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道威,一般來說,只要開闢肉身寶藏邁入儲道境之後,隨著修為提升會形成一股無形的道威,壓制低位者。

顯然,紫川這一掌帶著道威,無形間形成一股壓力壓制楊殘。

但是,這對楊殘是無效的,他手中的王兵一顫,這股無形的壓力便瞬間煙消雲散。

面對戰傀和紫川的攻擊,楊殘縱兵橫斬,戰意瞬間再度攀升。

「鏘!」

楊殘避開紫川掌力,抽身一旋,巧妙躲過長矛茅鋒一劍刺出,「叮」的一聲刺穿了戰傀胸膛。

而後劍鋒一轉,猛地橫抽,「鏗鏘」聲中戰傀半截身子被截斷,一直手臂更是飛了出去。


這讓所有人一驚,這尊身形氣息恐怖,不在眾位長老之下,可是現在才一交手就被從胸口截斷,太不可思議了。

但是,當人們看到沒有鮮血流出的時候,瞬間像是明白什麼,只是一具戰偶。

如此便有解釋了,煉製戰偶的材質雖然特殊,但是怎麼可能比得上王兵的的材質,被截肢也是很正常的事。

很多人都為楊殘鬆了口氣,只有一旁的大黑狗一臉心疼,那可是一具價值不菲的戰偶啊,就這樣被楊殘毀了。

「鏘!」

紫川從後方攻來,楊殘心念一動,王兵立即解體,變成三片燦燦金葉迎上,與此同時,他一步後退,捏住一片金葉霍的轉身,與紫川手掌爭鋒相對。

「哼!」

有了先前對戰的經驗,紫川巧妙收掌,但是攻勢不減,一道紫火化成六寸劍鋒從他指射出,快到不急眨眼。

「叮!」

一片金葉劃過,擋住了這柄劍鋒,楊殘趁勢追擊,瞬間與紫川拉近了距離,開始了最驚險的交手。

楊殘王兵變換,時而化成三片金葉斬殺,時而突然聚成神劍出擊,快而准,軌跡很難讓人琢磨。

紫川雖然心懷必殺之心,但是此時他很慎重,攻守有致,再加上先前的交手經驗,他巧妙地躲過了楊殘一次次出其不意的攻擊。

一時間,兩人戰勢膠著,誰也奈何不了誰。

另一邊,楊晨很緊張,腦子迅速轉動,他在想怎麼樣才能讓楊殘脫身。

現在沒有長老坐鎮,實力懸殊巨大,衝上去幫助楊殘只會不智,白白讓族人犧牲冒險。

可是眼見楊殘陷入危機,又不可能不救,兩相權衡,他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

一旁夢瑤同樣緊張,她秀拳緊握,只是同樣沒出手,因為她知道楊殘此時鐵定不想沒有自保能力族人插手,這樣只會讓楊族陷入最危險的境地。

神光掠動,楊殘與紫川交手到了最驚現時刻,紫川退守三分,意外拖延世間。

而楊殘快手強攻,希望速戰速決。因為境界開始滑落了,而他越發感到力不從心。

砰!

劇烈一擊,兩人對憾一拳,楊殘突然借勢速退,他轉身一劍,目標竟然是站在一旁早已失去戰鬥力的戰愧。

因為楊殘發現,這戰愧居然有自我修復功能,被截斷的胸口現在居然咔嚓咔嚓的快要復原了。

發現楊殘意圖,紫川一個騰身想要阻止,但是晚了,王兵已然揮出,劍光所向披靡,戰愧當場被攔腰齊斬。

「我看你還能撐到幾時。」紫川大喝,突然間開始了猛攻,因為他發現楊殘此時境界已經跌落九段,攻擊力下降了一大截。

鏹!

楊殘提劍迎上紫川,劍氣凜冽,但是相對之前卻是弱了很多。


紫川見比毫不避讓,一隻手此時點金度銀,而後變成閃動金銀光澤的虎爪,一把抓住了王兵,而後他另一隻手一拳轟下,直取楊殘胸膛。

觀戰眾人屏住呼吸,終於結束了嗎?

