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想從他手裡抽出手,可是董旭陽卻緊握著不放:「是謝蒼博那個畜生?」


董清瑟身子一顫,緊抿著嘴角沒有出聲,可是卻有溫熱順著臉頰滑落,滴落在他的手上:「大哥,對不起,當年我不該不聽爹娘的話,不該一意孤行的嫁給他!」

董旭陽聽她這麼說,就心裡明白了。

這兩年來,每回他派人過去探望,可是從來都不見她的人,現在看著這般憔悴的她,這兩年來她的日子是怎樣過的,他不敢想象!

雲回看著董清瑟頭一次哭的這麼傷心,她的目光落在董旭陽身上,那眼裡蘊含著強烈的感情,壓抑帶著無奈,憤怒夾雜著疼惜。

她想,這董旭陽不是完全對董清瑟沒有感情的,只是感情抵不住兄妹的這層枷鎖!

「雲回,你吃完了陪我出去逛逛吧!」展少欽突然在她身邊開口。

雲回愣了下,剛剛想開口拒絕,卻觸到展少欽若有深意的眼色,她的目光落在那對男女身上,頓時明白過來。

將喉嚨里打算拒絕的話給咽了下去,對著董清瑤道:「清瑤,我們出去逛逛吧,吃多了挺撐的!」

董清瑤正不願意和這些人坐一起,聽到雲回這話,見自己也吃的差不多了,忙點點頭拉過董清瑟:「二姐,我們……」

「你二姐難得和你大哥見上一面,就讓他們在這裡多說說話吧!」霍其遠站起身,整了整衣服,然後來到董清瑤身邊:「不知道在下有沒有榮幸,邀請三小姐一起下去遊玩一番?」

董清瑤沒好氣的了他一眼,不打算理會,直接扯住雲回的手,兩人走了出去。

展少欽和霍其遠在後面跟著。

一到夜市,兩人很快的融入了這些熱鬧中,展少欽看了霍其遠一眼,連忙跟上了雲回的身影。 夜市的人太多,雲回和董清瑤本來是牽著手的,可是不知怎的,兩人鬆開手后,就走失了。

雲回朝著四周張望尋找,眼裡帶著關心和著急,此刻就連青尋也不見了。

展少欽來到她跟前,「你別擔心,霍兄和三小姐一起,不會有事的,你那個丫頭也是個會功夫的,你不用擔心!」

雲回見他這麼說,青尋功夫了得,她自然是不擔心的,她擔心的是董清瑤,這孤男寡女在一起,那個霍其遠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樣的人物?

彷彿是看出了雲回心裡的擔心,展少欽再次開口解釋:「霍兄和旭陽是朋友,不會對他的妹妹如何的!」

雲回聽到他這麼說,這懸著的一半心總算是落了下來。

看了街道上人來人往,小販在兩邊吆喝,雲回眼裡已沒有了剛才的熱衷,抿了抿嘴,朝著街口的方向走去。

展少欽看出她的意圖,連忙跟上,聲音帶著溫和:「今日你也好不容易出來一次,這麼快回去有些遺憾了!」

雲回從剛才在如意樓見到展少欽的那一刻起,就知道這一切並不是偶然,此刻聽到他在她耳邊嘰嘰喳喳,她站住身子,聲音不耐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展少欽不是第一次看到雲回穿男裝了,她黑漆的眸子看向他之時,他的心裡猛然漏了兩拍,有些失神。

