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這把刀在,就像是安娜給了他力量一般。

米蘇穎氣極了,她的身後驀地出現了一批鷹,都開始向蕭凱攻擊而來。

他一刀就是解決了一隻,但是那麼一大批的老鷹中,他還是漏了一隻,就在那老鷹撲騰了一下翅膀之後,他就被吸到了米蘇穎的面前。

她動手了!她身邊出現了很多的血蜂,那些血蜂都想要從蕭凱的盔甲里鑽進去。

蕭凱一邊躲閃,一邊解決著,但是這些血蜂就像是被人刻意的訓練過了一般,從他的每一個死角進攻。

他渾身也被蟄了幾針,那些被蟄的地方,全部都立馬變黑了。

「娜娜,你怎麼了?不要嚇媽媽啊!」

杜玲見安娜眼角忽然流出了一滴淚,頓時就驚慌了,立馬就站了起來,想要去找人。

「沒......事。」

安娜本來想勸自己老媽不要激動的,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這聲音也變得這麼的沙啞了,剛剛那一瞬間,她心裡的真的是好難過啊!

「媽咪,媽咪!」

這時,蕭喬景和藍雯沖了進來。

一看見那難受的安娜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

趕緊跑過去抱住了安娜。

「喬景,你們怎麼來了?」

安娜有些難受的扯出了一抹笑容,但是她不知道,她現在的臉色真的是難看到了極致,慘白就像是經歷了一場大變故一般。

「媽咪,外邊出現了好多的喪屍啊,全部都是進化過的,太多了,爸比被一個壞女人欺負了,你趕緊過去看看啊!」


想起自己過來的目的,蕭喬景頓時就要嚇得哭出來了。

他的異能雖然現在是升級了,可以對付這些進化過的喪屍了,但是爸比身邊的那個女喪屍他是真的對付不了啊!

太強大了,他一眼就看出了強弱,爸比根本就打不過那個喪屍。

聽見蕭喬景這話,大廳瞬間就安靜了!

安娜不可置信的看著蕭喬景!米蘇穎,對,一定時米蘇穎!

她倏然起身,想要往大門口去。

但是卻被安傲波給拉住了。

「娜娜,你現在需要休息。」

說著,他都覺得現在的話是多麼的蒼白無力了。 安娜看著拉著自己手的安傲波,眼淚再出流了出來。

她終於知道自己的眼皮為什麼這麼一直的跳著了,她終於知道了自己的心臟剛剛為什麼這麼疼了!

是蕭凱,蕭凱,他有麻煩了!

掰開了自己父親的手,她淚眼汪汪的看著他。

「爸爸,蕭凱是我的老公,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我都會一直陪在他的身邊。」

說完,安娜就已經吃力的跑了出去,兩個小鬼緊接著跟上。

安傲波眼眶一紅,最後也跟了出去。

當杜玲回來的時候,房間里已經是空無一人了。

「你還是跟我走吧,你是打不過我的。」

看見蕭凱被她重重一擊之後倒在了地上,米蘇穎宛如降臨的魔女一般的看著他,眼裡滿是戲謔,這個男人,這麼優秀的男人,為什麼不是她的?

「你做夢!」

蕭凱吐口了一口血,然後狠狠的瞪著她,再次站了起來。

雖然是受了不小的重創,但是他不是這麼容易就被打敗了。

當他過來的時候,他就知道這個女人在短短的時間內,再次上升了幾個檔次。

上次出現的時候,能力就已經和他勢均力敵了,但是這麼快的,她再次突破了。

「你知道我怎麼會變成這樣的嗎?我被你們欺凌后,跟著那些人走了,他們一路上都在狠狠的羞辱,想要上我的,全部都上了,想要玩我的,全都玩了,想要凌辱我的,都凌辱了,在一次喪屍群來襲的時候,他們把我推到了喪屍群里,你知道我當時是怎麼挺過來的嗎?因為我恨你們啊!為什麼你們就可以那麼的高高在上,卻非要這樣的對待我呢?我告訴你吧,你們那個劉楊,當時凌辱他就是我的主意,哈哈哈!為什麼你的眼裡從來沒有過我呢?難道就因為我是破鞋了嗎?你怎麼這麼的不公平呢?我也是一個美人啊!」

說著,她的眼睛里越發的泛紅了,那是她眼珠的顏色。

說著,她舉起一隻手,手上泛著一陣耀眼的紅光。


然後她邪魅的看著蕭凱,眼裡一發狠,想他襲來,兩人再次糾纏在了一起。


蕭凱用處他那黑色的異能,當那黑色煙霧繚繞在他的指尖,米蘇穎眼裡劃過一抹不屑。

當看見那厭惡侵蝕了米蘇穎的身上時,蕭凱以為是有了作用,結果看見的卻是米蘇穎那張狂的張狂的笑容!

那黑色煙霧也是瞬間就沒有了!

他心裡一慌,似乎是頭一次,他心裡有過這樣的感覺。

「該我了。」

她說著,那雙手立馬就變了,她的雙手都分叉了!

