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上天界發生內亂了?”聞言,白起驚疑的反問道!

隨後看向那個女子,白起心中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沒想到自己救得竟然是妖靈主宰,文帝!

更沒想到,所謂的文帝竟然是個女子!

而下方的十二祖巫,在聽到天罰的話,頓時露出恍然之色!

“難怪感覺這麼熟悉,原來是她!”帝江呼出一口濁氣,恍然道!

“可是她怎麼是這個模樣,十萬年前她不是這個樣子啊!”共工打量着文帝,疑惑的問道,腦海中頓時浮現出十萬年前,文帝的模樣!

一身青衣,滿頭銀髮,臉色雖然紅潤,但是卻透漏着老態,明顯是一個老婦的模樣,和這個年輕女子根本搭不上邊啊!

“這麼有什麼奇怪的,記得或者她有改變容貌的祕術也說不定,而且這或許也不是她的本相呢?”帝江笑着搖頭,分析道!

“大哥說的有理,既然是她,那咱們要不要直接把她除了!”聞言,共工點頭應了一聲,然後提議道!

“忘恩負義!”共工話音剛落,一個清冷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而在場的衆人目光也全部被吸引過去,說話的正是文帝!

文帝說着,眼睛就已經睜開了,兩道鄙夷的目光看向共工!

“你說什麼!忘恩負義?你是說你自己吧,若非后土妹紙建立這個世界,你也在古界的劫難中死去了!

來到你離你們妖族非但不感恩圖報,反而發動戰爭要將我巫祖滅絕,你說說是誰忘恩負義!”

聞言共工,雙目怒視着文帝,語氣中壓抑着怒火!

“是的,我承認這個我們能活着,要感激你們,可是我說的是當年的事情,若非是我念此情,將你們放走,你以爲你們還能活着麼?”

文帝並沒有反駁共工的話,坦然承認,但是之後所說的話,卻讓十二祖巫都是一愣!

就連白起和天罰還有嘯林的目光也看向文帝!

“難道當年的事情還另有隱情不成?”

在祖巫們和文帝之間,來回打量着的白起,心中暗暗沉吟!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當年若非我們命大,早就在你和血鳳手中魂飛魄散了,難道你還要我們感激你不成!”

共工聞言,嘴角掛起一絲戲謔,語氣中滿是譏諷!

其他祖巫看着文帝的目光,也都露出憤恨之色,顯然對於當年的事情,介懷無比! 滅族之仇不共戴天,十二祖巫憤怒也是理所當然,而白起作爲局外人,能體會到他們的心情,而同樣的也能看出,一些他們因爲怒火掩蓋了的事情!

從文帝的話中,白起分析,可能當年十二祖巫能後保留一分靈魂不滅,應該是文帝刻意爲之,當然這也有可能是文帝的推脫之詞,爲了活命的藉口,所以白起並沒有插嘴!

因爲白起知道,既然文帝提起當年的事情,那麼肯定會說個明白!

“你們應該知道,當年你們的實力,雖然比星主強大,但是與主宰級之間卻有一段距離…”

“哼,要不是古界受傷未愈,你們又豈有機會!”聽到文帝在此開口,提起當年修爲,共工冷哼一聲直接打斷!

“你讓他說下去!”聽到共工的話,帝江阻止他繼續說下去,然後示意文帝繼續講!

“當年我和血鳳聯手,想要殺死你們並不難,你們應該記得最後一擊,是我動的手吧!”文帝鄙夷的看了共工一眼,反問道!

“不錯!”

帝江看着文帝,不知道她在打什麼主意,於是點頭應了一聲,眼神盯着文帝等待着她的下文!

“既然如此,那你們應該知道,憑我的實力,就你們當時的狀態必死無疑,魂飛魄散,但是你們卻保留了一絲靈魂不滅,難道這麼多年,你們都沒有想過麼?又或者說你們認爲你們的運氣好,所以逃過一劫?”

聽到文帝明顯諷刺的語言,十二祖巫面色頓時一僵,是啊,就如文帝所說,當年他們那樣的狀態,根本沒有幸免的可能,而且主宰級文帝,也絕對不會出錯,給他們逃生的機會!

除非,文帝故意放水,有意讓他們活下去!

如此想着,十二祖巫的眼神漸漸發生了變化,各自面色都是有些複雜,看向文帝的眼神,更是有些閃爍!

“當年真是你有意放我們?”共工是個直腸子,所以想明白過來,第一個開口問了出來,語氣更是沒有了之前的憤怒,柔和了許多!