紅色的燈籠掛在每家每戶的門口,更加將她本來蒼黃的臉映的更加朦朧了幾分。

隱隱約約間,展少欽看到了她那張脫俗的臉,好似回到了那晚上他撞上她一般,他開始緊張。

「雲回,」展少欽鼓足勇氣,心裡十分清楚,她很大的可能上會拒絕,可是他還是想試一試,想說出來:「我陪你逛街吧!」

雲回一愣,早就猜到了他的企圖,她對展少欽其實並沒有什麼好感的,哪怕他等過她兩年,甚至在那次馬場上,他也是對她關心之情溢於言表。

可是經過了前世,雲回真的很難將他往好處想,甚至每回見到他,她都能想到那些痛苦,她不願再回想起的記憶。

「你要是想逛就自己逛吧,我沒有時間!」雲迴轉身就走。

展少欽內心閃過一抹苦澀,雖然早就已經知道了,可是再次聽到她親口拒絕,他心裡還是很失落。

他害怕她走出視線,連忙跟了上去,他心裡清楚,這是兩人來之不易的單獨相處時間,如果他不把握這次機會,等展少狄一回來,怕是會馬上會上門提親,和雲回成親。

想到這裡,他原本遲疑的心突然硬了下來,猛的,他看到那一抹黑影朝著雲回逼近。

「雲回小心!」展少欽整個人朝著雲回撲了上去。

雲回還未反應過來,身上一重,男人摟著她不放,粗喘的氣息在她耳畔響起。

意識到她被展少欽抱在懷裡,她心裡立刻生出惱怒,伸手去推拒:「你放開我!」

展少欽痛的齜牙咧嘴,伸手按住她,將她強行的拉到一邊:「別動,別出聲!」 雲回看著他這番警惕的樣子,耳邊突然傳來驚呼哀叫的聲音。

她心裡一緊,連忙循著聲音看了過去,頓時瞳孔一縮,眼裡露出驚慌。

原本熱鬧的夜市上開始擁擠恐懼,有三個拿著大刀的大漢碰到人就砍。

雲回看著那冰冷毫不留情的揮下,心臟一緊縮。

耳邊充斥著小孩的哭喊聲,還有男人女人的求救聲。

「雲回,別害怕,我不會讓你有事的!」展少欽緊緊摟著她,頭一次離她這麼近,他心裡這一刻多了一份慶幸。

雲回聽著他有些異樣的聲音,想到剛剛他是突然衝過來摟住她的,有什麼從腦海中閃過,她連忙轉過身伸手摸上了他的後背。

一片****!

當雲回將手收回來,就看到了手掌里那妖艷的紅色,鼻尖充斥著濃濃的血腥味。

「你剛剛救了我!」

那刀剛剛是差點砍上她了,他之所以突然抱住她,是替她擋了一刀!

意識到這點,雲回心裡顫了下,抬起眼睛看著他。

展少欽抿了抿嘴,看著她眼裡流露的關心,他心裡這一刻突然覺得真好。

「雲回,我雖然不會武功,但是我也會盡我的能力保護你!」展少欽忍住後背的痛意,將心裡埋藏許久的話吐露了出來,伸手猶疑了一下,去握住雲回的手:「你可不可以給我一次機會?不要那麼快和少狄定親!」

這是什麼意思?雲回怎麼會不知道?

她複雜的看著面前這個眼裡帶著懇求的男人,過去她從未想過,有這麼一天,展少欽會為了她擋刀!

可是,她還是從他手裡將手抽了出來,「展少欽,我扶你去找大夫!」

她沒有答應,可是也沒有冷聲拒絕,展少欽心裡說不出失落還是慶幸。

「雲回,我是真的喜歡你!」這是好不容易獨處的時候,他駐定她不會再像往常那樣排斥他,便鼓足勇氣。

喜歡?

雲回看著眼前男人清俊的面龐,明明受了傷,可是眼裡依舊執著看著她。

兩年了,每回宮門口,他總是先出來等著她。

可是,她忘不了前世清秋苑的一切,忘不了受到的欺騙,忘不了楊嬤嬤的死和碧茶受到的侮辱……

突然,她臉上一冷,看著已經恢復安靜的街道,站起身:「我扶你去找大夫!」

展少欽怔怔的看著她,沒有從她眼裡看出任何歡喜,他和她中間就像是有一堵牆,他怎麼也碰不到她的內心。

他無數次想到,若是過去在她軟弱無助的時候,他能伸手拉她一把,或者對她多給一個笑臉,現在是不是會不一樣了?

