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星峰跑了出來,他說道:「這個人偶獸我收了啊……」他飛快收取,金級人偶獸很完整,一顆頭顱,完整的身體。

午陽不反對,其他人也就不反對了,雖然臘子心裡嘀咕,他也想要,可是他又拉不下臉來和晚輩爭,金級人偶獸,比銀級人偶獸值錢多了,就算是碎片也是很值錢的。

這時候,大家才開始觀察這個層平台。

……………………

青島城陽啊,都找不到人喝酒,鬱悶,天天吃麵條,一個人也不知道吃什麼,吃的自己就像是麵條了,求票,求安慰。 其實剛上來的時候,大家都已經知道這層平台有東西,只是戰鬥激烈,大家的注意力都被人偶獸吸引過去,等到幹掉人偶獸后,大家的目光就盯上這層平台上的東西。

四個石頭方形墩,分別放在四個角落,平台中心則是金屬製作的猶如火炬一樣的東西,顏色深藍,頂部則是一顆拳頭大的晶體,不過,那晶體已經黯淡無光,上面布滿裂縫。

天衍之晶!

午陽就盯著那晶體發獃,雷星峰好奇的問道:「祖師爺,這是什麼玩意?」

其他人也盯著看,都沒有認出這是什麼東西,好一會兒后,午陽才喘了一口氣,他說道:「天衍之晶啊!竟然是天衍之晶!可惜,可惜了啊……」

這個名詞沒有人聽過,雷星峰道:「什麼天衍之晶,有什麼用?」

午陽盯著滿是裂紋的天衍之晶,說道:「這玩意若是有一枚完好無損的,秘門可以開啟無數次,不用晉級到道君,擁有天衍之晶的話,直接就可以從我們那裡,跨越空間,進入域外星空了,而且可以無數次……這東西,我也只是聽說過,從來沒有真正見識到。」

雷星峰懂了,他心道:「這是能量之源,這玩意一定非常值錢。」

臘子眼裡泛出光來,他說道:「這玩意很值錢?值多少錢?」他已經完全掉進錢眼裡了,也難怪,借了那麼多錢,就算他是真君也吃不消了。

午陽道:「無價……」

臘子頓時喜出望外,他說道:「各位,這枚天衍之晶就給小弟吧,後面找到任何東西,我都不要了,對了,師伯,這枚天衍之晶,夠不夠我還債了?」

午陽道:「夠了,不過,這枚天衍之晶,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所以它已經不是無價,可還是很值錢,你確定就要它?」

臘子很堅定的說道:「要!」

午陽道:「我沒有意見,這地方,畢竟是你帶來的,所以,這枚天衍之晶給你,我沒有問題,你需要詢問別人的意見。」


古奇見師父都答應了,他當然不會反對,笑道:「給你,我也沒有意見,不過,話要說清楚哦,臘子師弟,後面再找到任何東西,都沒有你的份了,哪怕再找到十枚八枚天衍之晶,也沒有你的份,你想清楚了!」

臘子頓時一呆,不過他很快就反應過來,哪來那麼多的天衍之晶?之前他甚至都沒有聽過,先保住眼前利益再說,不管如何,有了這枚天衍之晶,回去就可以交差了,這一大筆錢,差點沒有壓死他,說道:「放心,我絕對不會反悔!」

風琛宗心裡雖然有點不願意,但是師傅和師兄都同意,他又何必??何必做惡人,說道:「行,我沒有問題。」


雷星峰笑嘻嘻道:「恭喜臘子師叔,你回去就可以還賬了,嘿嘿,無債一身輕啊,我沒有意見,就給臘子師叔吧。」

臘子頓時樂開花,不管怎麼說,進入禁地的目的達到了,就算其他什麼也沒有得到,就這一枚天衍之晶,就什麼都值得了。

「謝謝師伯,謝謝師兄,謝謝師弟,謝謝阿峰!」

這一刻臘子心裡充滿了感激,不是什麼人都肯這樣做的,只要有一個人反對,臘子就不好意思將這枚天衍之晶收入囊中,他說道:「我去收取。」

臘子來到類似火炬一樣的金屬物前,伸手將天衍之晶取了下來,當他取出天衍之晶,就聽到咔吧一聲響,四個角落的石墩發出碎裂聲響,雷星峰道:「咦,石墩碎裂,我看看去。」他閃身來到一個石墩面前。

原來,石墩裂開一道縫隙,雷星峰用力一掀,那石墩原來是一隻石質的箱子,裡面有四個凹槽,其中三個是空的,而一個凹槽中,嵌著一枚天衍之晶,完美無缺的天衍之晶。

雷星峰都呆住了,午陽問道:「是什麼?」

雷星峰說道:「我勒個擦的!」他伸手就將天衍之晶收入輪藏空間中,轉身向著另外要一個角落,瞬間就到了,掀開石質蓋子,裡面四個凹槽,兩個空的,另外兩個凹槽,霍然兩枚天衍之晶。