這就是共工的性格,直來直去!

“要不然呢!”文帝顯然也看出了他的性格,語氣雖然清冷,但是卻沒有了之前的鄙夷!

“看來是我們錯過你了,不過我們之間可不止這點仇恨,我巫祖多少族人死在你們妖族手中!”帝江比共工要冷靜許多,雖然沒有了之前的憤怒,但是語氣卻是依舊充滿質疑!

“那就與我無關了,你們若是細心一點就會發現,當年的戰爭,我們妖靈一脈都是退居後方,所以要算帳也不應該和我算!

你也知道,我們妖靈一脈本就不喜戰爭,一切都是因爲妖神一脈的逼迫,所以要報仇,你們應該去找血鳳!”

文帝輕笑一聲,平靜的說着,眼神中沒有一點擔心,沒有一點害怕祖巫動手的意思,並且直接將當年的事情,推到血鳳的身上!

“文帝,你無恥,當年的事情你也別想擺脫干係,不管如何你也是同謀,休想將所有罪名推給妖神!”

天罰聽到文帝的話,頓時大怒,此時的天罰已經看明白了形式,並且經過文帝的話,他也認出了祖巫們。

對於十萬年前的事情,他也知道,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他早就忘記了十二祖巫的模樣!

畢竟當年,巫祖作爲落敗的一方,他早就忘記了,而且他也潛意識的就不認爲,這個世界還有巫祖的存在!

所以他在剛來時,並沒有過多的關注十二祖巫,所以也沒有認出來!

“天罰,事實本就如此,不必爲你的主人喊冤,如今祖巫歸來,實力也都恢復了,你還是替他祈禱吧,希望他能多活幾天!

你們這些野心勃勃,沒有人性的東西,滅我妖靈一脈,沒想到這麼快就輪到你們了吧!”文帝並沒有解釋什麼,只不過說道最後語氣中滿是怨恨,雙眼中的怒火漸漸化爲水霧!

聞言,十二祖巫還有白起心中大驚,他們當真被文帝的話驚呆了!

“你說的是真的?”白起語氣震驚的道!


“當然,要不然的話這上天界說還能傷我!”文帝語氣肯定的回答,只不過聲音有些哽咽!

“看來這妖神果然是野心勃勃,沒有人性之輩,我想他們這麼做,應該又是爲了統一上天界吧!”白起低語一句,然後反問道!

“不錯,這個混蛋要我臣服與他,我不願,就對我妖靈一脈,發動了戰爭,如今整個上天界,已經成了他一人的天下!

而我若不是套的快,也死於他手了,爲了斬草除根,他就派人四處追殺我,而前些天還是被他們發現了,深受重傷的我根本不是對手,於是再次逃遁,然後就遇到你了!”

文帝點點頭,語氣恨恨的說道,同時眼中的淚珠漸漸收斂,她的淚是因爲族人的滅亡,而不是自身的仇恨,所以漸漸平復下來,雙眼在此被怒火佈滿!

“哎!你也是個可憐人,沒想到上天界竟然變成這樣的形式了,如此說來我們就有了共同的敵人!

這個血鳳也必須殺掉,要不然整個上天界有他攪和,那麼將永遠無法和平!”聞言,白起語氣也有些低沉!

同時對那血鳳更是痛恨無比,由此可以看來,當年人族的滅亡,絕對也是因爲血鳳的野心,所以這血鳳必須除掉!

“不錯,他必須死,原本我擔心一個人還沒有辦法殺死他,不過既然咱們的目標一致,不如聯手殺了他,之後我們糾結成永世同盟,和睦相處,如何?”

“我們爲何要和你聯手,我們十三個主宰級,殺他一人還不是手到擒來,就算是他整個妖神一脈,我們也可以翻手滅掉!”

聞言,帝江出言,戲謔的說道!

“不錯,你說的對,可是你想過沒有,上天界現在依然是妖族的天下,如果你們就這麼殺了血鳳!

你以爲你們就可以讓那個整個妖族臣服嗎?”文帝點頭同意了帝江的說法,隨後反問道!

“難道,沒了血鳳,其他的妖族還敢反抗不成?”沒等帝江說話,白起直接出言反問!

“不錯,我妖族有着自己的桀驁,絕對不會臣服與敵人,更不會背離自己的族人,雖然我們也內鬥,但是絕對不允許外人侵犯?

