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是的,蕭……蕭先生您是不是請了個保姆?”小姑娘還是背對着蕭羽鋒,不敢扭過頭來。

“保姆?”蕭羽鋒大聲道:“哦,對,是有這件事,我讓物業給我請了個,咦?你你這麼早過來,難道你是……”

“是的,蕭先生,我……我是您請過來的保姆。”說着,小丫頭竟然扭過來了,然後,就又看到了蕭羽鋒那**裸的身軀,便又尖叫一聲,趕緊再次扭過頭。

蕭羽鋒哭笑不得,這小丫頭還真好玩,看來自己以後的生活會很有意思的。

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隨便叫物業請的保姆竟然是這個小姑娘,這事還真是巧的不能說了。

“哎呀!你看我,光顧着說話了,來來來,快進來,近來喝杯飲料吧!哦,我現在就去穿衣服。”蕭羽鋒伸出手拉住王筱雲的胳膊,讓她進來。

小丫頭點了點頭,便紅着臉走了進去。


“砰!”的一聲關上了。

------

寧雅顏一下子關上了門,絕美的臉蛋上一片俏紅,她的胸口像是跳跳球似地一陣陣起伏,雙峯鼓鼓的,簡直迷死人不償命。

寧雅顏捂住自己的臉,滾燙燙的,心裏有些不可思議:自己怎麼會這麼臉紅呢?!

她是一個理性而且又優雅的女人,按理說,就算見了**裸的男人也不可能會這麼失態,再者,這幾年的工作早已讓她變得穩重、安靜如山,發生這樣的事她真的感覺很不可思議。

如果寧雅顏的這個想法讓蕭羽鋒知道的話,這小子一定會不屑的冷哼一聲,然後,擺擺手,說道:“切,就算你是個穩重的女人又怎樣?只要你是個女人!只要見了哥這麼迷人的身體,奶奶的,臉紅都算是輕的,沒狂噴鼻血那就是件幸事!”------

寧雅顏不會只因爲這件小事來判斷一個人的,不過,在看到蕭羽鋒光着身子和一個嬌滴滴的小姑娘站在一起時候,她突然感覺到心裏有什麼東西堵住了,有些心悸。

但是,聽到後面他們倆的談話,心裏又像是有一塊石頭落在了地上,很安心……

腦子裏想起了昨天那一臉邪魅笑意的男子,竟然發現他笑起來真的很好看。

寧雅顏趕緊搖了搖頭,從腦子裏把蕭羽鋒的畫面清楚,深吸一口氣,努力的想讓自己恢復平靜。

------

“喂!筱雲,坐呀!”蕭羽鋒從房間裏走出來,發現王筱雲還有些拘束的站在那裏,就示意讓她坐下。

“嗯,謝謝蕭先生。”小姑娘乖巧的點了點頭,便坐在了沙發上。緊繃着個臉,看起來煞是可愛。

“哎?!”蕭羽鋒有些責怪的叫了一聲,便說道:“你可是我的保姆,以後還要住在這裏,難道要天天‘蕭先生’‘蕭先生’的叫?!以後不能這樣,直接叫我羽鋒就可以了!”

“啊!這怎麼可以!您可是我的……”小姑娘連忙擺手。

“停停,我說這麼叫就怎麼叫,要不然我扣你工資!”蕭羽鋒惡狠狠的威脅。

王筱雲愣了一下, 99次追緝令:霸道總裁寵上癮 ,點了點頭表示答應。

蕭羽鋒突然嘆息;“唉!本來我是想讓你叫我大哥哥的,但是你的年齡比我還要大,就不能這麼叫了,不過,難道要我叫你大姐姐不成?!”

王筱雲尷尬的笑了笑,說:“蕭先生,您可真幽默。”

“嗯?叫羽鋒!”蕭羽鋒說。

“是,羽……羽……羽……”

小丫頭快要急哭了,滿臉焦急,但是舌頭跟打了彎似的,怎麼叫都叫不出來,總感覺‘羽鋒’這兩個字怎麼這麼彆扭啊!!

