滔天的火光閃現而出,此地霎時間亮如白晝。不過這火光出現的時間,也只在分秒之間,一切卻又恢復如常,月色再次的傾瀉而下,陷入到了一片昏暗的月色之中。

芯兒連忙從樹叢之中鑽出身子,並再一次的對着凌浩着急問道:“臭小子,你到底怎麼樣了?”

凌浩被摔倒在地,一臉的愣神,見一隻只蝙蝠卻都掉落在了地上,痛苦的撲騰着翅膀,想要再次飛起,卻是沒了氣力。他緩了好一會兒,見芯兒已是來到了身邊,才晃了晃頭,心有餘悸的回言道:“沒……沒事,小子還好……”

芯兒見凌浩慢慢的站立起來,看樣子也好似沒有受傷,頓時鬆了一口氣。可是回想着剛纔出現的一幕,卻是一臉的不解,便是問道:“剛纔……剛纔到底是怎麼回事?”

凌浩此時還未完全回過神來,看着方纔閃現一縷紅光的地上,頓了頓,一臉納悶的回答道:“小子也是不清楚……你看,這些蝙蝠好像都半死不活的了,是不是有人暗中出手?”

芯兒皺起了眉頭,想了一想,而後回言道:“應該是不可能吧……辰試煉森林當中,等級最高的也只是仙成期之人。而仙成期之人,怎麼可能使出威力如此之大的一擊,光是用餘波就是把這些蝙蝠打得半死不活的……”

聽得芯兒如此說來,凌浩臉上的表情更是糾結,像是自言自語的說道:“可是試煉老者,應該是沒有理由參與到我們的試煉當中吶!剛纔這一切……實在是太過不可思議了……”

緩兒一會,芯兒好似恍然大悟的對着凌浩滿心激動的說道:“會不會是因爲……因爲你剛纔手中甩出的長劍爆發出來的?”

凌浩心中咯噔一跳,撓了撓頭,看着剛纔火光竄起的地方,好像真的就是自己手中長劍甩出的方向。凌浩不覺一驚,而後猛的點了點頭,應聲道:“對對對!有可能!雖然剛纔那把劍小子也不知道它有什麼名堂,不過這把劍,乃是金仙人留下的,想必定然不是凡物!可是沒想到,此劍的威力是如此之大,當真是恐怖!”

“金仙人?”

芯兒一聽金仙人三字,看着凌浩更是一臉的驚訝,隨即又是說道:“如今神州大地還有仙人期之人存在麼?芯兒此前聽老師說……老師說神州大地已是好久好久都沒有出現仙人期之人了……”

凌浩聽芯兒說起花無意的時候,又是明顯的頓了一下,心中微微一嘆,旋即說道:“其實……怎麼說,金仙人是一位年代久遠的老前輩,不知死了多少年了……哎,此事說來話長,以後小子再和你詳細解釋。現在先把那把劍找出來,看看到底還有何厲害之處!”

芯兒一時口快,再一次的喊出了那一聲不知喊了多少遍的話語,心中又一次的失落。不過她卻是強裝作沒事一樣,點了點頭,便順着凌浩的腳步,在長劍飛出的方向,仔細的尋找起來。

猜想出這把利劍的不可思議之處,凌浩的心情也是久久不能平靜。這一劍,自己好像也只是平平常常的甩出,只是力道大了一些,怎麼可能爆發出如此強烈的一擊呢?

凌浩睜大了眼睛,在地上慢慢的找尋着。也許是天黑之故,也或許是此地密林叢生,從凌浩手中甩出的那把利劍,此時卻是不知所蹤。

“奇怪了,到底是跑哪去了?剛纔那紅光閃現的位置,從樹梢對應下來,應該是在這範圍之處啊?”

凌浩找來找去,卻依然沒能找出那把利劍的身影,不由得嘀咕一聲。 遊子思鄉

月色似乎被剛纔那一道竄起的火光嚇了一跳,此時慢慢的隱入到一片濃雲之中。此地變得越加的昏暗,黑得有些慎人。

不過凌浩可不在意這些,一把心思都撲在了被自己扔出的長劍上。可是翻來找去,忙活了好一陣子,愣是沒有發現那把長劍的身影。

芯兒見凌浩如此着急的面容,安慰而道:“那把劍應該還是在這附近,無緣無故肯定不會消失不見的,要不然等天亮之後我們再找找?”

可是凌浩有些不甘心,依然是蹲下了身子,滿地找尋着,同時迴應道:“再找找,應該就能找到了……”

芯兒聳了聳肩,並沒有再多說什麼,也只好再次幫忙找尋起來。

兩人在樹叢之中,眼睛緊緊的盯在地上,周身之處,甚至是前方好一段距離都翻遍過了,卻依然不見那把劍的任何影子。如此漆黑的環境,凌浩找得雙眼都昏花了,站起身子,長嘆一聲,道:“怪事怪事!怎麼可能消失不見了呢?”

