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男人只有在逆境中才可以得到成長,現在,羅伯特也勉強可以成為家族的繼承人。

況且,威爾斯覺得他找到了一個完全可以輔助羅伯特的人。他就是林天,他看的出來,這個東方來的小子,展現出特彆強悍的實力。

「您不用客氣,我是羅伯特的朋友,我們華夏有句老話,為朋友肝腦塗地兩肋插刀。」林天笑眯眯的說道。

「這句話我懂,我也十分鐘愛你們華夏文化,也尊敬你們華夏人的人品。」威爾斯笑道:「你們華夏人可是十分重情重義的,可不像那些東瀛人。背信棄義,上一次我們賣給他們一批軍火,他們居然只付了一半的錢……」

說到這裡,威爾斯的臉色有些難堪,沒想到他們堂堂克利夫蘭家族。居然被東瀛人給耍了。

林天的眉頭微微一挑,倒不是在意威爾斯生氣,而是威爾斯話中和東瀛人的交易,還真的沒想到,東瀛人還從克利夫蘭家族買軍火,他們想幹嘛?發動戰爭?

有關這一點,林天不得不留情。有必要回到燕京后,要向老總彙報一下,讓他老人家留意一下東瀛人的動靜。

「威爾斯先生言中了。」林天笑道:「只要用得著我的地方,我一定會幫忙到底。」

「林天先生這麼說,我也就放心了。」威爾斯點了點頭,說道:「我的歲數也很大了。我打算把家族掌門人的位置讓給我兒子羅伯特,我知道,他是個不中用的傢伙,但現在有林天先生在,我就放心了。」

「威爾斯先生高看我了。不過為了朋友,我還是可以儘力而為的。」林天謙虛的笑道。

威爾斯讚揚的點了點頭,若是其他的人,尾巴早就翹上天了,可林天卻不卑不亢,可見他是一個值得信賴的好人。

林天喜怒不形於色,這是他最起碼的素養,他不知道威爾斯為何如此的盛讚他,但他知道,自己已經完全獲得了威爾斯的信賴,完全打入了克利夫蘭家族的內部。

滴滴……

這時,遠處傳來一陣汽車的鳴笛聲,不一會兒,管家喬治帶著威爾遜將軍走了進來。

威爾遜是米國陸軍的一名中將,身高足足有兩米,加上滿臉的兇惡,給人一種與生俱來的壓迫感。

「威爾遜,你來啦。」威爾斯看著自己的弟弟,冷冷的說道,顯然不是很歡迎。

「哥哥,好久不見了。」威爾遜鞠了一躬,但同時,他的眼睛卻賊兮兮的掃視著客廳,掃視著每一個事物。

「坐吧。」威爾斯控制著自己的怒意,今天是來解決家族危機的,還是先把個人的情感先放一邊。

威爾遜脫下自己的軍大衣,威嚴莊重、用軍人最標準的姿勢的坐在沙發上。

當他看到對面被綁在椅子上的貝絲時,頓時喊道:「這是我的貝絲侄女么?怎麼被綁起來了?」

林天無語的翻了翻白眼,感情這個中將還是個十分厲害的演員,之前羅伯特都告訴他貝絲是殺手組織的人,現在卻裝驚訝。

演技十足啊!

對於弟弟這一套,威爾斯早就看慣了,也不以為然,淡淡的說道:「威爾遜弟弟,你還不知道吧?貝絲可是殺手組織的成員,她居然聯合殺手組織,想吞掉我們克利夫蘭家族的一切。」

「還有這種事情?」威爾遜立刻站起來,用手指著貝絲,喝道:「貝絲,你太不像話了,你父親如此的疼愛你,你的家族給了你一切的榮譽,你竟然要出賣整個家族……」

對叔叔的辱罵,貝絲一陣的白眼,不得不說,這個叔叔的演技十分的拙劣,和卓別林有的一比,但卓別林成為了大師,而他卻是個二貨。

「威爾遜,你冷靜一下。」威爾斯淡淡的說道:「我們今天找你來,就是為了商量一下接下來如何處理這件事情的。」


威爾遜鬆了松肩膀,又坐回了沙發上,依舊保持著他軍人標準的坐姿,想了一下,說道:「哥哥,這件事有些不好辦,殺手組織是地下組織,他們的殺手遍布全球各地,就算我是米國的中將,也無法防範他們。」

