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行的話,卻是是一件好辦法,可是這種事情的危險性太高了,一旦出現差池,那麼很有可能你真的會被器靈反噬!”飛客道。

“危險性是高了些,可是不這樣的話,也沒有太好的辦法了。所以無論如何,我都要試一試!”加貝說道。

“目前,天緣哥哥的體內就已經是雙器靈同住一體,如果修羅匕在強行加入,很有可能會出現器靈過多,而撐爆天緣哥哥的!我不同意!”白影起身道。語氣極爲堅決。


“沒錯,白影姐姐所說的卻是有些道理。可是本身修羅、靈冰雙匕首本是同源之物。那麼本身的排斥性也是極小的,不會發生太過激烈的碰撞,而先前出現的嘟嘟,乃是天緣哥哥的天靈法器。

其自身有着絕對的靈魂意識。所以在修羅匕融入之時,必會極力遮掩其自身氣息,使得器靈之間的碰撞的機率變得極小,在這種狀況之下,撐爆天緣哥哥的身體的機率微乎其微,現在最爲主要的是,器靈的反噬!”蕭然再一次的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故名仙器共分三階,古仙器,也是最低級別的仙器。器靈一級眉印師,聖仙器,對應的器靈則是二級眉印師。神仙器。對應的器靈則是三級眉印師。

首先仙器之中的器靈就算是最低階的古仙器也是有着一級眉印師的修爲,但是修羅匕依舊認呂師兄爲主。也就是說本身他對呂師兄是絕對服從的,或者說選擇呂師兄是自願的,而在這種狀況之下,出現反噬,是根本不可能的。

不然的話,他又何苦屈尊呂師兄的手中,所以仙器器靈的反噬是根本不可能的。”莫養燕在這個時候終於說出了自己的想法。而這一想法,到底是真是假,會影響加貝最終的決定麼? 當莫養燕說完這些話的時候,衆人將目光再一次的轉移到加貝的身上,等待着加貝最後的決定,曾經的一切當在此時見證。也必將因爲這件事情。重新改變衆人對於加貝的看法,畢竟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爲加貝曾經的,或者說是現在的他所思念,所寵溺的那個人而起!

“怎麼了?怎麼都這樣的看着我?我的臉上有飯粒麼?”看着衆人不同的目光,加貝只是微微一笑,問道。

“加貝,假使一切都成立。可是無論如何以你現在的修爲和狀況,你承受不起這樣的風險!你可是要三思呀!”飛客看着一臉無所謂的加貝,出聲勸阻到。

“哦!我明白了,你們是在等着我的決定呀!好了,你們也不用這樣看着我,其實早在嘟嘟說完的時候,我就已經做出了屬於我的決定!”加貝一臉的微笑!就在衆人以爲加貝會說出自己的決定的時候。

加貝卻是停下了接下來的話!而是出現在天緣的身邊,衆人不知道什麼情況!可是,飛客和加貝相處的時間比較長,所以,當加貝出現在牀邊的時候,飛客就是明白了加貝的做法以及加貝的決定!

但是,即便是知道了加貝即將做的事情,飛客依舊沒有阻擋,而是微微笑着點了點頭。

假使說飛客和加貝相處的時間比較長,可以知道加貝心中的想法,可是不要忘記此時在場的還有一位,至今無人知曉其修爲的白影。

而就在加貝出現在天緣牀邊的時候,白影會心的笑了,衣袖一揮,一層薄薄的水罩將加貝和天緣與衆人隔離了起來。這個衆人當然也包括飛客!

飛客是何許人物,在水罩出現的瞬間,便是察覺到了!

看着這幾乎完美的隔離術,就是他自己都是點了點頭!可是莫養燕卻是不明白,不禁望向白影問道“小妹妹,你這是做什麼?”

白影笑道“爲他們二人護法!”

“護法?護什麼法?”莫養燕不解!

“好好看着!這對於你們未來的道路有着絕佳的好處!”回答莫養燕的不是白影。而是飛客。此時的飛客卻是坐在了先前加貝所在的地方。

好像是爲了迴應飛客的話語一般,加貝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此時就是蕭然也是看出了加貝將要做的事情。也不坐在椅子上,直接自座位上下來。盤膝坐在地上。不斷的凝聚天地之間的元氣,會於一身,使得自己進入冥想狀態,緩緩的閉上眼睛,釋放出自己的精神力,全神貫注的去觀察加貝的每一個動作。

看見蕭然異常的舉動,無論是白影還是飛客都是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而莫養燕卻是皺眉思索了一會,隨後恍然大悟,也是不顧自己形象。盤膝坐在地下!

