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你快去吧,將東西送到就給我離開那兒!」

這傢伙果然護色,好像蕭雲到了他家,多待一分鐘,他會將他老婆給拐跑了似的。

特么的,這姓吳的女人到底長得什麼模樣啊,如果吳胖子真那麼在乎她,為什麼不回家陪著他呢?

……

到了銀座c小區門口,蕭雲拎了左一袋右一袋的東西,趕到了吳胖子家的別墅門口。

他騰出一隻手來,按響了門鈴。


不大一會工夫,門打開了,一個穿著粉紅色的睡袍的女人出現在了門口。

這女人看上去三十不到的樣子,她顯然剛洗過澡,一縷濕潤飄逸的長發披撒在肩上,面色微紅,一雙丹鳳眼,猶如盈盈秋水,清澈照人。

臉如明月,膚白如雪,纖腰盈盈一握,果然是一個絕色尤物。

打量著這凹凸有致的妙曼身材……蕭雲的眼裡又有一些灼熱起來。

真弄不懂啊,這世上的好白菜怎麼都讓豬給拱了啊。

想不到死吳胖子的老婆長得這麼美艷,這麼好的資源白白地浪費在家裡,居然還在外面養小情人。

「你是給我老公開車子的那個司機?」

加藤良子發現面前的男人兩眼火辣辣地盯在自己身上某一處出神,臉上驟然轉冷,絲毫也不掩飾她對蕭雲滿臉的厭惡,一副居高臨下的模樣,瞪了他一眼,寒聲問道。

蕭雲當即恍然回過神來,忙不迭地點頭道:「對,夫人,我名叫龍三,受吳部長所託,專程給你送水果來的!」

「哦,你將東西放下,快給我走吧!」加藤良子語言冰冷地道。

這是什麼女人啊,老子辛辛苦苦地將東西送到你的家裡,也不讓我進屋喝口水,有你這麼做人的嗎?

這人與人之間,簡直是不能比的啊。

想想稻香真原的夫人山口久美子,那是絕對的賢淑、善解人意,為了招待我千里迢迢趕到島國的華夏人,言語舉止,給人感覺貼心暖肺,那真是恨不得要傾身相許。

而面前的這個吳胖子的老婆,要論身材和相貌,絕對和山口久美子有一拼,但在待客之道上,簡直有著雲泥之別。

泥馬,就這麼趕老子走,是不是太吃虧了?不行,好不容易來島國一趟,吃虧的事我不做……

本書首發於看書王 說起來,蕭雲也不是那種唯利是圖的人,只是在聽了加藤良子的話后,心裡非常的不爽,這個女人給他的感覺簡直太不近人情了。


蕭雲的性格一向是狂放不羈的,最受不了的就是各種約束。在國內,他創辦了醉美人公司,卻將所有的事情交給了安怡然和雲秋月去負責,樂得當一個閑人。這次來島國,如果不是為了天機鏡的事情,他絕對不會進這家天堂美人會所,受那個死吳胖子擺布的。

眼下,從吳胖子那盛氣凌人和底氣十足的的態度上,蕭雲可以看得出來,自己甩給他的那照片已經失效了,從中可以看出一個問題:那就是吳胖子已經從某個渠道獲知三仙殿的龜田三兄弟已經死了。


在島國人的心目中,三仙殿是傳說一般的存在,沒有人敢輕易得罪三仙殿的任何一個人。

否則,就憑三仙殿的威名,那個吳胖子絕對不敢對自己如此放肆的。

說不定吳胖子已經提前將照片的事告訴他老婆了,因此,他有意安排自己來他家,好借他的女人將他狠狠羞辱一頓,明天再直接讓自己滾蛋。吳胖子這一招果然陰毒啊。

當意識到這事情的前因和後果后,蕭雲決定今晚應該在這個加藤良子的身上做點什麼了……為了天機鏡的事,那個死吳胖子想將我掃地出門,哼,有那麼容易的事么?

蕭雲決定要做下去的事情,是沒有人能夠阻攔得了的。越是有挑戰性的事情,對於他來說,越能夠激發他的毅力。流失在這島國的天機鏡,他無論如何都得尋找到手,帶回華夏。

「加藤良子,難道你就不請我進門坐一會兒,我們再聊點什麼嗎?」蕭雲目光灼灼地盯在她的臉上,向前踏上一步,直接問道。

在聽了蕭雲的問話后,加藤良子臉色更加不好看了,眸子間閃過一道輕蔑,冷哼了一聲,道:「就憑你?你們不是一個檔次的人,能和你聊什麼?你別枉費心機了,那個什麼合成照片的事,我已經知道了,我實話告訴你,對於我的丈夫清白,我是非常信任他的,請你立即從我這裡滾開,我不想看到像你這種下三濫的貨色!」

卧槽,這女人罵我下三濫,有你這麼打臉的么?

