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夫擺擺手說道:「沒事,我一個老頭子怎麼會和一個小姑娘計較。令愛坦率真誠很讓老頭子喜歡。」

林月容一聽急了要是趁此機會給自己訂給親那自己不就完了。忙開口說道:「那個大爺啊!你年齡太大了,我們不合適啊!」

「噗」徐錦航忍不住笑出聲來。林青山氣的瞪着林月容,宋彥霖愣了一下哈哈大笑起來。

林月容看着眼前的三人,頭隱隱作痛有點生氣的說道:「喂,各位我是病人。老大夫我是不是失憶了啊。能不能幫我治好啊!」

宋彥霖笑着說道:「嗯,林姑娘確實失憶了。能不能治好我也沒有十足的把握。」

「哦,暫時不會死是吧?」林月容問道。「容兒,不準胡說。」林青山聽見女兒的話心中緊張開口呵斥道。

林月容翻翻眼皮不在說話。徐錦航看着林月容的樣子好奇心讓他更想了解她。雖然知道她已經有了未婚夫,可還是想要靠近一點點。

宋彥霖點頭回答林月容道:「放心,現在死不了的。不過幾十年後就有可能了。」

「那就沒事了,幾十年後也活夠本了。要死也可以了。」林月容煞有其事的點頭說道。

林青山不知道該說點什麼,怕自己會爆粗口只得忍着氣問道:「大夫,小女要不要開點什麼葯呢?」

宋彥霖搖搖頭摸著鬍子說道:「不用開藥了,傷口癒合的很好。我剛才也換了葯,燉點補品補一陣子:身體太虛弱了。」

林青山忙行禮道謝。宋彥霖收拾好東西對着林月容說道:「小姑娘,你要是有什麼事就來找我。」

林月容忙搖頭說道:「算了吧,我才不要有事呢?大夫,你就不能祈禱點我好呢?」

「哈哈,小丫頭。你有什麼其他困難一樣可以找我幫忙的。」宋彥霖從懷裏拿出一個精緻的玉佩遞到林月容面前。。 在選手全部就位之後,開始宣讀比賽規則:「第一輪比賽,立射,每人只許射出三發箭矢,中靶心多者為勝!」

所有人都蓄勢待發,拉吉在端木雲的身側,他不懷好意的看了端木雲一眼,端木雲也是看他十分的不順眼,兩人之間的爭鬥,從此刻正式開始。

裁判站在場地中央,說道:「第一個上場展示的是,南國使團,顧若風!」

顧若風揮手入場,他出眾的長相,使得他一出場,便引起一眾少女尖叫。

「哇,他好帥啊!」

……

顧若風很有氣勢的拉開了弓箭,毫不猶豫,「咻」的射出了一箭,這帥氣的動作搞得那些少女的呼喊更大了。

但結果卻是十分的不盡人意,三發弓箭,「biubiubiu」全都脫離了靶心,落到了地上,一發未中,原本支持顧若風的少女們頓時啞口無言,她們此時心想:「我特么到底粉了個什麼玩意?」

顧若風他看似是個王者,實際是個青銅,王者的風範,青銅的技術,顧若風他成功的用青銅的操作打出了王者一般的氣勢……

他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跟著端木雲臭屁,也不知道是誰給他的自信。

顧若風說道:「怎麼樣啊?是不是被本少爺驚為天人的箭技給折服了啊?」

端木雲說道:「哈哈哈哈,我本以為你只是不擅長射技,沒想到你的射技竟然如此之爛,佩服,佩服!」

顧若風推手道:「哈哈哈哈,雲兄你過譽了,過譽……」

此時使團席上的老人們正在平靜的喝茶,似乎是早就料到了會是這個結果……

裁判在場上認真的宣讀著分數:「絲國使團,海桑,中——兩箭……」

之後的下一個選手,金晨,上場了。

裁判說道:「有請下一位,左金吾衛將軍,金晨。」

李涵見金晨上場,大喊道:「金晨哥哥,加油!加油!」

金晨身為金吾衛將軍,射藝自然是數一數二,他想都沒想,自然而然的側立式,兩腳開立同肩寬,腳稍外展,單眼瞄準,看準靶心,「咻,咻,咻」射出三箭,兩箭正中靶心,一箭距離靶心只有幾厘之差,這個成績,可以說是非常厲害了!