像是章魚一般,不過她這叉,看起來就像是一隻恐怖的東西被硬生生的劈開了兩半一般。

危險首席:舊愛別玩火

當她看見蕭喬景那眼睛的時候,眼裡再次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

「喬景,你趕緊滾回去。」

蕭凱一轉身就看見了蕭喬景,心裡頓時更加的慌張了。

喬景不能不能出現在這裡,一定不定。

「爸比,媽咪還等著你呢,我們要一起回去哦。」

離婚者聯盟

蕭凱現在已經是不知道什麼心情了,他們周邊的喪屍被蕭喬景剛剛那麼一射,死了好多。

但是對於眼前這個女人,是完全沒有什麼威脅的。

她邪笑之後,那怪異的手再次向他們倆襲來。

這手已經是不同的變異的手了,這可是她的絕招!

蕭凱抱著肖掐架,迅速的移到了一邊,躲過了這一擊,但是沒想到這分叉的手竟然還可以轉彎,還可以無限的伸長。

蕭凱一把推開了蕭喬景,然後那怪異的爪子一把抓住他就縮了回去。

他再次被帶到了米蘇穎的身邊。

她比他高了很多個檔次,光憑這威壓,就足以讓他不能動彈,但是若不是蕭喬景的及時出現,他怕是已經滅亡了吧。

就在那四個爪子再次向要撕裂蕭凱的時候,一把刀猛地砍了下來。

她的爪子都被砍掉,米蘇穎看向來人,眼裡露出了濃濃的恨意!

「娜娜,你怎麼來了,趕緊回去!」

蕭凱有些著急,看著她那大肚子他的心裡就覺得一陣擔憂!

「我想要陪著你,好不好?」

安娜的聲音有些沙啞,眼眶還是紅紅的,剛剛她分明看見蕭凱的能力全部都被封住了,剛剛就像是案榜上的魚肉的一般,任米蘇穎宰割。

「不好!你趕緊走!喬景,趕緊帶著媽媽走,不然你以後會後悔的!」

蕭凱很嚴肅的威脅著蕭喬景,那小小的個子看了看安娜那大肚子之後,還是決定聽從自己老爹的,上來就想要拖著安娜走。


這時,米蘇穎那爪子再次生長了出來,在他們沒有注意的時候向安娜的後背襲來。

「喬景,快帶媽媽走!」

蕭凱在那爪子快要接觸到安娜的時候,瞬間就撲了過來,他再次被米蘇穎的爪子給抓住了。

「蕭凱!」

安娜看著那嘴裡再次吐血的蕭凱,眼眶頓時紅了。

「娜娜,走啊!」

這時,安傲波來了,雖然知道自己的女兒以後會埋怨自己,但是她還是來了。

安娜驚慌的想要把蕭凱移近空間,但是卻發現空間被封鎖了!

怎麼辦!怎麼辦啊!她的眼淚瘋狂的往外涌。

她的視線漸漸模糊了,忽然,眼前一黑,她失去了意識。

蕭凱見他們的身影漸漸變遠,他的嘴角忽然露出一抹笑意。

「你都死到臨頭了,笑什麼?」

米蘇穎用爪子把他抓到了身邊,看見了他的這笑容,臉上的表情忽然扭曲了!

他都要死了!怎麼還能笑出來!

「我笑的是,我的孩子,我的老婆,我的家人都能安安全全的,這就心滿意足了。」

說著,蕭凱再次笑了。

「哈哈哈哈!你覺得你說的這話太早了嗎?我告訴你,你死了,然後就是安娜,然後她那肚子里的孩子,我全部都是乾乾淨淨的幫你清理完的!」

米蘇穎咬牙切齒的說道,她的臉已經是完全的變得扭曲了。

然後她的手一用力,就在要把蕭凱撕成碎片的時候。

「啊!」

「嘭!」

伴隨著這個聲音,他們的周身都是燃燒了,,但是米蘇穎那手還是緊緊的抓著蕭凱的,蕭凱的那把刀,狠狠的刺進了她的頭顱。

在熊熊燃燒的火焰里,蕭凱再次笑了。

「為、為什麼?」

她虛弱的問道,他們渾身都是被燒焦了,只有那腦袋,還有一絲絲的理智。

「我愛我的老婆,我愛我的家人,我雖然沒有你、強大,但是我...留給你傷害他們的機會,反正我會死,拉著你死,也不錯。」

他笑著,腦海里想起了和安娜在一起的種種,以及最後出現在他腦海里的那個場景。

「蕭凱,你覺得我們的孩子是個男孩還是女孩?」

「蕭凱,我想要這樣子一直陪你到老。」

對不起,娜娜,對不起,沒有實現諾言,沒有能力陪你一輩子了。

他終於是倒下了,那米蘇穎的爪子被燒斷了,她看著已經死亡的蕭凱,眼裡劃過一抹不甘心。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都可以過得這麼幸福,我卻要這麼辛苦的活著......」

大火還在熊熊的燃燒,燒毀了安娜的夢,那個幸福的夢。

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上午了。

她睜開眼睛,眼裡好像還有那未乾的淚水。

「老公,我要喝水。」

她喉嚨有些乾澀,說出了話之後,卻是久久的不見人影。

身影猛地一頓,腦海里頓時浮現出了那天的場景。

「老公!」

她吃力地從床上翻了起來,在房間里瘋狂的找,找了幾圈也沒有。

「他一定在客廳里,一定在。」

自言自語的安娜瘋狂的跑下了樓。

「爸媽,蕭凱呢?嗯?蕭凱呢?他在哪裡啊?」

安娜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期待的看著自己的爸媽以異常乖巧的蕭喬景。

但是沒有人看見的是她眼底的苦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