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強辦公桌上的電腦已經打開了江南公安網,望着一夜間蹦出的參選女交警辛純琴的第一名投票超過百萬,而第二名卻是青雲派出所代所長唐星的投票也接近百萬票,這兩位女警肆無忌憚的刷票居然沒人管。

“尼瑪,無恥。”高強狠狠地瞪了眼液晶顯示屏上的漂亮帶笑的辛純琴與唐星兩位女警,罵出一句粗口,將吸了一半的煙摁滅,菸灰缸已滿滿的堆不下菸頭了,整個辦公室裏全是燻人的菸草味。

戀人就要被刷票的兩位女警踩下去了,高強心亂了,兩位副所長先後幾次進來彙報工作他都不在狀態,特種兵轉業的他,出手從來就沒有失手過,他不能眼睜睜看着戀人腰小青被無恥的刷票者給踩下去,他必須要反擊。

他已經打電話給北京從事IT產業的戰友,讓戰友幫腰小青刷到二百萬票,只要壓住第一第二名,一直保持腰小青第一,但戰友回話告訴高強要認真考慮下,刷票容易,但要是被評委宣佈取消刷票者的參賽資格就杯具了,很可能會弄巧成拙,致使本該腰小青的票選冠軍因其暗中刷票而失之交臂。

“刷,還是不刷呢?”決定刷與不刷,高強第一次面臨艱難的抉擇,這比上戰場生死較量還難,因爲他可以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但他必須要在乎戀人腰小青的名譽。


當一個人心中有愛時,就會變得柔情溫順,還會變得畏首畏尾,不知是否有名人這樣說過?

高強再次望了眼屏幕上貌似向他挑戰的兩位女警,狠不得一拳砸下去,儘管他不打女人,但爲了腰小青,他寧願破例一次,如果可以打女人的話。

“刷,還是不刷?刷,還是不刷?”高強沒了主意,離座後反背雙手在辦公室裏不停踱步,嘴裏不停唸叨刷與不刷,北京的戰友在等他回話,爲腰小青刷票或是不刷票成爲高強人生當中第一次艱難的抉擇。

經歷過戰火洗禮,身爲一名特種兵,爲了打敗對手達到勝利的目的,可以不擇手段,看重的是結果而不是過程,爲了腰小青,高強內心深處更傾向於暗中刷票,確保腰小青網絡投票領先,這是看得到的結果。

但是,高強遲遲沒有下定決心刷票,卻也是因爲腰小青,她知道腰小青的爲人,最痛恨弄虛作假和採取不正當手段競爭的人,從某種意義上說,高強很清楚他的戀人腰小青有人格與情感潔痞,容不得半點玷污,這也是腰小青總是不肯原諒高強的原因。

還有幾天票選都市最美警官關網,這幾天,高強一直盯着票選進程,他已經有種強烈的預感,那就是無論刷票與不刷票,評委都會以網絡投票多少的最終結果確定票選冠軍,對於比賽而言,既定的規則是不可以輕易改變的,否則就是愚弄民衆。

“刷與不刷,全憑天意,得問天了。”高強自言自語,終於作出一個無奈的決定,他要靠投擲硬幣來決定刷票與不刷票。

他知道,在殘酷的戰場,戰機稍縱即逝,作出決定哪怕是錯誤的決定總比不作決定或猶豫不決要強得多,靠投擲硬幣讓天意來決定給不給腰小青暗中刷票也是一種決定。

高強從辦公室的抽屜裏找出一枚2013版中國人民銀行出品的銀色硬幣,決定有1元字樣的硬幣正面爲刷票,有菊花圖案的硬幣反面爲不刷票,拋擲硬幣後顯示正面還是反面全靠天意了。

“小青,爲了你,我生平第一次糾結了,從沒有如此的猶豫不決,刷票不刷票天註定吧。”高強深吸一口氣,將硬幣放在食指上,用大拇指壓着,突然往空中一彈,就見硬幣翻轉着劃過一道白色的弧線掉落在光滑的乳白色的瓷磚上滾動起來。

