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登登登的上樓去追傅歆。

凱瑟琳癱坐在沙發上,完了,這一次是真的完了,以前她也這麼對付過那些糾纏莫琰的女人,莫琰知道了都是一笑而過,隨她去了,從來沒有說過這麼重的話,這一次是將她的希望徹底打破了。

有腳步聲傳來,一條幹毛巾出現在眼前,凱瑟琳抬了抬眼,看到傅曦一副憐憫的眼神看著她,她無謂的笑了笑。

「你也是來看我笑話的嗎?」

傅曦在她身邊坐下,拿起毛巾輕輕為她擦拭,惋惜的道:「你怎麼就那麼沉不住氣呢?這是離間他們感情多好的機會,你為什麼不能把莫琰弄到你的房間去?」

凱瑟琳現在也是悔恨萬分,她一見到莫琰性感的胸膛腦子裡就什麼都不顧了,只想讓這個男人擁抱自己。

傅曦輕輕嘆了口氣,這個女人,還以為可以利用了來破壞小叔和姐姐的感情,沒想到這麼快就失敗了,看來以後還是得靠自己了,不過好在最後的殺手鐧還沒有使出來。

凱瑟琳看著傅曦暗自沉思,略帶惋惜的臉,開口說道:「我明天就會離開,也幫不了你太多了,希望接下去的一切能順利的讓你如願以償!」

傅曦一驚,臉上也露出驚訝的表情。

凱瑟琳笑道:「你不用這麼驚訝,其實我們都只是相互利用,小雪陷害傅歆偷她的手錶就是你在背後指使,小雪單純,你打著幫助我的旗號,她自是不會懷疑。你利用我引開莫琰,自己引開戴文,讓小雪把傅歆推下水,也不過是想利用我們為你除去傅歆,你就算是懷孕也掩蓋不了你喜歡總裁這個事實,希二小姐,我手裡還有一個秘密武器,也是我能幫你最後一次了!」

說完徑直上樓去了,傅曦此時的心裡卻是不平靜的,她原本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讓凱瑟琳和小雪一心以為她是在幫助她們,可沒想到凱瑟琳卻是將一切看的如此透徹。

她倒不擔心凱瑟琳會去告密,因為這幾次事件她並沒有直接參与,她們拿不出確鑿的證據,只要自己矢口否認,她們也不能把自己怎麼樣。

不過接下來少了這兩個助力,事情確實有點麻煩,自己還得好好籌劃一下。

莫琰硬是將傅歆拖到了自己的房間,關上門,不顧她的掙扎把她壓在床上低吼道:「你聽我解釋!」

傅歆用力揮舞著雙手,嘴裡直嚷嚷:「不聽,不聽,都被我抓住現場了,還有什麼好解釋的!」

「啪」的一聲,莫琰的臉偏向一邊,傅歆嚇了一跳,掙扎中她竟然打了莫琰一耳光。

室內頓時靜謐下來,傅歆看著莫琰黑的能滴出水來的臉,生怕他一不高興又打回去,她這小身板可承受不住。

她揚了揚下巴,盡量讓自己看起來有底氣一些。

「好吧!給你個機會!你說吧!」

莫琰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我喝多了,你信嗎?」

傅歆看著他一個字一個字的吐出這一句話,一點點的向後縮去,其實她看到凱瑟琳扶著莫琰回來,也看到了凱瑟琳做的那些事,要不是聽見了莫琰最後說的那句「小歆,不要離開我」,她真的就不管他了。

她小雞啄米似的連連點頭,莫琰俯下身吻住她,漫長的親吻過後,莫琰抬起頭看著她問道:「小歆,你是不是還愛著金睿?」

小歆,如果你回答是,那麼這一次我會毫不猶豫的放你走,再也不會出現在你的面前。

傅歆滿臉疑惑,莫名其妙的怎麼突然問起這個來了,再聯想到他無緣無故跑去喝酒,她好像明白了。

莫琰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就見這個女人不說話,只是盯著他看,半晌,才說了句:「我可沒興趣給他的孩子當后媽!」