就在二人都盤膝坐下的剎那,加貝的身體緩緩的飄起,雙腿隨着自身的上升而慢慢的盤膝!整個人便是保持着盤膝之勢漂浮在半空之中。

而當自身與天緣的牀平齊的時候,加貝緩緩的伸出自己的右手,口中呢喃道“修羅王,現在我將自身與你的契約切斷,靈魂意識出體,希望你在得到控制權之後融入他的左手之中!無論空間現實,這樣的話我將一直守護在他的身邊!拜託了!”

就在加貝的最後的一個字落下的剎那,加貝的身後便是出現了一個虛幻的自己,只不過虛幻加貝的身後的雙肩之處,各自漂浮着一朵祥雲,雲彩呈七彩之色。看上去甚是美麗,但是這美麗之中卻是透着無與倫比的威壓!


同一時間加貝的右手紫色光芒大勝!

不多時,修羅匕便是出現在加貝的面前,而伴隨着修羅匕出現的還有着一個虛幻的身着紫衣的人,紫衣人的額頭之上,有着三個紅色的點。在紅色的小點的上方還有着對應的三個小字“修羅王!”

紫衣人看起來並不是太過英俊,只是紫衣人給人的印象卻是非常的深刻。

因爲紫衣人的有着一頭紫色的長髮,紫色的眼睛,好在紫衣人的眉毛不是紫色的,而是正常的黑色,否則,真的是太嚇人了。

當紫衣人看見加貝身後的虛幻身影的時候,卻是在半空之中直接單膝跪地“見過副盟主”

“嗯!我知道你護主心切,我也不怪你,當我將控制權交給你的時候,我希望你迅速的融入到他的左手之中,不要給他造成一絲的傷害,知道麼?他體內除了靈冰天帝之外,還有着乾坤鼎之靈,鼎聖何灰,但是,爲了他。鼎聖會自動收起自身的氣息,以助你完全的融入其中。

此番之舉,乃是保護他最爲安全而又穩妥的做法,靈冰天帝現在已經陷入了沉睡,在你融進其中的時候,切不可莽撞行事,幫他治癒傷勢。因爲那樣的話不但不能治癒他,而且還會使得你主人死亡,知道麼?

收起你所有的仁慈與猶豫,無需管我現在的狀況,全身心的融入你主人體內,切記!!”虛幻的加貝語重心長的解釋道。

“修羅王謹記副盟主的教誨!”修羅王恭敬的回到。

“好,現在,我切斷我們的靈魂契約。讓你重新恢復對於自身的控制權!”加貝說完,雙手緩緩的並在胸前,雙眸也是微閉。低聲道“靈魂契約線,現!”

隨着加貝的一聲低喝,在兩人虛幻的身影之間,出現一條細細的元氣線,而在元氣線出現的剎那。加貝瞬間睜開雙眼,單手化刃,直接斬向元氣線。

加貝手掌碰到元氣線的剎那,元氣線便是直接斷掉。

而就在元氣線斷掉的同時,修羅王也是站起了身。望向虛幻的加貝,目光之中充斥着太多的情感,但是,最終,修羅王什麼都沒有說,只是向着加貝深深的鞠了一躬,便是消失在原地。

在修羅王消失的剎那,修羅匕的紫光大勝,直接照在了虛幻的加貝的身上!就在紫光照在加貝身上的時候,加貝頓時仰天長嘯,“啊!” 當莫養燕說完這些話的時候,衆人將目光再一次的轉移到加貝的身上,等待着加貝最後的決定,曾經的一切當在此時見證。也必將因爲這件事情。重新改變衆人對於加貝的看法,畢竟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爲加貝曾經的,或者說是現在的他所思念,所寵溺的那個人而起!

“怎麼了?怎麼都這樣的看着我?我的臉上有飯粒麼?”看着衆人不同的目光,加貝只是微微一笑,問道。

“加貝,假使一切都成立。可是無論如何以你現在的修爲和狀況,你承受不起這樣的風險!你可是要三思呀!”飛客看着一臉無所謂的加貝,出聲勸阻到。

“哦!我明白了,你們是在等着我的決定呀!好了,你們也不用這樣看着我,其實早在嘟嘟說完的時候,我就已經做出了屬於我的決定!”加貝一臉的微笑!就在衆人以爲加貝會說出自己的決定的時候。

加貝卻是停下了接下來的話!而是出現在天緣的身邊,衆人不知道什麼情況!可是,飛客和加貝相處的時間比較長,所以,當加貝出現在牀邊的時候,飛客就是明白了加貝的做法以及加貝的決定!

