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心裡問著自己,答案他心裡十分清楚,因為自己的職業,他不敢給她承諾什麼,他只能把那些承諾埋在心底。

也許,她會遇見更適合她的人,更能給她幸福的人!

。S2的開荒隊伍比S1要多很多,經歷了一個賽季的積蓄,大家的武將也比較多了,所以S2的開荒難度要明顯的上升了不少。

但對於黃天來說還是小兒科,畢竟在征服賽季開荒開久了就會發現S賽季的開荒都非常簡單,找一張土地難易表對照一下,就可以開荒了。

而黃天又經過了半多小時終於把前鋒開出

《率土遊戲主播》第一百五十章開五 為了證實這個想法,夏波打開系統,果然,他發現系統上一片黑暗,只有個人屬性可以點開以及時間功能存在,其他的任何功能都無法使用。

「果然,荒地是無法連接到系統上的,世界聊天、活動、交易,都無法進行!」

夏波目光微凝,他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來到這裡,基本上就是無依無靠,只有完成十萬星碑的里程,才算任務完成。

殺死三人之後,他獲得了一千二百多枚星碑,距離十萬星碑還有很長一段路。

「鋪設公路的速度依舊是太慢了,唯一的辦法就是殺人,而這裡是新開的區域,就是所有人的星碑里程加起來,也沒有兩萬。必須要想個辦法,自己不能在這裡待太長時間。」

夏波內心思索,登上汽車。

這裡沒有辦法連接到系統,世界的變動自己根本無法查詢,而且在原來的公路,是黑夜,但是到了這裡,卻是白晝。

問題似乎有些嚴重了。

登上汽車,意識沉入儲物櫃,自己的物資還有很多,足夠自己和藍莓從吃上幾個月。

十萬星碑的任務若是在其他區域,或許很好解決。

「等等,其他區域。自己是不是有辦法進入其他區域呢。」

夏波思索,或許這個辦法可行,但是可能需要一個離開這裡的辦法,或者是一件東西。

算了,先不想這些了,等有機會問一問魔嘟嚕。

發動汽車,先完成鋪設公路。

這裡的世界是無邊無際的荒野,很大,也很平整,一眼望不到盡頭。

滿是黃沙,依稀能夠看到其他人鋪設的公路,蔓延出去,形成一道無邊寬長的公路線。

這裡沒有風,很平靜。

夏波打量四周一圈,沿著此前的公路返回,這一帶有不少人已經鋪設了公路,自己要重新尋找一條沒有開闢過的荒野。

返回之後,安全區還在,只是無法進入,提示的時間也在緩緩倒流。

夏波推斷,恐怕只有再安全區里,才能夠跟遊戲連通在一起。

選擇了一個視野里什麼都沒有的盡頭,打開鋪設功能,開始了漫無目的的公路鋪設。

汽車發動,一條長長的公路出現在汽車身後。

公路十分寬闊,至少比汽車的十個車身還要大很多。

鋪設公路很簡單,只需要開車著前進就行,公路鋪設是沿著汽車行駛過的地方鋪設的,沒什麼技術可言,而且基本上也沒什麼危險。

「按照遊戲所講,在這荒地上,會出現野怪的部落,摧毀部落,能夠獲得大量的經驗,這是唯一獲取經驗的方式,殺開荒者,並不會獲得經驗,只能獲取對方的物資以及星碑。」

夏波內心思考,想要完成十萬星碑的任務,短時間內不太可能,哪怕是在高速公路上,一天一夜也頂多跑兩千多公里。

更何況這裡是無邊無際的荒漠,汽車速度受損,十萬星碑沒有一兩個月,基本上很難完成。

而這一兩月內,沒有任何物資補充,基本上會被宣布死亡。

唯一的補充恐怕也就是在安全區內,連接上原本的世界,交易一點物資。

但是鬼知道安全區下一次開啟的時間是多久呢。

也正是這些,才促進了開荒者之間的殺戮。

殺戮、開荒!

沒人開荒,就沒有星碑,殺戮只是能夠帶來短時間內的平穩,畢竟殺死其他人,獲取新的物資,利用這些物資去開荒。

完成開荒任務,逃出生天!

轟隆!

咔嚓!