高強目不轉睛地盯着向前滾動的硬幣,心裏一陣緊張,既擔心硬幣出現正面致使他作出刷票的決定,那會有損腰小青的人格;又擔心硬幣呈現反面作出不刷票的決定,致使腰小青的票選冠軍因自己錯誤不刷票而喪失奪冠機會。

小小的硬幣滾動着,卻似一道巨大的車輪輾壓過高強的心臟驚心動魄。

硬幣滾動着,滾動着,高強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忽然,硬幣滾進了沙發的縫隙卡住了,沒有倒在地板上出現正面或反面,刷票與不刷票居然連上帝都無法作出決定。

“我靠,老天,你這樣有意思麼?”高強驚呆了,一拳砸在辦公桌上,居然老天都決定不了他是否該爲腰小青刷票,他不能問天還能問誰去? 高強拋擲的銀色硬幣滾落居然不倒地,卡在沙發縫隙中,這事兒還真湊巧,天意給高強再次出了道難題,爲腰小青參選江南都市最美警官刷票或不刷票,還需要高強再作一次決定。

“既然是天意,那就盡力而爲了。”高強走近沙發,蹲下身子取出卡在縫隙中的銀色硬幣,搖搖頭,苦笑了笑,回到辦公桌前拿起手機打給遠在北京中關村從事IT產業的鐵桿戰友,告訴戰友不必刻意刷票,但須在三天之內動用一切力量,能投到多少票算多少票。勝敗在其次,盡力就行,但求無愧於心。

打完電話後,高強再次點燃一支菸,站在窗前,遙望藍天白雲,內心漸漸淡定,回憶起和腰小青有過的青梅竹馬的歲月。

……

凌晨兩點,劉俊離開白梅的新租屋來到江南農產品市場後,和陳爾林、黃毛一起指揮督察一百多位公司員工裝卸蔬菜,望着幾十大卡車的蔬菜從農產品批發市場發運出去,劉俊感到由衷的欣慰,與兄弟們一起打拼,辛苦沒有白費,“世間自有公道,付出總有回報”,這話在理。

在農產品市場上一忙就到天亮,劉俊回到青江美食城19層的公司辦公室,稍作休息,他上午要去面見浦發銀行信貸部的劉清翔劉主任,與劉清翔洽談一個貸款項目,就是青峯縣青峯鎮土家山村的紅色旅遊開發。

雖然力俊公司有千萬資金,但劉俊還是希望借銀行的錢來生錢才能使財富象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

總經理祕書嶽晟,早早到了力俊公司,將準備好的開發土家山旅遊景區的相關資料呈給劉俊審閱,劉俊認真翻閱後,認爲可以,然後和王俊浦打了個電話,將趙小虎想拜他爲師學馴獸的事說了下,王俊浦欣然同意,並說趙小虎本就天資聰敏,馴獸從小孩子學起,將來有可能成爲一流馴獸大師,約好下午待王俊浦下班後就去他家。

打過王俊浦電話後,劉俊又給夢婷打了個電話,讓夢婷轉告趙小虎下午五點鐘一起去王俊浦家,趙小虎要拜師,讓夢婷準備好拜師禮物。

由於約見浦發銀行信貸部劉清翔主任的時間定在上午十點,時間還早,劉俊將嶽晟叫到身邊,打開了電腦,點開江南公安網的網頁,再點開按投票排名的都市最美警官鏈接,赫然第一名辛純琴的投票居然飈漲到了160萬票,第二名唐星的投票也突破了一百萬票,第三名腰小青依然屈居第三,投票也漲到了28萬票,投票數與前兩名不可比,而仍在十萬票以下的第四名應該是真實投票沒刷票。

高強指了指電腦屏幕上的投票排名,嘿嘿一笑,說道“小嶽,你瞧,這兩位女警太囂張了,明目張膽刷票啊。”

嶽晟道:“恐怕到11月30日關網,那位辛純琴要刷過200萬票了。”

劉俊問:“小嶽,照你看,你覺得我們需不需要暗中幫小青姐刷票?”

