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是在這武技空間之中,葉蒼天也是下意識的雙手捂著耳朵,張大著嘴望著這記攻擊所造成的聲勢,半晌之後,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目光猛然轉向那山峰之處,然而此時,瀰漫的煙霧,卻是將視線完全遮住。

一陣狂風從虛空之中中吹拂而出,那山峰之上瀰漫的煙霧,在此刻迅速消失,而那煙霧背後的山峰,也是在此刻露出了他的真實面目。

限量婚寵:神秘老公壞透了 ,但只是獃滯了瞬間,便是反應過來,葉蒼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

此時的瀑布,龐大的水流,竟然已經生生的被砍斷而去,瀑布之後的巨大岩石上,一道十多丈長,三四丈寬的溝壑,刺眼的閃現。

此時的山峰,在那正中間,卻是出現了一道深深的裂縫,那從山的這邊,一眼便是能夠望進去,十分的可怕。

在這裂縫之中,卻是散發出了一股凌厲的劍意,在這片武技空間之中蔓延開來,顯得十分的可怕。

「這就是地級下品武技的威力嗎?」手掌輕揉了揉胸口,葉蒼天被堵得有些慌,他從來沒有見到過地階武技,此刻光是在武技空間之中看到,就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那到了外邊施放,這武技又會有著什麼樣的威能。

在那山峰之上,那道虛影彷彿具有靈性一般,看了葉蒼天一眼,而後淡淡一笑,隨即這道虛影便是消失在了這片天地之中。


當這道虛影消失的時候,那一道道信息便是浮現在了葉蒼天的腦海之中。

」老夫玄雲,在晉陞破武境之時有所感悟,所創下這地階下品武技血海分浪劍,希望有緣人能夠好好修鍊,將之練到大成境界,也不算辱沒了老夫的名聲。血海分浪劍,地級下品武技,練成之後,一劍斬下,日夜無光,風雲變色,劈山斷海,輕而易舉。「


這一則簡短的信息,是對於這血海分浪劍的介紹,雖說只是簡單的介紹,但卻是蘊含著莫大的威能與狂氣,這讓葉蒼天興奮得有些頭暈。

這玄雲,倒也是個人物,能夠創造出如此驚艷的劍法,而且還是一名破武境的強者,這種人,覺得是一個絕世天才,葉蒼天心中暗暗嘆道。

夜無殤給葉蒼天的記憶之中,只有功法的玉簡,卻是沒有武技的玉簡,而出了神路之中,葉蒼天那些玄階的武技很有可能不夠用了,此刻的這血海分浪劍卻是給了葉蒼天一個莫大的驚喜。

可以說,葉蒼天在這神路之中得到最有用的兩件東西便是滄瀾神劍和這血海分浪劍了。

看著那虛影在武技空間之中不可一世的揮出一劍,那天地都是變色,狂風大起,一劍斬下,千百丈高的山峰都是被劈出了裂縫,這樣強大的劍招,讓葉蒼天心顫。

葉蒼天心中卻是有著一股股火熱激動,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去修鍊這血海分浪劍了,但是還是把它壓制了下來。

