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這紅芒衝天景象的所有人類御靈者和靈族,也一下子被震驚了,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難道傳說是真的?」白宇浩見到此景,馬上神色冷峻起來,同時,看來櫻蝶三女,很顯然,這關於荒靈大陸存在這九個靈脈的傳說似乎是真的,那麼也就意味著這荒靈九獸也可能真的存在。

就在此時,木綾羅只覺得空靈界出現異動,打開之後,就見花木月狐王緩緩走了出來,然後,仰頭看著那衝天紅芒,說出了八字預言道:「荒獸重生,末日浩劫!」

這白宇浩和三女一聽,登時也是神色驚變,因為花木月狐王是九隻守護神獸之中,唯一擁有強大的預知能力,而它的預言絕對不會有錯。

就在這在場的所有人類御靈者和靈族處於震驚之時,那紅芒衝天的封陣之中,一道巨大如山般的獸影緩緩映現而出,強大的氣息瞬間充斥四周,幾乎同時,水獸海的海面之上瞬間巨浪翻湧起來……< 之前還緊盯著白宇浩的那海獸之王,一見到這從紅芒封陣之中顯現出的獸影,一下子就變得有些不安起來,立刻停止了對白宇浩和三女,以及那些靈族的攻勢,轉而朝那紅芒封陣衝去。

但眨眼間,那紅芒封陣中的獸影也一步步踏出了封陣,帶著猶如獸中之王般的強大霸氣,威震四周。

而見到這紅芒中所踏出的獸影的白宇浩,看清這獸影的模樣時,也是登時一愣,因為這獸影很像是他那個世界中的傳說中的龍之九子中的霸下,巨大的身軀上背著一個偌大的龜殼,佔據了大半個身軀,而猶如長頸鹿般的脖頸高高挺直,碩大的頭顱看上去十分敦厚,不過,所釋放出的強大氣息可就不那麼討人喜歡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荒靈災獸嗎?」櫻蝶輕嗔了一句。

「哈哈……想不到這荒靈災獸竟然能夠重生,看來這靈族的報應是來了。這隻應該是災水龜尤獸,能夠引發水之天災,只要它出現的地方,必然會引起驚天動地的水災,的哈哈……」就在此時,突然一道狂笑聲響起。

白宇浩和三女立刻看去,就見還在和幾位霸聖級和帝尊級的御靈者交手中的狴餮,突然露出幾分猙獰的笑意,看上去是充滿了極為強烈的報復之意。

就在這時,接近災水龜尤獸的那海獸之王,也是爆吼一聲,就只那海平面上,兩道巨大的獸影瞬間針鋒相對起來,就像是在爭奪獸王之位一般。

下一刻,就見海獸之王周身的海水馬上猛烈翻湧起來,下一刻,化為道道衝天而起的水柱,緊接著,猶如萬流匯聚一般朝災水龜尤獸襲去,但見那災水龜尤獸顯得不緊不慢,微微蠕動了一下長長的脖頸,但就在突然間,碩目一睜,緊接著,這方圓百米之內的海水一下子飛湧起來,形成猶如瀑布般的簾幕,抵擋衝來的道道水柱。

嘭嘭嘭……

只聽一道道強烈的水流衝擊聲,瞬間在海平面上此起彼伏的響起,不斷在半空中撞得水花四濺,而四周的海水也因為強大的力量衝擊,而掀起了驚天巨浪,再度朝海岸線沖刷而去。

而在海岸線上的各支奪寶隊伍看著兩隻在海中大戰的巨獸,也都已經傻了眼,很顯然,眼前的這兩隻巨獸的強大因為完全超乎了他們的想象,但見還驚天巨浪沖刷而來,也顧不得什麼靈物了,第一時間就撒腿就撤,眨眼間,這海岸線附近已經人去樓空,只留下三國聯合的御靈者隊伍以及眾龍族和蝶神族的族眾。

「雪兒你們三個先帶其他御靈者撤離,我和龍族和蝶神族的族眾,去支援師父他們……」這時,姬無雙也果斷對西門雪三女示意道,因為眼前的情況,已經不是人類御靈者能夠插手的了,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傷亡,所以,先把三國聯合的御靈者隊伍撤走。

