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可歆說過,一定會救自己的。

程可歆在急救室裡面還沒有出來,因為失血過多的緣故,急需輸血。索性醫院裡面有,便邊輸血便做了手術。顧遲在急診室外面等了很久,也派人去找了萌寶。現在就只有無盡的等待和期待

但是很久很久,都沒有萌寶的消息,知道程可歆出來了,顧遲才暫且放下了萌寶。在顧遲眼中,程可歆是比萌寶重要的。

程可歆還尚在昏迷中,顧遲看著程可歆的臉,突然恨極了程若兒。這一切,都是程若兒的錯。當然,自己當年也是有錯的,都怪自己輕信了小人,沒有好好斷絕他跟程若兒的關係。

想到這,顧遲便讓一撥人去尋找程若兒,務必要抓到。順便還去了偵探所,他就不信,程若兒的本事可以翻天,能夠在眾人的手下逃脫。

想到這,顧遲便坐到程可歆的旁邊,看著程可歆。

他終於可以體會到當時他躺在病床上面程可歆當時的感覺了。

一定是期盼和難受。

顧遲便每天守著程可歆,程可歆睡一天,顧遲便守一天。

公司的很多事還需要顧遲處理,顧遲便把辦公地點放在了醫院,這樣的話,也可以方便照顧程可歆。

在程可歆第一時間醒來的時候,他可以知道。期間顧遲有很多次都擔心程可歆醒不過來了,但是即使這樣,還是仍然守著。

「少爺。」楊佐在門口輕輕敲了門,而後看著顧遲,好像有什麼話要說似的。

「怎麼了?」顧遲揉眨了眨因為工作而酸累的眼睛,而後看著楊佐。

「我們有一點點線索了,相信很快便會找到。」楊佐看著最近顧遲的心情很是低沉,便想著要給他一些動力。

「好的,我知道了。」

楊佐本來已經離開了顧遲,但是楊佐看著大家都在忙,也想著要為少爺和夫人做一些事情了。

他便幫忙一起找,現在才終於有了一點線索,也不愧他們忙了這麼長時間。期間花翎和程洛也來看過幾次程可歆,但是每次來,程可歆都沒有醒來。

程洛便說程可歆這輩子是那種命運多舛的,並不是平平淡淡的。

既然如此,便接受命運吧,顧遲只是在旁邊點點頭,寵溺的看著程可歆。

「顧遲。」

雖然很輕微,但是耳力極好的顧遲卻聽到了。

趕忙走上前,看著躺在床上已經睜開眼睛的程可歆。

「我在,我在。可歆,你終於醒了。」

顧遲激動的流下了眼淚。這是顧遲第二次在程可歆面前流淚。

顧遲想過要放棄,也想過自暴自棄。但是看著此刻醒來的程可歆,便覺得最近一切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他沒有白等。

顧遲終於等到了程可歆醒來的時間。期間就連醫生都說過程可歆很難醒過來的,但是現在,奇迹終於出現了。

程可歆醒來了!

「我睡了多久了?」程可歆看著眼前激動的顧遲,伸手撫摸了顧遲流的眼淚,而後溫柔的看著顧遲。睡了好久的程可歆現在聲音都已經非常沙啞了。

顧遲遞給了程可歆一杯溫水,看著程可歆喝完以後,才開口回答。 顧遲接過程可歆手上的水杯,而後看著程可歆,不知道該不該說。

她現在剛起來,萬一又受了刺激怎麼辦?