這裡的環境實在是太過於惡劣,剛開始天氣還是無比燥熱,突然之間一道晴天霹靂,天空竟然下起了太陽雨。

豆大的雨點啪嗒啪嗒的砸在地上,濺起灰塵,大氣下沉,燥熱的天氣被雨水摁下,地面上宛如烤箱一般。

很快,雨勢就打了起來。

但是沒有持續多長時間,雨就停了。

灼熱的溫度再次蒸騰出來。

從雨點落下來,到大浦傾盆,再到消失不見,這一系列的變化,只持續了十幾分鐘左右的時間。

天氣的變化,就像是變臉一樣,來的快,去的也快。

三個多小時之後,夏波完成了一百星碑的鋪設,下過雨的荒漠地面變得泥濘不堪,汽車的車速收到阻礙,變得十分緩慢。

一百多枚星碑已經是他的極限。

將車停下,來到房車尾部的卧室,透過二層床榻的側邊窗戶,看向身後,一條無邊無際的公路已經鋪設完成。

「三個小時的時間,才完成了一百多公里按照這樣的速度下去,一天只能完成八百多公里,還是不間斷的休息。十萬多星碑,至少一百多天。」

「足足三個月的時間,三個月之後,自己再回去,鬼知道原來的公路會發生什麼!」

「不行,不能再這裡耽誤太長的時間。」

起身先去二樓查看了一下無土地的狀態,買下去的種子還沒有發芽,恐怕還需要個幾天時間。

此前下了一場雨,泥土還是有些濕潤,這沃土地似乎對太陽的溫度有一部分免疫,地面早已經乾裂,而沃土地還帶著一絲絲濕潤。

這個發現讓夏波有些驚訝,沃土地這個功能實在是太強大了,有了這個功能,在這炙熱的荒漠上,自己也不用無時無刻的澆水了。

考慮到資源的問題,夏波決定這段時間還是節省一些,自己不能仗著資源升級系統而鋪張浪費。

從儲物櫃里取出一桶水,給沃土地再澆點水,便回到房車內。

樓頂的溫度實在是太曬了。遭不住。

按照時間,此時應該是深夜了,夏波決定休息一會兒,自己的實力雖然已經很強大,但是作息時間還是要規範一些。

與其說是休息,不如說是冥想。

這一冥想,就冥想到了第二天,時間刷新,開始重新跳動。

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左右。

經過一夜的冥想,他感覺到自己的大腦一陣清爽,沒有絲毫的疲倦。

【精神力:58(11.6)】

一夜的冥想,不僅僅精神力全部恢復了,而且精神力也增加了兩點,冥想的作用出現了。

夏波緊繃著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冥想這個技巧確實如同修鍊一般。

修鍊一晚上,神清氣爽。

堪稱技巧變態版。

7017k 「你不願意說就不說了吧,這件事情對我們來說也算不上太重要,你知不知道五毒教里有哪些強大的傢伙,隨便說出幾個名字?」

就算是面前的證明弟子不是說林贊也猜出了那兩個人大概的結果,無非是被拉去做了什麼毒物的試驗,於是他也沒有繼續說下去的打算,反而繼續問著。

「其他的我記不太清了,只記得兩個人!」

聽了這話,那名弟子似乎是回憶起了什麼重要的事情,說這話的時候語氣也變得急躁了起來。

「不要著急,慢慢的說!」

林贊看著這名弟子這副樣子之後,安慰著繼續說道。

「一個就是我進這宗門之後認識的第1個傢伙,他似乎跟我們不同,雖然他與我們一起勞作,但不知道為什麼很多的五毒教的人見了他都畢恭畢敬的!」

「還有一個就是那五毒教的一個鬼長老,就和你們前兩天抓住的那個人長得差不多,若不是那個傢伙年輕一些,我甚至都以為我又遇見他了呢!」

聽了這話,那名弟子不由分說地將二人的信息告知了出來。

「至於你要問我他們兩個會用什麼技能,那可真的超出我的實力範圍了,這我是真的不知道!」

說這話的時候,那名弟子似乎終於從自己那痛苦的回憶當中脫離了出來,露出了一副釋然的表情,看著林贊苦笑著。

「他們兩個之間有什麼聯繫嗎?」

林贊聽了這話也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雖然他們從這裡得到更多有利的信息,不過這一件比他那種盲人摸象的辦法好多了,緊接著無意的提了一句。

「他們兩個當然有關係了,我見過所有的無獨家的弟子都對第1個傢伙,鼻孔鼻鏡的,除了那個滿臉瘡疤的傢伙,這就是為什麼我記得他!」

聽了這話,那名弟子說完便像是如釋重負,不管面前的人是誰,他都癱坐在了一旁,他的汗水甚至濕透了自己背後的衣裳。

「沒有別的什麼事了,你在這裡休息一會兒,對了,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訴任何人,也別告訴任何人,我向你問過這些!」