西門雪三女一聽,便立刻點了點頭,隨後,便率領三國聯合的御靈者隊伍先行撤離,而姬無雙馬上與龍族以及蝶神族的眾族眾朝海面飛去,支援白宇浩和三女。

因為那隻海獸之王和災水龜尤獸大打出手,而少了海獸之王的阻擾,這懸浮在海平面上的數百名靈族,也馬上對白宇浩和三女虎視眈眈起來。雖說這些靈族都屬於不同的各支奪寶隊伍,也都算是敵人,不過,因為此刻錘形靈物在白宇浩手中,所以,他們的目標自然優先是白宇浩。

「現在怎麼辦,要突圍嗎?」木綾羅看向白宇浩和其他兩女道。

「雖說這些靈族裡面沒有靈宗級別的,但靈眾不再少數,想要強行突圍可不容易,不過,無雙似乎已經帶龍族和蝶神族趕來支援了。我們先保護好龍玄和靈物,等無雙他們匯合過來后再突圍。」慕乙女分析形勢道。

白宇浩和其他兩女也點了點頭。

幾乎同時,數百名靈族也已經猶如潮水般密密麻麻的朝白宇浩和三女圍擁而上,眨眼間,就圍了個水泄不通。

慕乙女與她的聖血魔龍王一馬當先,大戰眾靈族,木綾羅也馬上讓花木月狐王展開強大的結界,抵禦前仆後繼而來的那些靈族,而櫻蝶則留在白宇浩的身旁,蓄勢待發。

因為三女都是靈宗以上的級別,所以,儘管面對是數百名遠比人類御靈者要強大的靈族,但卻絲毫不弱下風。

而在僵持之下,姬無雙也率領著龍族與蝶神族的眾族眾趕到,馬上從數百名靈族之中殺出一條血路,與白宇浩以及三女匯合。

「準備突圍吧!」慕乙女立刻示意道。

而就在此時,驀地,一陣震耳欲聾的驚叫聲響起,馬上吸引了大戰之中的白宇浩以及幾女,還有眾靈族的注意。

但見不遠處原本那隻海獸之王竟然不敵災水龜尤獸,幾隻如柱般的觸手黑血噴涌,一下子染滿了整個海面。

「如此強大的海獸居然也不是這荒靈災獸的對手!」白宇浩神色不由驚變,這隻擁有守護神獸氣息的海獸之王,比當初他見到的已經活了五百年的冥玄蝶王還要強大很多,但哪怕如此,卻敵不過這災水龜尤獸,看來這荒靈災獸果然非常厲害。

不過,讓白宇浩最為擔心的是,這傳說中的荒靈災獸可是有九隻,這一隻都如此了,那如果是九隻的話,那整個荒靈大陸豈不是要面臨極為可怕的災難?而剛剛花木月狐王也已經預知過了,因為這九隻荒靈災獸的重生,整個荒靈大陸也會隨之陷入末日浩劫之中。

這時,不敵災水龜尤獸的海獸之王,似乎有些退卻之意,開始不斷下沉,而災水龜尤獸也沒有趁勝追擊,而且,突然將那碩大的雙目盯向了那海面之上的白宇浩以及幾女,還有幾百名靈族。

「小子,帶你們的人快點走,這荒靈災獸以前可是最喜歡以我們上古妖獸和上古靈獸,以及靈族為食,不想死的話,就快點走。」此刻,前面還一臉幸災樂禍的狴餮,突然神出鬼沒地出現在白宇浩身旁,難得有些緊張道,看得出對這荒靈災獸也是有所畏懼。

白宇浩和幾女一聽,馬上面面相窺,連狴餮都這麼說了,那此時不走,等待何時!< 隨後,白宇浩便和幾女,還有狴餮以及龍族和蝶神族的眾族眾,開始強行突圍,而數百名靈族也是圍追堵截,但因為有兩隻守護神獸和狴餮的開路,再加上擁有靈族實力的慕乙女三女,所以,哪怕是對方數量佔優,他們還是一路上勢如破竹地朝海岸線方向突圍而去。

幾乎同時,那災水龜尤獸突然往海底浮沉而去,不知所蹤。

眼看就快突圍成功的時候,驀地,就見海面之下,突然一陣巨大的水花飛濺起來,那災水龜尤獸突然就破水而出,剛好出現在一大群靈族的下方,緊接著,便爆發出驚人的氣息,四周水柱衝天,眨眼之間,就有不少靈族被擊中,紛紛墜落到海面之中。