莫琰像沒聽懂,問了句:「什麼意思?」

傅歆翻身背對他,「自己想!」

「你說清楚,到底什麼意思?」

次日清晨,莫琰和傅歆來到一樓大廳的時候,有人迫不及待的跟莫琰報告,說凱瑟琳和小雪坐最早一班游輪走了,說是家裡有事。

莫琰只是淡淡應了一聲對於凱瑟琳他已經仁至義盡,只能祝福她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

傅曦站起來提議道:「近來也發生了些不好的事情,現在凱瑟琳家也有事,我提議咱們學學我們中國傣族的傳統,來個潑水節,去去身上的晦氣,大家都來,小叔和姐姐也不能例外,你們說怎麼樣?」

莫琰的那些員工都是生活在國外,對於中國的這些傳統文化是非常的感興趣,現在有人主動提及,他們自然舉雙手贊成。

莫琰看了看傅歆,問道:「你就別參加了,不是怕水?」

傅歆搖了搖頭:「沒事,這麼多人呢,再說只是潑水玩,又不是去水裡,就像我昨晚潑你們一樣嘍!」

莫琰摟著她腰的手緊了緊,這個小女人,竟然還敢調侃起自己來了。

他俯身對著傅歆的耳朵吹氣,這許多次的親密接觸,他很清楚傅歆的敏感部位,果然,傅歆縮了縮脖子。

莫琰還嫌不夠似的,又補充了一句:「看來我昨晚還是不夠努力,今晚繼續!」

傅歆的臉頓時火燒火燎,這個男人,這種話都能說的像吃飯一樣隨便,臉皮真厚。

「總裁,傅小姐,你們要秀恩愛,也不用這麼當著我們的面秀啊!傅小姐,你知道你傷害了多少花季少女的心嗎?」底下有人開始起鬨。

隨即有人附和:「就是啊!全公司多少女人的心都在總裁身上,傅小姐你可得看緊了!」

傅歆的臉越來越低,莫琰咳了一聲,「快去做準備吧!」

眾人一鬨而散,莫琰摟著傅歆出了別墅,再待下去,他怕懷裡的女人臉要冒煙了。

身後一雙怨毒的眼睛緊緊的盯著傅歆,過了今晚,看你還怎麼囂張。

各人都回房去找可以裝水的容器,傅曦來到傅歆和安迪的房間敲了敲門,門開了,安迪見是她,愣了一下,隨後又想起了什麼,讓她進了門。

傅曦狀似隨意的打量著這間房子,安迪局促的站在門邊。

傅曦像是看夠了,回過身來看著安迪:「今天晚上你的任務就是把戴文騙進這間房子!」

安迪下意識的問道:「你要做什麼,你不要傷害小歆,她是個好姑娘!」

傅曦輕蔑的看了她一眼,「我要做什麼,還輪不到你來管,你只要記住我說的就行了!」

接著走到安迪跟前,惡狠狠的說道:「別忘了,這是你欠凱瑟琳的!」

說完拉開房門走了出去,安迪聽著她的腳步聲遠去,慢慢滑坐在地上,雙手抱膝,把臉埋在腿間,低聲啜泣起來。

怎麼辦?我該怎麼辦?小歆是個好人,我怎麼能傷害她,可是……只能對不起小歆了,希望她能原諒我吧!

莫琰帶著傅歆瘋玩了一整天,他們在這座美麗的海島上盡情的奔跑,歡笑,彷彿又回到了那段青澀的時光。

彷彿要用盡全身每一點熱情,這片海島幾乎到處都有他們的足跡。

他們就像所有戀愛中的人一樣擁抱,親吻,所到之處都會引來眾人羨慕的眼神。

終於跑累了,傅歆乾脆躺在柔軟的沙灘上賴著不起來,莫琰也只好在她身邊坐了下來。

「如果能一直這麼無憂無慮的生活下去該多好啊!」

傅歆看著湛藍的天空不由感慨道。

莫琰低下頭看著她:「只要你願意,這樣的生活有什麼難的!」

傅歆沒有接話,她想到自己還有那麼多的事都沒有做,她不知道怎麼開口,算了,不想了,珍惜眼前再說吧!