嶽晟搖搖頭道:“老闆,刷票弊大於利。”

劉俊哦了聲:“你說說看。”

嶽晟道:“首先,刷票者人品就已輸了一層。再說,羣衆的眼睛是雪亮的,誰刷票誰沒刷票大家一看就知道,這一點,小青姐的人品佔了上風。如果靠刷票上位,就算饒幸獲第一,恐怕很長時間內都要被人詬病,照我看,刷票得的冠軍還是不要的好。”

劉俊點點頭:“有道理。但是,大賽定的規則肯定是不會輕易改變的,那樣,沒刷票的小青姐,將有可能錯失票選冠軍。”

“確實有那種可能,但還有另一種可能。”嶽晟說着,上前一步,伸手移動鼠標,點開評選論壇,用光標指到置頂的新帖上,說道,“選美主要評委市公安局宣傳處的處長江仁專門開帖抨擊了刷票者的醜陋行徑,呼籲廣大市民檢舉揭發,雖沒有指名道姓,但矛頭卻是直指第一第二名的。”

“誠信是立警之本——江南市首屆都市最美警官評選之我見……”劉俊順着光標一看,江仁的貼子正義感特強,已經很火了,一夜之間,跟貼已經突破888樓了,說什麼的都有,挺刷票與不刷票的雙方吵得不可開交。

劉俊坐回辦公桌,抽出一支軟中華,遞給嶽晟,嶽晟接了一支,待劉俊掏出另一支菸時,嶽晟及時用一次性打火機幫劉俊點菸,但嶽晟只是夾着煙,自己並不抽。

“呵,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劉俊吸了口煙,噴了個大大的菸圈,盯着各種評論欣賞了起來。

“樓主好文筆,不愧是宣傳一支筆,誠信是立警之本,說得沒錯。既然選美規則並沒有說明不可以刷票,如果取消刷票者的參賽資格就是取消了以投票多少爲票選冠軍的規則,這就是評委失去了誠信,是自己打自己的臉。”

“有本事自己刷去,投票多者爲冠軍,規則不能破。”

“欺詐刷票者不講底線,嚴重鄙視,最算票選得冠軍,那不是最美警官,長得漂亮,心靈不美,照樣是最醜的女人。”

“我挺第三名的腰小青,好有愛心,全市第一個領養華南虎的女警。”

“第一就是第一,規則只有一個,就是以投票論英雄。比賽過程中修改比賽規則,真是好好笑。本來是百米賽跑,你第一個跑到一百米就算贏了嗎?NO,評委改比賽規則了,第二個跑到一百零一米多跑一米的人得冠軍,我靠,真他媽有意思~”

“評委權力至高無上,你們吵什麼吵,老子是評委的話,老子就是規則,想滅誰就滅誰,想誰第一名就第一名,當然,如果有主動投懷送抱的美女大波警,我可以考慮她得第一名。”

“正能量,正能量,哪去了?都他媽泄了嗎?”

“我要刷票刷到爆,全球刷超50億的敢不敢?有木有?我刷刷刷……”

“……”

“嘿嘿,有意思。”劉俊連續翻了幾頁評論,各式評論層出不窮,選民對本屆江南都市最美警官的評選鬧得意見很大,集中到一點就是本屆選美比賽出現了刷子,用評委官方話說,“數據異常,可以修正。”

嶽晟也看到了有另外的評委建議“數據異常,可以修正”,同樣引來一片非議,說什麼修正就是暗箱操作,還說是票選最美警官早就內定了,搞什麼投票完全是愚弄民衆。

“老闆,官方也意見不一,這次江南都市最美警官評選,恐怕會因爲出現刷子的原因成爲一場鬧劇了。”

“鬧劇不鬧劇不管,但票選冠軍只有一個,必須要是小青姐。我倒是想到了一個好辦法,無論他們怎麼刷,我都可以確保小青姐得第一。當然,我想知道你有什麼好辦法?”劉俊吸口煙,將桌上的打火機扔給嶽晟,示意嶽晟可以抽菸,在總經理辦公室可以不受拘束。