同時,就見災水龜尤獸大口一張,猛地一吸,那些墜落海中的靈族,馬上就隨著海水一同被吸入了那大嘴之中,成了它的腹中之食。

其他靈族見狀,也是面露驚懼之色,其中不少也不敢再打白宇浩手中的錘形靈物的主意,疲於奔命地朝海岸線飛去,不過,這災水龜尤獸怎麼可能輕易的讓自己的盤中餐跑掉,突然猛嘯一聲,這離海岸線不到十幾米的海水突然間暴漲起來,連綿不絕,瞬間形成了一堵水牆,一下子攔住了包括白宇浩和幾女,以及龍族和蝶神族眾族眾在內的所有靈族。

有些飛得快的靈族,直接就撞到了那水牆之上,馬上就被水牆的力量給反彈了回來。而有些及時剎車的,第一時間就往高空飛去,想要越過水牆,可是,馬上就被災水龜尤獸所噴吐出的水彈給擊落了。

而白宇浩和幾女見到此景,也是神色驚變,心知,這下麻煩大了!

此刻,災水龜尤獸已經開始大開殺戒,又有很多靈族眨眼間就成了它的美食,彷彿方圓千米內的海域,完全成了它的領地。

眼看白宇浩和幾女,以及狴餮, 萌萌王子:惡魔王子飼養法則 ,驀地,突然一道極為耀眼的金芒從已經差不多沉入海底的遺址之上,飛射而出,猶如旭日一般映照在整個海平面之上。

白宇浩抬頭看著耀眼的金芒忽然就覺得有些熟悉之感,很快的,那金芒緩緩散去,然後,露出了一道人影,但全身都透著極為柔和的氣息,猶如聖者一般。

「是他!」白宇浩馬上瞪大了眼睛,而一旁的西門雪也露出詫異之色。

因為人影竟然就是白宇浩和西門雪在遺址的一間神室中,見到的那個容器之中的神秘男子。

「荒靈災獸竟然重生了,這荒靈大陸又要陷入末日浩劫之中了,但這並不是王想要看到的這個世界的未來。不過,我究竟沉睡的多久?」這時,半空中的那個神秘男子,自言自語了一句,緊接著,就看了一眼正在海面中以靈族為餐的荒靈災獸。

這時,那災水龜尤獸似乎也注意到了神秘男子,突然停止了撲殺靈族,然後,發出一聲嘶叫,像是在畏懼這個神秘男子一般,然後,一下子就沉入了海底之中,擋在海岸線前的那堵水牆也隨之消失。

那些僥倖逃過一劫的靈族,見災水龜尤獸消失,也顧不得許多,馬上就撒腿而逃,最後,只留下白宇浩和幾女,以及狴餮和也有不少死傷的龍族和蝶神族的眾族眾。

「聖之神官,他竟然還活著……」這時,狴餮突然冒出了一句。

「狴餮,你認識他?」白宇浩一聽,馬上看向了狴餮。

「你不是應該更熟嗎?」狴餮若有深意地白了一眼,之後就讓白宇浩打開空靈界,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不過,進去之前,也不禁輕舒了一口氣,似乎有種虛驚一場的感覺。

白宇浩聽著狴餮的話,再抬頭看著那個神秘男子,稍微思慮了一下,便對慕乙女她們說道:「你們在這裡等我一下。」說完,就讓龍不像朝那個神秘男子飛去。

此刻,神秘男子也注意到了朝他飛來的白宇浩,但馬上就面露震驚之色,一雙充滿睿智的眼睛緊盯在白宇浩身上,像是在確認什麼一般。

片刻間,白宇浩也飛到了神秘男子眼前,兩人直面相對,四目交錯。

「能告訴我,你究竟是什麼人嗎?」白宇浩開門見山地對神秘男子說道,因為如果他之前看到的那段記憶就是這個神秘男子的話,那這神秘男子顯然也能夠解開一切的謎團,也就是龍形魂獸所沒有告訴他的一些真相。