因為這畢竟是在神路之中,不能夠使用玄氣,而不能使用玄氣就無法修鍊這強大的地級下品武技,而且,夜月與冥龍他們還在等著呢,此刻,葉蒼天也是該出去了。

一念之間,葉蒼天便是從武技空間出來了,夜月與冥龍等人都是看到了葉蒼天的臉上的喜悅之情,不用想,這肯定是一種強大的武技。

冥龍和紅龍之前就是知道了這武技的強大,但是由於他們兩個都不用劍,所以對他們來說也是沒有太大的用處。

」恭喜葉兄啊。「冥龍與紅龍都是抱拳恭喜道。

」還得要謝謝你們兩個,若不是你們兩個肯讓,這武技我還沒有。「葉蒼天微微一下,若是這兩人想要這武技的話,在他沒來之前就已經收入囊中了。

而他們說不適合修鍊那完全是一種借口,因為這地級下品武技的價格特別高,拿出去賣都是能夠賣上一個好價錢。

當然,或許因為他們兩個都是皇子吧,所以不缺那一點小錢。

看著夜月的表情,葉蒼天知道夜月想要知道他獲得了什麼,便是開口說道:」我獲得了血海分浪劍。「

」什麼,血海分浪劍?「夜月微微一怔,看其樣子,顯然是聽過血海分浪劍的名頭。

」怎麼了月兒,你聽說過嘛?「葉蒼天看著夜月的表情,輕聲說道。

而一旁的冥龍和紅龍也是湊了過來,想要聽聽這能夠讓夜月都是微微一怔的劍招究竟有著什麼樣的來頭。

「血海分浪劍是我們玄宗的劍招。」夜月美眸閃了一下,而後淡淡的說道,並沒有之前的那種訝異了。

「月兒,僅僅是玄宗的劍招恐怕不會讓你驚訝吧,不妨說來聽聽這血海分浪劍的來頭。」葉蒼天微微一笑,若是這僅僅一本地級下品的武技就讓夜月驚訝的話,打死他都不行。

夜月這種天之驕女,那眼界是何等的高。

「血海分浪劍,雖說是我玄宗的劍法,但是只有三峰的弟子可以修鍊,而且能夠練成的人也是寥寥可數。這劍招,是我玄宗現任宗主所創,威力極其強大。」夜月想了想,而後緩緩說道。

現任玄宗宗主所創的劍招?

冥龍與紅龍都是微微一愣,現任玄宗宗主何其強大,憑著一己之力將玄宗從超級宗派中拉到了超級宗派中的巔峰位置,他創造的劍招,那威力不用說,肯定是無與倫比的強大。

葉蒼天身形微微一顫,之前在武技空間中得到的信息貌似那人說自己叫玄雲吧,難道那道虛影是玄宗宗主。

「月兒,我玄宗宗主是不是叫玄雲。」葉蒼天有些詫異的問道,他感覺**不離十了,但是還是要確認一下。

「是啊!」

「難怪這麼強大,搞了半天原來是玄宗宗主所創立的劍招。」葉蒼天暗暗嘆道,同時也為自己的運氣好感到高興。

在這神路之中,像他這種擁有著逆天運氣的人除了他自己以外,估計一個都沒有。

幾人聊了聊,便是又開始踏上神路的征程了。

本文來自看書惘小說

… 到了這個時候,距離神路關閉的日子都是只剩下五天的時間了,在這五天的時間之中,卻是最為瘋狂的時刻,所有人為了想要得到王級或者皇級的評定,都是在此刻瘋狂的挑戰別人。

而神路中的人,從進來的百萬之數,到了現在卻是急劇的縮水,只剩下了不到二十萬人,這種縮水,從側面反映出了側面的殘酷。

葉蒼天四人,已經快要抵擋神路的終點了,可是他們在這裡碰到了一點意外。

」狂獅要挑戰雷傲,有點意思。「 結婚真耽誤我追星 ,而周圍,早已經是聚集了無數的觀戰者。

」什麼情況。「葉蒼天的靈魂力也是感應到了,但是對於這些人他一個都不認識,此刻聽到冥龍開口,便是問道。

」左邊那人,一臉的傲氣,人如其名,就是雷宗的雷傲,是雷宗的二號人物,而那一頭黃毛的壯漢,是狂獅,黃金帝國獅駝帝國的大皇子,據說兩個人曾經有過約定,要在這神路之中一絕高下,看來傳言果真不假。「冥龍說道。

「哦,有點意思,看看吧!」葉蒼天眼睛一亮,他倒是想要看看這些人的武力究竟如何,反正這裡距離神路終點已經很近了,也不差那一點時間。

神醫少女在都市 這兩人都是用劍的高手。」冥龍看了葉蒼天一眼,提醒道,他知道葉蒼天也是用劍的。

「那麼這比武就更要看了。」葉蒼天說道,隨即,這四個人便是擠進了那人群之中。

這時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是放到了雷傲與狂獅的身上,所以也是沒有人注意到葉蒼天他們幾個人。