但最後他還是看著程可歆說:「八天。」

八天了,這八天來,顧遲一直都在程可歆身邊守著她,每一天都沒有落下當程可歆吃不下飯的時候,顧遲便用湯水喝下再餵給程可歆。

期間,他怕程可歆醒來嫌棄自己好長時間沒有洗澡,便每天都用毛巾給她擦著身體。這樣的話,她醒來便會保持著一個好的心情。

顧遲這段時間也可謂是累到了,臉已經消瘦到了皮包骨頭的地步,相反程可歆倒是胖了一些。

「那麼……萌寶呢?」程可歆回想起來她暈倒時的狀況,便想起來了萌寶。

萌寶當時已經被程若兒抓走了,那麼現在萌寶到底在哪裡?如果仍然在程若兒的手上的話,萌寶便會凶多吉少的。

想到這,程可歆便用著一副驚慌的眼神看著顧遲,希望顧遲快點回答自己。她已經心急如焚了。顧遲為難地看著程可歆,不知道該怎麼說。

「快說啊,萌寶在哪裡?是不是還在程若兒的手上。」程可歆看著顧遲的樣子,便知道完蛋了。

萌寶現在一定還在惡人手上。眼裡的淚水瞬間滑落。

當時她看到了程若兒親手扇了萌寶一巴掌,那麼現在,程若兒還不得折磨死萌寶啊?程可歆心裡想著,頓時看著顧遲,眼中的憤怒一目了然。

「都怪你都怪你,當時讓你追程若兒你為什麼不去。你難道就忍心看著我們的兒子就那麼被帶走么?難道你一點都不愛我們的兒子么?」

程可歆現在精神已經將近崩潰,如果不是還沒有看到萌寶,程可歆早就倒在了病床上面了。

顧遲看著剛醒來的程可歆這麼激動,心裡暗叫不好,只能看著程可歆,輕聲安撫著:「可歆你別生氣,我已經知道萌寶在哪裡了。 從教二十年 我答應你,三天,三天以後,我們出發去把萌寶接回來,順便跟程若兒好好算算賬。」

顧遲輕聲說著,把程可歆心裡的躁動一點一點的平息,而後把枕頭放在程可歆的背後,讓程可歆靠在那裡舒服一點。

「真的么?真的可以找到萌寶么?」程可歆現在就像是想要吃糖的孩子一樣,睜著大大的眼睛,而後看著顧遲。

現在程可歆就只有顧遲這麼一個可以值得信任的人了。

程可歆不希望自己被騙,不希望自己期待一場的事情都變成一場空。這種給人希望又失望的傷痛,程可歆已經深切體會到了。

原本想要去救出萌寶,當時萌寶就在眼前,程可歆卻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萌寶被人拖走,程可歆沒有一絲反抗的力氣。

想到當時的那一幕,程可歆埋在顧遲的懷裡痛哭了起來。程可歆覺得此刻她的心都彷彿被揪出來了一樣,心痛到無法呼吸。

顧遲心裡難受,但是他不能像程可歆一樣放聲哭泣,只能將程可歆抱得更緊一點。

那種把心愛的東西抱在懷裡的感覺,真的讓人很是舒心。

因為剛剛醒來用過的力氣太大的緣故,程可歆哭了一會,便睡著了,顧遲輕輕地把程可歆放下來。讓程可歆平躺在床上,蓋好被子。

顧遲看著現在的時間,程可歆應該睡一會便醒來了。顧遲去外面買點吃的,程可歆最近吃的都是流食,並沒有充饑的效果,只能保證不被餓死。

程可歆既然醒來,那麼等到晚上的時候,肚子一定很餓。所以顧遲便提前去買,等待程可歆醒來的時候,便可以吃了。

他買完到醫院的時候,顧遲看到程可歆床邊有個穿著護士裝的女生在收拾著東西,擔心出什麼狀況,便親自走上前去看著她收拾。

最近顧遲對程可歆做什麼事情都是親力親為的,從來不讓任何人去插手。因為他說床上躺著的人是他此生最寶貴的東西,別人他信不過。

顧遲走到前面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是楊佐的女友趙怡。趙怡看到顧遲后,雙方點了點頭表示禮貌,隨後便聽到趙怡說話了。

「楊佐說夫人醒了,你出去買飯,我擔心出什麼狀況,便過來收拾一下。」趙怡說的話很顯然考慮的很是周到,顧遲只是點了點頭,隨後看著程可歆。

趙怡快速收拾好了以後,跟顧遲說了一聲,便出去了。他們二人世界她也不好打擾。

「可歆,要吃飯么?」顧遲舉了舉手上的飯,而後看著程可歆,程可歆臉色很是蒼白,想來是最近沒有怎麼吃飯的緣故吧。

不過那些湯水都是很好的補品,顧遲都是自己熬出來的。

程可歆點點頭,她確實有點餓了,現在正好顧遲買好了飯菜,她便做了起來。顧遲上前扶了一下,等著程可歆坐好了以後,便把小桌子放到前面,隨後放好飯菜,把一次性筷子抽出來放到了程可歆的手上。