鏹!

關鍵時刻,楊殘快速閃退,同時原本被紫川握住的王兵再度解體,化成三片金葉掙脫,而後迅速在他胸前重聚。

當!

紫川全力轟在王兵上,巨大的衝擊力直抵楊殘胸膛,頓時「噗」的一聲,楊殘倒飛了出去。

這一拳很重,就算大部分力道被王兵當下,但是儲道二重天實力的全力一擊何其恐怖,可以說就是三成力道煉靈境界都沒人能接的住,輕則重傷,重則當場死亡。

但是出乎所有人意料,楊殘並沒有就此倒下,反而一個翻身穩穩的落在地上。

落地瞬間,他轉頭看向楊族方向,哪裡夢瑤兩滴淚滴流落,她已經拔劍,但是卻被楊晨死死拉住,沒有讓她衝上來。

楊殘鬆了口氣,他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楊族插手進來,不然後果不堪想象。

他轉視看了一眼楊晨,楊晨對他微微點頭。

這一切事實上很快,許多人都沒有注意到,只專註楊殘的結果,看見楊殘氣息依舊能安然站立全都感覺到不可思議。

只有楊晨能知道,因為楊殘身上有有他二爺爺的靈甲護身,所以紫川那一拳沒有造成多大的傷害。

「死狗,還愣著幹啥,趕緊走。」楊殘說完,轉身騰躍,沒入風沙中。

然而出乎楊殘所料,大黑狗居然後發先至,莫名其妙的救出現在他身邊,而後它丟出一座小小傳送陣,瞬間出現在十米之外。

「走得了嗎?」

紫川冷笑,向常妮以及另一名長老施了個眼神,三人頓時一起出手佔據三個方向,飛速向楊殘與大黑狗靠近,進行圍殺。

「小子,不行的,空間不穩不能傳送出去很遠,況且他們可以通過風沙輕微的變化感應倒我們的位置,快想想其他辦法,不然被追上了。」大黑狗叫急。

「還能有什麼辦法,只能拚命了。」楊殘喝到,做好了拚死一戰的準備,因為他發現逃不了了,紫川此時身化游龍,速度極其快,一個惶身便已到了進前,速度遠非他們傳送陣可以比較。

「嗡!」

大黑狗不認輸,再次丟下一個傳送陣,想甩開紫川,但是,紫川此時殺意騰騰,龍威浩方,一個俯衝而下,猛地擺尾,橫掃九丈。

砰!

重重的抨擊聲中,楊殘與大黑狗被龍尾掃中,頓時大口吐血,憑空翻飛出來,重重的落在地上。

「再走!」大黑狗再次丟出陣法,與楊殘瞬間原地消失。

但是傳送距離很短,在十幾米以外他們突然現身,然而剛一現身楊殘便看到常妮惡毒的嘴臉,她斷鞭抽動,狠狠抽在楊殘臉上。

「賤人!」楊殘怒火中燒,一股怒意瞬間升起。

… 楊殘憤怒了,居然被這賤人打臉?難以忍受。

然而就在他忍不住動手的時,大黑狗再次丟出個陣法,帶著他從原地消失。

砰!

沉悶一拳打得虛空轟響,當楊殘與大黑狗再次出現的時候,手持白骨抓的長老鬼魅般出現了,霸烈的一拳直直轟在楊殘胸前,當即傳出胸骨斷裂的聲音。

轟!