芯兒撓了撓腦袋,而後看向了樹梢,有些不確定的說道:“莫非……那把劍還插在樹上不成?”

凌浩一想,覺得有理,擡起頭來,可是樹梢之上,漆黑一片,隨即皺着眉頭,只好作罷的失望說道:“哎,想必應該還插在樹上,如此漆黑的夜色,卻根本看不清楚。等天亮之後,再找找看……小子現在先收集蝠毒,再找找這地方是不是還有修煉晶石……”

“嗯,那你去收集蝠毒,芯兒先四處看看能否發現巨型蝙蝠的居所,看能不能找到些修煉晶石。”

凌浩點了點頭,對芯兒囑咐一聲,說道:“那你自己小心,千萬不要走遠了……”

說完,凌浩再次回到了這些巨型蝙蝠死去之地。而地上早已是瀰漫着一片散發着惡臭,含有劇毒的液體。

剛纔這些巨型蝙蝠,對凌浩一陣狂轟亂炸,若不是凌浩有着身技功法在身,定然不可能從這些巨型蝙蝠的口中討得好處。

凌浩再次從研天的萬納袋中找出了好幾個瓶子,用着一根樹枝,把這些蝠毒都裝入其中。略微一數,裝有蝠毒的瓶子共有七個,皆是裝得快要溢出來了。凌浩把這些瓶子都密封好,再一次的裝入萬納袋中。

收集完蝠毒,凌浩的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好似醞釀着一場大陰謀。

而芯兒找尋着這些巨型蝙蝠的住所,費了一番功夫,卻是發現了一個漆黑的山洞。其站在洞外許久,卻是不敢進入其中。所以折身而回,見凌浩已是收集好了蝠毒,也就問道:“喂,臭小子,現在我們幹嘛?留在這,等天亮,尋長劍?”

“那還能怎麼滴?這把長劍肯定有着不平凡之處,怎麼可以隨便丟棄了。”

凌浩見芯兒也是離開了好一會兒,此時纔回來,想必她應該是找到了修煉晶石。他看着芯兒,一臉期待的問道:“對了,找到修煉晶石沒?”

芯兒搖了搖頭,不過卻是回言道:“修煉晶石是沒有找到,不過芯兒卻是發現了一個山洞。芯兒猜想,這山洞裏頭應該就是那些巨型蝙蝠的居住之所。因爲芯兒站在山洞外面的時候,也是聞道了一股如此噁心的味道。但芯兒不敢貿然進去,想等天亮之後,和你一起進去一探究竟。”

“那我們就先留在這,等天亮了再作行動……”

凌浩說着,卻見芯兒打了一個哈欠,微微一笑,再次說道:“哎,經過方纔變故,好的過夜之所也不能呆了。小子看你有些困了,要不然你就先睡吧,小子幫你簡單的鋪一張牀。”

他說着便尋了一處較爲乾燥之處,拗斷幾根樹枝,鋪開在地,讓鬆軟的枝葉覆蓋其上,一張簡易的牀在凌浩的‘巧手’之下形成。

凌浩嘿嘿一笑,雙手一引,對着芯兒說道:“有請芯兒姑娘榻上休息……”

“討厭……芯兒睡覺,你幹嘛呢?”

“小子爲你把風……再者說了,你不是說這地方蚊子多麼?正好小子光着膀子,替你喂喂蚊子,讓你可以美美的睡上一覺。”


“纔不要呢!不如這樣吧,你和芯兒說說你的身世,說說你的故事可好?芯兒對於你,也只是知道一個名而已,這樣當人家媳婦,不好……”

芯兒說到這,不由得羞紅了臉,微微低着頭,不敢看凌浩的眼睛。

而凌浩卻是看着芯兒,隨後輕輕的把芯兒攬入懷中,卻也不說話。

其實凌浩心中,對於芯兒還真有一肚子的話想說。只是他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凌浩摸着芯兒的腦袋,輕咬了咬牙,內心卻是一陣說不上的感覺,在心中不停的翻騰着。

沉默了許久,芯兒見凌浩也不說話,於是慢慢擡起頭來,卻見凌浩的眼中似乎閃爍着晶瑩。芯兒看着凌浩,忙關切的問道:“臭小子,你怎麼了?是不是芯兒的話,讓你想起了傷心的事?”

凌浩看了芯兒一眼,撥弄了一番她的秀髮,裝出一份笑臉,說道:“傻丫頭,小子哪有傷心,小子是見可以和你在一起,覺得幸福,覺得高興罷了。”

芯兒慢慢離開凌浩的懷抱,看着凌浩的眼睛,望向了前方的一片漆黑之處,心中此時也說不上什麼滋味。緩兒一會,芯兒輕聲問道:“你和芯兒一樣,是孤兒麼?”