一句話也沒有說,雷星峰直接收取,飛身來到第三個石墩面前,這次依舊是四個凹槽,不過,只有一枚天衍之晶,午陽等人都沒有過來,還在研究傳看那枚快要耗盡能量的天衍之晶。

最後一個石墩,又是兩枚天衍之晶,雷星峰算計了一下,一共得到了六枚完好無損的天衍之晶,每次收取后,他都會習慣性的將石蓋合上,當最後一個石蓋合上,就聽到一陣咔嚓聲,瞬息間,四個石墩完全碎裂成粉末,雷星峰倒是驚訝了一下,不過石墩碎成粉末后,也沒有什麼變化,他放下心來。

回到幾人面前,雷星峰笑嘻嘻的說道:「臘子師叔,你虧大了。」

臘子奇道:「我怎麼虧大了?」

雷星峰笑嘻嘻道:「你剛才的承諾,虧大了,嘿嘿。」

臘子心裡湧起不好的念頭,他說道:「什麼意思?」

雷星峰手腕一翻,手中出現一枚天衍之晶,笑眯眯道:「你看,這枚天衍之晶,比你那枚好太多了。」

深藍色晶體,拳頭大小,呈棗核形狀,非常的漂亮。

午陽一把抓了過去,他說道:「我的天,這是完美的天衍之晶!你哪裡搞來的……呃,就在石墩那裡搞到的?一共得到幾枚?」他反應極快,立即就明白了,剛才雷星峰為什麼會在四個角落亂竄。

雷星峰笑嘻嘻道:「六枚,都是完美的天衍之晶。」他沒有絲毫隱秘。

午陽頓時喜出望外,他說道:「好!多的我也不要,就要這一枚!」他收起手中的天衍之晶,又道:「給你師傅一枚,給你小師叔一枚,其他你自己收起來吧。」

雷星峰知道午陽補償自己,他也不謙虛,三枚天衍之晶,他已經分配好了,阿爺一枚,小妹一枚,所以他忽視了臘子熱烈如火的眼神,誰讓他一開始就將自己路都堵死了?

臘子開始在雷星峰邊上唉聲嘆氣,一聲接著一聲的唉,讓雷星峰不甚煩擾,他躲到午陽身後,探頭道:「臘子師叔,夠還債就好了,不要在邊上嘆氣了,嘿嘿。」

臘子氣急敗壞,說道:「小兔崽子,你就看著你師叔是窮光蛋嗎?」

雷星峰笑眯眯道:「師叔啊,你是不是窮光蛋,和我有啥關係?」

臘子頓時被噎得說不出話來,他這個師叔,和風琛宗不一樣,距離要遠的多,客氣點是師叔,一般交情就是前輩,若是什麼關係都沒有,他就是一個陌生人。

午陽嘿嘿直笑,說道:「臘子,後面任何獲得的東西,都和你沒有關係了。」

臘子直接就給了自己一巴掌,他說道:「讓你嘴臭,什麼都敢承諾,這下可就慘了,現報應啊,唉,唉,唉!我他媽就是一個笨蛋啊!」


眾人大笑。

臘子抓耳撓腮,急的直跳,這下虧大了,完美的天衍之晶啊,如果能夠搞到一枚,嵌在自己的秘門上,域外星空從此就是坦途,他如何能夠平靜下來,而且他可以肯定,天衍之晶的用處一定還有許多,只是因為不熟悉,還沒有挖掘出來。

「我這個笨蛋啊……哎,唉!唉!唉……」

臘子不停的自哀自怨,如果僅僅是這次的收穫,也還罷了,可是他還承諾,後面所有的收入,自己都不要了,還有比這個更加愚蠢的交換?他就像是一隻轉磨的驢,在地上一圈圈轉,一邊轉還一邊罵,不是罵別人,而是狂罵自己。