但是,即便是知道了加貝即將做的事情,飛客依舊沒有阻擋,而是微微笑着點了點頭。

假使說飛客和加貝相處的時間比較長,可以知道加貝心中的想法,可是不要忘記此時在場的還有一位,至今無人知曉其修爲的白影。

而就在加貝出現在天緣牀邊的時候,白影會心的笑了,衣袖一揮,一層薄薄的水罩將加貝和天緣與衆人隔離了起來。這個衆人當然也包括飛客!

飛客是何許人物,在水罩出現的瞬間,便是察覺到了!

看着這幾乎完美的隔離術,就是他自己都是點了點頭!可是莫養燕卻是不明白,不禁望向白影問道“小妹妹,你這是做什麼?”

白影笑道“爲他們二人護法!”

“護法?護什麼法?”莫養燕不解!

“好好看着!這對於你們未來的道路有着絕佳的好處!”回答莫養燕的不是白影。而是飛客。此時的飛客卻是坐在了先前加貝所在的地方。

好像是爲了迴應飛客的話語一般,加貝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此時就是蕭然也是看出了加貝將要做的事情。也不坐在椅子上,直接自座位上下來。盤膝坐在地上。不斷的凝聚天地之間的元氣,會於一身,使得自己進入冥想狀態,緩緩的閉上眼睛,釋放出自己的精神力,全神貫注的去觀察加貝的每一個動作。

看見蕭然異常的舉動,無論是白影還是飛客都是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而莫養燕卻是皺眉思索了一會,隨後恍然大悟,也是不顧自己形象。盤膝坐在地下!

就在二人都盤膝坐下的剎那,加貝的身體緩緩的飄起,雙腿隨着自身的上升而慢慢的盤膝!整個人便是保持着盤膝之勢漂浮在半空之中。

而當自身與天緣的牀平齊的時候,加貝緩緩的伸出自己的右手,口中呢喃道“修羅王,現在我將自身與你的契約切斷,靈魂意識出體,希望你在得到控制權之後融入他的左手之中!無論空間現實,這樣的話我將一直守護在他的身邊!拜託了!”

就在加貝的最後的一個字落下的剎那,加貝的身後便是出現了一個虛幻的自己,只不過虛幻加貝的身後的雙肩之處,各自漂浮着一朵祥雲,雲彩呈七彩之色。看上去甚是美麗,但是這美麗之中卻是透着無與倫比的威壓!

同一時間加貝的右手紫色光芒大勝!

不多時,修羅匕便是出現在加貝的面前,而伴隨着修羅匕出現的還有着一個虛幻的身着紫衣的人,紫衣人的額頭之上,有着三個紅色的點。在紅色的小點的上方還有着對應的三個小字“修羅王!”

紫衣人看起來並不是太過英俊,只是紫衣人給人的印象卻是非常的深刻。

因爲紫衣人的有着一頭紫色的長髮,紫色的眼睛,好在紫衣人的眉毛不是紫色的,而是正常的黑色,否則,真的是太嚇人了。

當紫衣人看見加貝身後的虛幻身影的時候,卻是在半空之中直接單膝跪地“見過副盟主”

“嗯!我知道你護主心切,我也不怪你,當我將控制權交給你的時候,我希望你迅速的融入到他的左手之中,不要給他造成一絲的傷害,知道麼?他體內除了靈冰天帝之外,還有着乾坤鼎之靈,鼎聖何灰,但是,爲了他。鼎聖會自動收起自身的氣息,以助你完全的融入其中。

此番之舉,乃是保護他最爲安全而又穩妥的做法,靈冰天帝現在已經陷入了沉睡,在你融進其中的時候,切不可莽撞行事,幫他治癒傷勢。因爲那樣的話不但不能治癒他,而且還會使得你主人死亡,知道麼?

收起你所有的仁慈與猶豫,無需管我現在的狀況,全身心的融入你主人體內,切記!!”虛幻的加貝語重心長的解釋道。

“修羅王謹記副盟主的教誨!”修羅王恭敬的回到。

“好,現在,我切斷我們的靈魂契約。讓你重新恢復對於自身的控制權!”加貝說完,雙手緩緩的並在胸前,雙眸也是微閉。低聲道“靈魂契約線,現!”

隨着加貝的一聲低喝,在兩人虛幻的身影之間,出現一條細細的元氣線,而在元氣線出現的剎那。加貝瞬間睜開雙眼,單手化刃,直接斬向元氣線。

加貝手掌碰到元氣線的剎那,元氣線便是直接斷掉。

而就在元氣線斷掉的同時,修羅王也是站起了身。望向虛幻的加貝,目光之中充斥着太多的情感,但是,最終,修羅王什麼都沒有說,只是向着加貝深深的鞠了一躬,便是消失在原地。

在修羅王消失的剎那,修羅匕的紫光大勝,直接照在了虛幻的加貝的身上!就在紫光照在加貝身上的時候,加貝頓時仰天長嘯,“啊!” 隨着加貝的一聲長嘯。紫色的光芒漸漸淡化,就在紫色光芒消失的剎那,在加貝的身後,漸漸的浮現出修羅王的身影。


不過此刻的修羅王卻是面色凝重,看着加貝的背影,面露糾結,而當看見牀上熟睡的天緣的時候,修羅王所有的表情都是淡化開去,剩下的只是那無比恭敬的神色。緊接着,虛幻的修羅王緩緩的與虛幻的加貝所融合!