「怎麼說時沒有辦法了?」威爾斯問道。

「不不不,辦法時有的。」威爾遜的目光中閃出一絲貪婪的神色,嘆著氣說道:「若是我動用飛鷹特種隊,是可以保護你們的,不過……」 聽到弟弟威爾遜吧飛鷹特種隊給搬了出來,威爾斯緊張的臉色變得喜悅起來,這支特種隊可是米國非常厲害的一支特種隊,完全可以和殺手組織向抗衡。

但威爾斯也聽到到了弟弟話中另外的意思,就是你想讓我出馬,完全可以,但必須先給我一些好處。

「威爾遜弟弟,不過是什麼?」威爾斯假裝糊塗的問道,作為商人,他是不會先開價的,而是等別人的價格開出來,他再討價還價。

威爾遜眉角一跳,笑著說道:「不過,飛鷹特種隊出動,需要花費好多的人力和物力,而且是私自行動,上面不給活動經費不說,說不準還會被上面責罰的。」

「好,飛鷹特種隊出動的費用由我全部支付。」威爾斯問道:「弟弟,你還有什麼需求?」

他知道,這個貪婪的弟弟一定還有其他的目的。

威爾遜點點頭笑道:「是這樣,我也算是克利夫蘭家族的成員,當時我在軍隊的時候,我們的父親並沒有把家產分給我一點點,哥哥是不是看在兄弟的情分上,把家產分我一些?我也不要多少,只要我所在邁爾.密一片工廠就好。」

威爾斯冷冷的掃了一下這個弟弟,果然露出了狐狸的尾巴,但現在情勢危急,他也不得不低頭,而且只是邁爾.密地區的工廠,他還是可以接受的。

「好,我答應你。」威爾斯淡淡的說道。

「哦,哥哥,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威爾遜笑的把嘴巴咧的老大,這次他可是賺大了。


站在一旁的林天,一直沒有說話,威爾斯怎麼處理他的家產他無權過問,不過他認為威爾遜中將真的賺發了。

邁爾.密位於米國的東南部,東臨大海。向東走海陸直接可以達到非.洲和歐.洲,運送軍火可是十分的便利,可是說它是一塊肥地。


可威爾斯卻把它給讓出去了,相當的虧本。

但對於威爾斯來說。現在抱住身家性命才是最重要的,不然,別說一個邁爾.密地區的軍火生產基地,就連整個家族都要滅了。

相比之下,威爾斯做出了一個明智的決定。

不過,林天卻不認為一個飛鷹特種隊可以把殺手組織的人給制服。

就在這時,門外又響起了一陣汽車的鳴笛,不一會兒,一大群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圍在了別墅前,而中間的一條路上。一個身材健壯的男人威嚴的走了進來。

貝絲看到這個男人的時候,臉色經不住有些恐懼,當林天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才稍微的緩和不少。

而這個男人就是殺手組織的boss傑斯,是世界上擁有殺手最多的老闆。

「你是誰?不知道這裡是私人領地。我隨時可以開槍殺了你的。」威爾斯卻不認識傑斯,從沙發上站起來,喝道。

「殺了我?」傑斯冷冷一笑,從懷裡掏出一把黑色的手槍,笑道:「你有種試試?」

「你到底是誰?」威爾斯啪的坐在沙發上,這時才意識到這些人是來鬧事的。

傑斯沒有回答,卻轉過頭問威爾遜中將。「威爾遜將軍應該認識我吧?」

威爾遜臉色一沉,說道:「當然,上次在總統的酒會上,我們見過,殺手組織的老闆傑斯先生。」

威爾斯被嚇得全身發抖,沒想到一直覬覦他們克利夫蘭家族財產的。現在就站在他的面前。

「你想怎麼樣?」威爾斯發抖的問道。

「不想怎麼樣,我只是來帶走我們組織的成員,貝絲小姐的。」傑斯笑道:「她本來是我們組織的成員,現在我要把她給帶回去,好好的管教。」

「不行。貝絲是我的女人,你不可以帶走她。」之前威爾斯已經從林天那裡了解到,貝絲因為計劃失敗給林天給抓起來的,而現在殺手組織要帶她回去,一定是凶多吉少。

雖然這個女人不懂事,做錯的事,給家族帶來了巨大的損失,而最終她是自己的女兒,保護自己的女兒,是一個父親應該做的。

這件事情,絕對不能後退。

林天微微一笑,這威爾斯為了自己的女兒,終於第一次像個男人一樣去戰鬥了。

這時,威爾遜也站了起來,威嚴的看著傑斯,說道:「傑斯先生,我剛才已經和哥哥商量過了,我不容許任何人傷害克利夫蘭家族的任何人……我會派出飛鷹特種隊,傑斯先生,你難倒想和政fu作對么?」