雷星峰道:「對了,這玩意你們要不要?不要的話,我要了!」他指著原來架著天衍之晶,猶如火炬一般的金屬物。

午陽道:「嗯,你拿去吧,我不要。」他都說了不要,古奇和風琛宗如何會爭,至於臘子,已經沒有資格爭取了。

雷星峰直接將那玩意掰斷了,收入輪藏空間中,這玩意就算是不知道幹什麼用,就算是拆開當成原材料,也是好東西,他可是很節約的,什麼都不會浪費。

午陽心裡很滿意了,有了一塊天衍之晶,以後再來域外星空,就不需要假借其他人,可以自己去了,甚至還能帶上一些朋友,一起過去,這種好事,以前可是不敢想象的。

臘子依舊一口接著一口的嘆氣。

午陽道:「我們繼續向上?」

眾人答應了一聲,開始向上搜索,由於這座高塔就剩下半截,所以很快就搜索完畢,除了天衍之晶,什麼也沒有找到,都是空蕩蕩的平台,什麼也沒有。

臘子這才好受點,如果再找到什麼高價值的東西,估計他自己會發瘋的,太刺激人了。

風琛宗失望道:「可惜,就找到幾枚天衍之晶,其他什麼也沒有。」

臘子忍不住罵道:「得到天衍之晶還不滿足啊,你給我啊,我保證很滿足……唉!」

………………………………

繼續求票求安慰,不過,在這裡寫的倒是比較快了。 風琛宗頓時不敢說了,他知道臘子師兄在煎熬中,誰上去逗他,誰倒霉。

雷星峰笑道:「這次收穫,我敢肯定……絕對會大豐收!」

午陽頓時有了興趣,他說道:「為什麼?」

這裡幾人,除了臘子外,都知道雷星峰的運氣好到逆天,所以對他的話,一直都很重視。

雷星峰道:「這裡一共有幾座高塔?」

就這一句話,頓時讓眾人醒悟過來,這座半截高的塔,就收穫了六枚天衍之晶,可還有三座高塔,別的不說,再搞幾枚天衍之晶,應該問題不大。

午陽鼓掌道:「沒錯,沒錯啊,哈哈,別的什麼都算了,如果每人再搞一枚天衍之晶,應該沒有問題啊,哈哈,當然,臘子不算。」

臘子眼淚都下來了,他說道:「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不帶這麼欺負人的啊,唉,唉唉!」

雷星峰道:「臘子師叔,你哭了呀。」

臘子哭道:「我,我能不哭嘛……你們,你們……」他想說你們不要這麼欺負我,可是一想到自己的承諾,還他媽的那麼堅決,他就什麼也說不出口了。

這條道可是臘子提供的,結果他撿了芝麻丟了西瓜,還是自己特意提出的,想要佔點便宜,結果便宜沒有佔到,這個虧可就吃大了,還沒法改口,一個真君的承諾,可是非常嚴肅的。

午陽沒好氣道:「臘子!有點出息好不好,你可是真君,不是他媽的普通人!」

臘子淚水漣漣道:「是,師伯,嗚嗚……」這次他真的哭了。

雷星峰也傻了,他小聲道:「師傅,我們把臘子師叔搞哭了……」

古奇噗嗤笑了,他說道:「又不是第一次哭,別管他。」

雷星峰簡直不知道說什麼好,這是真君?真君嗎?他點頭道:「好吧,我什麼也沒有看見。」

午陽道:「每座高塔應該都有一個金級人偶獸,以我們的實力,在偷襲的情況下,可以快速幹掉他,然後就搜索天衍之晶,得手后,去下一座高塔,我相信,剩下的高塔,不會讓我們失望的。」

雷星峰笑道:「要求不高,每座高塔,貢獻四枚天衍之晶,嘿嘿,我們真的就發大財了。」

臘子聽了更是淚水橫流,最讓他悲傷的是,這些東西不但沒有他的份,他還要出力氣殺人偶獸,殺完人偶獸,就沒有他什麼事了,還有比這個更悲慘的事嗎?

午陽說道:「我們選擇一下,先去哪座高塔?」

雷星峰道:「我們順著外圍走,只是不知道外圍安全不安全,嗯,以我的看法,這四座高塔,並不是用來戰鬥的,而是提?是提供能量的,要不然,不會只有一個金級人偶獸,如果是攻擊性的高塔,裡面絕對會是一群人偶獸。」這高塔給他的感覺,更像是前世的電廠之類的地方。

午陽點頭道:「沒錯,我也是這樣的感覺,這四座高塔,的確不像是防禦或者進攻性質的。」

古奇道:「先順著外圍走,希望能夠順利過去。」

午陽說道:「好,我在前面,你們跟著,小心點,只要不是大量的人偶獸圍攏,我們就不會有危險。」

雷星峰道:「現在看,這裡的人偶獸不會全部出動圍攻我們,他們似乎各自有負責的一片區域,只要不進入其中,他們就不理會,這讓我們有機會各個擊破,呵呵。」

五人出了高塔,沿著建築的邊緣向另外一座高塔潛去。

很快五人進入這座高塔,午陽說道:「你們有沒有感覺到不對?」


雷星峰道:「什麼不對?」

午陽道:「我危險的感覺幾乎完全消失不見了。」

古奇也道:「嗯,沒錯,我也有這種感覺,原本一直心裡有不安的感覺,剛才出高塔后,這種感覺就消失了。」

雷星峰道:「也許是我們收取了天衍之晶的原因吧?」

午陽道:「算了,不管了,且上去搜尋其他的天衍之晶。」他沿著螺旋上升的通道,快速向前。

五人來到大廳中,這裡竟然沒有金級人偶獸,空蕩蕩的大廳,只有中間的位置和先前的高塔一模一樣,一根火炬一樣的東西,上面有一枚天衍之晶,同樣上面布滿了裂痕,四個石墩分別在四個角落。