她勾下莫琰的脖子,與他熱吻在一起,旁邊一對年老夫妻不住地讚歎「年輕真好!」

良久,莫琰依依不捨的離開她的唇,「如果現在是在床上多好!」

傅歆白他一眼,翻身爬起來,拍了拍身上的沙子,說道:「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該回去了!」

也不等莫琰率先大步走了,莫琰看著她的背影,心裡微微一沉,「這個女人的心裡還是有事瞞著自己!」

他站起來追上傅歆,兩人一路打打鬧鬧回到別墅。

經過商議,他們決定潑水派對就在廚房進行,一來不會打擾到別的遊客,二來玩的時候難免會被潑濕,這樣換衣服也方便。

莫琰和傅歆踏進別墅的時候,裡面靜悄悄的沒有聲音,兩人覺得奇怪,明明說好了不能缺席,不會不等他們自己跑去玩了吧!

像往常一樣,傅歆去廚房找水果吃,她邊走邊說:「算了,他們不等我們,我們就…….」

伸手推開廚房門,她話還沒說完,兜頭一盆水潑了下來,接著就聽見眾人的歡呼,有人叫著:「我贏了我贏了,給錢給錢!」

莫琰跟了過來,看見傅歆已經是一副落湯雞模樣,不由的端起總裁的架子:「這是誰幹的?」

「嘩啦」一聲,只聽傅曦的聲音道:「今天這裡沒有總裁,人人平等,不過我先聲明,我懷孕了,大家手下留情!」

話音剛落,傅歆和莫琰又遭遇了突襲,傅歆一扯莫琰:「你傻啊!還站在那裡讓人潑!」

說完也不管莫琰,快速加入了潑水隊伍,拿著碗啊盆的也看不清是誰,只管動手潑。

很快,大部分人的衣服都濕了,戴文脫下上身的襯衣往旁邊一甩,又大叫著加入了戰場。 女總裁的全能高手 其他男士見戴文這樣,也都放開了玩,只有莫琰還在顧及他總裁的身份,只是脫去了外套,躲避著時不時潑過來的水。

傅曦把那些男人扔在地上的衣服撿了起來,嘴角劃過一絲笑容。

傅歆渾身濕透的躲在門邊,她對著莫琰喊道:「我不行了,濕透了,我要回去換身泳衣去!」

莫琰也點頭,這倒是個好主意。

兩人趁著大家都沒注意的時候,拉開門溜了出去,戴文這時也氣喘吁吁的躲在一邊休息,傅曦體貼的過來擦了擦他臉上的水。

「要知道大家玩的這麼瘋,就讓大家都穿泳衣來了!」

看似不經意的一句話像是提醒了戴文,他打了個響指:「好主意,我要回去換!」

說完也偷偷摸摸的溜了出去,只有傅曦擦了擦臉上的水珠,心裡暗道:「傅歆,好戲開場了,你準備好了嗎?」 戴文一路哼著小曲來到自己的房間門前,摸了摸褲子口袋,什麼都沒有,他這才意識到房卡不見了,他想可能是放在襯衣口袋裡了,好不容易溜出來,如果再回去,難保還能再出來。

正在抓耳撓腮的猶豫要不要下去去拿的時候,樓梯上傳來腳步聲,戴文抬頭一看,是安迪。

安迪看到他這一身裝扮,微微有些錯愕,「戴文先生,你這是……」

戴文尷尬的笑笑,「大家都在樓下玩,我回來換個衣服,房卡好像忘記帶了!」

安迪瞭然的點點頭,想了想說,「晚上還是有些涼,要不你去我房間等等,我下去幫你拿鑰匙!」

戴文求之不得,連連點頭,又想起了什麼:「那個小歆不在嗎?」

安迪給了他一個安心的笑容,「小歆跟總裁去總裁的房間了,我剛看到的,你就放心吧!」

轉過頭,安迪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她不安的左右看了看,抬腳向樓上走去,到了房門前,她打開了門,沖戴文笑笑,「我去給你拿鑰匙!」

