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機儀式直播結束,王岳揉著自己笑得有些僵硬的臉,只覺得這比通宵寫劇本還累。

趙大春和一個導演助理說了幾句話,立馬過來和王岳彙報。

「王導,網上出了好多亂七八糟的新聞!」

「知道了。」王岳打開自己手機,都無需主動搜索,各大APP自動推送。

——《青春志》換殼《這些年》,起底他們為劣跡藝人做的那些事。

——恰爛錢無底線?《這些年》劇組無男主開機儀式。

——林婉兒這次真的要栽,《這些年》空殼劇組恐有驚人內幕!

新聞標題一個比一個聳人聽聞。

王岳大致掃了一眼,這些應該都是萬盛提前準備的內容,來不及撤下,以至於黑通稿和實際情況都對不上。

直播之後,如果要開炮,也該是對準導演兼職編劇又兼職男主。

現在,他們不但偏離了真正的痛點,還會被看過直播的網友痛罵扯淡,黑通稿對他們的殺傷力降到了最低。

但這還不夠。

正要關手機去拍攝,一條新的通稿被推送彈出。

——導演竟成男主角,《這些年》劇組敷衍觀眾到極點!

看到這個標題,王岳終於滿意的彎了彎眼睛。

很好,等的就是這個。

劇務過來提醒他,「導演,你該去化妝了,咱們要拍第一場戲了。」

「好。」王岳關掉手機屏幕,神態輕鬆的往化妝間走去。

……

在王岳化妝的同一時間,劇組裡的人都抱著手機,議論紛紛。

「黑通稿都是萬盛系的營銷號發的吧,王導他們怎麼想的,非要和萬盛過不去!」

「林婉兒是不想回公司了么?她不怕被公司雪藏?」

「我看這群人是都瘋了,王導去當男主角,他會演什麼啊!」

「網上不是說了么,破罐子破摔,騙一波錢就跑唄!」

「黃羽老師可是賭了全部身家啊,不至於吧?」

「那你說,他們是想認真拍電影的樣子嗎?」

被質問的人啞口無言。

從李小炮出事開始,這個劇組就完全不在正經拍戲的路子上了。

王岳的化妝師從化妝間出來,一臉如夢似幻,沉醉不知歸處的表情。

有人問他,「小義,你這怎麼了?喝高了?」

方義醒過神來,臉上帶著神秘的笑。

「等會你們就知道了。」

大家被他拉高了期待值,都想看看等會能有什麼事。

王岳走出化妝間,見到的就是全劇組的人抻長了脖子看過來,活像是一群大白鵝成精。

滿場鴉雀無聲。

這是王導?!

他們知道王導長得不錯,之前王導都穿著隨意,又因忙活劇組的事情,形容憔悴,折損了不少顏值。

現在上了妝,又做了髮型,大夥才驚嘆發現,王導真的帥的不要不要的!

「王導這……隨便去個選秀節目,靠臉就能出道啊!」

「咱們先前找的男主角,都不如他好看吧?」

「快掐我一下,我怎麼開始覺得這部戲穩了。」

「我也覺得……就這臉都能讓小姑娘買票去看了!」

被這麼多人用看大熊貓一樣的眼神看著,王岳再是臨危不亂,也有點不自在。

一直想靠才華吃飯,誰知道被逼到靠臉,他太難了!

林婉兒從他身後出來,穿著一身高中校服,披肩發顯得她年齡又小了不少,散發著迷人的青春氣息。

女主角來了,王岳迅速找回王導人設。

「好了,開始第一場戲!」

劇組人各就各位,對第一場戲嚴陣以待。

王岳看了一圈,不滿的皺眉。

他抬手招來趙大春,「讓他們按照我之前定的機位拍,不要亂改。」

趙大春有點猶豫,「王導,這樣拍的話,等到剪片的時候,會更方便的。」

沒有哪部影視劇是只拍成片鏡頭,按說黃羽的學生不應該不懂這些。

在這件事上,向來平易近人的王岳,展現出了非同一般的獨斷一面。

「按我說的做,不會有問題。」

趙大春不得其解的走了,跟劇組的人傳達總導演的意思。

王岳看得出,大家對此都有點不樂意,還可能隱隱生出懷疑。

但那不重要,等剪片時候他們就懂了。

他是看過《這些年》成片的,當然能用最高的效率拍出利用率最高的片子!