「雷傲,你終於出現了,我就知道一個小小的秘境而已,肯定難不倒你的,沒想到我們的一年之期還有著兩天的時間,你便是迫不及待來找我,也好,上一次我輸給你,這一次我會討回來的,早點和你做個了斷也好。」說話這人,一頭的黃毛,看起來很是狂放,充滿了桀驁不馴。

聽到這秘境的時候,眾人便是發出了一些討論,葉蒼天也是從這些討論聲中知曉了這秘境是什麼,就是雲海大陸之中出現的一個破武境高手的寶藏,惹得無數人去爭奪,而這雷傲也是在其中。

「呵呵!確實如你所說,要是一個小小的秘境我都不能闖過,我雷傲也不配做你狂獅的對手了,上一次你並沒有輸,要是你不留後手,我可能已經死在了你的劍下,所以今天我希望你不要留情,像個男人一樣和我比一次劍,看看是你狂獅厲害,還是我雷傲的劍厲害。」

雷傲人如其名,一臉的傲氣,說話也很是好爽,葉蒼天能夠看出這兩個人有點惺惺相惜的感覺,就像冥龍與他一樣。

「轟!」一瞬間周圍觀戰的武者都是發出了一陣喧嘩,狂獅與雷傲有一戰之約他們是知道的,但是從雷傲口中得知他們兩個人已經交過手了,而且還是雷傲略佔上風,這種結局,是他們不知道的。


雖說雷傲是超級宗派雷宗的弟子,但是狂獅畢竟在雲海大陸成名已久,一身實力就算是那些超級宗派的強者都是不敢小覷,但是這雷傲竟然能夠擊敗狂獅,真的很不簡單。

「好!好一句看看是你雷傲劍厲害,還是我狂獅的劍厲害,來吧雷傲,這一站我已經期待了快一年了。」底下還在議論彷彿的人群聽到狂獅這充滿霸氣的一句話瞬間都安靜了下來,因為他們知道,戰鬥馬上開始了。


「咻!!」的一聲,雷傲便是一個閃身與狂獅拉近了距離。

他們為什麼要將這比武的地點選在神路,那是因為雷傲比狂獅高了一個境界,在外邊比試肯定雷傲佔優勢,但是他們兩人相比的是劍道上的造詣,所以便是選擇了在這神路之中。

不能夠使用玄氣的限制,讓他們能夠來上一場精彩絕倫的比試。

感受著雷傲那凌厲的劍勢,狂獅的臉色微不可查的露出了一絲失望,這種程度的劍勢,在一年之前雷傲便是擁有了,難道在這一年之中雷傲的劍道沒有進步嗎?

觀戰的也有很多是用劍的,此刻都是感受到了雷傲所展露出來的劍勢,都搖了搖頭,這種劍勢,比起狂獅的劍勢來說,弱了許多許多。

雷傲的劍勢,充滿了凌厲,充滿了傲氣,而狂獅的劍勢,則是充滿了桀驁不馴,仿若一頭野獸一般,極其的可怕。

相對比之下,誰都能夠感覺得到狂獅的勢要更強一些。

葉蒼天見狀,也是稍稍的體會了一下這兩人的劍勢,他的靈魂力卻是感覺到了,雷傲的劍勢雖然弱了許多,但是有些內斂,或許並沒有用出真正的勢力吧。

「葉兄,感覺出來了?」冥龍見到葉蒼天的這幅動作,微微一笑,而後開口說道。

「恩,雷傲的劍勢雖說比較弱,如果沒猜錯,是隱藏了實力。」葉蒼天點了點頭,冥龍也擁有著不弱於他的靈魂力,他能夠感覺得到,冥龍也是能夠感覺得到。

「你覺得這一戰誰能夠贏?」冥龍問道,想要聽聽葉蒼天的意見。

葉蒼天微微皺眉,道:「還真的不好說,但是我覺得狂獅的勝算要大一些。」

「我也覺得狂獅的勝算要大一些。」冥龍點了點頭,雖說雷傲曾經戰勝過狂獅,但是是因為境界的壓制,而現在在這神路之中,比拼純劍道的境界的話,兩人誰輸誰贏還真的不好說,但是至少他與葉蒼天都是認為狂獅勝算要大上一些。