戴文感激的點點頭,推門進去,安迪確認了一下門確實關上了,她小跑著就往樓下沖。

小歆,戴文,你們不要怪我,我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才這麼做的。

沒跑幾步差點撞上一個人,她穩住自己的身體,聲音有點哆嗦的道:「我……我已經……按你的吩咐做了,你答應我別傷害他們!」

傅曦甩開她拉扯自己的手,甩了甩,好像有什麼不幹凈的東西。

「你在這看著,我馬上就回來!」

片刻功夫,傅曦返回,身後跟著金睿,她對安迪說:「你先下去吧!這沒你什麼事了!」

來到傅歆的門前,傅曦看到門鎖不停的在轉動,顯然裡面的人正在試圖開門,她朝金睿使了個眼色,金睿會意,站在樓梯口向上觀望。

戴文進到房間里時聽到門咔嚓一聲上了鎖,不過他沒在意,以為是房間自動鎖,就在桌子前的一個椅子上坐下來等安迪回來。

突然一個聲音問道:「安迪,是你嗎?」

戴文嚇得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不是說沒人么!

他弄出的聲響驚動了小浴室的人,傅歆一邊拿干毛巾擦著頭髮,一邊走了出來。

當看到戴文的時候,她手上的動作頓住了,猛然間「啊!」的尖叫一聲,又衝進了浴室,因為此時她的身上只穿著三點。

她驚慌的問道:「戴文,你怎麼進來的?」

戴文也是一臉慌張,「我上來換衣服沒帶房卡遇見安迪她說房間沒人讓我進來等她下去給我拿房卡!」一口氣說完,傅歆敏銳的察覺到不對。

她回來的時候安迪就在房間里,因為她的衣服都在這裡,所以她沒有跟莫琰去樓上,但是現在戴文又說安迪告訴他房間沒人,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安迪不可能不知道我在這裡的!」

她裹了浴巾出來,戴文看著她肯定的說道:「我們被人算計了,你那個妹妹還真不簡單!」

「恩,莫琰馬上就會下來,我們這個樣子任誰看了都會誤會的!」

「現在怎麼辦,房門肯定是出不去了,那個安迪也是傅曦那邊的人,他們現在肯定都守在門外,就等莫琰來捉姦!」

傅歆卻好似並不著急:「戴文哥哥,我這個妹妹對我如此的好,本來我還想放她一碼,現在看來我們的計劃不得不儘快實施了!」

戴文已經快要哭了,姐姐,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是先顧眼前吧!

「咔嚓」一聲門響,戴文只覺得天要塌了,這下完蛋了。

守在樓梯口的金睿聽到樓上傳來的關門聲,然後就是下樓梯的腳步聲,他朝傅曦打了個手勢,指了指樓上。

傅曦立刻做出驚慌失措的樣子,帶著哭腔叫道:「姐姐,姐姐,你沒事吧!你怎麼了,你說句話呀!」

下樓梯的腳步聲明顯加速,她繼續喊著:「金睿,金睿,你快想想辦法啊!姐姐不會是出了什麼事了吧!」

「發生什麼事了?」沉穩有力的聲音自身後傳來。

傅曦回頭見是莫琰,上去拉住莫琰的胳膊哭著道:「我和金睿本來是回來換衣服,誰知道走到這裡就聽見姐姐大喊救命,我們打不開門,我們還聽到裡面有……」她瞟了一眼莫琰,像是不敢再說下去。