場記打板,第一場戲開始。

女老師站在講台上,板著臉,「沒帶課本的自己站起來!」

林婉兒慌張的翻找著課本,最終絕望的準備起身。

王岳將自己的課本按在她桌上,主動站了起來。

老師一番訓斥,最後怒而罵道:「你有沒有羞恥心啊!」

劇組的人便見到剛才還嬉皮笑臉的王岳,表情有了微妙又迅速的變化,笑意消失,眼神躲避,周身氣場都變得低落了一些。

彷彿,真的是那個在課堂上被老師訓斥,心知自己理虧,有些失落羞恥的柯景。

「出去外面跳十圈再進來!」

「卡!」

場記打板。

現場沒人出聲,王岳咳嗽一聲,轉身低頭問林婉兒。

「演砸了?」

不能吧,系統的神級演技是開玩笑的?

林婉兒深吸一口氣,丹鳳眼裡帶著驚喜笑意,以及難言的敬佩。

「你演的很好,比很多老演員都好!」

片場陡然沸騰。

「導演可以啊!」

「王導牛逼!」

「最佳男主角非你莫屬!」

「我剛才以為我回到高中教室!」 君靖臉上掛着輕描淡寫的微笑,沒有強求。

小區門多了幾個西裝男人。

君靖隨後凜冽桀驁地看着一個方位,隨後立馬握住她的手腕向牆角那邊走去。

季宛宛被他藏在一邊,看着他側過頭的眼睛裏閃射著凶光,她看了看手腕,挪了挪嘴:「怎麼了?」

君靖微歪頭想了想,有種俊逸的可愛,「我在帶你去個地方,這次你不能拒絕我。」

季宛宛窒了窒,想到他可能是壓抑的事情太多導致變了一種性格,她對人多了幾分憐惜。

等了兩分鐘,君靖大搖大擺的拉着她迅速的上了車,季宛宛坐在副駕駛的皮椅上,看着人駕車快速離開。

她不經意的瞥見後面狂奔的幾人。

眉頭雙眉慣性地擰在了一起,側頭瞧了眼他雲淡風輕的模樣。

季宛宛「剛才那幾個人再找你?」

君靖一手靠在車窗上,眼睛裏的凶光變成兩把利劍,噗呲一笑「不過是個不入眼的小角色,不必在乎。」

他駕駛的地方越來越偏,君靖還橫著眉頭用餘光看了她一眼,「抓好安全帶,你暈車不?」

季宛宛看在他的動作好似明白了,立馬抓緊回應:「你不會在這裏飆車吧!」

君靖轉動手腕,速度一點一點的飆升,他臉上的刺激瘋狂不減,偏僻的周圍都有護欄圍繞,稍有不慎就會撞上去。

季宛宛看着跑車上的時速表越來越高,瞪着眼睛像是他瘋了一樣「你到底是要幹什麼,你自己找死還想拖一個人嗎?」

已經陷入瘋狂的君靖咧嘴一笑,踩着油門,轉動方向盤,猛地來了個極速甩尾,季宛宛措不及防身子猛地一歪。

君靖回過頭,眼眸里是對刺激沉迷,腎上激素慢慢降了下來,一個漂亮的漂移停車。

季宛宛立馬蒼白著臉蛋,快速接開安全帶下車。

她不暈車,可剛才被他突如的極速轉彎給嚇了好幾次。

君靖插著褲兜下來,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嬌弱的樣子,轉向周圍是滿滿的煞氣。

季宛宛緩了幾秒撐著樹,耳邊好像還盤旋一股嘈雜混亂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