楊殘還未倒飛出去,這時紫川化成猛虎撲下,一爪子將楊殘踩在地面,頓時地面轟隆隆,盪起大片lang沙。

而楊殘著大口大口吐著血沫,一瞬間多處胸骨斷折,樣子慘不忍睹。

難道今日要命喪此地嗎?不可以,決不可以。

一股堅強的意志支撐著楊殘不能就此倒下,雖然他已經奄奄一息,但是還是努力掙脫,他無力的揮動王兵,奈何根本揮動不出半點靈力。

要知道,他可是結結實實挨了兩名儲道境界的長老全力兩擊,若是一般修者,現在只怕已經命喪黃泉了,也就是他身穿靈甲,還不剩下一口氣。

紫川化為人形,一隻腳踏在楊殘胸口,他暗自運轉力道,狠狠揉捻著腳下的楊殘, 進化之超越星辰 ,陰陽怪氣道:「ru臭未乾的小雜碎,剛才你不是很氣派嗎,再囂張啊!」

感受到胸口的劇痛,楊殘口中再次吐了口血沫,他不怒反笑道:「老狗,你信不信今天就是你的末日。」

說完,楊殘大笑,隨即他手中的戒指一閃,頓時數百顆彩色紛呈的獸晶憑空飛出,將他與紫川團團圍繞,帶著恐怖的靈力波動,彷彿隨時要爆炸一般。

紫川大駭,臉色一瞬間變得慘白,這可都是獸晶啊!而且足足上百顆,要是全部爆炸的話,估計自己連渣都不剩。


看著紫川害怕的表情,楊殘殘忍的笑了,這些獸晶之中早已注入了他的些許靈力,只要他心念一動,這裡絕對要轟翻天。

就算是死,他也要拉著紫川陪葬。當然,不到關鍵時刻他不會將獸晶引爆。

「你……你別亂來!」

紫川不住的後退,他緊張了,他可不想就這樣死在一個後輩手裡。在死亡面前,他和大部分人一樣,充滿了恐懼。

楊殘勉強翻身,晃晃悠悠站了起來,看著上百顆飄動的獸晶,他對著紫川透過去不恥的眼神。

這時,天空突然黯淡了下來,疾馳的黑雲間降下滾滾雷霆,剎那間而已,雷霆肆掠天地而下,頓時四方動蕩,彷彿世界末日一般。

「啊!」

遠處傳來驚恐的叫聲,竟然是一名青雲閣弟子被雷霆轟中,瞬間臉渣都不剩,驚得一旁的弟子大叫。

「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突然降下這麼多雷霆。」

「啊!長老救我。」

一聲帶著恐懼的哀嚎,一名常岩山的弟子被卷上高空,這時人們才發現,一道粗達十幾丈的龍捲風轟轟隆隆從後面席捲而來,並且遠方黑茫茫,似乎還有幾道恐怖的龍捲風向這裡靠近。

「走!大家快走!」

所有人都驚懼了,一個個驚慌失措尖叫著逃命,頃刻間這裡亂成一團。

轟隆隆!

突然,大地劇烈顫動,地面的沙塵泥土抖起數米高,閃電肆掠大地,顛覆乾坤,這片天地在電弧和風沙中雷霆動蕩。

突然的變故,楊殘也是一驚,而紫川趁著楊殘震驚之餘抓住機會,一個閃身便逃離出了獸晶的包圍,就此消失不見。

「小子,快逃命啦!」大黑狗叫急,四處逃命,但是它發現四面八方都有龍鳳卷襲來,根本無路可逃。

楊殘迅速收走獸晶,他四處遙望,果然,剛才才出現一股龍捲風,但是現在四面八風足有十幾股正以這裡為中心靠近,皆接天連地威勢恐怖得難以形容。

看到這樣的情況,所有人臉色的白了,有的弟子更是嚇得哭了,內心充滿了絕望。

然而,就在眾人靈魂都要出鞘時,空中冒名傳來一股淺淺的大道吟唱,祥和而平靜,隨即人們看到原本寂靜無聲的神樹此時動了,帶著大片黑色的泥土開始轉動,頓時所有人之感覺到大地在龜裂,乾坤在裂開,天地在動蕩。

