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著人家二老的面說人家辛苦尋來的女兒看到他們會開心的死掉,任誰還能笑出來?

「歌兒,不得胡說!」蕭連城佯裝生氣的斥了一聲,一臉無奈又愧疚的對著老王爺和老王妃說道,「抱歉,歌兒她口無遮攔的,並非有意……」

「爹爹為什麼要訓斥歌兒?歌兒只是不想讓柳姨娘死,歌兒哪裡錯了嗎?難道歌兒應該希望柳姨娘死才對嗎?」慕歌很是委屈的問道,還不忘可憐巴巴的去看老王爺和老王妃,好像在問自己哪裡又說的不好了?

老王爺老王妃心中慪氣,但還真找不出人家蕭慕歌哪裡有錯,反倒人蕭慕歌還一副關心自家閨女的架勢,著實是沒錯啊!

「歌兒莫哭,歌兒沒錯……」分明感覺很生氣,但還得哄這亂說話的女娃娃,老王妃表示還沒受過這等委屈。

「老王爺老王妃,咱們也別在這說話了,隨連城回府吧!」南宮凜都已經先走一步帶人去府上了,蕭連城還能說什麼?只能請了他們回去啊。

「將軍姑父,玉兒覺得跟歌兒妹妹甚是投緣,想日後與歌兒妹妹住一個院子可好?」南宮玉自後面快走兩步,擠到蕭連城身邊笑道。

「難得你們姐妹如此合得來,你將軍姑父自不會拂了你的意,只是記著要照顧好妹妹啊……」不等蕭連城開口,老王妃居然一副後院掌權人的模樣,笑著點了一下南宮玉的額頭。

蕭連城聞言微微蹙眉,歌兒的院子是自己夫人所住,他並不想讓除了歌兒之外的其他人去住,「這恐……」

「爹爹,歌兒的頭不圓啊,頭圓好醜,歌兒不要頭圓,不要頭圓!」慕歌突然嘟著嘴開始鬧情緒。 第077章免費苦力找上門

南宮玉哭笑不得,「歌兒妹妹,我說的投緣不是那個頭圓,是……」

「不是頭圓難道是頭扁?嗚嗚,頭扁更丑,爹爹,歌兒不要跟她住,跟她住不是頭圓就是頭扁,不要不要我不要……」慕歌說著居然開始鬧騰著掉眼淚。

「好好好,歌兒最好看了,不頭圓也不頭扁,咱不住,不住哈……」蕭連城一邊哄一邊順勢歉意的看了南宮玉一眼,「歌兒雖單純,但想問題也很奇怪,她認定的很難解釋的通,看來小郡主是不能住歌兒那了,不然這丫頭能哭到不停歇……」

南宮玉哭笑不得的看了慕歌一眼,嘆了口氣,「那好吧……」

慕歌餘光掃了南宮玉一眼,見她只是一副住不成就不住咯,並未有十分想住卻住不成的遺憾樣子,稍稍安心,暗道,這南宮玉真的只是隨口這麼一說?

心裡揣著疑惑,慕歌就忍不住又多看了南宮玉一眼,說不上來哪點不對勁,總覺得怪怪的,南宮玉即便因為太子而不親近她的親表妹蕭慕雨,也實在沒理由來親近自己吧?


而且親近自己也沒什麼好處啊,難不成單純的覺得自己可愛?

慕歌搖搖頭表示這個理由太牽強!

「怎麼了歌兒?」蕭連城看著自家閨女一直悶頭跟著走也不說話,沒事還在那晃腦袋,不由關心的詢問出聲。

「沒事呀爹爹,歌兒在想姨娘也有了爹娘,會不會就不喜歡歌兒了……」慕歌重重的嘆了口氣,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一旁的老王爺哈哈一笑,「自然不會呀,相反的歌兒多了我們這麼多親人,日後就會有更多的人對歌兒好了……」

「是嗎?可是姐姐有了外祖父外祖母后,都不跟歌兒坐一起了,要知道以前姐姐可是歌兒在哪她就在哪的,歌兒好怕姨娘以後也這樣不理歌兒……」慕歌越說越憂愁。

但是聽在其他人耳中,卻都多了幾分念想來。

尤其是蕭連城,俊朗英挺的容顏上一絲憂慮一閃而過。

蕭慕雨更是大恨!這傻子當著爹爹的面如此說,不就是在告訴爹爹自己有了依仗便不顧姐妹之情,以前對慕歌好全都是故意裝的嗎?

