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這隕落的虛神是誰。

現在君陌和紫火道人正在交戰,要是君陌的話,那局面就太糟糕了。

應該不是君陌,那會是紫火道人?

也不太像。

他們二人的實力差不多,尤其是紫火道人身上還有傷。

這個先不想了,先解決面前的問題。

手刃紅衣人獎勵1w反派值。


這個就是眼前的這具屍體了。

挑撥離間建立3w反派值。

這個是景晨三首座由原來的兄弟相稱,到後來罵景晨是豬。

氣運之女,思念宿主,獲得反派值1w。

這是什麼鬼?

怎麼會有氣運之女思念他。

獲得原因:宿主壞壞的。

這也行?

系統有點騷啊。

隨即蘇御打開了氣運地圖。

這個是答應君陌跟隨宿主,完成臨時任務,獲得的獎勵。

氣運地圖可以顯示,氣運之子的位置。

圖中顯示的氣運之子,位置是在大炎王朝中的大荒郡君家,就是君陌提到的那位氣運之子。

不是氣運之女。

大炎王朝是元始門管轄的王朝。

蘇御距離此地相隔半個月路程,這麼遠的距離,是怎麼讓君家那位覺得他壞壞的。

顯然這不合理。

此外還有一點,氣運值由原來的110增加到了115,增加了五點。

增加原因:讓氣運之女心生興趣。

蘇御也是醉了,不知道是誰在暗戀他。

說實話,他不喜歡暗戀,他喜歡被猛烈的追求,那樣才刺激。

他也喜歡被按在牆上,嘬一口。

這是前世地球女生偶像劇的橋段,身爲男生,他覺得若有女生壁咚他,會很刺激。

害,沒辦法,這就是悶騷吧。

上述的反派值加起來一共10w,翻倍卡,翻倍之後,正好是20w。

隨後蘇御打開了系統商店。

別的不說,先來幾張致命招架卡,這個關鍵時刻能保命。

【叮,每月限購一張】

見到這個消息,蘇御也沒有感到意外。

這玩意性價比太高了,2w一張,抵擋致命攻擊,還能反彈。

這東西要是不限購,他買十張,眼前的難關不久過去了嗎?

一張就一張,蘇御買了。

隨即蘇御的目光又在魅惑符停留一下,視線很快又繞開了。

這玩意趁其不備,能夠發生作用。

弊端也很明顯,用法力就能喚醒被魅惑的人。

再者,先前三大首座陷入陣法中,吃了虧,想必接下來會更加謹慎。

因此不會上這種低級的當了。

人傀藥水,售價2w反派值,滴入屍體,成爲傀儡。

嘶~

蘇御吸了一口冷氣,這玩意,倒是不錯。

他面前就有一具屍體,正好可以利用一下。

蘇御選擇購買。

系統界面的藥水綻放着白色光芒。

白色的小瓷瓶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將瓷瓶打開藥水滴在屍體上。

呲!

屍體冒着白煙,旋即站了起來。

“主人!”

紅衣人開口道。

面色語氣和活人沒有什麼兩樣,以假亂真,就算是他也認不出。

只是不知道能不能瞞過三大首座。

首座都是見多識廣之人,還真有點玄。

不過蘇御還是選擇嘗試一下。

不能瞞得過,也能拖延時間。

“你去山洞外面放風”

蘇御對着紅衣人傀說道。


“是!”

人傀離開了山洞,像是正常一般人,在外面的山林中巡查。

接着蘇御再次購買商品。

時間剛剛過去五分鐘,首座他們還沒有找到這個位置。

不過想必時間也快了。

他開始佈置九轉迷宮陣。

簡單地在洞外佈置了十多道,將洞口圍住之後,蘇御再次回到了山洞。

隨即,他再次瀏覽商店。

低級靈氣旋渦卡,售價1w反派值。


這個可以用來填充大荒劍陣所需靈氣。

鋪設大荒劍陣需要十分鐘左右,顯然已經來不及了。

此時紅衣人傀,還在山林中巡邏,遇到了一位黃衣長老,也是長生境,根據道袍來看,是皇級宗的。

二者互相問好之後,握了一次手,紅衣人傀趁其不備,將其殺了。

蘇御能夠擁有紅衣人傀的視角,看到了這一幕,也是微微一笑。

紅衣人傀殺人的習慣倒是和他有些相似。

【叮,觸發臨時任務,殺掉一名天人境首座,獎勵鴻蒙劍體覺醒體驗卡】

系統的聲音響了起來。

殺一名首座就能觸發。

蘇御嘴角微微勾起,任務是有些困難,不過還是能夠做到的。

他本想一個個地將其除掉,現在看來不用了,覺醒了鴻蒙劍體,能將他們全宰了。

倒時候,一定能獲得大量的反派值。

想想就有些期待。

而在這時,通過紅衣人的視角,發現了三大首座。

紅人人傀立即飛到三人面前。

熔岩首座看了紅衣人一眼,挑眉道:“孔旭,你怎麼在這裏?”

紅衣人傀回道:“我剛剛發現了蘇御,他朝着飛山後面的雲船飛去了”

熔岩道人驚喜道:“你看清了嗎?不會是替身吧”

紅衣人傀認真地道:“千真萬確”

景晨道人仔細看了紅衣人傀一眼,眼睛一眯問道:“你發現了蘇御,爲什麼不追,非要在這等着我們”

顯然,這是被懷疑了。

紅衣人傀回道:“我也打不過啊”

思文道人問道:“你怎麼能夠確定那就是蘇御”

紅衣人傀斬釘截鐵回道:“那人是我見過的最帥的,一定是蘇御”

熔岩道人摸了摸頭上的秀髮,沉聲道:“他是最帥的,那我是什麼?”

景晨道人嘴角勾起一絲笑容,對着熔岩道人說道:“此人恐怕是人傀啊”

聽到這,思文道人也是露出了陰險的笑容:“人傀石錘了,熔岩道人,你就說轟不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