「你吃了么?」程可歆知道顧遲因為照顧自己,也沒有怎麼好好吃飯,便問著顧遲。

顧遲當然沒有吃,一心只想著要買飯回來給老婆吃。

程可歆看顧遲這副吞吐的模樣就知道他沒吃,直接讓顧遲坐到了她的對面,而後咬了一勺子的飯遞到顧遲的嘴邊,示意顧遲張口。兩人就這樣,程可歆喂著顧遲,你一口我一口的吃完了整個飯菜。

顧遲開心的笑了笑,但是這笑容,有點苦澀。

記得以前他們都是一家人互相餵食的,但是到了現在,卻只有兩個人。這樣缺少一個人的感覺真的很不舒服,但是顧遲也無能為力。

只能期待那些人可以儘快找到萌寶。只有這樣,程可歆的身體才能快速恢復,一家人才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三天的時間到了,顧遲打電話去問了那邊的進展如何,但是並沒有什麼好的消息。顧遲頭大,當時答應程可歆是三天時間的,現在沒有實現,他該怎麼辦?

程可歆並沒有去催促顧遲。她不想要給顧遲壓力,她知道顧遲已經很累了,一切便順其自然吧。只希望她的萌寶可以平安無事。

程可歆忽然覺得以前旅遊時的算命先生說的話都應驗了。記得那個算命的說程可歆命中缺子。具體怎麼說的,程可歆當時記得不太清楚了,大概意思就是這樣的。

程可歆心裡難受,苦笑了一聲。既然命中缺子,那麼上天既然給了她一個兒子,那麼他一定要好好呵護,這次以後,一定不會讓萌寶出現任何意外。

「可歆,可歆。」

顧遲叫著程可歆,語氣中帶著點激動和開心。程可歆疑惑地看著顧遲,莫非他們找到了程若兒了? 「程若兒找到了。」聽到這個消息,程可歆還以為她聽錯了,緩了一會以後,原來是真的,程可歆沉寂了很久的心終於翻起了一陣漣漪。

「那我們趕緊出院去找萌寶吧。」

程可歆知道現在自己的身體差不多好了,只待把萌寶救出來以後,在家裡休養也還是可以養好的。

顧遲看著程可歆期待的樣子,近期程可歆都是死氣沉沉的,現在好不容易有了點表情,她不想要讓程可歆失望。便點了點頭,幫程可歆穿好鞋子打算收拾東西的時候,便聽到了程可歆的話傳來。

「你別管這裡了,你去辦手續,我來收拾。」兩人分工合作,很快便收拾好了。

顧遲把東西讓計程車帶回了家裡,他們兩個人則是帶了四個保鏢,前往偵探社給的地址。

這是偵探社給的地址,顧遲看了一下,便讓司機前往這裡。這裡很偏僻,估計程若兒也是因為想要躲避顧遲,所以才選擇住在這裡的吧?

距離那個地方越來越近了,程可歆心中有點緊張,第一次去的時候並沒有救到萌寶,她怕這一切也只是平白無故的周折。

顧遲彷彿感受到了程可歆的心裡,便伸手握了握程可歆的手,示意她不要太緊張,再怎麼樣,那也還是有他在呢。程可歆看著顧遲,心底默默的堅定了起來。是啊,還有顧遲在,她有什麼好怕的呢?

想到這,程可歆便為自己鼓了鼓氣,隨後看著眼前的路,觀察來時的一景一物,以備不時之需。顧遲則是用手挽著程可歆。

程可歆剛剛出院,身體狀況到底如何還不太清楚,只是希望程可歆到時候不要太逞強。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紙上的地點也終於到了,顧遲扶著程可歆從車上走下來,四個保鏢也顧續下車,很有素質地站到一旁,等著程可歆和顧遲先走。

兩人先是觀察了一下四周,看著這附近跟上次找到的地址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都是特別的荒涼,而後便是雜草叢生。程可歆盡量避著腳下的草,而後拉著顧遲進去了。