“哈哈哈……!”蕭羽鋒捂着肚子大笑,感覺這小丫頭太有意思了,太可愛了,太天真了。

直到笑的過頭了, 強勢攻婚:狼吻新鮮小總裁 ,說道:“行了行了,你也別叫羽鋒了,直接叫我蕭羽鋒得了!”

“嗯,好的!”小丫頭用手抹了抹快要掉下去的眼淚,答應的。

蕭羽鋒搖了搖頭,不禁也有些感慨,還好這小姑娘正好來到他家當保姆了,這麼可愛天真的一個小女孩,如果到了那些整天人模狗樣到了家又狗模人樣的男人家裏當保姆,那還不得被那些男人給毀了啊!

不過,蕭羽鋒不會想到,這可愛的小丫頭到了他家,會更危險!

------

“來來來,把行李放這吧!你以後就在這個房間住吧。”蕭羽鋒把王筱雲行李放到櫃子上,指着旁邊的房間說道。

蕭羽鋒的家正好是兩室一廳,蕭羽鋒住一間,他把另一間讓給了王筱雲。雖然整套房子的空間不是很大,但對於兩個人來說已經可以了。

“嗯!謝謝!”王筱雲點頭答應了一聲,便擡腿走了進去。

剛進到屋裏,王筱雲便驚叫起來,“啊!這裏這麼好,我不可以住在這裏的!”說着,竟然想要扭頭出去。

蕭羽鋒攔住她,帶着些霸道的說道:“我說你住語氣在哪你就得住在哪,你以後必須在這個房間裏住!”

小丫頭很聽話,看到蕭羽鋒這霸道的樣子,便答應了。


“喂,筱雲呀!”蕭羽鋒叫道。

“幹嘛?”

“你以後在這裏別把自己當下人,就把這裏當成是自己的家就可以了,不用拘束的,可以嗎?”蕭羽鋒溫和地說道。

王筱雲聽了這話,眼睛裏瞬間有了水霧,她看着蕭羽鋒,激動的說道:“謝謝你,羽鋒,你……你真是個好人,我……我以後一定會好好報答你的!”這一激動,竟然把剛纔死活叫不出來的‘羽鋒’兩個字給說了出來------

-------------------------------------------------------------- 神虹越天,從皇天門山門處一直跨越到天女峰之巔,讓眾多皇天門弟子瞠目結舌,驚駭不已,這樣的手段太過驚人,縱然是太上長老都微微變se,有些震撼。

「真身未至,隔著萬丈空間逼退六大人皇,這……」

「太驚人了,這樣的修,紫微誰能夠擋得住?」

諸多弟子紛紛議論,全部朝著無峰望去,有人在狠狠的吞咽唾液,對姜小凡嫉妒的不得了。無峰有這樣一尊蓋世存在坐鎮,以後誰還敢無故難他?