雲回將展少欽帶到醫館去后,大夫給包紮了傷口,她並沒有留在那裡,而是叫來雲鶴送他回去了。

好在後面兩天休息,展少欽的傷勢並不重,皮外傷,沒有傷及筋骨,但是由於他之前身子受過重傷,所以這傷自然是相對的比尋常人要重視一些。

展家夫人派人過來請了七天的假。

董清瑤湊到她跟前道:「他真的替你擋了刀子?」 雲回抿了抿嘴,緩緩點頭。

董清瑤眼裡閃過震驚,圍著雲迴轉了兩圈,嘖嘖地道:「雲大小姐,你真是個厲害的,這展家兩位公子一個心傾與你,一個和你有婚約,你現在是不愁男人了!」

雲回伸手捂住她口無遮攔的嘴,瞪了她一眼:「這裡可是皇宮!」

董清瑤拉開她的手吐了吐舌頭:「放心,不會有人聽見的,她們可都出去踢毽子去了!」

突然傳來一陣說笑聲,董清瑤眼睛一凜,和雲回對視一眼,目光看向門口。

柳蕭雨柳西月和單玉瑩一行三人走了過來。


「喲~你們兩個在這裡,怎麼沒出去玩?」柳蕭雨撫著肚子有些得意的瞅著雲回,她最近可是聽說,這南陽王是三天兩頭的進宮陪著單玉瑩,這明顯的,雲回是失寵了。

她目光落在雲回蒼黃的臉上,那眼裡的惡意十分的明顯。

董清瑤沒有想到這三個人會一起來學堂,經歷過之前馬場那件事,她就知道這柳蕭雨每回都是沒有安好心的。

現在又領著這位玉瑩小姐過來,怕是又在算計著什麼!

她伸手拉過雲回的手:「我們也出去踢毽子去!」

雲回現在是看到柳家這兩個姐妹就頭疼,聽到董清瑤這話,連忙跟著她走了過去。

經過柳蕭雨身邊之時,突然聽到:「雲小姐這樣態度是不是還在記恨上次馬場那件事情?」

雲回腳步一頓:「柳側妃,你這次找我是又想給我挖坑?」

單玉瑩有些愣,看了柳蕭雨一眼,再看向雲回:「雲小姐,你誤會了,蕭雨她沒有想過找你麻煩,她是領著我過來的!」

「玉瑩小姐,上次馬場的事情不能怪雲回,是你自己要雲回不準讓你,要全力以赴的!」董清瑤開口。

單玉瑩被她這麼一說,臉色有些泛紅,連忙解釋:「你們誤會了,上次那件事情我沒有怪雲小姐,我今日是來上課的!」

上課!

雲回怔了下,和董清瑤對視了一眼。

「這玉瑩在雍景宮裡有些孤獨,平日里王爺能陪陪她,但是王爺是國之棟樑,肯定不能****相陪,太后想著這學堂的貴女多,偶爾能讓玉瑩解解悶也好,就讓她和你們一起來上課了!」

柳蕭雨挑挑眉,眼裡閃過幸災樂禍:「你們現在可是一個學堂的,往後這玉瑩還得二位好好照顧,玉瑩可是太后的心頭肉,王爺的掌中寶,要是再發生上次那樣的事情,雲小姐,你可再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

雲回心裡一沉。


「蕭雨,你別這麼說,陌哥哥只是因為這幾****受傷了才會來陪著我,我不是他的掌中寶……」她連忙急切的辯駁,說到最後聲音越來越小,眼裡充斥著嬌嗔,臉上染上了紅色。

這樣一個時不時就紅臉的姑娘,哪裡看得出已經十九歲了?

沒有柳蕭雨的囂張跋扈,整個人帶著一種楚楚可憐,彷彿從不知愁滋味一般,被保護的很好,這就是楚陌喜歡的!

雲回嘴角勾起一抹諷刺,拉過董清瑤的手就走:「既然是太后交給柳側妃的事情,那就讓柳西月姑娘好好照顧吧,我們非親非故,不便打擾,告辭!」 單玉瑩來上女學后,學堂的氛圍明顯拘謹了許多。