「我是負責記載整個荒靈大陸歷史的聖之神官。不過,我已經沉睡了很久,所以,這荒靈大陸究竟發生過什麼滄海桑田的變化,你能不能告訴我?」聖之神官露出猶如陽光般的笑容,顯得極為平易近人,雖然看起來溫文爾雅,但卻又給人一種難以抗拒的威勢。

而就在說話之間,聖之神官突然就瞬移到了白宇浩的眼前,一隻指頭點在了白宇浩的額頭之上,頓時,金芒閃耀。

白宇浩只覺得似乎有什麼突然在侵襲他的腦袋一般,儘管他想要抗拒,但是,卻只能任由那種感覺將他佔據。

但幾乎眨眼間,白宇浩就突然醒過神一般,再看那聖之神官,卻像是沒有動過一般,還站在原來的位置。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看來這一切都是天意!」聖之神官突然感嘆一聲道。

「既然你從我這裡知道了想要知道的,那能不能告訴我你所知道的一些事情,比如萬靈之死,還有神之天廟中的那十二座人像究竟都是些什麼人?」白宇浩立刻問道。

「魑王沒有告訴你是有原因的,不過,你很快就會知道的。而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儘快集齊九隻守護神獸的精血,還有找回那件龍族聖物,這是當務之急,因為荒靈大陸馬上就要陷入可怕的災難之中了,以靈族的力量是無法阻止的,必須依完整的靠靈神之源的力量。雖說,九件靈物已經現世,但僅僅有九件靈物所聚合而成的一半靈神之源是還不夠,還必須聚合九隻守護神獸,得到另一半的靈神之源,將兩股靈神之源合二為一,或許,有機會阻止荒靈大陸的末日浩劫。而能做到這一點的,就只有你!來自異界的救世主!」聖之神官像是對白宇浩寄予厚望般的說道,而對於白宇浩的事情,他已經從白宇浩的記憶之中了如指掌,所以,他知道白宇浩所有的一切秘密。< 白宇浩聽著,也是臉色驚變,沒想到這聖之神官竟然完全讀取了他的記憶,包括他的靈魂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秘密。

「不過,有一個秘密我可以先告訴你。」聖之神官突然十分神秘的說道。

「什麼秘密?」白宇浩聽著,不禁問道。

「就是你的命運將會和那十二位人像一樣,因為他們也曾經是這個世界的救世主,只可惜,他們差一點也親手毀掉了這個世界。」聖之神官猶如陷入回憶一般,深深的感嘆了一句。

「我不太明白。」白宇浩知道聖之神官的話顯然是在暗示著什麼,但是,絕不是現在的他能夠理解的。

「剛才那隻被荒靈災獸所所傷的,便是水迦族的守護神獸,它可能需要你的幫助。」這時,聖之神官突然提醒了一句,眨眼間,就化作一道金芒消失而去。

白宇浩見狀,也是眉宇緊蹙,很顯然,儘管這聖之神官告訴了他一些事情,但同時也讓他陷入了更大的謎團之中,這十二位人像竟然曾經是這個世界的救世主,那這麼說來,那個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像,也就是邪神王,還有他見到的那個冰火,也都是救世主之一,可是,為什麼聖之神官會又說他們差一點親手毀掉了這個世界呢?那個時候究竟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情?而這又與萬靈之死有著什麼樣的關係?