「莫左,事因皆曉,你可回去了,若還有疑問,叫你紫陽宗的太上長老過來說話。」皇天門太上長老站在遠方,臉se冷漠,望向丹庭之主等人,喝道:「滾回你們的主峰丹庭去!」

莫左心驚膽寒,臉se很黑,但是卻不敢多說一句話,皇天門太上長老絕對不是他敢拂逆的,他對著前方行禮,掃了丹庭之主等人一眼,灰溜溜的離開了。

太上長老消失,莫左也離開了皇天門,返回紫陽宗而去,這方虛空上唯有丹庭之主五人,一個個臉se難堪,拽緊了拳頭,沒有想到,這樣都讓姜小凡逃脫了。

「該死!」

丹庭之主咬牙切齒。

天恆峰主同樣臉se冷冽,道:「不用在意,就讓那小畜生多活兩天,兩天後,他和天陽賢侄的生死戰就要開始了,以天陽賢侄如今的修和戰力,殺他不難!」

聞言,幾人都是神se一緩,望向天陽峰主。

天陽峰主應先凌冷笑,森然道:「那小畜生,這一次,我兒會將他徹底碾碎!」

神虹擴散,載著姜小凡三人橫跨虛空而行。前方的那座主峰景se瑰麗,仙株挺拔,聳立著不少殿宇,其間靈草遍地,鳥語花香,真的宛如是人間仙境一般。

三人在天女峰之巔平穩降落,腳下的神虹也在第一時間消失,讓冰心久久沒有說出一句話。她朝著無峰的那個方向望去,這樣的手段讓她都之動容。

不過她也並未說什麼,葉緣雪姐妹很快就迎了出來,將冰心接引到宜雅苑,這裡是葉秋雨和葉緣雪居住的地方,滿園仙草飄香,點點彩花點綴,清新而美麗。

「好乖呀。」

葉緣雪捏了捏小女孩的臉頰。

小女孩只有五六歲,突然一次xing見到這麼多陌生的面孔,加上之前還被莫左的殺意驚嚇,此刻顯得有些害怕,抓著冰心的衣角,躲在她身後有些畏生生的。

冰心對著葉秋雨點了點頭,沒有隱瞞小女孩的身份。

「這樣啊……」

葉秋雨瞭然,手心中光華一閃,出現一個小小的發箍,非常美麗,被她送給了小女孩,斜插其發間,頓時讓小女孩變得光彩照人,有一股淡淡的靈氣繚繞著。

「謝謝姐姐!」小女孩很乖巧的道謝。

姜小凡張了張嘴,葉秋雨出手還真是大方,這枚發箍無論怎麼看都不平凡啊,其上有淡淡的光華在流轉,絕對是一件堪比靈兵的法器,隱約間讓小女孩更加靈動了。

葉緣雪也送出了一個小禮物,當然也不會差,然後她抬起頭來望著姜小凡,蹙起可愛的眉頭,道:「喂,那頭大se狼,別一直站著,你也得表示表示。」

「額……」

姜小凡張了張嘴,半響后才磨磨蹭蹭的取出一座九層石塔,這是他當初從朱雲林那裡奪過來的,很是非凡。他沒有立刻遞出,手中銀se神芒綻放,無數符文在這方虛空跳躍,將這座石塔重新再祭煉了一番。

幾人都有些驚訝,連冰心都微微詫異,沒有想到姜小凡竟然送出這麼一件重寶。她們三人哪一個不是資質出塵,一眼就看出這座九層石塔的不凡,乃是一件強大的寶器。

這樣送給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實在有些奢侈。

「謝謝你大哥哥。」


小女孩很歡喜,接過姜小凡遞過來的石塔。如今這座石塔只有一寸高,小巧玲瓏,塔表有淡淡的銀輝流轉,看上去彷彿不是一座石塔,而更像是一件玉器。

「唰……」

姜小凡手中出現一枚藍se的空間戒指,一起遞了出去,這種東西,他身上有很多。

不管怎麼說,小女孩是上代冰宮之主的後人,就某個角度而言,她該是一位萬眾矚目的小公主才對。且,不說其它,單就沖著她是冰心帶回來的,這就已經足夠了,這幾人自然會好好疼愛。

「你怎麼不送個女孩子可以用的東西,你身上都沒有嗎?」

葉緣雪疑惑。


姜小凡直接翻白眼,拜託,咱是男人,你說一個男人身上帶女孩子用的東西幹什麼?上次送給寧夢和敏惠她們靈兵的時候,恰好當時就有那麼兩件適合女孩子使用,那還是剛剛從小白的老窩裡翻出來的。

不久后,葉秋雨看了看小女孩,她站了起來,對著葉緣雪和冰心低聲說了幾句,兩人同時點頭,站起身來。還是冰心牽著小女孩,她們一起朝著後院走去。

「se狼,不許跟來!」

葉緣雪把姜小凡攔了下來。

「什麼?」

姜小凡很不解,幹嘛不讓咱進去。

「我們帶她去洗澡!」

葉緣雪翻白眼。

「洗澡?是在後面的那個小水潭么?額……」

姜小凡下意識的開口,他想到了曾經第一次闖上天女峰時見到的那座水泉,好像就在宜雅苑之後。而也就是下一刻,他立刻就閉嘴了,因前方,冰心的臉se變了,冷冷的颳了過來,一副要吃了他的樣子。

