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給我拍馬屁。」

「嘿嘿嘿……」

聽著葉晚這杠鈴一般的笑聲,燕姐都沒眼去看她。

她倒是想問問陸宴安,他知道葉晚的這一面嗎?

只可惜陸宴安他不光知道葉晚這一面,他還看見過,他還很熟悉!

要知道葉晚在陸宴安面前,那一向都是真情流露。

從一開始葉晚的真實面孔就暴露在陸宴安的眼裡。

葉晚依稀能聽到張導發火的聲音。

不過離得有點遠,葉晚也聽不清楚張導到底是在說什麼。

葉晚和黑狗走到化妝室。

……

不遠處,張導和星耀來的人在談話。

「我說過多少次了,你隨便在劇組裡找個人,問問他們,我是不是多次警告過祝箐?」

張導火冒三丈,「我讓她專心演戲,別在弄那些神神叨叨的事情,她有聽我的話嗎?」 「她一句都沒有把我對她的警告放在心上!」

「她自己在酒店裡鬧了多少次?我都看在眼裡,只不過我沒有說,這是我在給她留顏面!」

張導很生氣。

張導,「我自認為我對她夠好了,但是你看看她是怎麼對我的?她請了一個大師到我劇組來了!她是想毀了我這部電影嗎?」

代表星耀來的人說,「張導,張導,你先消消氣,消消氣!」

「我知道你對這部電影的期待很大,祝箐這樣做,是她不對,我一定會好好說說她,一定不會讓她再給你添麻煩,你別生氣,別生氣。」

星耀來的是一個小高層,算是星耀公司副經理助理的那種人物。

張導不留情面的說,「不,她那樣的人我伺候不來,你還是把她帶回去。」

小高層說,「張導,你知道我也是不容易,祝箐她和我公司上層有聯繫。我知道,你是不想讓電影受到影響,但相信我,我同樣也不希望你的電影傳出什麼不好的傳聞。」

「我還記得當初張導你第一部上映的電影,那電影是拍得讓我現在都覺得很精彩,那時候張導你跑多少公司都沒有人願意為你投資,反而是我們公司給了你一筆投資,雖然這些年張導你也同我們公司合作過拍攝一些電影,但我們星耀到底是和你有情分。」

小高層這話,一半是在和張導打交情,一半是有點威脅的意味在裡面。

張導的表情晦澀不明。

他看著來的這個小高層,「你們當初是給了我投資,但是我第二部電影就是專門為你們拍的,你們賺了多少?你們給的人情再大,也早就被我還清了,你現在再提起這件事是什麼意思,你們是想用這個來要挾我?」

「我告訴你,我張一安不欠你星耀的!」

小高層,「張導,張導……我不是那個意思,你別生氣,我知道你不欠我們的,我只是想說我們星耀和你總是有點淵源的,而且你這部電影星耀有投資,你不想出現電影拍到一半就被人撤資這種事發生吧?」

小高層見用人情說不通,他立刻就換了一條思路,直接來威脅張導。

張導靜靜的看著小高層,他看著小高層臉上那掩飾不住的得意,張導冷笑,「你想要撤資?那就撤吧。」

張導立刻偏頭讓副導演去把製片主任叫過來,星耀不是為了祝箐撤資嗎?

那就讓他撤!

張導的行為直接就讓小高層的臉色不好了。


小高層沉著臉,「張導,你真想和星耀撕破臉皮?」

張導冷聲說,「不是我要和你撕,是你們要和我撕!撕了也好,撕乾淨后我才能夠乾乾淨淨的拍我的電影!」

「你,你……」

小高層心裡有些不安,他沒有想到張導做事會這麼絕,說撤資就同意讓撤資,他就不怕電影資金周轉不開嗎?

小高層哪裡知道,張導被陸宴安投了一筆資金進來。

陸宴安出手多大方,沒見到最近劇組的盒飯都香很多嗎?

資金滿滿的,星耀要撤資,張導和劇組一點都不會受到影響。

小高層嘴上說撤資,那不過是說來威脅張導的,見到張導不受威脅,小高層慌了。

要是真被張導把資金扔出去,小高層敢肯定,他一回到公司一定會被辭退!