「你這小丫頭真是鬼靈精怪的,你都霸佔了你姐姐十幾年了,老身不過就霸佔了她一會兒就不開心啦,連城啊,以後誰要是再說你家這丫頭傻,老身第一個不願意,瞧這爭寵的機靈勁,多靈泛呀,就是慕雨看著都沒這丫頭鬼靈精!」

老王妃笑眯眯的玩笑說道,一句話輕鬆化解了蕭慕雨的窘境不說,還順帶提點了蕭連城一下,都是女兒,可不能太過厚此薄彼啊!

蕭連城跟著笑了笑,並不接話。

老王妃一張枯皮老臉上略微有些不滿,卻什麼都沒說。

眼看著已經出了禁宮範圍,在外面候著的下人們都迎了上來。

翠微趕緊迎了上來,「小姐,您餓不餓?奴婢這還備了栗子糕……」

慕歌聞言心中一咯噔,栗子糕是自己跟無歡定的信號,顱骨碎裂的那個小廝叫做徐立,他若是要撐不住了,而她又無法現身來報時候,就讓翠微以栗子糕來報信!

「餓倒是不餓,但是我好想喝醉仙居的瑤仙果釀!爹爹,歌兒想去醉仙居,帶歌兒去吧……」慕歌嘟著嘴賣萌求帶。

蕭連城無奈,這會兒他還真走不開,北安王府的人現在就要入住將軍府,他豈能丟下他們不管?

「將軍大人可是有事?若大人放心的話,翠微陪著小姐去吧,翠微保證會寸步不離跟著小姐的……」翠微連忙說道。

蕭連城正想拒絕,慕歌卻一拍手,「好呀好呀,那歌兒跟翠微去!」慕歌邊說還邊拉著蕭連城的衣袖在那眨巴著大眼睛,晃啊晃,「爹爹你不陪歌兒,可不能也不讓翠微陪……」

蕭連城根本拒絕不了女兒這般撒嬌模樣,想到還有無歡在暗中護著,只是去喝個果釀,應該不會出什麼事,便點頭,順便小聲囑咐,「好,那歌兒記得啊,若是有人欺負你,就叫無歡出來,打,狠狠打,不用怕!」大不了事後自己給閨女兜著便是!

慕歌開心的一笑,歡呼著便拉著翠微上了馬車,讓車夫駛向醉仙居!

一到醉仙居,慕歌帶著翠微直奔那男人留給自己的包廂,拿出其中擱著的衣物快速換了一下,叮囑好翠微在此打掩護,叫了無歡出來直接從後窗離開。

「什麼情況?」路上慕歌不耽誤時間先詢問清楚。

「屬下與照看徐立的人約有暗號,只要徐立快要咽氣,就立馬發暗號!就在半個時辰前,那人發了暗號!」

無歡快速說道。

慕歌眉頭緊蹙,半個時辰前?那就是徐立病危已經一個小時了!

糟糕,不知他還撐不撐得住!

無歡速度很快,帶著慕歌一路飛奔至為徐立租住的那個小院。

她們進去時候,屋中之人顯然已經得了無歡的暗號離開,只留下字條仔細的註明了徐立如今的狀況!

慕歌立刻上前快速檢查了下,徐立的生命體征已在逐漸消失,好在那照顧的人醫術還算可以且當機立斷,用了猛葯,才讓徐立沒咽下那口氣!