「冰心,怎麼了?」葉秋雨輕聲道。

「沒什麼!」

冰心咬牙切齒,死死的盯著姜小凡。

「那個啥,你們先去忙,我……我到處轉轉。」


姜小凡很心虛,找個借口直接開溜。

雖然冰心對他的態度改變了很多,可以說是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但是他還是很害怕。他覺得再這麼站在這裡的話,很有可能讓冰心突然來個逆行一百八十度。

大概兩個多時辰后,姜小凡在天女峰上逛了一圈回來,一屁股坐在石凳上,腦海中不自主的就浮現出了一幅幅畫面,三位絕代佳人,他們現在都沒有穿衣服,仙姿玉體,在那個小泉池中戲水……

「媽的。」

姜小凡突然覺得自己很沒出息,因他剛才生出了一種想去偷瞄一眼的衝動。然後他立刻就把一切罪過都推到了秦羅身上,恩,一定是被那貨給傳染上的。

天雲峰上,秦羅連連打了幾個噴嚏,怒道:「有人在背後說我壞話!」

姜小凡在心裡自問,他認他不進去的原因大概有兩個,第一,他覺得自己是個正人君子,第二,他害怕被三個女子痛揍,然後他一番追究下來,非常惱火的發現,他最在意的果然還是第二個理。

這讓他非常鬱悶,但是實在沒辦法啊,單單冰心就是他招惹不起的存在。他覺得如果自己再敢去看她一眼,就算是他以後真要娶她,估計也會被冰心給宰了。

天女峰上的靈氣很濃郁,單就靈草仙株而言,比其它六大主峰都要多出很多,畢竟這個地方是皇天門所有女xing修者的修行地,玉無顏自然會比較在意這些。

三個時辰后,姜小凡快趴在石桌上睡著了,可是宜雅苑之後卻依舊半分動靜都沒有,這讓他很是無言,話說洗個澡而已,需要花費那麼久的時間么?

又過了一個時辰,後方的杉木閣門終於打開了,四女從其中踏了出來。小女孩經過一番清洗,換上了一套比較乾淨的衣服,看上去一下就變得非常漂亮了。

姜小凡抬頭,目光從小女孩身上移開,而後頓時一怔。

三女似乎剛從水泉中出來,頭髮還有些濕漉漉的,如玉的肌膚上偶有幾滴晶瑩的水珠,三種截然不同的氣質,三個同樣艷驚天下的佳人,姜大帥哥很不爭氣的咽了口唾液。

「大se狼!」

葉緣雪撇嘴。

「yin賊!」

冰心冷哼。

姜小凡:「……」

無話可說,找不出話來反駁。

葉秋雨輕笑,從來都是那般優雅,舉止從容。

她望向姜小凡,道:「還有兩天的時間,你和應天陽的這一戰,大概能有幾層把握。這一次和幾個月前不一樣了,如今的他,不可能再壓制境界與你對決。」

皇天門如今也慢慢變得活躍起來,核心競爭快要開始了,許多內門弟子都已經蠢蠢yu動了。而在此之前,有一件更讓人矚目的事,那就是姜小凡和應天陽的第二次生死戰。

一個是號稱皇天門第二核心弟子的男人,早已經邁入幻神領域,非常強大,而另外一個,入門時間雖然很短暫,但卻數次攪起驚天風雲。可以說,這兩人都遠非尋常弟子可比,牽動了許多人的神經。

「無妨,他沒有機會。」姜小凡淡然道。

不過他雖然如此說,但是心中還是微微有些凝重的,應天陽雖然很霸道,讓人厭惡,但是卻不得不承認,這個人的修的確很強大,遠不是李雲那種剛入幻神境界的貨se可以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