嶽晟自個點了一支菸,吸了口,想了想道:“綜合官方與民間的各種評論來看,估計評委爲避嫌,不會取消刷票者的參賽資格,因爲中途改比賽規則是大忌,那會讓人恥笑。關於刷票,人家願意爲喜歡的民警投票刷票是選民的自由,規則上也沒有明確不可以刷票,只是說以投票數票選冠軍,基於此,官方認定刷票有效的可能性很大。”

劉俊點點頭:“你分析得有道理,看來這次評選最美警官,要想票選得冠軍就得砸錢了。”

“是的,確實是這樣。我調查過,各大淘寶網買刷票也競爭得厲害,有一元十票的,一元二十票的,還有一元一百票的,現在炒到了一元一票,真假難辨,大多數是釣魚網站,正規的淘寶網站是一元一票,一百萬投票至少要砸一百萬元,不是一般人能捨得花那個錢,並且是花了那個錢,還不一定能最終獲得冠軍。”

“我靠,一元一票,這投票也太值錢了吧,這是搶錢啊,好過了淘寶網啊。”劉俊吸了口涼氣,刷一百萬票就得砸下一百萬元錢,這可不是一般的土豪啊,看來第一名的辛純琴與第二名的唐星背後依靠着大財團啊。

“是的,藉此次選美比賽炒作大有其人,由此也可以推斷,已花巨資刷出了第一和第二名的土豪肯定會左右評委的決定,土豪花的錢從來不會打水漂,迫於土豪壓力,評委只得認定刷票有效。”

嶽晟抽了幾口煙後,邏輯思維越來越清晰,問劉俊道:“老闆,不出意外的話,官方認可刷票有效的可能性超過90%,如果我們也刷票,估計得至少砸下二百萬,還得看對方是不是會一直跟,這有點象賭博梭哈,既要拼底氣實力又要拼心理承受力,這個代價着實很大。”

“你覺得我會爲小青姐砸二百萬嗎?或者說,砸下二百萬值嗎?”劉俊想考考嶽晟,出了個難題問嶽晟。

嶽晟呵呵一笑:“老闆,你就別考我了,我不是你,還真不曉得你會不會真爲小青姐砸下二百萬。不過,我知道老闆你是個重情義的人,金錢有價,情義無價。果真砸下二百萬的話,別說一個小青姐,就是十個小青姐也得被你砸趴下啊。”

“哈哈,你小子可別拿我和小青姐開玩笑啊。”劉俊覺得嶽晟說話實在而又風趣,這樣的祕書用在身邊得心應手,笑了笑,道,“其實,要讓我花二百萬花到淘寶網上去,我還真不會花那個錢,有二百萬,還不如直接捐給小青姐得了。”

“也是,利比名實惠啊。”嶽晟感嘆一聲,轉而問劉俊道:“老闆,剛纔你說你想到了一個好辦法,無論刷票與不刷票都能保證小青姐獲得冠軍,可以告訴我是什麼辦法嗎?”

“當然可以。”劉俊笑笑,神祕莫測的樣子,將嶽晟招至身旁,俯在嶽晟的耳邊小聲道:“小嶽,這事還需要你出手,你得如此這般……天機不可泄露哈。”

“老闆,高,實在是高。”嶽晟聽劉俊說出刷票或不刷票都不影響腰小青票選冠軍的好辦法,對總經理劉俊立馬佩服得五體投體。 劉俊在辦公室與祕書嶽晟商討了好一陣操作腰小青票選得冠軍的事,最後說道:“小嶽,此事要慎重,要在關網前一刻確保小青姐得票第一,花多少錢無所謂。”

嶽晟道“老闆高明,花不了多少錢,我這就去安排。”

劉俊揮揮手:“去吧,半小時後我們去浦發銀行。”