凌浩一愣,隨即卻是一嘆,而後回言道:“算……算是吧……其實,怎麼說……算了,以後你會知道的……”

凌浩說來說去,卻是把話說回了原點。此時,換作是他,不敢直視芯兒的眼神,因爲他也不知道從何說起,這一切又會以何種方式結束。

這兒的世界,凌浩依然覺得終究不屬於自己,如果死了,那就一了百了了。可若是到了以後的以後,若是可以離開書中的世界,凌浩覺得他不會作任何的停留。


好像這一切,對於凌浩而言,只是一場夢境。而夢,有一天它會醒來,所以的一切,都將不復存在。

芯兒見凌浩不再言語,也就沒有多問。因爲她似乎從凌浩的眼神之中,看出了一些落寞。他的身世,或許和自己一般,也是一個沒有父母的孩子。她把頭,再一次的埋進了凌浩的懷中,她珍惜現在所擁有的。

可是她卻有些迷茫了,她不知道爲何會愛上自己身旁的男子。一切都好似突如其來的,卻只一眼,就讓他住進了自己的心裏,沒有人可以取代。而以後,又會變成一番如何的風景。

兩人都不再說話,而芯兒也漸漸的沉睡於夢鄉之中,嘴角掛着一抹淺淺的笑容。她好像夢到了以後的以後,在平靜祥和的日落時分,在金黃柔和的陽光下,兩個人,手牽着手,背靠着背,看潮起潮落,看夕陽西下,共度餘光,了此一生,無怨亦無悔。

而凌浩卻久久不能入眠,芯兒的一番話語,讓他再一次的勾起了他此前所生活的現實世界。俗話曾言,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遊子在他鄉,怎忘跪乳情?

現實世界,依然有他不能割捨的恩義,可是書中世界,卻也有了他的難忘情意。

他不知道越是到後面,又該如何取捨。只好再一次的化作了一縷長嘆,索性不再念想,他把懷中的女子,卻是抱得更緊了。

漆黑之夜,五處試煉森林所發生的情況各異。試煉森林之中,有人三五成羣的狼狽爲奸,達成了共識,一致對外,在猛獸居所中合力搶下修煉晶石。而結成同盟,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便是可以齊心協力從他人的身上搶奪修煉晶石。這比從猛獸之下搶奪修煉晶石,可是容易了不少。

但有人已是捏碎了修煉晶石,只爲保活命,從而也喪失了進入三仙石府內門修煉的資格。

不過饒是如此,他們卻慶幸從猛獸的獠牙之下撿回了一條性命。

此時的三仙石府外門中,卻是傳出了一道震驚的話語之聲。一名老者,他看着兩個處於昏迷之中,被活生生打斷了腿,腹中被一股炙熱的力量燒出一個肉.洞的葉玄和幽紅血,完全的不敢相信,怒喝而道:“這一切到底怎麼回事,到底是何人所爲?仙成期之人,也不可能有着如期強大的攻擊力!而這傷口,完全不像是試煉森林的猛獸所爲!”

帶葉玄和幽紅血回來的兩位試煉老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而後皆是搖了搖頭,其中一人回言道:“在我們趕到辰試煉森林的時候,見他們兩個已是這幅模樣,也是昏迷在地。所以並不知道是何人所爲……”

“而且我們忙着爲他們兩人療傷,所以也就沒有繼續追查下去,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並且,若是我們晚了一步,恐怕其中一名弟子,應該活不過明天了……”

剛纔發火的老者,正是千山月,他看着兩名子弟,居然被傷得如此嚴重,還差些要了他人的性命!這簡直就是把自己的話語當成了耳邊風,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裏!

他咬着牙,看了看昏迷中的葉玄和幽紅血,又看了看兩名試煉老者,喝道:“無論如何,找出到底是誰幹的,差些搞出人命,簡直是目無尊法,豈有此理!” 暗箭難防

而凌浩完全不知道千山月發着如此之大的脾氣,而且也定然不清楚差一些就把葉玄給打死了。不過,即使凌浩知道千山月會生這麼大的氣,他也不會手下留情。反正沒打死他,也就沒有違反進入試煉森林之後的規定。所以凌浩對於葉玄和幽紅血所做的一切,壓根沒有放在心上。

不過凌浩沒有放在心上,那兩位試煉老者可是上了心,爲葉玄和幽紅血兩人服用了療傷丹丸,便一刻不停守在了他們的身邊,等待着他們兩人醒來。

而千山月氣急敗壞的在屋內踱步,見他們遲遲沒有醒來的跡象,衝着兩位試煉老者悶着氣說道:“你們先繼續在辰試煉森林觀察觀察,這裏交給老夫。”