既然那個好處,自然要幹活,威爾遜中將也知道這個傑斯天不怕地不怕,一個特種隊是嚇不到他的,但把總統和政fu說出來,事情就不一樣了。

歸根到底,殺手組織時不合法的,若是和政fu對著干,不管他和總統和有什麼過密的交往,下面的議會是不會容忍他們存在的。

威爾遜的一席話,還是對傑斯起到了一些震懾的作用,頓時笑道:「威爾遜將軍,何必如此認真?我只是想請貝絲小姐跟我回去,好好的聊天,並沒有其他的目的。」

「有話可以在這裡說。」威爾遜強硬的說道,他知道傑斯害怕了。

傑斯臉上的肌肉猛地的一顫一顫的,眼神中更是閃出了一絲殺氣,這讓林天有了警惕,說不定下一秒,傑斯就要殺人了。

傑斯陰沉著臉,說道:「貝絲小姐是我們組織的人,她沒有完成任務,就要受到懲罰,這可是我這個老闆制定下的規定。」

「我女兒貝絲一定是被你們給騙入組織的,我想要她脫離這個該死的阻止。」威爾斯大喊道。

「脫離?」傑斯突然大笑起來,說道:「想要脫離也很簡單,就是要用命來換。」

傑斯的話說的很明白,只要你走上一條殺手這條路,只有死才可以解脫,不然你是沒有自由存在的。

「可以用其他方法……我出兩億美元換我女兒的命。」威爾斯豎起兩根手指說道。

「對不起,我不缺錢,我對錢也沒有興趣,我只想你女兒死。」話音剛落,傑斯手中的手槍便沖著貝絲開了一槍。 砰!

傑斯直接沖著貝絲的naodai開了一槍,對於沒有用處的手下,只有死路一條,總是她對組織有過巨大的貢獻。

貝絲的眼中閃出一絲絕望,真的沒想到,她為組織做了那麼多,最後dengdai她的卻是一顆冰冷的子彈。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貝絲必死無疑的時候,林天一下子閃出,大手一把抓住了飛行在半空中的子彈,化解了貝絲的危機。

「你是誰?」傑斯冷冷的看著林天,他一進門的時候,就注意到了林天,但覺得林天只是威爾斯的一個保鏢而已,因為華夏的人都會功夫,請他們做保鏢也是現下十分流行的。

但這個保鏢也太過厲害了,竟然可以用手接住子彈?

傑斯的心裡有些緊張,更加有些不安,感覺這個男人才是最厲害,對他威脅最大的。

「我是威爾斯先生的朋友,也是羅伯特的兄弟。」林天淡淡的笑道,然後一鬆手,那顆失去所有力量的子彈掉在了地板上,發出叮叮的聲響。

「是你闖入我的基地,殺死約克博士的?」傑斯冷冷問道。

林天點點頭,說道:「為了朋友,我自當儘力而為,不過你的基地又不是龍潭虎穴,我為什麼不能闖入?」

「你很囂張。」傑斯冷笑道:「囂張的人,一般都死得很快。」

「你這的確是實話,你帶著這麼多人囂張的闖入威爾斯先生的家裡,看來要死的很快了。」林天笑道。

傑斯的臉色漲得通紅。林天的意思是,你我都是囂張的人,彼此彼此。不需要多做說明。


「傑斯先生,我勸你還是放棄對克利夫蘭家族的所有計劃,不然你的組織會不復存在的。」見傑斯不說話,林天繼續說道。

既然要囂張,就囂張到底。

傑斯的臉色愈發的陰沉,可他卻不得不相信林天的話,一個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闖入他的基地的男人。實力時可想而知的。