嶽晟退出辦公室後,由於劉俊想到了一個絕妙的辦法可以確保腰小青在都市最美警官評選中獲票選冠軍,而且還可以讓評委無話可說,心下就輕鬆了起來,和白梅夜戰千百回,又在農產品批發市場上與兄弟一起熬了後半夜,劉俊消耗精力過大,一陣倦意襲來,仰靠在沙發上睡着了。

夢婷給劉俊泡好了一杯茶,進總經理辦公室時見劉俊睡得很沉,很是心疼這個爲事業打拼的男人。

“俊俊,你怎能不愛惜自己呢?”夢婷喃喃自語,將茶杯放在劉俊的辦公桌上,輕手輕腳地走進劉俊辦公室裏間的小臥室拿出一張薄薄的線毯輕輕地給劉俊披上,又打開了空調,然後默默地帶上門離開,她將愛深深埋在了心底。

半小時後,嶽晟叫醒劉俊,由啞巴開車,三人一同前往市中心的浦發銀行。

“小嶽,小青姐投票的事按排好了嗎?”劉俊補睡了半小時,精力恢復得快,又是精神抖擻。

“沒問題,已安排好了。”嶽晟回答得很有底氣,劉俊和他雖是上下級,但卻不擺架子,把他當兄弟看,他有時出門辦事都是坐得總經理劉俊的寶座路虎攬勝的,豪車彰顯實力,辦起事來順暢多了。

“那就好。小嶽,浦發銀行的小云是你老婆吧?”劉俊望着車窗外都市流動的風景,與嶽晟聊天,他所說的浦發銀行的小云就是嶽晟所讀鄱湖財經大學的女同學朗雲,談過戀愛,但由於朗雲的父母不同意,兩人的戀人關係僵着了,由戀情降級爲友情。今天劉俊一行去浦發銀行約見信貸部主任劉清翔就是嶽晟的大學同學朗雲牽的線。

“老闆,你總是慧眼如炬。大學時與小云談過,現在……”嶽晟都不知道怎麼表達他現在與朗雲的關係,想起畢業後第一次面見朗雲的父母時,朗雲父母對穿着普通其貌不揚的嶽晟很不待見,那時朗雲還沒有工作,這些話他不知道該怎麼向劉俊表達,但他與朗雲真心愛過。

“現在,怎麼了?”劉俊追問,他見過朗雲,長得高挑,平胸,瓜子臉,都市麗人型的女孩,和嶽晟保持着不冷不熱的關係,讓劉俊都感到心裏着急,現在憑嶽晟的擁資千萬的總經理的第一貼心大祕書的身份,什麼樣的女孩子找不到啊。

那個朗雲與嶽晟比起來除了漂亮,在銀行工作外,並沒有什麼特別出衆的地方,嶽晟喜歡朗雲,那是蘿蔔白菜各有所愛,劉俊只關心,但並不摻合,如果嶽晟需要幫助,他會能幫就幫。

“現在,有老闆你的面子在這裏,我和小云的關係有些微妙的變化。”嶽晟在劉俊面前說話沒敢把話說滿,但說出的話卻令劉俊聽得很爽心。

“哈哈,小嶽,感情方面的事,只有你自己把握了,別人插不上手,需要老大哥出手的地方,你就儘管說好了。”劉俊拍拍坐在身邊的嶽晟,心情極好。儘管年齡上嶽晟比劉俊還大了那麼三四歲,但劉俊人高馬大,又是總經理的光環罩着,在公司員工面前自稱老大哥託大也並沒有什麼突兀之處。

“好的,老闆,需要俊哥幫助的時候我會開口的。”嶽晟很感動,力俊公司發展勢頭很猛,同樣,作爲總經理祕書的他也會有很廣闊的發展前景,他慶幸自己選準了公司,選對了人,他相信跟着劉俊能幹出一番驚天動地的事業來。