……

而在這空地中的另外一邊,有著一個半裸著上身的男子對著邊上的男子說道:「獅王,這就是那個你推崇備至的弟弟?看樣子不怎麼樣啊?這點氣勢,我看想要勝雷傲,有點難啊,這雷傲的氣勢雖弱,但是明顯能夠看出來是隱藏了實力。」

這半裸著上身的男子叫南宮尋,是雲海大陸超級宗派中力宗的天才,一身力量極其恐怖,沒有敢小覷。

「呵呵!南宮大哥,你看著就是了,我相信我這小兄弟不會讓我失望的,一定會給在場所有的人一個驚喜的。」說完這位叫獅王的嘴角扯出了一抹高深莫測的笑意。

獅王,也是獅駝帝國的人,正如南宮尋所說,是狂獅的哥哥,兩個人的打扮,倒是有些差不多。

「哦···?」南宮尋也沒有想到獅王居然會這樣說,在他的心目中,獅王可是從來不會說大話的,他那本來已經冷淡的期待,在次提起了興趣。

「只是今天好像少了一個人啊。」獅王有些失望的說道。

「你指的是雷天那小子吧!」南宮尋眼中光芒一閃,而後說道,雖說這男子看上去很粗狂,但其實心思縝密,頗為聰明。

狂獅與雷傲是對手,獅王與雷天同樣也是對手,兩個人的交鋒已經無數次了,但是都是以獅王失敗而告終。

「恩!」獅王點了點頭,在南宮尋面前,彷彿什麼都有一種被看穿的感覺。

「雷天那小子即便來了也沒用,在這神路之中,他的武魂又是發揮不出來,戰鬥力都是大打折扣,要知道雷天最厲害的是他的武魂。」南宮尋眼中閃過一絲奇異的光芒,說道。

「是啊,但是也想看看雷天這一年來進步沒有,但是此刻估計是看不到了,或許他連神路都沒有參加吧!」獅王的語氣中帶著一絲希冀,卻又帶著一點失落。


「看你弟弟比武吧,想什麼呢,出去之後有的是機會和雷天打。」南宮尋拍了拍獅王的肩膀,爽朗的笑道。

獅王點點了頭,而後將目光重新放回了場中。

雖說狂獅的心目中有些失望,但是他可不認為雷傲只有著這一點實力,若是只有這點實力的話,那他也不配成為狂獅的對手了。

此刻的雷傲,氣勢卻是陡然一變,整個人像是一把銳利的劍一樣,劍鋒直指狂獅。

看到這種情形,狂獅的心裡也是興奮了起來,一年之前他輸給了雷傲,一年之後兩人約戰神路,他也很想知道與雷傲的差距有沒有縮小,甚至於超過。

看雷傲此時的氣勢,狂獅就知道他剛才隱藏了實力,而現在面對他,雷傲肯定會全力以赴的。

不在想其他的狂獅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抽出了背後的金色神劍,這一次他和雷傲可不是單純的比劍,而是復仇,所以他並沒有那麼顧忌。

雙方都在醞釀氣勢,一時間場中倒是鴉雀無聲。

「狂獅,說實話一年後的你,確實比起之前來說了強了太多太多,但是我雷傲竟然能夠打敗一次你,那就能夠打敗第二次,我會拿出真正的實力的。。」雷傲說完拔出了腰間的劍直指狂獅。