小高層連忙討好的對張導說,「張導,誤會,都是誤會!」

「剛剛我就是在跟你開玩笑的,撤資什麼的,都是玩笑,你別當真,你更不要把紙片主任叫過來,我們不是在說祝箐嗎,對對對,祝箐,是在說祝箐的事情。」

張導哼了哼。

小高層的服軟,還是讓張導很受用。

張導也不是非要和星耀撕破臉破,大家和樂生財多好,星耀想要賺錢,張導想要拍電影,和和美美的不好嗎?

副導演見張導和小高層談話的氣氛又好了,他就讓製片主任先離開,暫時沒他什麼事。

製片主任拿著算賬的小本子就走了。

小高層服軟了,張導不好再冷著臉不給他們面子,他說,「看在我們合作過幾次的份上,這次我就不追究祝箐做的事,不過這是最後一次。」

「要是今天她還給我搞幺蛾子,你就直接來把她帶走,我不管她是你們公司的一姐還是二姐,跟你們高層上的那些董事認不認識,我只要你把她帶走。」

小高層點頭,「行,張導你放心,祝箐肯定不會再出錯,我一定會讓人看著她,保證不會給你惹麻煩,你放心好了。」

張導說,「好吧,那我繼續去拍了。」 「對,是應該叫保安。」不知何時劉允浩已經站在門口,此刻正往著這邊的方向走來。

「劉少。」

看到劉允浩出現,李經理嚇得出了一身冷汗,心想這劉少更是得罪不起的角色啊。

劉允浩不語,走到一邊的沙發旁,高傲的坐在那裡看好戲。

陳驕陽雙眸微眯,不明白劉允浩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不久,兩個保安匆匆趕來,李經理對著他們吩咐,「這位小姐聚眾鬧事,把她趕出去。」

「等等。」劉允浩這時再次出聲,「搞錯了,應該是她們。」他指著陳母和唐薇薇說道。

「這……」經理驚訝的看著,擦了下汗,笑道:「劉少,是這位小姐鬧事的。」

「哦?是這樣嗎?」劉允浩轉眸看向劉梓珊,詢問她的意思。

劉梓珊一臉淡然,說:「哥哥,是我先看上這絲巾的,我還打算把它送給夢璃姐姐呢,誰知道那位大姐一上來就搶。」

在講到夢璃兩個字時,她還故意拉長音調。

此言一出,更是嘩然一片,經理更是哆嗦一下,她管劉少叫哥哥,那她豈不是劉家的千金?