「無歡,快,把之前準備的東西全部拿出來!」


慕歌一邊吩咐無歡拿出早早為這場手術準備好的東西,一邊開始以火炎刃剝離下一層冰玄鐵,摸了下徐立顱骨碎裂之處后,手上便飛快按著徐立的頭骨位置形狀開始雕刻。

「什麼人?」無歡突然一聲冷喝,腰間長劍猛然拔出。

「既然來了,便老實在一邊看著,不要添亂!」慕歌眉頭都沒動一下,手指翻飛速度越發快了起來。


「果然還是娘子了解為夫,為夫都未曾說話便知是我,這就是所謂的心有靈犀不點都通吧……」一身華麗黑衣帶著妖邪曼陀羅暗紋面具的男人姿態悠閑的走了進來。

慕歌並不理會他。

男人突然一聲哀嘆,「聽聞那個病秧子殘廢離王今日出現了,據說模樣還勉強能看,娘子你這是有了新歡就忘了舊愛嗎?可別忘了他可是個廢人,一張好皮相併不足以支撐娘子你過完後半輩子的幸福生活……」

「說完了嗎?說完了就過來,雕刻會吧?不會的話有樣學樣應該可以吧!喏,照著這個圖紙把剩下的冰玄鐵削成這個模樣!」

固定用的螺釘圖紙慕歌早早畫了下來,原本這活是交給無歡的,如今有苦力找上門,慕歌表示不用白不用,直接把圖紙甩給了他! 第078章國公府有點問題

發揮專業時候的慕歌與平日里在外人面前的天真傻氣不同,也與私底下狡黠精明不同,這時候的她渾身上下都瀰漫著一種很獨特的氣質!


在麻沸散藥效開始之後,以飛仙針法護住徐立心脈,手執鋒利的冰玄刃,猶如戰場上的將軍一般,幹練、冷靜、沉著,還帶著些霸氣,分明稚氣未脫的小臉,這一刻看起來氣場極強,仿若發著光,讓人忍不住就會聽從她的一切要求。

就連那性子惡劣的男人,在看到這樣的慕歌時候,漆黑的眸子中浮起絲絲異樣的波瀾,不再說話,看了眼圖紙上的內容,異常靈活的做了螺釘出來。

剩下的時間,則安靜的等在一旁,目不轉睛的盯著慕歌。

大約過了一個時辰,完成最後一道固定止血包紮后,綳著的慕歌倏地鬆了口氣,「好了……」

只動了一下,腿腳突然一軟,無歡立刻上前,卻有人比她速度更快,長袖一揮將慕歌打橫抱在懷中。

無歡清冷的眉眼微蹙,然而看到自家主子臉上的疲態,終究什麼都沒說,此時爭吵沒有意義!

「多謝,放我到那邊坐一下便好……」慕歌聲音有些許沙啞,她是真的累了,起碼叫站的都麻了。

男人這次沒有再貧,依言將慕歌放下坐好,轉身便去給慕歌倒茶,遞了過去。

無歡再次慢了一步,一聲輕哼走到慕歌身後站定,冷冷的盯著男人。

「他……能救活?」男人看了眼床上還在昏迷中的徐立。

慕歌喝了口水潤了潤嗓子,「他傷勢拖得有些久了,我只有八成的把握,能不能活就看接下來這三日了……」

「八成?」男人微微露出一抹訝異,這已經是相當高的幾率了!一般大夫最愛說的就是三成,五成,能有七成就敢自稱杏林聖手!且病情越嚴重幾救活的幾率也越低!

而這小丫頭在這那個自己眼中必死的人身上,竟敢說八成,且還一副不怎麼滿意的樣子?

「我今日才得到冰玄鐵,若早三日,十成十沒問題!」慕歌見男人有些懷疑,直接自信的開口,她是誰?現代最神秘古醫族少主!何謂古醫族?承襲華夏五千年醫學精髓之家族,許多失傳古法族中都有,絕非普通醫者可以比擬!