程若兒是在高樓上面坐著的,雙手撐著頭閉眼曬著陽光,時不時吃兩口桌子上面的水果,生活過得十分愜意。絲毫沒有感受到危險的到來。

程若兒自大的認為所有人都不可能找得到這裡。但自大的人往往是沒有好結果的,比如現在程若兒。

程可歆和顧遲盡量放輕動作,避免打草驚蛇,隨後走到樓上的時候,便看到了他們找到的人。

終於了!他們終於找到程若兒了。

這也不虧程可歆和顧遲這些天辛辛苦苦的找尋了,程可歆心裡很激動,但是還是按捺住了,她並沒有看到萌寶。心裡一頓,隨即想要趕緊上前詢問程若兒。

「程若兒。」程可歆叫了一聲,而後看著程若兒的動作。程若兒的第一反應便是跑,但是剛剛轉身,便有個保鏢直接用槍抵住了她的頭。

程若兒轉身換個方向,同樣是一個槍抵住額前,她慌了,她壓根就沒有想到過他們能夠找得到她的位置,並且還準備的這麼全面。

竟然連槍都帶在了身上,程若兒看著程可歆,眼裡的怒火依然抵擋不住程若兒心中的恨意。她心裡恨,恨程可歆為什麼還是沒有死。

當時,程若兒是親自看著程可歆割腕的,但是先是程可歆卻像一個沒事人的樣子站在自己的面前。程若兒想要上前直接殺了程可歆,但是她並沒有這樣的本事。

她知道,她一旦輕舉妄動,那些人便會直接開槍。自己的命也會就此了結,因為恨意,程若兒的臉部已經全然扭曲,看不到以前的樣子。

「程可歆,你怎麼還沒有死?你為什麼不去死?」程若兒朝著程可歆大聲吼道,眼裡流出了悔恨的眼淚。她恨,恨程可歆的好運,她悔,悔自己當時沒有看到程可歆斷氣再離開。

「讓你失望了,萌寶在哪裡,快點說吧。」

程可歆看著程若兒的樣子,便知道今天萌寶她是救定了,她有這樣的信心。

但是程可歆沒想到,程若兒直接回答她:「萌寶已經死了。」

聽到這句話,程可歆頓了一下,而後笑了笑,看著程若兒說:「難道你以為我是傻子么?既然你已經殺了萌寶,那麼為什麼不來炫耀,而是慌張?」

程可歆的質問讓程若兒聽在耳里,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你不信我,我也沒有辦法了。看著萌寶當時跟你一樣的在手腕上面割出一道血痕,看著血慢慢流下來,比看著你當時的樣子還要舒服。」程若兒看著程可歆的面部表情慢慢的發生變化,而後喪心病狂地說著。

程可歆聽完以後,只覺得渾身一冷,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抱著程可歆的顧遲感受到了程可歆的不安,便把程可歆拉在身後,而後看著程若兒。

「程若兒,別自作自受了,告訴萌寶在哪裡,我會給你一個好的死法。」程若兒是一定要死的,但是如果程若兒可以好好配合的話,他顧遲也並不是無情之人。

「我都說了,萌寶死了。不然程可歆你過來,我親自給你說說萌寶的屍體在哪裡?」 靈鼎山人傳 程若兒朝著程可歆招了招手,翹首以盼地看著程可歆。

這是個很you人的條件,活要見人,死要見屍,程可歆不可能要讓萌寶死在外面。便打算過去聽聽程若兒到底要怎麼說。

「別去,可歆。」顧遲總覺得這一切都是有計謀的,所以勸告程可歆別上前。

不過程可歆卻錯開了要拉自己胳膊的顧遲,決然的走上前去。

程若兒看著一步步走來的程可歆,心下蠢蠢欲動。顧遲則是讓諸位準備好,一有異動,便直接開槍,不留活口。四個保鏢表示明白了。

程可歆現在心裡急切地想要知道萌寶的下落,腳下走的也非常的速度,三步並作兩步便走到了,隨後看著程若兒說:「我現在來了,說吧。」

「我告訴你,萌寶的屍體在……」程可歆已經極力忍住不哭泣,現在她不求別的,只是想要求一個萌寶的下落,只希望程若兒不要欺騙自己。

就在程可歆打算好好聽的時候,便被程若兒一個轉身,手上面多了一個小刀,放在了她的脖子上面。顧遲嚇的直接舉起手上的槍,盯著程若兒看,一舉一動也不肯放過。 「程若兒,你想幹什麼?」顧遲看著就在程若兒手中的程可歆,只要一不小心,程可歆便會命喪當場。四個保鏢也按照顧遲先前地吩咐,目不轉睛地看著程若兒。

「顧遲,你問我幹什麼?我還想問你幹什麼?明明最開始跟你在一起的人是我,為什麼,為什麼到最後,卻是讓程可歆這個表子上位?為什麼?我還想問問我做錯了什麼?」

程若兒雖然說的很是難受,但是眼睛裡面卻沒有流出一滴的淚水,也許是心冷了吧?