若是你們殺了他,整個妖族都會反抗,我知道你們有實力將他們滅掉,可是這真是你們想要的麼?

而且,白起有事人族,所以若是我猜的不錯,他肯定是封印那個世界的人族,而來這裏就是爲了重返上天界,到時我想整個人族都會來吧!

下面就不用我說了吧!”文帝並沒有反駁,而是耐心的解釋一番!

聽了文帝的解釋,白起就明白了,不錯還有人族,他們可以殺了血鳳,但是必將激起整個妖族的怒火!

而到時,人族絕對會成爲妖族泄憤的目標,除非將妖族全部滅絕!

可是,整個上天界有多大?

妖族有多少人?

若是全都殺了,有將會是多少罪孽?


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而文帝的提議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聽了文帝的話,所有人都明白了,文帝的提議他們的確無法拒絕!

作爲妖族兩大主宰,血鳳死了,文帝就可以順理成章的接管妖族,而到時妖族也就文帝有這個實力!

所以,只有文帝殺了血鳳,接管了妖族,妖族的族人才不會因爲血鳳的死有別的想法!

這樣就是妖族內部的事情,不會牽連到他人!

而之後,文帝只要和白起他們結成同盟,互不侵犯就可以了!

而且這麼做還有個好處,這樣只殺血鳳,那麼人族就不需要和妖族開展,這樣的話就可以減少不必要的傷亡!

而這也是唯一可以完美解決事情的方案,白起和十二祖巫心中有了決斷,和文帝結盟這的確是個兩全之策!

“怎麼樣,想明白了麼?”文帝一副勝券在握的打量着衆人,絲毫沒有擔心他們不同意!

“你說的不錯,這的確是個好辦法,不過在此之前,咱們必須先立下誓言,保證以後和我們互不侵犯,要不然我們沒有辦法相信你,只能滅了妖族了!”

白起看了十二祖巫一眼,見他們都沒有迴應,於是做出了回答,然後一頓又對十二祖巫道:“各位巫祖,不會怪我亂作決定吧!”

“不會,我知道你也是擔心人族的未來,而我們能夠活下來,或許還要感謝第一代逆天者,若非他的那個世界,或許我們不會活下來!

所以對於人族我們也有着感激之情,就算你不說,我們也會這麼決定,所以這件事情你做的對,我們沒有什麼意見!

罪魁禍首是血鳳,只要殺了他,就當是祭奠我族戰死的那些族人,畢竟我們也不想多造殺孽!”帝江看着白起柔和一笑,沒有怪罪白起!

“對啊,帝江巫祖,說到殺孽,爲何血鳳挑起這麼多戰爭,造成這麼多殺孽,爲什麼沒有受天罰!”聽到帝江的話,白起疑惑的問了一聲!

“因爲他是血鳳,血鳳本身就是因爲煞氣孕育而生,所以可以無懼罪孽,這也是他野心的一仗!”聞言,帝江簡單的解釋了一遍!

“無懼罪孽,這麼強大啊,那豈不是說他不論做什麼壞事,都不會受天罰,當真變態啊!”聞言,白起心中一震,感慨道!


“對了,那兩個人,你打算如何解決?”聽到白起的話,帝江一笑,換衣話題道!

“殺了吧!”沒待白起回答,文帝恨聲說道,語氣中滿是怒火,由此看來,文帝對着兩人的確是恨之入骨啊!

“嗯,殺了吧,原來留着他們是想從他們口中得到些消息,不過現在顯然沒有必要了,若是放了他們,反而會打草驚蛇!”白起贊同的點點頭,沒有反駁!

隨後,嘴角彎起一個古怪的笑容,對天罰道:“天罰星主,記得當日你高高在上的對我上,在上天界等我,如今我來了,你有沒有想到我的到來就成爲了你的死期!”

“白起何必多說廢話,我的確沒想到今日的情況,動手吧!”天罰這一刻彷彿看透了生死,平靜下來,迴應道!

隨後,眼睛中閃過一絲亮光,驟然大笑起來:“哈哈,天不絕我啊!哈哈,白起你可還記得獸神部落的那隻小老虎?”

天罰星主大笑一聲,語氣驟然一轉滿是激動,最後似笑非笑的看着白起反問道!

“小老虎?”聽到天罰星主的話,白起心中急轉,就知道他說的是誰了!

當年滅掉獸神部落後,獸神部落的頭領虎王,卻是逃到了獸神山,而白起也是第一次認識到星主的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