一時間,驚叫不絕,哭聲慟天。

風沙中,楊殘晃晃蕩盪,站都很難站穩,同時感覺一股吸力從後方拉扯著自己,要將他拉走,他回頭一看,看見一股黑壓壓的龍捲風已經到了自己身後,端是恐怖滔天。

這時,大道音傳來,楊殘循聲望去,只見塵土風沙中神樹巍巍峨峨,沐浴雷電在快速移動。

與此同時,一股熟悉而古老的氣息傳來,只見山崩地裂中,一座石碑高比山嶽,同樣散發著道音,撼塵而動。

而當神樹與石碑同時出現時,一股無形的力量護住了乾坤大地,隔絕了颶風雷霆。兩者範圍內,宛如自成一界與外界隔開,阻斷了龍捲風巨大的吸力,從風口中被救下許多人。

以神樹與石碑外圍為界,外面轟轟隆隆,十幾股龍捲風齊齊移至,帶著恐怖的雷霆向這裡壓來。

而然,神樹與石碑像是無形間形成了屏障,擋住了這些撼天動地的龍捲風。

颶風被擋,但是依舊在屏障外移動,在眾人不可思議的眼睛中,這些龍捲風居然開始融合,形成一股曠世龍捲,將神樹與石碑形成的區域包圍,置於風眼之內。

這天地突然間彷彿變得安靜了,沒有了方才的轟動與哀嚎,沒有雷電聲響和風嘯,短暫的安靜,眾人卻是心中急跳,滿眼不安。

楊殘抬頭,發現自己猶如深淵低下的青蛙,雖然能看見天空,但是卻也只能見到渺小的一部分。

他很震撼,轉眼看向神樹與石碑,當看見高聳的石碑上刻有一個「殘」字時,他更加驚訝,因為這就是哪面他獲得《天武六式》傳承的石碑,沒想到關鍵時刻是它與神樹救下眾人的性命。

短暫的安靜,所有人的驚魂未定,抬頭看向天空。

這時,天穹「叮叮咚咚」, 甜妻來襲:小叔抱一抱 ,霎時天地轟隆,虛空寸寸湮滅。

讓人驚奇的是,隨著燦白的雷霆撕扯著天穹降下,原本將眾人置於風眼的颶風慢慢的變緩,無邊沙塵從天而降,頃刻間飛沙如雨,鋪灑大地。

看著這股由雷霆聚成的颶風緩慢降下,所有人都感覺很怪異,雖然這股颶風是由雷霆組成,但是似乎很穩定,並不像雷霆般**,相反很溫和,倒像是一個接引通道。

「難道傳說是真的?」這時,雲逸目光深邃,他披頭散髮,愣愣的看著上空,滿眼不可思議。

他想到古老的傳說。

相傳,萬魔宗是萬魔的地域,封印關押著萬魔,之所以能封印萬魔是因為萬魔宗有一片神秘的異域,能壓制惡魔魔力。

但是,這片土地很神秘,就是當初萬魔宗的弟子都不知道具體位置,只是古史有著隱晦的記載,只要陰陽逆轉,便可向天借道通入這片魔之禁地。

雲逸迅速看向四方,頓時驚人的發現,這巨大的風眼圍成發範圍簡直就是一片很大的八卦圖,神樹與石碑如陰陽魚般逆向轉動。

「這便是陰陽逆轉的讖言嗎?」雲逸嘴角哆嗦,再看看被颶風接引而下的雷霆,他更加相信這是一條接引通道了。

「什麼讖言?」

有人不解的問道,就是楊殘也不自覺投過好奇的眼光。

「記得魔宗大殿外那面斷折的石碑嗎?那上面提有一個響亮的名字,彌天大魔。通過這片雷霆,便是萬魔宗封印他的地方,魔的地域。」雲逸胸口起伏道。

彌天大魔,楊殘震撼,他對持並不陌生,在那面石碑上,肖皇以無上劍意記載著,彌天大魔率領魔眾屠戮了萬魔宗。

可以說,萬魔宗今日的悲涼都是彌天大魔的殺戮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