裁判宣讀道:「金晨,中——三箭,靶心中兩箭,暫居第一……」

金晨說道:「哎呀,沒想到啊,還是偏了那麼一點點……」

李涵在一旁打氣道:「金晨哥哥,你可千萬別灰心啊!」

眾人哄堂大笑,李涵捂著羞紅的臉說道:「哎呀,公主,我是不是又出醜了?嗚嗚嗚,金晨哥哥肯定覺得我丟人了……」

上官珠安慰道:「哎呀,怎麼會呢?」

上官珠看向端木雲,擔心道:「每個人都這麼厲害,小雲朵,你的壓力會不會很大啊?」

裁判繼續說道:「下一位,南國使團,皇子——拉吉!」

拉吉看向端木雲,冷笑道:「呵,讓我先來給你做一個示範吧!」

拉吉採用的是斜向站立式射法,兩腳分開站在起射線兩側,兩腳腳尖與靶中心線成45度角,右腳與起射線保持平行,腳尖緊貼靶中心線。

拉吉擺好姿勢之後,軀幹扭轉,毫不猶豫,射出三箭,三箭射中靶子,發出「噹噹當」的聲響,三箭正中靶心。

裁判說道:「恭喜拉吉,中——三箭,靶心中三箭,位居第一……」

拉吉得意道:「獻醜了。」

端木雲一臉嫌棄,心裡默道:「你知道獻醜了就好,這麼臭屁,噁心死了,我都快吐了。」

旁邊的人議論道:「不愧是南國之人啊……」

「是啊,尚武的民族果然厲害!」

「哇,全中靶心啊,真厲害!」

「看來,這場立射的比賽肯定是南國贏了。」

……

端木雲聽到這些人的談話,頓時失去了信心,失落道:「已經三箭都是靶心,想贏他,幾乎是不可能了……」

這時候,有人從背後推了他一把。

端木雲回頭,喊道:「景嵐?是你?」

景嵐說道:「你要是想贏的話,我倒是有一個必勝的辦法可以告訴你哦……」

端木雲靠近了聽,景嵐在那邊跟端木雲「嘰里咕嚕,嘰里咕嚕」的說了半天,端木雲頓悟。

上官珠還在擔心端木雲,「三箭靶心,這下小雲朵他可怎麼辦啊?」

戰鼓「咚咚咚」的敲響,裁判宣布入場:「有請本場最後一位,公主駙馬,都尉——端木雲!」

端木雲攜弓箭入場,站在場地中央,瞬間就成為了全場的焦點,上官離和上官鈺,上官宣還有上官統等人在台上正襟危坐,金晨,顧若風兩人在台下在心底默默給端木雲喊著:「加油。」

因為,能不能贏過拉吉,拿下這第一場的比賽,就看端木雲這最後一人的表現了…… 老友半天沒吭氣。

陸老爺子這才意識到事情不對,加重語氣:「到底出了什麼事?」

老友嘆了口氣,問了句:「你知道天網么?」

陸老爺子蹙眉,語氣帶了幾分急切:「別繞圈子,有話就直說!」

「唉!」老友嘆氣:「你孫女陸細辛就是天網技術負責人,她手中不僅握有核心技術,許可權也極大,只要不涉及保密信息,可調用全國各地的攝像頭和資料庫,這可是關乎國家,信息安全的大事啊!

志弘這樣貿然地去調查他,已經觸怒了上面,上面還以為他想要竊取國家,機密呢,若不是我攔了一手,解釋他和陸細辛的關係,志弘就被秘密關押了!」

「你說什麼?」陸老爺子悚然一驚,太陽穴突突直跳,左手死死撐著沙發,才不至於讓身體癱軟。

「她是天網技術負責人?」陸老爺子每說一個字,胸膛就激蕩得厲害,讓他頭暈目眩。

「這算什麼!」老友聲音低低,「還有更厲害的呢,九霄之眼知道么,她是主導者,你這個孫女了不得啊。」

陸老爺子神魂俱盪,耳邊嗡嗡地響,眼前一陣陣發黑,不知道過了多久,才平復下來。

難怪,她總是隨時隨地帶著錄音筆和錄像設備,之前,陸老爺子一直以為是她性子謹慎,小心翼翼的緣故。

如今看來,不過是職業習慣罷了。

思緒抽回,陸老爺子看了一眼陸承繼,凝聲開口:「不能再縱容你爸了,陸家經不起折騰。」

陸承繼心裏疑惑得厲害,陸父怎麼會跟陸家扯上關係?