午陽伸手拿下天衍之晶,就聽幾聲咔嚓響,雷星峰撲向一個石墩,掀開后,裡面同樣有四個凹槽,兩枚天衍之晶。

古奇撲向另外一個石墩,風琛宗也選擇一個石墩打開,而臘子也竄到一個石墩前,他臉上露出興奮的光芒,只要拿到天衍之晶,無論如何,哪怕耍賴皮,也要得到。

風琛宗發現了一枚天衍之晶,而古奇和雷星峰一樣,都是兩枚天衍之晶,唯有臘子,當真運氣壞到了極點,打開口竟然是四個空的凹槽,一枚天衍之晶也沒有得到,這傢伙在石墩前就哀嚎起來:「沒天理啊!」

急促的腳步聲響起,午陽喝道:「小心!」

只見一個金級人偶獸從通道處飛奔而出,他氣勢洶洶的殺了過來。

午陽已經迎著人偶獸沖了過去,經過一次戰鬥后,對於金級人偶獸,他心裡已經知道其深淺,所以心裡很放鬆,轟然一聲巨響,那人偶獸連連後退,午陽頓時察覺到其中的問題,他說道:「好像人偶獸弱了!」

古奇也沖了過去,擋住人偶獸去路,兩人硬拼了一招后,古奇也大聲道:「不對,這人偶獸比銀級的還差……怎麼回事?」

雷星峰抬手就打出一道雷電,粗大的雷電劈斬在金級人偶獸身上,瞬間,那隻人偶獸就僵立不動,就像是一尊雕塑一般,午陽等人不由得面面相覷,這是搞得什麼名堂?

臘子驚訝道:「不動了?」

雷星峰心裡突然閃過一個念頭,他走上去,伸出一根手指,輕輕一推,那人偶獸撲通一聲就翻到在地,按照雷星峰的理解,這傢伙的能量一定耗盡了,這應該和天衍之晶有關係,連續兩座高塔的天衍之晶取走,也就是說,這個地方的防禦應該徹底破了。

午陽也反應過來,他說道:「這和天衍之晶取走有關係吧!」

雷星峰伸手就將這個完整的金級人偶獸收入輪藏空間中,笑嘻嘻道:「這個我要了!」

臘子急忙道:「你要也可以,拿出別的東西來補償!」

午陽道:「不用補償,阿峰要,就給他!」他得到雷星峰的好處太多,都不知道如何補償他,有雷星峰要的東西,他很樂意留給小傢伙,最少能夠補償一下。

臘子頓時就蔫了,半晌,他說道:「我怎麼這麼倒霉啊,別人打開的石墩有貨,就我那裡是空的!」

雷星峰不懷好意的笑了一聲,他說道:「我可沒有看到。」他心裡好笑,暗自琢磨:「竟然敢欺負我?那我也折騰你一下。」

風琛宗道:「是啊,我們每個人都有收穫,到你這裡就沒有了,不對吧!」

古奇道:「你那裡最少應該有一個!」

午陽道:「是嗎?應該沒有臘子的份了,臘子,你去開什麼石墩?」

臘子頓時暈了,這完全說不清了,他哀嚎道:「我,我這裡真的,真的沒有啊!師伯,我冤枉啊!」這一刻他突然明白了,雷星峰的蔫壞,只是一句話,就讓他陷入說不清道不明的境地。

雷星峰道:「臘子師叔也蠻可憐的,這個石墩的收穫就給他吧,祖師爺,這裡畢竟是臘子師叔找到的。」他忍住笑說道。

臘子差點吐血,如果真的有收穫,也就算了,可是什麼收穫也沒有,讓雷星峰輕飄飄的一句話,就徹底讓他有口難辯,他氣哼哼道:「阿峰,你和我有仇啊!」

雷星峰道:「唉,好人難做啊,好吧,我們沒仇,剛才的話,我說著玩的,臘子師叔不用放在心裡,呵呵,那麼臘子師叔就交出石墩中取出的天衍之晶吧。」

臘子頓時呆住了,他知道自己再也解釋不清了,心裡頓時後悔,好好的惹雷星峰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