力俊公司作爲一家民營公司開業才兩月便營利一千多萬,而且營利的勢頭還在迅猛增長,這絕對是江南商界的一個傳奇,只是劉俊保持低調不對外宣揚罷了。

快到浦發銀行時,嶽晟打了個電話給朗雲,結果朗雲和信貸部主任並沒有親自到銀行門口來迎接,這讓朗雲覺得不舒服。

“老闆,很抱謙,小云說,劉主任正在接待一個重要客戶,讓我們在接待室稍等。”嶽晟紅着臉小聲地說道。


劉俊朝嶽晟微微一笑:“小嶽,沒什麼的,我們這是有求於人家,等就等吧。”

話雖這麼說,但劉俊心裏還是有點不舒暢,信貸部的主任可以不下來,難道嶽晟的前女友朗雲聽到嶽晟公司的總經理來了也不下來迎接下嗎?這不是對劉俊的無禮,而是對嶽晟的輕視啊。

在浦發銀行一間裝修精緻的接待室裏,朗雲打了個照面就離開了,劉俊耐着性子足足等了一個半小時,一次性的茶杯都續上八次水了,嶽晟是急得象熱鍋上的螞蟻,銀行的信貸部主任也太牛了,將一個民營企業家晾了一上午。

啞巴的臉色也很難看,要不是劉俊能耐住性子,早就拂袖而去了。

“劉總,劉主任有請。”朗雲出現了,劉俊等了那麼久,連一句抱謙的話都沒有說,要不是礙於嶽晟的面子,劉俊還真不想見到朗雲這樣的女人,這世間上勢利的女人還真是多。

“小云,怎麼讓我們老闆等那麼久?”嶽晟面對朗雲怯怯地問了聲。

朗雲掃一眼嶽晟,沒好氣地回了句:“你以爲信貸部主任是好見的啊,誰不想着銀行的錢來的。”

劉俊聽到朗雲的話,臉上一紅,朗雲說的話很傷人自尊啊,聰敏多才的嶽晟怎麼就攤上了一個這樣沒素質的前女友呢?還是鄱湖財經大學的大學畢業生呢。

朗雲將劉俊、啞巴和嶽晟三人引見到信貸部主任劉清翔的辦公室,劉俊一進門便見一個大腹翩翩的中年男子坐在真皮沙發椅上注目電腦,移動鼠標。

“劉主任,力俊公司的劉總來了。”朗雲的聲音明顯柔和了起來,帶種嗲味,嶽晟聽得心裏怦怦亂跳,能感覺到朗雲與劉清翔的曖昧味道,完了,傳說中的辦公室戀情發生了,朗雲已和上司勾搭上了,女友變心了。

“劉總,坐坐,我這兒還有點事處理,你稍等下。”劉清翔聽說劉俊進來,眼皮擡了下,根本沒在意,就象沒事人一樣。

劉俊再能忍也快忍不住了,已在接待室被晾了一個半小時,好不容易見到信貸部主任居然還被晾在一邊,連杯茶都不倒,這也太不把人當人看了,那就再忍忍,看這對男女到底想唱一出什麼戲。

嶽晟忍不住了,女朋友可以瞧不起他,信貸部主任可以瞧不起他,但他不允許別人不可以瞧不起他尊敬的總經理劉俊。

“劉主任,這是我們土家山村旅遊開發項目投資意向書及可行性報告,請您過目。”嶽晟走過朗雲的身邊看也不看朗雲一眼,在朗雲藐視他與劉俊的那一刻,嶽晟心裏已經徹底將朗雲扔出了心房,暗下決心,早晚要讓這個勢利的前女友後悔。

“哦,放這吧。”劉清翔仍舊在移動鼠標,眼皮都沒擡一下,臉上似有慍色。

嶽晟將資料袋放劉清翔桌上時,用眼睛瞄了下劉清翔的電腦,居然顯示了黃金島二七王的畫面。

“尼瑪,玩牌還說是在處理事,耍我們啊!”嶽晟剛想罵出口,突然心中刺痛了下,還是忍住了沒發作,默默走回到劉俊身邊,見劉俊居然喜怒不形於色,頓感自己比起總經理在人情練達方面的火候差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