傑斯不覺得林天是在說大話,而是他真的可以辦到。

「好,很好。」傑斯突然拍手叫好起來。沖著門口的手下喝道:「把他們兩個帶上來。」

門口的手下應了一聲,很快就把羅伯特和朱麗葉給帶了進來。

「羅伯特,你這是怎麼了?」威爾斯看著zi的兒子,頓時心疼起來。現在的羅伯特被殺手組織的人給打成了豬頭。

林天微微一愣。其實他早就知道殺手組織會調查處羅伯特的住處,沒想到殺手組織對他如此的殘忍,打的連他.媽都快不認識了。

但所幸的是,羅伯特並沒有缺胳膊斷腿。


羅伯特的嘴都被打腫了,嘴裡只能嗚咽的發出聲音,完全聽不清他說的是什麼。

傑斯冷冷一笑,用手槍指著羅伯特的naodai,笑道:「威爾斯先生。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是讓我把貝絲帶走。我放了你兒子,另外一個就是你留下貝絲,而我把羅伯特給殺了。」

本來傑斯這次來,想把威爾斯一家都給殺掉的,可惜,現在多了一個很厲害的華夏男人,最初的目的恐怕是達不到了。

不過,他可不是吃虧的人,至少要把貝絲給抓回去。

威爾斯的額頭上瞬間冒出不少的汗水,他聽過一個故事,當你的老婆和老媽同時掉進水裡,你先救誰?

現在的qingkuang,不是和這個故事一樣嗎?他要在兒子和女兒兩人中選擇一個,另外一個就要被傑斯殺死。

威爾遜將軍走過來,用咆哮的聲音吼道:「傑斯先生,我覺得你做的太過分,怎麼提出如此荒唐的選擇?羅伯特和貝絲都不是你的孩子,你也不是上帝,憑什麼決定他們的生死?」

傑斯冷冷一笑,說道:「將軍,我的確沒有膽量和政fu作對,但這件事也和你沒有任何的關係,還有,我的確不是上帝,可我卻是撒旦,把靈魂出賣邪-惡的撒旦。」

威爾遜看到傑斯臉上充滿著暴戾的氣色,被嚇得往後推了好幾步,最後重重的摔倒在沙發上,一句話也不敢說。

「威爾斯先生,該你做選擇了。」傑斯把頭扭向威爾斯,冷冷的問道。

威爾斯身體一顫,看了看貝絲,又看了看羅伯特,咕嚕一下,咽了一口口水,眼睛泛紅的說道:「我選擇羅伯特。」

其實,兒子和女兒都是一樣的,但威爾斯覺得,他這麼一個家族還是應該留下兒子要來的妥當,再說,女兒貝絲已經背叛了家族,而羅伯特為了他可是拼盡了全力。

權衡之下,威爾斯決定留下羅伯特,縱使這個兒子的才能沒有女兒貝絲強。

「很好。」傑斯用槍指了指林天,笑道:「你應該吧貝絲小姐給我放過來了。」

林天沒有多說什麼,也尊重威爾斯的選擇,把綁在椅子上的貝絲給鬆綁。

同時,傑斯也一腳把羅伯特給踢到威爾斯的腳下。

傑斯一把抓住貝絲金色的頭髮,臉上露出兇狠的厲色,說道:「貝絲小姐,你還是落在我的手裡了。」

「你這個惡魔,終有一天你會受到上帝的懲罰。」貝絲惡狠狠的瞪著傑斯說道。

「謝謝你的詛咒,但你是看不到了。」傑斯說了一句,把貝絲交給了身後的手下,喝道:「走。」

隨即,他們帶著貝絲離開了克利夫蘭家族的莊園。

林天把羅伯特從地上扶起來,問道:「羅伯特,你meishi吧?」

嗚嗚嗚……

羅伯特的嘴裡依然發出嗚咽的聲音,他都被打成豬頭了,怎麼會meishi?

兒子被救了,威爾斯卻不開心,畢竟女兒被傑斯給抓走了。

「哥哥,你放心,我馬上派人去把貝絲救回來。」威爾遜信誓旦旦的說道。

「你又把握嗎?」威爾斯問道。

「這個……有四成的把握。」威爾遜低下頭說道,殺手組織的內部,他從來沒有見過,裡面恐怕有很多的殺手,他的手下能不能突破進去都是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