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小魅探到了我的心思,忍不住有些臉紅,對着我解釋道。

“鬼可是和人不一樣,弱肉強食的,你今天不去搶人家,明天就要被人家搶了。”

不一樣麼?我覺得差不多啊,就說這高考吧,不也是一分壓倒一批人?哪裏都是弱肉強食!

有了蘇小魅的附體,我的鬼視能力又恢復了,而且比我自己使用要來的更好,所以跟的很輕鬆,但是眨巴眼睛的功夫,前面的鬼卻不見了!

“啥情況?”

我對着蘇小魅問道。

她就是一聲冷笑。

“你水平太差,被發現了,不過沒關係,這裏也算是僻靜之地了,趕緊動手!七星勒劍咒,六點鐘方向!”

對蘇小魅的話,我四寶不懷疑,一個七星伏魔,就朝着六點鐘的方向設過去,那邊是一個碎石堆!

我這一下射過去,整個石頭堆就炸開了。

那斷腸鬼果然在裏面,這麼一炸,他急忙躲避開,無所遁形了。

“你倒是躲啊!”

我非常囂張的,朝着斷腸鬼走了過去,霸氣四射的看着他,似乎他一個不對勁,就要把它擊殺。

咳咳,表面上是這樣,其實…傷勢還沒有完全恢復,剛用了一個七星伏魔,感覺筋脈有點扯着疼,根本不可能用出第二個來了,咱這是虛張聲勢。

“大俠,饒命啊,大俠!”

就在我想着,接下來要怎麼對付他的時候,這斷腸鬼居然絲毫沒有節操的朝着我跪了下來,開始求饒了。

“你不是鬼麼?早多少年前不是就死了麼?我還怎麼饒你的命?”

我看着這個鬼,感覺有些好笑。

召喚諸天武將 “您看我早多少年前就已經死了,您就放過我吧!”

他求饒的樣子,還是挺有意思的,就是腸子掉來掉去的,看起來有點噁心。

“知道我找你幹什麼吧?”

我對着斷腸鬼問道。

“知道,知道,我這就把幽冥草給您!”

說着,他把幽冥草給拿了出來。

之前只是蘇小魅說來着,我並沒有看過,現在拿着仔細一看,果然陰間生長的草和一般的草不一樣,拿起來的時候,感覺它通體冰涼。

“幹掉他,又有夜宵吃了!”

蘇小魅的聲音在我的腦子裏面迴盪,我有些無語,整個一吃貨啊。

確定了幽冥草無誤之後,我面露殺機。

“大爺,幽冥草都給你了,你放我走吧!”

那斷腸鬼似乎也看出來了我的不善,更加可憐兮兮的開始求饒。

我的心裏開始猶豫了,這都搶了人家的東西了,還要人家的命,是不是不大好啊!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看出了我的疑慮的蘇小魅,送了我這麼一句話。

我思索了一番,可還是沒有按照她的建議做,我知道弱肉強食,但我畢竟是人不是鬼,我有我自己做人的原則。

我的心思肯定下來,蘇小魅便感受到了,她也不再勸我,只是提醒我說。

“一定要把他身上的東西搜刮完!



“想活命可以,把你身上的東西都教出來!”

我惡狠狠的對着斷腸鬼說道。

斷腸鬼似乎也是懂行的人,他從身上的一個袋子裏面開始掏東西,沒一會,地上就已經擺了一堆了,雖然他掏出來的東西,我都不認識,但可以知道的是,我發財了。

“都掏完了麼?”

“掏完了!”

斷腸鬼戰戰兢兢的對着我說道。

“這麼多東西,你讓我怎麼拿走,把你裝東西的袋子也給我拿過來。”

他很不情願,但最終還是拿給我了。

看到這個袋子,我的心裏就是一陣的興奮,這斷腸鬼從裏面掏了不少東西了,容量肯定大,類似於傳說中的空間裝備啊!

就在我興沖沖的準備接過這個袋子的時候,斷腸鬼的臉上露猙獰的笑容。

的背脊就是一陣的發涼。事情發生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間,他手上的袋子一揮,地上的東西全部被收了起來,然後這傢伙整個就消失了,突然出現在了我十米之外。

我,他以迅雷不及眼耳之勢,拿出一坨黑漆漆的玩意,就朝着我砸了過來。

“是冥雷,小心!”