聽到雷傲的話,狂獅只是淡淡的笑了,贏過他一次的雷傲,卻是有這資格說這話,但是狂獅並不恐懼,因為他知道,一年苦修的他已經完成了蛻變,此戰,他必贏。

本書源自看書網

… 狂獅口中同樣不示弱的說道:「好,我也不會手下留情的。」

狂獅的一句,好,我也不會手下留情的,讓雷傲感覺很刺耳,語氣不是很好的說道:「恩休要程口舌之利,手底下見真章吧。」

狂獅並沒有說什麼,只是用行動說明一切,身形瞬間變換,而後一道凌厲的劍招使出,人瞬間出現在了雷傲面前。

「還是一年前的那一招嗎?」看著狂獅使出的還是一年前的那一套劍法,雷傲心中搖了搖頭,不再說話。

同樣一劍迎上了狂獅的這一劍,唰!一觸即發,狂獅退回原地,臉色凝重的看著對面的雷傲,他沒有想到,在這一年之中,雷傲竟然是厲害到了這等程度,一個回合就震的自己虎口微痛。

不在猶豫,狂獅虎軀一震,而後一股絕強的氣勢爆發出來,隨即一道金色的劍氣朝著雷傲斬去。

雷傲只覺得這一劍瞬間就化身天地一樣,鎖定著他,讓他有一種無論怎樣都無法躲避的感覺。

雷傲也是那種果斷的人,既然不能躲避那就硬接吧。

「萬幻天劍!」口中大喝一聲,朝著那道金色的劍氣飛身而上。

漫天劍影瀰漫,雷傲身形一閃,出現在了半空中那一金色劍氣的周圍,一劍刺向了那刺下來的金色劍氣。

看著飛向金色劍氣的雷傲,狂獅也不敢怠慢,狂獅雖然不知道雷傲的武技是什麼等級的武技,但是想來不會差,一股絕強的氣勢注入那道金色劍氣之中,「轟!」金色劍氣和萬幻天劍劍氣一瞬間碰撞。

萬幻天劍劍氣瞬間穿透那金色的劍氣,去勢不減的朝著狂獅面門刺來。

對於這樣的結果狂獅早有意料,並不驚訝,提劍迎上了萬幻天劍劍氣。

「金鱗劍法——金之奧義!」

關鍵時刻,狂獅提劍以一種不可思議的角度和速度,凌空旋轉兩圈,手中的金劍彷彿把整個空間都扭曲了一樣,使得劍芒纏上了雷傲的萬幻天劍劍氣一瞬間在空中爆炸了開來。

「蹬!蹬!蹬!」狂獅連著倒退了三步在停了下來,而在其對面的雷傲只是身體晃了晃,就沒有任何動靜,孰高孰低,孰強孰弱一眼就能見分曉。

擦掉了嘴角溢出來的血液,臉色凝重的注視著對面的雷傲,雖然早就有心裡準備,但是真正面對雷傲的時候,才知道他的可怕。

彷彿一年前的結局,又要重現了一般。

要知道一上來自己就在用最強的手段,幾乎沒有留手,但是連撼動雷傲退後一步都困難,更不要說擊傷或者擊敗雷傲了。

雷傲在這一年之中的提升速度簡直令人咂舌。

「獅王,你這弟弟快要不行了啊。」南宮尋笑了笑,說道。

「看著吧。」獅王淡淡的說道,他知道狂獅還沒有用出自己的絕招,所以此刻也是沒有多少的慌亂。

而在另一邊,葉蒼天與冥龍也是淡淡的看著,並沒有說話。

「狂獅!今天如果你只有怎麼點能耐,那就只能說對不起了。」說完雷傲緩緩的搖了搖頭。

「黑魔瞬殺劍。」

腳掌輕點檯面,雷傲殺招在起,這一劍是他在這一年之中的修鍊而成的絕強劍招,氣勢無比之強,此刻面對著狂獅,卻是真的如同他所說,不會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