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二人功力深厚,身法極快,時而錯開,而是交織,讓人眼花繚亂。二人那白色的劍光縱橫在暗沉的夜色里,宛如游龍,宛如閃電,宛如狂風……


屋頂上這麼激烈的打鬥自然引起了樓下眾人的注意,所有人紛紛跑出了大門,前來圍觀。

「呀,這到底是什麼人居然在那麼高的屋頂上比劍呀?」【友情提示:如果本書最新章節未更新,(可能作者已更換書名)請大家在本站搜索作者名,查看最新章節,如果未更名,請登錄聯繫管理員更新】 「是啊,劍法好快啊!」


「不僅劍法快,每一劍力量都無比的強大。」

「是啊是啊,看來,兩個人都是修行御劍術的絕頂高手啊。」

……

一時,眾人在樓下議論紛紛。

這時,更有會做生意的老闆娘讓人抬著桌子跑了出來,大喊:「來來來……,大家來賭一賭,看這屋頂上打鬥的二人,誰會是最後的贏家?」

「好好好,我們來賭。」

一眾人紛紛圍著老闆娘,開始押庄。

「我賭是那個女人,雖然看不清楚她長什麼樣子的,也看不清楚她的劍招,但看她那苗條的身材,飄逸的身影,想必一定是個大美人呀。」

一個色眯眯的富家男子掏出了一錠金元寶押魅影會贏。

而其他一票富貴公子哥們來芳華樓本來就是為了泡美女的,現在突然見到這麼精彩的決鬥,而且決鬥的一方居然還是個身材苗條的女人,自然都站在了魅影的那邊,都押她會贏。

「呵呵,我看那個女人啊,不僅長得苗條,劍法還那麼好,想必是個英姿颯爽的大美人吧。」老闆娘看著滿桌的金元寶,笑吟吟的說。

而一些正猶豫不決的公子哥們聽老闆娘這麼一說,立馬將錢袋子押在了魅影那一方。

「怎麼沒人押那個男人呢?」老闆娘見桌子的另一邊空蕩蕩的,疑惑的說。

「切,一個大男人有什麼好支持的,男跟女相鬥,本來就不公平,就算是他僥倖贏了,想必也勝之不武,我們才不押他呢。」

一個富貴公子哥一臉嫌棄的回答,反正他們錢多,才不在乎那賭注是贏是輸呢,總之,支持美女就對了。


「我覺得那個男人會贏,所以,我押他。」

就在所有公子哥都押魅影那一邊的時候,一個弱弱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

眾人回頭朝那聲音來源處看去,卻見是個身體瘦弱,穿著寒酸的書生。

「你們看,那個男人懷裡還抱著一個女人,他現在是以單手對敵那個黑衣女人……而且,現在已經大佔上風了。」那個窮酸書生一臉興奮的說。

「什麼,還抱著一個女人?」

聽他這麼一說,圍觀的人這才留意到,原來那個男人還真的摟著一個昏睡的女人,一單手對敵那個黑衣女子。

這一刻,不明真相的觀眾激動了。

「天哪,真沒看出來,他居然是單手和那個女人打的。只是,為什麼他懷裡會摟著一個沉睡的女人呢?」

「是啊是啊,真是奇怪啊?」

「我想啊,肯定是這樣的,這個男人原本和那個黑衣女人是夫妻或者是情,人關係。後來,他喜新厭舊,愛上了他現在抱著的女人。今晚兩人偷偷幽,會的時候,被那個黑衣女人撞見,那個黑衣女人一怒之下,打暈了那個女人,而那個男人一生氣,就和她打起來了。」

「看情形,真的有點像你說的那樣耶!」

「是啊是啊,那個男人一看就不像是個好人,肯定是一腳踏兩船了。」


…………【友情提示:如果本書最新章節未更新,(可能作者已更換書名)請大家在本站搜索作者名,查看最新章節,如果未更名,請登錄聯繫管理員更新】 屋┕_┙檐┕_┙下文學網:「是啊,劍法好快啊!」

