音那滿頭的銀髮,然後輕輕的朝着魔音說道。

“好”

魔音點了點頭,然後收回了自己看着老頭的眼神,筷子時不時的朝着凌軒夾菜吃。

“我現在還是一個學生。”

凌軒朝着老頭點了點頭,然後不再理會老頭,然後快速的吃了了飯。

而白思雨無奈的看了看老頭,然後慢慢的吃了起來。

這一頓晚餐凌軒享受到了什麼叫帝皇半的生活,不僅有着五個美女養眼,而且還有這三個美女時不時的對自己夾菜。


凌軒吃飯之後放下碗筷,然後站起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