看着這一幕,就是飛客也是不禁攥緊了拳頭,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大約過了一刻鐘左右,修羅王與加貝的身體完全的融合,而此時,正漂浮在半空之中的加貝已是滿頭大汗。好像經歷了什麼痛苦一般!

隨着二人虛幻身影的完全融合,修羅匕再一次的浮在加貝的面前。紫色光芒再一次的散發開來。完完全全的將加貝罩住。

但是這一次,卻是很是平靜,沒有撕心裂肺的呼喊,整間屋子在此時都是被這紫色的光芒所渲染,所覆蓋。好似被蒙上了一層薄薄的,帶着溫馨與靜謐的紫色的水罩。

隨着紫色光芒的籠罩,加貝的身體也是一點一點的開始縮小。身後虛幻的身影也是隨之縮小!

不多時,無論是加貝的實體還是虛幻的身影都是縮小到與修羅匕一般大小。

而就在三者大小相仿的剎那,紫光瞬間消失,而與之消失的還有加貝以及其自身的虛幻身影!

看見紫光的消失,飛客和白影並沒有放鬆警惕,面色反而更加凝重。全神貫注的望着修羅匕,各自的雙手也是開始凝聚元氣。卻是不知道準備着什麼!

同一時間,在修羅匕的空間之中,加貝以及其自身的虛幻的身影,正與修羅王相對而立。

“副盟主,我可是要開始了!”修羅王低聲道。

隨着修羅王的話語,加貝自身的虛幻的身影開始不斷的結印。一個個繁瑣而又難懂的印記不斷的隨着加貝雙手的變換,而凝結而出。

“虛幻自身,藏於領空!幻之身!”身後的虛幻的加貝高喝一聲。所有凝結的印記全部轟入了自身的體內。

盤膝而坐的加貝因爲這印記的轟入而微微顫抖!但是,隨着印記的不斷注入,加貝顫抖的頻率和幅度都是大了許多。

最後竟是開始抽搐起來。

就在這時,修羅王高喝一聲。“器靈奪權!”

而後整個人都是猶如一支箭矢射進了加貝的身體之中!

“嘭!”一聲巨響。盤膝而坐的加貝頓時四分五裂。碎裂的身軀飄散在這片空間之中。

虛幻的加貝也因爲自身的實體碎裂,臉色也變得蒼白起來!

但是,很快便鎮定下來。

也就是那一瞬間。本是加貝的面龐卻是變成了修羅王的面龐!

外界的客棧之中,修羅匕通體的紫色變得更深,而本是熟睡的天緣,身體卻是漸漸的漂浮起來,而在天緣漂浮的同時,在天緣的肚腹的地方。也是出現淡淡的紫色光芒,隨着這淡淡的紫色的光芒,嘟嘟的身形也是出現。

只不過此時的嘟嘟卻是變了模樣,不再是以前的那一副可愛的模樣,而是與修羅王一樣,紫色的頭髮,紫色的眼睛!此刻嘟嘟極爲袖珍的盤膝坐在天緣的肚腹的地方。

整個人都是被一層淡淡的紫色水霧所包裹。此刻的嘟嘟看起來再也沒有以前的輕靈,反而透着些許的威嚴以及不可侵犯。

同一時間,天緣的右手也是緩緩的擡起。濃郁的紫色光芒也是漸漸的自其右手的手心散發開來。隨後在天緣的手心之處浮現出一個同樣一身紫衣,一頭紫發,一雙紫色的眼睛的人。這個紫衣人卻是完全的陷入了沉睡。緊緊地閉上眼睛。

這個人與修羅王有些相同,只不過在這個紫衣人的眉心之處卻是沒有那三個紅色的小點。整個人散發的氣質也與修羅王不同。

如果說修羅王散發的氣質是那種無上的威嚴與冷酷,那麼漂浮在天緣手心之處的這個紫衣人給人的感覺則是那如冰一般的冰冷,這種冰冷並不是他故意散發出來的,而是那種來源於自身長久處於這種狀態所養成的!

即便此時的紫衣人已經熟睡,但是,那種給人的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卻依舊無法抵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