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咻!

流光閃現。

伴隨千年石乳恐怖的藥效,被吸收淬鍊,一遍又一遍洗刷身體里的雜質污垢。蕭易整個人的氣質,就不斷攀升。

哪怕是閉著眼睛,也難掩身上釋放出的凌厲氣息!

「咕咕……」

煉體在繼續,蕭易身形漸漸被光芒所淹沒。

十分鐘、二十分鐘、三十分鐘……

整整兩個小時后……

轟!

蕭易身體驀然震動,皮膚上的光芒一閃而逝。褪去霞光,露出了一片堪比牛乳的古銅色光滑細膩肌膚。

「成功了!《不死金身訣》第一轉完成!」

蕭易大喜,雙目睜開,眸中頓時射出一道凌厲至極的光芒,沒入虛空中消失不見。

「哈哈,這千年石乳果然厲害,那麼快就完成了《不死金身訣》第一轉的淬鍊!爽,太爽了!哈哈哈……」

蕭易大笑,臉上難掩激動。

相比起《金牛功》,《不死金身訣》讓蕭易清楚的感應到,自己體魄力量的恐怖。

呼呼!

揮拳擊打虛空,可以聽到陣陣拳風。

握緊雙拳,骨節立即「噼里啪啦」的爆出碎響聲。充足的飽滿感,更讓蕭易覺得一拳就能打死一頭牛。

「不錯,不錯,體魄力量增強一倍。下次運行第二轉時,速度絕對能提升不少。」

蕭易感受著身體里的強大力量,振奮道。

不過,待目光落向水潭裡的千年石乳時,臉龐頓時變黑。

「這……這是怎麼回事?」

蕭易傻眼。

水潭裡的乳白色液體,這會兒居然全部變成了黑乎乎一片。用手指攪動,還能帶起一大塊。

「娘的,這《不死金身訣》也太難了吧?只是第一轉,就把所有千年石乳消耗完畢。如果修鍊第二轉,又需要多少能量,才能完成?」

蕭易咂舌。

他算是領教了《不死金身訣》的厲害。淬鍊后的體魄厲害,淬鍊前需要的材料也厲害!

一水潭的千年石乳啊,就這麼沒了。第二轉,自己要拿什麼來運行?

蕭易苦笑。

半響,搖了搖頭,站起身從水潭裡出來。

此時再看身體,原本被刀砍中的傷口,全都消失不見。皮膚光滑細膩,身材健碩完美,堪比雕塑一樣,讓人著迷。

赤裸著全身,不用擦拭,水漬就自動滑落到地面。

唰!


拿起長褲穿上,腰間捆緊。蕭易乾脆光著膀子,走回煉丹室。

或許是湊巧。

當蕭易走到巨大的黑色丹爐旁邊時,頭頂天花板,又厚又重的石壁,忽然「咔嚓」一聲,從中間裂開一道口子。一個人影,閃電般掉落而下。

「呸呸,這裡是什麼地方?姓蕭的也不知跑哪去,我一定要儘快找到他,把他給弄……弄……嗯?姓蕭的!找到你了!」

來人忽然瞥見蕭易,興奮跳起來。

「是啊,金統領,真是好巧。」

蕭易淡笑。

掉落下來的不是別人,正是金日明。

此時的金日明,收起了隱身寶衣,讓自己身體暴露在空氣中。

「哈哈,姓蕭的,你到是躲啊,繼續躲啊。」金日明咧嘴大笑,眼睛在蕭易身上來回掃視,瞳孔驟然一縮,「不對!你身上的傷,怎麼都不見了?」


金日明大駭。

他可是清楚的記得,兩小時前,蕭易被砍的皮開肉綻,鮮血直流。

怎麼這會兒一道疤也沒有?

「你說這個啊。呵,托你的福,我運氣不錯,碰到了一個水潭,洗了個澡。結果洗完后,就變成這樣了。」

蕭易聲音漸漸變冷。

「洗個澡就能恢復傷口?」金日明氣的直冒煙,破口罵道,「你當我是白痴呢,還是當你是傻瓜?洗個澡能恢復傷口,洗你娘個頭!」

鏘!

刀光閃現。

金日明忽然拔刀對著蕭易,就是兇猛劈砍過來。

「哼,你本來就是白痴。」

蕭易不閃不避,取出黑鐵拳套,戴在右手上,對著衝過來的金日明,一拳重重打出。

轟!

空氣發出沉悶的炸響聲,元氣涌動,衍變幻化出一連串拳影,爆發出狂暴的拳勢,猶如風雷嘶吼般,滾滾傳遞而出。

僅是瞬息間,便穿透虛空,和金日明的砍刀,撞擊在一起。


「鐺鐺鐺!」

刀刃翻滾,不斷爭鳴。

凌厲的拳勢,把金日明外放的刀勢徹底化解。無形刀氣,全部打散。強大的力量,最後更是把金日明給打的往後連連倒退,一屁股坐在地上。

噗通!

金日明滿臉狼狽,眼中噴射怒火。

「姓蕭的,你以為這樣就能奈何了我嗎?告訴你,不可能!」

金日明大吼。

取出隱身寶衣,穿在身上。

唰——

金日明消失不見。

氣血、元氣、精神波動,全都無影無蹤。彷彿從來沒存在過一般。

大變活人的戲碼。

看的蕭易眼睛一亮,欣喜道,「好,好一件寶衣,我要定了!」

「想要隱身寶衣?姓蕭的,你在做夢嗎?」

空氣中響起金日明譏諷的聲音。

下一刻。

唰!唰!唰!

刀光綻放。

一片耀眼的光芒,憑空出現在蕭易腦後虛空。

狂暴的刀氣,外放猶如一隻只猙獰的妖獸,嘶吼嚎叫著,向蕭易瘋狂撲來。

「霸王神拳!」

… 蕭易轉身,迎著蜂擁而來的刀氣,一拳轟出。

「轟!」

平地一聲炸雷。

刀氣、拳風,互相攪拌,迸發出強大的勁氣,肆虐當場。碰撞的區域,空氣直接壓爆。

「渾元斬!」

金日明大喝。

手中戰刀,幻化無盡刀光,前後左右,死死的包裹住蕭易。

鐺鐺鐺!

刀氣縱橫,瘋狂轟擊向蕭易。在那光滑如玉的肌膚上,留下了一道道微不可見的痕迹。

是的,僅是痕迹!

連半點血絲也沒有飈射出!

「這……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金日明滿臉獃滯,瞪大眼睛,咆哮怒吼。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僅僅只是兩個小時不見,蕭易的肉身,就變的如此強悍!刀氣傾瀉在上面,連皮都沒劃破!

「不可能!這不可能!」

金日明失聲呢喃,眼眸深處慢慢的、慢慢的流露出了一絲恐懼。

本來,隱身寶衣是他最大的作弊器。

只要不說話,不動用元氣,蕭易根本拿他沒辦法。可心生恐懼之下,金日明的攻擊,突然變的頻繁且瘋狂。

招式越來越紊亂,破綻越聚越多。爆發出的威力,越來越弱。

純屬亂砍一氣。

雖說一刀又一刀,刀刀打在蕭易的身上。可依舊是那個樣,任憑他怎麼使勁、怎麼用力,就是無法在蕭易身上,留下半道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