不過,見聖之神官消失后,白宇浩馬上就看向海面,尋找那隻海獸之王,也就是水迦族的守護神獸的蹤跡。

很快的,白宇浩就在已經沉入海底的水迦族遺址的那個位置上,看到了泡在一片被黑血所染的海面之上,看上去似乎身受重傷,也快沉入海中的守護神獸。

「龍不像……」白宇浩馬上對龍不像示意了一下。

隨後,龍不像就騰空而起,朝那水迦族的守護神獸飛去。

那水迦族的守護神獸見白宇浩飛來,卻出人意料的沒有再攻擊,或許是有心無力,所以,很快的白宇浩就接近到了水迦族的守護神獸身邊。

「雖然不知道行不行,但試試吧。」白宇浩說著,立刻施展御靈玄神術,看看能不能進入到這水迦族的守護神獸的神識之中

而就在頃刻間,白宇浩就遁入了另一個空間之中。

「還真進來了。」白宇浩目光一簇。

就在這時,一道氣勢逼人的光影出現在白宇浩面前,最後化作一道像是靈族般的光影。

「你為何能進入到守護神獸的神識之中?你好像就是得到我水迦族的海神之錘的那個人類……」那光影像是有些敵意道。


「你就是守護神獸嗎?」白宇浩說道。

「我是水迦族的守護神獸最後一任的主人,我的魂魄已經與這守護神獸融為一體了。既然你已經得到靈物,為何還不離去,進入到這裡來做什麼?」光影立刻質疑道。

「我的初衷並不是要得到靈物,我只是想要阻止這最後一件靈物出世,讓荒靈災獸得以重生。但沒想到,還是沒能阻止……」白宇浩有些遺憾的搖了搖頭。

「是這樣嗎?可是,我能感覺到你的體內有股非常邪惡的力量。」這時,光影突然聲音一冷道。

「這個就說來話長了,不過,有件事情我想問一下。那個聖之神官和你們水迦族遺址有什麼關係,為什麼之前會沉睡在你們遺址中的那間石室里的容器之中……」白宇浩順口問了一句。

「我只知道他是我們水迦族的大恩人,他沉睡之後,我們水迦族就將他的肉軀用我水迦族的聖水保存起來,以免因為歲月而被腐壞。他已經在那容器之中沉睡很久了,至少應該有幾千年。而我的使命就是保護靈物,還有他……」光影應道。

「大恩人嗎?」白宇浩思襯了一句,看來這聖之神官確實不簡單,竟然是曾經九大靈族之一的水迦族的大恩人,而且,這聖之神官似乎擁有令靈族都望塵莫及的強大力量,不然剛才那隻荒靈災獸也不會看到聖之神官后,就突然銷聲匿跡了。

「我看你傷得不輕,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替你治療一下。」白宇浩接著便對光影,說道。


「看來你倒是個有心之人。不過,應該有什麼條件吧!」光影像是看穿了白宇浩的心思般,說道。

「我只是想借你的守護神獸的幾滴精血一用。」白宇浩直白的說道。

「就這麼簡單嗎?我還以為你想要知道這水迦族的寶藏在什麼地方?」光影有些詫異道。

「那種東西我現在已經沒興趣了。那就有勞了。 烈焰天下 ,你如果想告訴我的話,那也無妨……」白宇浩嘴角一勾道。

「告訴你也無妨。反正留著也沒什麼,我水迦族已經完全滅絕了。不過,我不情之請。」光影應道。

「說吧。」白宇浩聽著,便點點頭。

「這隻守護神獸早應該轉世了,但為了守護水迦族的靈物以及那位聖之神官,至今都還沒有重新轉世。如今,水迦族靈物和聖之神官都已經離開這裡,我本該準備轉世重生了。但因為剛才與荒靈災獸大戰,我傷的不輕,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恢復。等完全恢復之後,才能重新轉世,不過,這剛才那隻荒靈災獸還在這片水域之中,所以,你必須帶我離開這裡……」光影提出道。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不如,跟我回赤玄城,我會專門為你準備一個地方療傷。」白宇浩考慮了一下,便道。

「那就有勞了。」光影一聽,便感激道。

隨後,白宇浩便回到了現實之中,迅速打開空靈界,讓水迦族的守護神獸進入到了他的空靈界之中,緊接著,便朝海岸線飛去。

此刻,慕乙女幾女已經帶著龍族和蝶神族族眾回到了海岸線,與西門雪三女以及三國聯合的御靈者隊伍匯合,就等著白宇浩回來。

而白宇浩飛回之後,眾女立刻就圍了上去……

「那個男的究竟是什麼人? 惡魔CEO,別追我 ?為什麼突然就冒出來了?」西門雪極為好奇的搶先問道。

「回去再說。」白宇浩只是應了一句。

眾女見狀,立刻面面相窺,心知白宇浩肯定有什麼顧慮,所以,也沒再追問。

隨後,白宇浩與慕乙女幾女,便率領三國聯合的御靈者隊伍,以及龍族和蝶神族的眾族眾離開水獸海。

不久之後,水獸海的上空突然再次出現之前將海王靈錘擊出水迦族遺址的那道赤袍身影。

「荒靈災獸終於重生了,哈哈,如果能將九隻荒靈災獸全部降服,我們就將主宰整個荒靈大陸……不過,在這之前,我們必須得到完整的靈神之源,而這九件靈物已經全部現世,所以,我們馬上就可以得到一半的靈神之源。」那赤袍身影用極為陰邪的腔調,十分得意的狂笑道。