且自己還研習了西醫,中西結合配以族中秘法,雖不敢說逆天,卻至今為止還未曾失手過!


「你費盡心機尋找冰玄鐵只為救這徐立?據本尊所知,此人不過就是將軍府佛堂洒掃小廝而已,但你為救他可沒少費工夫,且不說每日吊著的靈藥,單這冰玄鐵就是無價之寶……」男人挑眉看著慕歌。

慕歌又喝了口茶,淡淡一笑,「然後呢?」

「然後你的目的是什麼呢?你在杏林苑坐診開出的可是天價,且還有人數限制,如今一個小廝竟讓你費心費力?他渾身上下可看不出哪點有用……」男人有些不解慕歌如此做的動機。

慕歌聞言怔了一下,「是哦,好像救了他我不僅沒什麼好處,還廢了好大的精力……」

男人立馬點頭,瞥她一眼,才發現嗎?還未來得及說,卻見慕歌斂眉低頭喝完茶后,緩緩抬眸直視自己,晶亮堪比天邊繁星的眼中閃爍著一抹桀驁,稚氣卻精緻的臉蛋上,唇角微勾,「本小姐樂意,你管得著嗎?」

男人:「……」

「無歡,把這個留給看護之人,讓他按著上面的方子和方法抓藥喂服便可!」慕歌歇得差不多了,起身毫無形象的舒展了一下,「走吧,接下來該去那七位公子哥府上了……」

「今日?主子該休息了!」無歡微微皺眉。

「我若休息了,他們就得瘸腿一輩子,走吧!本小姐向來說話一言九鼎!」慕歌最後這句話仿若是說給屋中其他人聽的,說完給無歡使了個眼色。

無歡接收信號十分良好,帶著慕歌踮腳就走。

男人邪肆的眸中略帶幾分古怪,「本尊表現的很不信任她嗎?」

「尊主心中可還有信任?」來自暗處的一聲低嘆幽幽傳來。

向來表現的桀驁邪肆的男人,漆黑的眸子中詭秘難琢磨的光華一收,一抹靜寂到仿若地獄深處的黑暗瞬間遍布,陰鷙的氣息帶著冰寒無端而起。

一股難言的壓抑充斥在男人周身,「信任……呵呵……」分明是在笑,聲音依舊的磁性好聽,但是其中蘊含著的濃烈到化不開的悲戚陰冷壓迫的人仿若快要窒息。

「尊主……或許……您可以一試!您不是說過,您不信命,哪怕是天意,也要將之扭轉……或許,蕭家二小姐便是冥冥之中出現的一絲轉機……」

「蕭慕歌……她真的是轉機嗎?十幾年來都未曾顯山漏水,偏偏這個時候突然出現在我眼前,萬一她是……」男人沒有再說下去,只是閉上了眼睛,斂去那滿目能讓人窒息壓抑如煉獄般的陰暗。

再睜開眼時又是那樣邪肆慵懶的姿態,微微垂目掃了躺在床上的徐立一眼。

「讓人盯著!」

「是!」

……

約定的時間到了,七府的人都異常躁動,畢竟當日他們全都派有人跟蹤慕歌,卻全都跟丟了,即便聽說了慕歌在杏林苑的表現,依舊心中沒底!

當看到慕歌白衣翩翩的身影之時,終於鬆了口氣。

慕歌一路複診過來,這次是最後一個來的國公府!

與上次老國公國公爺和國公夫人親自全程緊張盯著不同,這次老國公與國公爺雖也出現表示的十分客氣,但是卻明顯沒有其他六府的熱情。

甚至在慕歌為柳少卿施針之時,老國公和國公爺竟然直接離開了,唯有國公夫人紅著眼睛,卻在一旁緊張的等著。

「好了!恢復的不錯,比那六個恢復的都要好,你應該會是最快能夠痊癒的!」慕歌本不準備多說話的,但是看到國公府的情景,改了主意。

「真的嗎?妾身謝過神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