這個認知一出來,經理緊張的捏出一把汗,這下他攤上大事了。

「劉少,誤會,這是誤會。」經理變臉比翻書還快,可是劉允浩根本沒理會他。

同為驚訝的還有陳家人,想不到她竟然是劉允浩的妹妹,難怪這麼囂張。

陳驕陽在聽到夢璃兩個字時,明顯愣了一下,這女孩認識小璃,看來小璃跟劉家關係匪淺。

劉允浩拿起絲巾,左看右看,沒什麼特別的,「珊珊,小狐狸不喜歡這類型的,她喜歡你宇晨哥那一款的,這個配不上她。」

說著,把絲巾往旁邊一丟。

劉允浩這話意有所指。

劉梓珊輕笑,哥哥這是話中有話,「那我不要了,我都忘了,夢璃姐姐值得擁有更好的,這些太庸俗了。」

「這麼想就對了,所以啊走吧。」劉允浩絲毫不理會陳家人,越過人群往外邊走去,到門口還不忘記跟圍觀過來的人說,「散了吧,都散了吧。」

真是搞笑,盛世名都可是星宇集團名下的產業,他還是股東之一呢,想趕他妹妹出去,明天就讓他們關門。

陳驕陽垂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青筋暴出,他又哪能聽不懂他們話里的意思。

諷刺他配不上小璃,嘲笑小璃不喜歡他。

可人家不點名不點姓,明話里說的就只是一條絲巾罷了,可話裡有話,說的就是他,盛怒之下的陳驕陽直接轉身離開。

唐薇薇:「驕陽……」

陳母:「兒子……」

她們想追著出去,不過被導購員攔下了,經理將絲巾拿過來,交給陳母,「陳夫人,您要的絲巾。」

陳母瞥了一眼,「我不要了。」哪有別人嫌棄的東西,她還去買的道理。

經理為難了,因為她,得罪了劉小爺,現在豈能是她說不要就不要的,「陳夫人,剛才是您自己說要出雙倍買下的,好多人都聽到了。。」

「你說什麼?」現在還逼著她買不成? 小高層帶著笑說,「不知道我有沒有那個榮幸能在張導你身邊看一看,馬上不是有祝箐的戲嗎,我剛好過去找她,我和張導還是順路的。」

張導不在意的點頭,「那就一起走吧。」

……

祝箐待會的戲要吊威亞,拍一場打戲。

胡慶這個演男主角的長衣飄飄,道具組給他吊好威壓,拍武俠片,威亞是必備的。

祝箐大概是被小高層說過了,祝箐對周圍人的態度要好了很多,對張導的態度就更好了,大概是從小高層哪裡聽到她今天差不點就真的被踢齣劇組的話了吧。

胡慶對祝箐私底下沒有來往。

電影里胡慶和祝箐兩人是演一對情侶,雖然祝箐演的這個角色會在中途死去,但她到底是被胡慶演的男主角第一個承認是他娘子身份的女人,後面就算是遇到別的紅顏知己,都不能奪走祝箐女主角在男主角心中的地位。

電影里要求演得很有默契,但現實里,祝箐和胡慶看不出有哪裡是默契的。

葉晚和黑狗站在一旁,看著場中的祝箐,說實話,葉晚都被祝箐那臉色給嚇到了。


祝箐那樣子說是老了五歲,葉晚都會相信。

怪不得工作人員們都在猜測祝箐是不是得了什麼絕症,要不然怎麼短短時日就憔悴蒼老成這個模樣?

葉晚把背包拿下來抱在懷裡。

葉晚咽了咽口水,很有求生欲的把背包拉鏈打開,伸手往裡面掏了掏,摸到那本老黃曆,葉晚才覺得安心。

有老黃曆在,葉晚什麼都不怕!

葉晚倒是不怕那幾個小嬰兒,她反倒是覺得祝箐的臉更可怕。

葉晚再看著那幾個攀著祝箐不放的小嬰兒,小嬰兒們的白白胖胖和祝箐這營養不良太有對比性了。

黑狗懶散的搖著尾巴。

不管是見到祝箐的異樣,還是祝箐身上的那幾個小嬰兒,黑狗都一點不會感到害怕。

真的要說怕,那也該是小嬰兒們害怕黑狗。

……



副導演過去給祝箐和胡慶講戲,同時檢查了一遍威亞。

副導演很注重劇組的安全問題,凡是他有空,他都會親自來看一遍道具,道具組們為了不被副導演挑出問題扣工資,每次都檢查得很認真。

副導演對祝箐的態度同對胡慶的態度差不多,但心底是怎麼想的,副導演不說,別人也不清楚,唯一清楚的就只有張導。

副導演和張導關係多好,張導被祝箐三番兩次的氣到,副導演能對祝箐有好印象?

副導演只求快點把祝箐的戲拍結束。

祝箐離開劇組后,她想去找大師就自己去找。

副導演說完就讓工作人員把威亞給兩人戴好,副導演見沒有問題,他就到張導那裡去了。


男主角和女主角的這場打戲很重要,正是在這場戲里,女主角被魔教的人暗殺導致身體虛弱,女主角後期才會為男主角過多操勞而英年早逝。

如果一直安生修養,倒是可以活下去,偏偏女主角一直在耗費心血。

胡慶演技很好,是個演技派,祝箐的演技就不如胡慶,見此副導演暗自撇了撇嘴。

小高層看得出來祝箐演技不如胡慶,他不好說什麼,於是他就誇胡慶。

胡慶又不是星耀的人,小高層就算誇幾句也沒有關係,不會對祝箐有影響。

小高層,「張導不愧是名導,選中的演員都不同凡響,胡慶可是一個演技派,他和張導你合作,一定能夠讓這部電影大賣,我得讓祝箐多向胡慶和張導你學習。」

張導,「學習就不用了,我又不是演員,她來找我這個導演學什麼?學罵人嗎?」

小高層馬屁沒有拍對,他訕訕然的沒再開口。

張導這邊說話的時候,祝箐和胡慶演得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