「要聚合靈神之源,就必須讓九件靈物聚集在一起,這似乎不太容易。」之後,赤袍身影又恢復了正常的語調。

「那個天妖族長不是也想得到靈神之源嗎?所以,用不著我們費心思,我們只要等著坐收漁翁之利之力就可以了。不過,你還是要適當的推波助瀾一下。還有,要小心那個聖之神官,他是個不簡單的人物,如果讓他知道我已經從封印中出來的話,他肯定會有所行動的。」赤袍身影又用之前的強調說完,便消失而去。


離開水獸海后,魔鳳國和木神國的御靈者隊伍便準備先行回國,臨別前,白宇浩便單獨找了木綾羅,詢問了是不是知道關於龍族聖物的事情。

「這龍族聖物的事情我並不清楚,當初和慕乙女搶寶盒,也只是因為我知道那寶盒之中一定會非常重要的東西,說起來,也是一時的意氣用事。你也知道,當時我們兩國的情況,再加上我和慕乙女就是天生的宿敵。」木綾羅淡然一笑道,想當初,她和白宇浩,還有慕乙女三人在那種爭鋒相對,你死我活的情況下碰面,但如今,她和慕乙女卻成了白宇浩的紅顏知己,這恐怕是以前的她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的。

「是嗎?」白宇浩一聽,也覺得有些失望,畢竟,還有兩顆龍舍利沒有找到,而如果木神國手中沒有的話,那想要找到相關的線索,也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了。

「如果你願意告訴我詳情的話,或許,我可以幫到你。」木綾羅見白宇浩的神情,便立刻說道。

白宇浩立刻考慮起來,如果說聖之神官讓他儘快集齊九隻守護神獸的精血,算是情有可原的話,那讓他找回龍族聖物,也就是聖面甲,就是意料之外,不過,他之前所看到的那段聖之神官的記憶中,那位被稱為「王」的男人,是戴著聖面甲的,這也就說明,聖面甲一定有著他無法想象的重要性。而如今守護神獸也幾乎快要全部現世,要集齊九隻守護神獸的精血並非難事,反而是這龍族聖物,聖龍國有了百年的時間,也才集齊七顆,而剩下的兩顆顯然也是最難找的,所以,如果單靠這樣找下去的話,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集齊九顆龍舍利,尋回龍族聖物,所以,如果木綾羅能夠幫忙的話,也不是什麼壞事。

「這本來是聖龍國的機密,不過,眼下我必須儘快找回龍族聖物。」白宇浩對木綾羅說著,然後,就將關於龍族聖物的事情說了一遍。

「龍舍利嗎?我好像在哪聽到過……」這木綾羅聽完之後,突然面露沉思之色,很快的,她就嬌容一亮道:「對了,這烈焰國當初要進貢給我木神國的貢品之中,說是還有一顆舍利靈珠的,但後來,被我要求換成了那張藏寶圖。」

「烈焰國嗎?看來或許真的有一顆龍舍利在烈焰國手中。」白宇浩一聽,馬上又看到了希望。

「這樣好了,我替你去趟烈焰國,如果他們手中的真有龍舍利的話,我會設法幫你拿回來的。」木綾羅主動的提出道。

「那麻煩你了。」白宇浩點了點頭,如果木綾羅出面的話,這要拿回龍舍利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數日後,白宇浩和慕乙女幾女便帶著聖龍國的御靈者隊伍,以及眾龍族和蝶神族的眾族眾,先回了赤玄城。

回到赤玄城后,白宇浩在赤玄城附近找了一個湖泊,讓水迦族的守護神獸暫居其中,這回來的路上,他已經給水迦族的守護神獸做了簡單的治療,但這水迦族的守護神獸的傷勢也比想象中的要嚴重,所以,他又給水迦族的守護神獸先做了手術,避免傷勢繼續惡化。

如今,九隻守護神獸也現世了八隻,唯獨沒有現世的,乃是雷族的守護神獸,這雷族和水迦族一樣,都是滅絕了很久的高等靈族,所以,要找到雷族的守護神獸,也是可遇而不可求。

忙完之後,已經是第二日午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