「不僅劍法快,每一劍力量都無比的強大。」

「是啊是啊,看來,兩個人都是修行御劍術的絕頂高手啊。」

……

一時,眾人在樓下議論紛紛。

這時,更有會做生意的老闆娘讓人抬著桌子跑了出來,大喊:「來來來……,大家來賭一賭,看這屋頂上打鬥的二人,誰會是最後的贏家?」

「好好好,我們來賭。」

一眾人紛紛圍著老闆娘,開始押庄。

「我賭是那個女人,雖然看不清楚她長什麼樣子的,也看不清楚她的劍招,但看她那苗條的身材,飄逸的身影,想必一定是個大美人呀。」

一個色眯眯的富家男子掏出了一錠金元寶押魅影會贏。

而其他一票富貴公子哥們來芳華樓本來就是為了泡美女的,現在突然見到這麼精彩的決鬥,而且決鬥的一方居然還是個身材苗條的女人,自然都站在了魅影的那邊,都押她會贏。

「呵呵,我看那個女人啊,不僅長得苗條,劍法還那麼好,想必是個英姿颯爽的大美人吧。」老闆娘看著滿桌的金元寶,笑吟吟的說。

而一些正猶豫不決的公子哥們聽老闆娘這麼一說,立馬將錢袋子押在了魅影那一方。

「怎麼沒人押那個男人呢?」老闆娘見桌子的另一邊空蕩蕩的,疑惑的說。

「切,一個大男人有什麼好支持的,男跟女相鬥,本來就不公平,就算是他僥倖贏了,想必也勝之不武,我們才不押他呢。」

一個富貴公子哥一臉嫌棄的回答,反正他們錢多,才不在乎那賭注是贏是輸呢,總之,支持美女就對了。

「我覺得那個男人會贏,所以,我押他。」

就在所有公子哥都押魅影那一邊的時候,一個弱弱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

眾人回頭朝那聲音來源處看去,卻見是個身體瘦弱,穿著寒酸的書生。

「你們看,那個男人懷裡還抱著一個女人,他現在是以單手對敵那個黑衣女人……而且,現在已經大佔上風了。」那個窮酸書生一臉興奮的說。

「什麼,還抱著一個女人?」

聽他這麼一說,圍觀的人這才留意到,原來那個男人還真的摟著一個昏睡的女人,一單手對敵那個黑衣女子。

這一刻,不明真相的觀眾激動了。

「天哪,真沒看出來,他居然是單手和那個女人打的。只是,為什麼他懷裡會摟著一個沉睡的女人呢?」

「是啊是啊,真是奇怪啊?」

「我想啊,肯定是這樣的,這個男人原本和那個黑衣女人是夫妻或者是情,人關係。後來,他喜新厭舊,愛上了他現在抱著的女人。今晚兩人偷偷幽,會的時候,被那個黑衣女人撞見,那個黑衣女人一怒之下,打暈了那個女人,而那個男人一生氣,就和她打起來了。」

「看情形,真的有點像你說的那樣耶!」

「是啊是啊,那個男人一看就不像是個好人,肯定是一腳踏兩船了。」

…………【屋檐下友情提示:如果本書最新章節未更新,(可能作者已更換書名)請大家在本站搜索作者名,查看最新章節,如果未更名,請登錄聯繫管理員更新】 :「喜新厭舊,一腳踏兩船,真不是個男人!」

「是啊,真是太不像話了……」

……

不明真相的眾人越議論就越覺得和女人打鬥的東方晨可惡,紛紛開始惡語指責。

「……」老闆娘白了眼這些指責別人的男人們,他們也不想想,他們自己不也是撇下家裡的糟糠之妻跑這裡來尋歡作樂的么?

正與魅影打鬥的東方晨突然聽見樓下對他一片指責聲,心裡很是不爽,這些人到底在說什麼?