是蘇小魅的聲音,但是這聲音,並不是出現在我的心裏,而是出現在我的耳朵裏面。

接下來,我就看見蘇小魅拿着一下子抓住了那黑乎乎的一團。

她猛地把拿東西朝着天上一丟,然後抓住我,飛快的就是一閃!

下一刻,一個近乎於霹靂的聲音,震的我的耳朵都要聾了!

主繼承者們 花開緩緩歸 整個天空上,都被炸出了一個大洞!

我整個人目瞪口呆,而就在這時候,蘇小魅卻是發飆了,她整個人的身上開始變得血紅!

“敢動我的男人,找死!”

說着,她大手一揮,面前出現了一個類似於黑洞的東西,不知道躲到哪裏的斷腸鬼,瞬間就被吸了過來。

“鬼…鬼王!”

他的眼神之中充滿着驚愕,顯然是不知道怎麼惹到這樣的強者。

這種角色,蘇小魅卻是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準備給他。

手掌一翻,那黑洞的吸引力更大了,那隻斷腸鬼,被壓縮成了黃豆的大小,被蘇小魅給一口吃了下去。

雖然這吃相併不難看,但第一次看見蘇小魅吃鬼,我還是有些被嚇到了。

這一口下去,萬一要是被吃的是我?想到這裏,我渾身都是一陣的冷汗。

“想什麼呢?”

蘇小魅拍了拍正在發呆的我,她全身的血紅已經退了下去,我這才意識到,她還是我的蘇小魅。

“沒啥,我在想,這個狗日的真是太可惡了,他居然敢陰我!”

我這話說的半真半假,蘇小魅沒有附身在我身上,沒法知道我心裏的想法,也便沒有懷疑。

“吃一塹長一智,以後長點記性!”

聽了蘇小魅的話,我認真的點了點頭。

要不是今天有她在,我可能又要死一次了,通過這次的事情,我終於深刻的體會到了一個詞語,鬼心險惡。

“這個給你!”

說着,蘇小魅給我丟了一個什麼,就重新附身回我的身體裏面去了。

我接住一看,正是之前我最想要的那個袋子。

“這是啥啊?”

我對着蘇小魅問道。

“這是鬼袋,我看你喜歡,順手就給你拿過來了,裏面的東西,你也用不上,我就拿走了!”

“鬼袋,是幹什麼的?和空間袋一樣麼?”

得到了這麼屌的東西,我感覺整個人就像被打了雞血一樣。

“差不多,不過鬼袋只能裝陰氣重的東西,一般的東西是裝不了的,這玩意在陰間很常見!



聽到這話,我興奮的火焰就像是被一盆愣水給當頭澆滅了,瞬間對着東西興趣全無,不過我還是把它給好好的收了起來,說不定以後用得到呢。

“那個,小魅啊,今天這傢伙,不是鬼兵麼?他怎麼能化形?還有爲什麼看起來他的實力不怎麼樣?”

我一連對着蘇小魅提出了兩個問題。

雖然他最後對着我們玩了個陰的,扔了個很恐怖的冥雷過來,可之前他對我的害怕並不像是裝出來的,我可以肯定他的實力是真的很差。

“他們這種,其實根本就算不上是鬼,真正的鬼,是人死後的怨念,聚集怨氣形成的,而他們只是遊魂喝了孟婆湯,或者是通過什麼別的方法覺醒了記憶,所以才能在沒有到鬼將的級別還能保持人的身體。”

原來是這樣,那他們的實力也好解釋了,沒有得到過拼殺鍛鍊,雖然空有等級,但肯定比不了尋常的鬼兵。

我的疑惑算是消除了,可心裏總還覺得有什麼事情不放心。

正開着車,突然,腦子裏面靈光一下。

“對了,小魅,你今天不光現形,你還出手了,你沒事吧,剛纔的冥雷有沒有傷到你!”

聽到我這話,蘇小魅的語氣有些悠悠。

“難得,你還記得我啊!”