不過是吩咐幾個保鏢而已,陸家還不至於庇護不了陸父?

但是無論他怎麼問,陸老爺子都不說話,只是搖頭,讓他下去。

與此同時,趙家也在進行同樣的對話,一向對女兒疼愛有加的趙老爺子第一次對陸母放下狠話:若是她再敢糾纏陸細辛,就休怪他不認這個女兒。

言辭之果決,連風雨同舟了大半輩子的趙老夫人都嚇住了,愣是一句話都不敢勸。

另外一邊,陸細辛接到了天網那邊其中一個負責人的電話,告訴她:「放心吧,陸家不會再來糾纏你了。」

陸細辛點點頭,道了聲謝,便掛斷了電話,而後乖巧地坐在沙發上,一邊吃點心,一邊等沈嘉耀開會出來。

臉上的表情淡然無波,看不出半點思緒。

前幾日,半夏曾問過她,要不要想辦法,躲開陸父陸母的糾纏。雖然麻煩了一點,也容易被人說閑話,但也不能總被她們這樣纏着。

當時陸細辛沒說話。

半夏就以為她顧念著親情,還對陸父陸母有感情,便沒有多說。

其實,陸細辛哪裏還有感情,只是她根本不需要面對陸父陸母罷了。

所謂兵對兵,將對將,哪有皇帝親自下場砍殺小卒的,手下千百能征善戰的猛將,根本不需要親自出手。

陸細辛也是如此,她根本不需要面對陸父陸母,只需一個電話,就能對他們實施降維打擊。 「您沒有受到什麼為難吧?」莫北瞥了一眼康拉德和庭院內的十餘名重盾守衛,對着凱恩問道。

「哦,為難倒不至於,呵呵。。。」

凱恩花白的長須晃動了一下,笑得卻是有些勉強,似乎也已經通過對方毫無理性可言的行為察覺到了更深層的危機。

他作為唯一的赫拉迪姆族人,以及對敵人的了解,在各大人類據點都有着比較超然的地位,所以那個康拉德也沒敢給他臉色看。

「我們去艾柯長老那裏吧。」

莫北對着凱恩若有深意地一頷首,讓凱恩的目光微微一凝,便隨着他一起離開了這處庭院。

康拉德冷眼看着離開的四人,終於是從牙縫裏擠出幾個字來:

「小國無禮!」

莫北聽在耳中,卻是鄙夷地笑了笑,沒有理會。

凱吉斯坦確實曾是整個庇護所世界最強大的王國,而且歷史悠久,可以一直追溯到法師部族時期。

現如今這個王國依然擁有三座較大規模的城市,首都卡爾蒂姆,順流而下的兩座港口城市,吉庫爾和庫拉斯特海港。

魯高因區區一城,兩代國君,相比之下是一個小國,但那區區一城所養活的人口幾乎和凱吉斯坦的三座主要城市相當。

你卡爾蒂姆城北面有礦,南面有綠洲,有大河灌溉,腹地廣袤。坐擁這樣的優渥條件,首都所養活的人口比魯高因少了近一半,哪來的臉面自稱大國,就因為你們養的貴族最多嗎?

這是莫北不帶主觀立場的評判,他本以為這種狀況是因為還沒從薩卡蘭姆教廷的墮落影響下恢復生計,但根據布萊克一路上連珠炮式地講解,他發現根本不是這樣。

傑海因之所以派遣布萊克作為使者,就是因為此人曾在凱吉斯坦王國的許多城鎮都有過停留,對這個王國的實際情況了解頗深,講解得也比較透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