她心裡只想著報仇報仇,早已經把愛拋棄了吧。

「你當初是怎麼離開的我?後面又怎麼用手段來陷害我的,這些都是你咎由自取。」顧遲狠狠地說著,但是眼神還是看著程若兒的手,一動不動。

「我咎由自取,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呵那麼顧遲,我今天便跟程可歆同歸於盡!」其實顧遲以前很多次都這樣跟程若兒說的,只不過程若兒都沒有聽罷了。

現在程若兒說出這個話,手上便行動了起來。看著程若兒那準備用力劃下程可歆脖子的刀,顧遲整個心都提了起來,而後便看到了程可歆一個勁的搖頭,示意他不要衝動。

因為程若兒一死,那麼他們兒子的下落便不好找到。

顧遲當然看到了程可歆臉上的表情。但是在面臨危險的時候,還是以程可歆的生命為主的。

「砰。」一聲響起,待程可歆反應過來的時候,程若兒已經血淋淋的倒在了地上。雙眼睜得極大。她怎麼也不敢想象,顧遲真的會就這麼殺了自己。

她到死心裡還在自以為是,以為顧遲心裡是愛自己的。

看來,一切的一切都是她想多了。顧遲的心裡沒有她,有的全都是程可歆,也是程可歆造成她現在這樣的。

感受著身體里的血一點點流進,便覺得有人扶她起來,在耳邊問:「萌寶在哪?」

程若兒笑了笑,說了兩個字,便閉上了眼睛,永久的離開了人世。

「死了……萌寶死了。」程可歆知道這個消息以後,不管地上到底是不是滿地的血跡,只是癱坐在地上,雙目無神。隨後便雙腿微曲,抱著腿哭了起來。

她的兒子死了,永遠也活不過來了。為什麼?為什麼上天要這麼對待自己?

程可歆越想越懷念以前她跟萌寶在一起的日子,越想眼裡的淚便越止不住的流。

顧遲趕忙走過來,看著仍然哭泣的程可歆,只能上前抱著她。不出三分鐘,程可歆便直直的倒在了地上。幸好有顧遲在身邊,不然的話,程可歆倒下去的時候頭部也有可能受傷。

「可歆。」顧遲叫了一聲程可歆,沒人回應。

顧遲看著程可歆禁閉的雙眼,便知道程可歆剛出院身體狀況不是很好,便暈倒了。

至於剛剛程若兒給程可歆說的話,顧遲並沒有聽到。但是能夠讓程可歆哭的這麼傷心的,一定是關於萌寶已經死了吧?

顧遲不用想便猜了出來,不過還是趕緊把程可歆送到醫院。留下兩個保鏢負責報警和做筆錄,就說程若兒想要殺程可歆,出於自衛,所以才殺了她。

兩名保鏢點了點頭以後,便看著顧遲和程可歆離開,後面同樣跟著來時的兩個保鏢。

他們坐的還是來時的車,因為司機開車速度太慢的緣故,顧遲便讓一個開車技術好的保鏢來開。

到達醫院的時候,明顯比來的時候要快的很多。顧遲叫來了程可歆一直以來的主治醫生,看著程可歆滿身的血跡,並沒有多加猜測,只做好自己分內的事情,替程可歆看病。

醫生看著程可歆現在的狀況,身上的傷口並沒有感染或者裂開,一切都很好,便放心了下來。

「夫人只是情緒過於激動,只要好好休息就好。」醫生看著顧遲說著自己檢查出來的問題,隨後看到顧遲點頭,便離開了。

程可歆掛了一些液,隨後顧遲便在醫院守著程可歆。時間彷彿回到了幾天前,顧遲也是這樣子的。顧遲心裡苦笑,這些事情的發生還是自己太沒本事。

但是後悔是沒有用的,現在只能期待程可歆快點醒來,順便讓那邊的人加快尋找萌寶。但是只知道找到程若兒便可以找得到萌寶,但是現在看來,顯然是猜錯了。

雖然說程若兒說萌寶已經死了,不過顧遲還是不怎麼相信程若兒說的話。顧遲知道,萌寶是自己一手教出來的,一定沒有那麼容易就離開。

萌寶還要成為像他這樣有本事的人呢,怎麼可能沒有遵守諾言,自己先一步離開呢?顧遲這樣安慰著自己,同樣也看著程可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