千山月下令,他們兩人也只好順從,畢竟千山月乃是外門府主,他的意思,不敢不從。

兩人隨即再次破空離開了外府,急速往辰試煉森林而去。

凌浩渾然不覺,更何況是在熟睡之中的芯兒了。昨晚,凌浩幾乎是一夜未眠,直到天微微亮起的時候才稍許眯了一下眼睛。

芯兒在凌浩的懷中睡了一夜,待得她醒來之時,天色已是破曉。她輕輕一動,發現凌浩把自己的身子緊緊抱着,而且凌浩的頭,貼在了自己的頭上。

凌浩感覺到懷中女子醒來,也是忙睜開了眼睛,卻見芯兒一臉驚訝的表情看着自己的臉,忙用手胡亂的抹了一把,並問道:“怎……怎麼了?”

“你……你臉上怎麼都是紅疙瘩?”

“有麼?”

凌浩再次抹了一把臉,隨即回言道:“哎,這深山老林的,小子估計是餵了一夜的蚊子……”

他如此一說,芯兒心中卻是一股暖流緩緩的流過,內心一陣感動。她摸了摸凌浩的臉上,輕輕拍了拍,卻是說道:“沒事,這樣好看,皮膚紅潤,猶如天上繁星一般美麗,芯兒不介意……”

凌浩頓時無語,不過事已至此,也無辦法,捏了捏芯兒的耳朵,而後看向樹梢,說道:“丫頭,我們先找出那把長劍,而後進入蝙蝠洞中看看,能不能找出修煉晶石來,而後想辦法離開這試煉森林,要不然三天時間一過,所有的修煉晶石可都要上繳了。”

芯兒點了點頭,隨後從凌浩的懷中離開,站起身來,理了理衣裳,梳理一番髮髻。

一縷霞光剛好是穿透過林間,照在了芯兒的臉上,柔和而又金黃的朝霞在芯兒的臉上覆蓋上一層迷人的姿色,看得凌浩入了迷,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看着。

“喂,臭小子,看夠沒有,再看小心把你眼珠子摳下來!”

“嘿嘿,扣下來倒好,那就按你身上,讓我一天二十四小時看個夠……”

“討厭,就知道佔芯兒的便宜!你還是趕快把長劍找出來吧,可別到時候落到了別人的手中,到時候哭你都來不及……”

凌浩此時也是站起了身,擡起頭來,朝着昨夜自己長劍甩出的方向看去。

此時凌浩倒是看得清楚了,只見樹梢之上,一片狼藉,一根根焦黑的樹幹完全的失去了生機,沒有一片樹葉,光禿禿的好似經歷了一場大火。

芯兒看到這一幕,立馬是吃了一驚,不可思議的說道:“想不到,昨夜那一擊,威力居然如此之大!難怪那火光也只是一瞬間的功夫,沒想到是全都燒沒了啊!”

凌浩也是一臉震驚,看着這一大片都失去生機的樹頂,驚歎而言道:“這尼瑪也太恐怖了!一瞬間的功夫,卻是能讓如此之多,整個樹梢都人間蒸發!這把劍,到底是什麼神兵利器!”

“臭小子,還發呆,趕緊找去!芯兒也想見識見識這把長劍……”

“恩恩!”

凌浩念道一聲,也不多說廢話,擡起頭來,每一棵樹梢的掃過。不過眼見之處,卻都是焦黑之色,被風一吹,這些灰燼便揚揚而落。

“奇怪了,這把劍難不成穿透了好幾棵巨樹不成?”


在所有燒黑的樹杆上看過之後,凌浩依然沒有看見那把長劍的影子,便是把目光落在了後方一片只剩下灰黃之色樹葉的巨樹末梢上。

芯兒順着凌浩的腳步,再次朝着前頭而去,目光卻是緊盯着樹梢之上。緩兒一會,芯兒眼尖,指着頂端一根粗壯的樹枝,驚呼而道:“臭小子,快看,那把劍在那!”

凌浩順着芯兒手指的方向看去,不覺啞然一驚,乾嚥了一口口水,嘆道:“我去,居然還真的在樹梢之上,還插得這麼深!難怪昨晚尋了一夜,愣是沒有發現!”

一棵參天巨樹之上,一把劍斜斜的插入碗口大的樹枝上,卻是貫穿而出。這條樹枝也好似被高溫灼燒過,劍口一片焦黃之色。樹葉也變得暗黃,被風輕輕一吹,化蝶而落,飄向一邊。

“這把劍,太過匪夷所思了!芯兒,你先留在此地等我,小子爬上樹梢,取下這把劍,順便看看能否找到離開試煉森林的方向。”

“嗯,小心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