平日里柳西月仗著自己的姐姐是三皇子的側妃,得罪了一些人。

單玉瑩來了后,柳西月安分了許多。

在單玉瑩的有意無意的討好下,貴女們還是接納了她的存在。

不過幾天,雲回就被擯棄在貴女圈之外,好在她身邊有一個始終不離不棄的董清瑤。

「雲回,這個給你吃!」一雙帶著點微微蒼白的手伸了過來,手中端著一個碟子,上面放著綠玉糕。

雲回放下手中的筆,順著那雙手落在單玉瑩的臉上,有些怔忪。


「雲回不喜歡吃甜的,就讓我來替她吃了吧!」董清瑤直接撿了一塊放進嘴裡,隨即她臉色一亮,瞅著單玉瑩道:「這宮中的點心果然不一樣,入口即化,甜而不膩!」


單玉瑩愣了下,隨即臉上擠出一抹柔笑:「董三小姐喜歡就行,我這還有其它的,你可以和大家一起過來吃!」

她的目光又再次落在雲回臉上,抿了抿嘴,有些小心翼翼:「雲回,你是不是還在意上次馬場的事情?上次是我不好,我不該拉著你去切磋,我和太后說了,這個不怪你,你別生我氣好不好?」

明明是十九歲的姑娘了,可是說話永遠都是柔聲柔氣的,不識愁滋味,才僅僅幾天,就讓學堂里的貴女們接受了她。

這就是楚陌喜歡的姑娘!

雲回心裡莫名的煩躁,可是目光觸到她那討好的臉上,想到她平日里也沒有得罪過自己,便將那股煩躁給壓了下去。

「我沒有生氣,」雲回開口,頓了頓,她目光落在單玉瑩的手臂上:「你的手怎麼樣了?」

單玉瑩看著她眼裡的關心,一愣,隨即輕輕笑了笑,動了動手臂:「已經無事了,宮裡的御醫不是吃素的,只要以後小心點,不會出什麼大問題!」

她再次將碟子往雲回跟前遞了遞:「這個是我最喜歡的,你嘗嘗看!」

雲回見她臉上這番執拗,想著她也是好心,大家都吃了,也應該是沒事的,這個人不是柳蕭雨。

她伸手去撿了塊放在嘴裡,果然如清瑤說的那樣『入口即化,甜而不膩』!

「好吃吧?」單玉瑩聲音帶著激動,黑漆的眸子瞅著她。

雲回被她這樣的熱情弄的有些不自在,畢竟她是真的喜歡過楚陌,甚至曾經還憧憬過嫁給他,即使她和楚陌現在橋歸橋路歸路了,她真的沒有辦法對一個同樣喜歡楚陌的女人有好感。

「嗯,」雲回在眾目睽睽下,輕輕點頭:「還不錯!」宮裡的御廚都是頂尖的,做個糕點怎麼會不好吃?

「你喜歡吃就好,以後每天我都讓廚子做幾份給大家帶過來享用!」單玉瑩嬌紅的臉色帶著欣喜,將碟子放在雲回的桌上:「雲回,你慢點吃,還有許多,我給你倒杯茶!」

雲回看著桌上那碟綠玉糕,抿了抿嘴,這位玉瑩小姐和她想的還真是不一樣!

「不用了,我吃兩塊就好了,」雲回吃完一塊后,再拿了一塊,然後將碟子推了出去。 「你喜歡吃就多吃點,」單玉瑩將碟子重新推到雲回跟前,很快泡了杯茶也放了過去:「這個玉泉龍井也好,你要是嫌太甜了,可以一邊喝茶一邊吃!」

雲回看著她眼裡的熱切,心裡有些不自在:「不用了,我不是很喜歡吃甜的!」

「玉瑩小姐,你真是個善良的好姑娘!」站在一旁的貴女打趣道,目光落在雲回臉上,有些不是滋味:「雲小姐,畢竟是玉瑩小姐的一番心意,這般的待遇我們都想不到,你就給個面子用了吧!」

雲回一窒,感受著周圍人聚集在她身上的視線,她這是不想吃也得吃了。

董清瑤看著雲回這般,便伸手去又撿了一塊:「雲回,既然玉瑩小姐好心,我陪你一起吃了,正好我肚子也餓了!」

「玉瑩小姐,你不介意也給我倒杯茶吧?」她轉頭看向單玉瑩,臉上帶著溫婉的笑容。

單玉瑩一愣,隨即反應過來,臉上帶著一抹不自然的笑:「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