“我心裏一直都記得你啊,只是剛纔那個情況實在是太緊張了,我….一時沒想起來、”

“沒心沒肺!”

蘇小魅說着,就不理我了。

我也是醉了,這…女人的心思要我們怎麼猜啊,之前沒問的時候,還是好好的,一問就生氣了啊!

書藏大道 回到了家裏,叫了半天,蘇小魅還是沒有理我,我只得帶着擔心的情緒洗了個澡。

洗澡剛出來的,蘇小魅就從我的身體裏蹦了出來,驟然間出現,給我嚇了一跳。

“我說娘子,你下次提前吱個聲啊!”

“給你的!”

她把一個褐色的藥丸,丟到了我的手上。

“這是?”

“治你的傷的!”

我一陣興奮的把藥丸丟到了嘴裏。

忘記喝水,差點沒噎死,不過效果還是不錯的,一吃下去,附着在我經脈上的那些陰冷的氣息,就開始消融了,我感覺渾身上下都暖暖的。

“睡覺吧!”

說着,蘇小魅褪去了衣服,躺在了牀上。

這是我每天最期待,也是最興奮的時候。

“娘子,你不生氣了?”

“你以爲我是你啊,沒心沒肺的!”

說着,她朝着我抱了過來!

我抱着蘇小魅柔軟的嬌軀開始入睡。

躺在牀上,我感覺自己迷迷糊糊的,似乎是睡着了,又似乎沒睡着,突然,渾身一愣,我感覺我整個人都清醒了起來。

眼前灰濛濛的一片,不!不光是我的眼前是灰的,身邊的世界好像都變成灰的了。

這是什麼情況?我不是在房間裏面睡覺麼?怎麼會到這裏來?

掐了掐自己,我發現了一個驚人的情況,不痛!這不是現實世界!

我想要走出這片灰色的世界,可突然,一道雷霆一般的聲音,猶如霹靂一般響起。

“林星,你可知罪?”

這聲音震的我耳膜生疼,可我也並不是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了。

“你是誰?”

我儘量深呼吸,讓自己淡定下來。

突然,我面前的虛空中,顯現發出了一張馬臉,更讓人毛骨悚然的是,這馬臉居然開口說話了。

我差點沒嚇個半死,鬼我倒是見過,但是你什麼時候見過馬頭人身的東西跟你說話?

最強嫡妃,王爺乖莫鬧! “本座,勾….魂…馬面!”

(本章完) 要是以前我聽到馬面這兩個字,非得被嚇個半死,但是自從昨天聽蘇小魅說過關於地府的事情以後,我就淡定多了。

“原來是馬面大人,我林星堂堂正正的良好公民,你怕是找錯人了吧?”

馬面看到我並不畏懼他,似乎是感到有些奇怪,不過,那股子兇狠勁,卻是一點都沒有少。

“既然如此,我就讓你死個明白,你可知道斷腸鬼?”

聽到斷腸鬼這三個字的時候,我他媽腸子都綠了,難道說,是斷腸鬼的事情暴露了?

“我不知道啊!”

馬面聽到我這話,就是一聲冷笑。

“不久之前,我受到崔判官的命令,調查遊方商人斷腸鬼被人殺害一事,而你就是最後和他見面的人,你有重大嫌疑,不知道沒關係,和我回地府協助調查。”

麻痹的,協助調查都出來了,大事不妙啊,要是真調查起來,斷腸鬼那事跟我脫不了干係,這可怎麼辦?

對了,地府這些鬼差,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今日我只要手腳乾淨的幹掉他就行了!

看了看我的脖子上,玉佩居然還在,我心裏瞬間就有底氣。

這可是我第一次,獨自面對一個鬼,而且還是鬼差,我有些激動,但更多的是緊張。

“好,我跟你走!”

爲了迷惑他,我果斷的答應道。

他的馬臉看着我,用比哭還難看的表情笑了笑。

“那就請走吧!”

說着他,他朝着我的身上抓過來。

等了這麼久,爲的就是這一刻。

“大帝賜我劍,七星指天罡……”

我一劍就朝着他的醜比馬臉上面削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