說他劈腿?一腳踏兩船?喜新厭舊?

這兩個女人,一個是要殺他的女殺手,一個是偷他東西的嫌疑犯。說他劈腿,一腳踏兩船,喜新厭舊,真是扯淡!

看來這些人真是吃飽了沒事做,跑這裡來瞎扯。

為了讓那些人閉嘴,他得儘快結束這場打鬥離開此地才行。

此舉到不是在意這些男人們的流言蜚語,而是不想再看見那些男人那副比女人還八卦的嘴臉了。

如此想著,他一掌將魅影擊開后,迅速念動劍訣。

那一瞬間,他手掌中的光劍發出一聲清嘯,猶如猛獸狂吼,聲震四野,剎那間光芒大盛,那光劍如破天而出,狂龍出淵。魅影周身的殺氣竟在片刻間全部被逼得消散開去,無影無蹤。

下一秒,光劍飛射而出,朝一旁的魅影衝去,聲勢之猛,一時無兩。

氣勢如此浩蕩的劍勢突然襲來,魅影驚得瞪大了眼,不及她出招相擋,光劍如閃電般刺穿了她的身體。

「啊!!!」

魅影仰頭慘叫一聲,飄渺的身影「砰!」地一聲炸裂開,隨風而逝。

「啊!!!」

樓下的眾人驚叫一聲,沒想到,這個男人居然一劍將那個黑衣女人打得魂飛魄散,也太狠了!

東方晨望著暗沉的天空,暗想,那個女人被他一劍刺穿身體而炸裂,卻沒有留下半點血肉,甚至連一片衣角都沒有留下。原來,又是一個幻影傀儡人!

不過這次的幻影傀儡人的功力如此之高,看來他那個二皇兄東方烈的幻影傀儡術是越來越精進了。

再看看懷中的蘇靜兮,仍是一副安詳的沉睡摸樣,看來是真的喝醉了。

現在天色已晚,他還是將她送回相府去吧。

如此想著,他飛落屋頂,準備送蘇靜兮回相府。

而那芳華樓的屋頂原本結實,卻因為剛剛的一番打鬥,已經被炸得極其脆弱。

他落下后還沒站穩,突然「啪啦!」一聲驚響,屋頂房梁斷裂,他二人一時沒站穩,重重地朝屋頂下跌去了。

然而,卻只聽得「嘩啦!!!」一聲水響,他二人沒有落在地板上,而是落進一個裝滿熱水的大浴桶里。而浴桶里,一個貌美女子正在沐浴……

「……」突然從屋頂上落下來兩個人,讓正在沐浴的美女震驚呆了。

而東方晨和蘇靜兮好端端的突然跌到一個浴桶里,也驚呆了,二人一抬頭,正看見個沒穿,衣服的美女。

六隻眼睛相對的瞬間……

……

ps:親們,從今晚開始,幽幽會一條一條的回復大家的留言了哦,所以,請喜歡文文的大家踴躍發言,如果有什麼不好的地方或是好的建議,請提出來,幽幽會採納的哦。


另外,明天的更新從上午十點半開始.【友情提示:由於作者更換書名比較頻繁,如果本書最新章節未更新,(可能作者已更換書名)請大家在本站搜索作者名,查看最新章節,如果未更名,請登錄聯繫管理員更新】 :「啊!!!」

三人齊聲驚叫了一聲,尤其是那個沒穿,衣服的美女,叫得尤其慘。

下一秒,東方晨和蘇靜兮速度爬出浴桶。

「咳咳,今晚的月色不錯啊!」

反應敏捷的東方晨立刻咳嗽了一聲,裝作沒事人的樣子說了一句。

「是啊,月色不錯。」蘇靜兮尷尬的應了一聲。

「月色?」

沐浴的美女聽他們這麼一說,下意識的抬頭朝破了個大洞的屋頂瞧去,卻看見好大的一片烏雲飄過。

「事不宜遲,我們去賞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