林贊說這話的時候,語氣雖然無比的平靜,但沒有人會懷疑這語氣當中的命令之意。

那弟子聽了這話點了點頭,休息了一會兒便自行離去了。

「看來叫那個傢伙來真的是浪費時間,沒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反而給我們講了一個沒頭沒尾的故事!」

看著那弟子走了后,白龍不由分說地開始抱怨了起來,顯然那名弟子沒有給他留下任何的好印象。

「有這些就足夠了,至少我們對五毒教的了解更多了,不是嗎?」

林贊聽了這話不由得笑了一聲,雖然他知道自己說這話也不過是一句空話,但他知道在這種情況下,他必須自己堅定起來安慰一下其他的人。

「眼下我們宗門當中的人也多了,可以派出去一些人,既可以鍛煉他們,也能幫我們預知未來的風險!」

林贊看著面前的三人沒有回答自己的意思,於是便將自己的想法繼續說了出來,他知道若是想讓宗門當中的人變強,必須讓他們擁有自己的經歷。

「這個辦法倒是不錯,我會帶著他們出去好好闖闖的,這件事情就交給我來負責吧!」

聽著這話,白眉頓時來了興趣,畢竟他這幾十年來一直在外面闖蕩,對於外面的事情太熟悉不過了,這件事情他獨自便大包大攬了下來。

「雖然我們宗門當中的人數多了,但畢竟他們的實力都擺在那裡,經過咱們昨天的事情,估計這些長老也消停了,就讓他們無時不刻的訓練這些弟子,把他們全都分發下去!」

「這樣是我們提升實力最快的辦法!」

林贊說這話的時候,眼神之中露出了希望的目光,他迫切的想要將宗門壯大。

「就按照你說的辦!」

聽了這話白頭堅定的點了點頭,將這件事情的處理權利全都交給了林在,這是他最放心的事情。

「既然如此,我就先去休息了!」

林贊聽了這話便點了點頭,離開了宗門大殿,他知道他做的事情全都已經做完了,接下來這宗門向著什麼方向發展,也不是他能夠控制得了的了。

「現在咱們兩個終於有時間談談了吧!」

片刻之後,林贊的腦海之中突然傳出了克耳的聲音,這幾天來林贊這個時候是唯一獨處的時候。

「有什麼想說的說出來便是我們兄弟兩個之間沒必要這麼拘謹!」

林贊聽了這話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樣,對著克耳說了一句。

「也沒有什麼別的,只是你身體里的那另一個靈魂是什麼東西,他竟然能夠與我進行交談,這簡直也太離譜了,可是你醒來之後我又感覺不到他的存在了!」

林贊聽了這話,不由得笑了一聲,緊接著說道。

「既然這事情你已經知道了,咱們兩個之間也沒有什麼互相瞞著的事情,那我便告訴你吧,這東西我也不清楚,為什麼就在我的身體之中,有很多次都是他幫我渡過難關的!」

「我通過他可以不斷提升我自己的實力,至於他是什麼,我還真的不清楚!」

林贊說完這話竟然有一絲的釋然,似乎他把這個秘密壓在心裡太久了,竟然讓他產生了一陣陣的疲憊的感覺,眼下將這個秘密說出去,讓他渾身無比的放鬆。

「怪不得你曉得那天想把所有的金丹產生的能量全部給我,原來你以為他會救你,不過現在看起來,他也不是什麼時候都會救你的,以後緊著點自己吧!」

聽了這話克耳立刻堅定的說著,此刻的他心中雖然由衷的感謝林贊為了他的性命的性命甚至要放棄,甚至能夠放棄自己的性命,但他依舊不希望這件事情再次發生。

「我的實力提升了,我保證這樣的事情不可能再發生了,下一次再遇到那群傢伙,我一定讓他們知道知道我的厲害,可是我到現在還不明白,那五毒教的傢伙為什麼會盯上我們!」

林贊無奈的嘆了口氣,渾身上下充滿了不自在。

。 對於參加這場茶會的眾多年輕俊傑們來說,離景原這個名字,他們其實是有些陌生的。

一方面,離景原常年歸屬於大離軍方,對於外界來說,軍方的消息本就相對保密。就算是幾大聖地,也未必知道太多。

另一方面,在這次赴東海觀禮之前,離景原或許也算是個天才,但遠遠達不到讓大家注意的地步。然而當他以周天境的修為,決然出現在大家面前的時候,大家卻發現,對他的了解少之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