「說!」莫琰大吼一聲,「聽見好像有男人的聲音!」

莫琰感覺腦袋「嗡」的一聲,什麼都聽不見了,他一把把傅曦甩了出去,傅曦撞在牆上,金睿趕緊過去扶住她,不停的問:「有沒有事,孩子怎麼樣?」

傅曦現在只關心傅歆的下場,她一想到馬上就能看見傅歆被莫琰像丟抹布一樣丟掉,她就覺得自己現在受得這點委屈算不了什麼。

莫琰大力的踹門,只是這裡的別墅區基本都是有錢人或是公司包的,一般為防止丟失貴重物品,所以別墅的防盜措施還是很到位的。

莫琰一連踹了幾腳,房門都完好無損,正當他像只沒頭的蒼蠅一樣亂打亂撞的時候,安迪跑了上來,後面跟著十來個員工,他們看著眼前的情景也不禁發矇。

莫琰從她手裡一把奪過房卡,上前將房門打開,只見傅歆一頭撞入莫琰懷裡,緊抱著他不鬆手,嘴裡一直再喊:「救命,有蟑螂,這裡竟然有蟑螂!」

莫琰掙開她,沖了進去,不大的房間一目了然,哪裡有半個男人的蹤影,莫琰此時稍稍冷靜了下來。

傅曦還在幻想著下一秒莫琰會把戴文暴打一頓,然後出來不顧傅歆苦苦的哀求,轉身離去,到那個時候,她就可以把傅歆踩在腳下了。

她都忍不住要笑出來了,回過神來,猛然看見莫琰陰沉的臉,沒有她預想的暴打,沒有哀求,沒有離去,這是怎麼回事?

只聽莫琰問道:「傅曦,你所說的男人在哪裡?」

傅曦張了張嘴,愣愣的說道:「我真的聽見了,不信你問金睿!」

「哎,我說你們,怎麼都上來了,下面還等著你們繼續玩呢!」

傅曦聽到這個聲音,如遭雷擊,這個明明應該在傅歆房間里的男人怎麼會……

她腦子裡靈光一閃,捂著肚子叫喚起來,金睿趕緊扶著她灰溜溜的走了。

金睿掃視了眾人一眼,大家都作鳥獸散,戴文也摸了摸鼻子下去了。

莫琰渾身仍然散發著怒氣,他不知道自己在氣什麼,可是傅歆很清楚,她的琰對她還有猜忌,還不能完全信任她,才會被傅曦輕易的一句話挑起了怒火。

她看著莫琰的背影,突然有種心酸的感覺,走上前從身後抱住莫琰。

莫琰的身體一僵,猛然轉過身將她橫抱起來大步流星的上了樓。

來到樓上房間,莫琰只是一語不發的緊緊抱著傅歆。

小歆,五年前你已經背叛過我一次,千萬不要再背叛我,否則我真的會拉著你一起下地獄的。

傅歆也回抱著他,心裡無聲嘆息,琰,我們什麼時候才能真正的放下心結,彼此信任,這樣帶著猜忌的愛情究竟還能走多遠。

兩個各懷心思的人卻都沒有勇氣將自己的內心展示給對方,就這麼靜靜的擁抱,以此來證明此刻的風平浪靜。

金睿扶著傅曦回到房裡,傅曦仍然氣的滿臉通紅,嘴唇顫抖,「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她一把抓住金睿,力道很大,好似要掐進金睿的肉里,「你告訴我,到底哪裡錯了?告訴我!」

她大叫起來,金睿慌忙捂住她的嘴,雖說這裡安保做的不錯,可是還要防著隔牆有耳。

他拉下傅曦掐著他胳膊的手,說道:「這一切不都是你策劃的么,我們都是按你的要求一步步做的,你現在來問我,我怎麼知道?」

傅曦站起來開始在房間里走來走去,邊走嘴裡邊念:「一定是哪裡不對,是哪裡不對呢!」

她從頭至尾的想了一遍所有的人,突然,她腳步一頓,抬起頭道:「是了,只有她!」

金睿一臉茫然的看著她:「你說誰?」

傅曦不理他,拿起自己的包包開始翻找起來,最後直接把包包里的東西統統倒在地上,一眼看見了她要找的手機,抓起來打開開始翻找號碼,然後撥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