果不其然,那個死吳胖子提前將事情告訴這女人了。

讓蕭雲惱火的是,是這加藤良子對自己那種不屑一顧的眼神,泥馬,哥長得如此英俊瀟洒玉樹臨風,你就不能用含情脈脈的眸子,多關注我一下?

蕭雲氣得拔腿想走,轉而一想,不行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既然來到這兒了,絕對不能放棄這個機會。

目光凝注在加藤良子的身上,蕭雲很快感覺到這女人的清冷高傲,絕對有一點不對勁,當他開啟自己的神色,在她那凹凸有致的身上掃描了一遍過後,心裡突然不由得一陣暗笑……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兒啊。

呃,這事情就好辦了!

「加藤良子,據我了解,島國女人待人都很溫柔敦厚,你如此出言不遜,難道就不怕我惱羞成怒嗎?」蕭雲冷笑一聲,也不管加藤子願不願意,他一步就搶進了屋裡。

「混蛋,你想幹什麼?私闖民宅是違法的,信不信我馬上報警!」加藤良子大驚失色地叫道。

可蕭雲根本不理睬她的叫嚷,步步向她逼近。他那一臉惡魔般的笑容,頓時讓加藤良子感覺到一股徹骨的寒意,瞬間在全身瀰漫開來,從而使得她的心臟怦怦狂跳,手足俱軟。從面前這個男人身上所散發出的狂放和霸氣,讓加藤良子有一種毀滅性的感覺——他是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出來的。

蕭雲目光一凝,咧嘴笑道:「加藤良子,如果你要報警,那證明你是腦抽了,對於我的到來,你是應該要迫不及待地歡迎我,因為我是你的福星!」

這小子說什麼,他是我的福星?

加藤良子在那一瞬間有一種抓狂的感覺。

「你……你到底想幹什麼?」這一刻,加藤良子被蕭雲身上所散發出的霸道氣息給嚇壞了,惶恐地用兩手按住胸部,一連向後倒退著。

蕭雲邪邪地一笑道:「加藤良子,你別害怕,我是來給你檢查身體的!」

什麼,她要給檢查身體?

加藤良子臉色一連數變,嚇得嬌軀一顫,大聲喝道:「流氓,臭小司機,你給我滾,信不信我叫吳昭恩整死你?」

想讓那個死吳胖子整死我?

一聽這話,蕭雲內心的那股邪火被刺激得越發旺盛了起來。

「加藤良子,整人是要靠實力的,就憑那死吳胖子也想整死蕭某人?信不信今晚我先將你給整倒在地上,就地正法?」蕭雲的聲音瞬間冷了下來。

加藤良子聲音有些抓狂的歇斯底里道:「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蕭雲笑道:「加藤良子,我說過,我是為我檢查身體的,更準確地說,是為你治一種病!」

看上去,面前的男人笑得很溫柔,加上他那剛毅的面孔,的確,給人很有魅力的感覺。

可是,就是這一張讓任何女人都可以傾倒的面孔,在加藤良子看來,卻是冷酷、無情、視人命如草芥……她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有如此感覺。

加藤良子甚至想像出這樣一種畫面,這個男人突然像惡狼一般將自己放倒在地上,然後先煎后殺……

「我……我沒有病……你快離開這兒!」加藤良子已近絕望地狂叫道。

加藤良子開始後悔起來,自己根本不應該開門的,這簡直就是引狼子野心入室嘛;與此同時,她又在心裡詛咒起自己的老公,那個死吳胖子你加你的班好了,怎麼想起派這個來歷不明的華夏人來給自己送什麼水果?

即使要派人送水果,也要找一個熟悉的人啊。

看樣子,對眼前的這個男人還是不能硬來,如果惹得他真的惱羞成怒了,那後果肯定不堪設想。

「先生,求求你了,我沒有得罪你什麼,請你放過我吧!」加藤良子開始放下那清傲的身段,向蕭雲苦苦哀求道。

聽到加藤良子的苦苦哀求,蕭雲卻眯著眼睛微微一笑,徑直來到沙發前坐了下來。

他架起二郎腿,掏出一根煙點燃了,饒有興趣地打量起面前這個長得如花似玉的女人……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王 家裡有這麼一個美比花嬌一樣的女人,那個吳胖子為什麼要白白浪費了如此美好的資源,專在外面找情人,蕭雲已經發現這裡面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出在這個加藤良子的身上。

加藤良子那種與生俱來的傲氣,與秦芸有一點類似,從而可以看出,她一定出身於名門望族家庭。也正因為加藤良子太過傲嬌,目空一切,甚至於對任何人都不屑一顧,導致身上的氣機轉化成一種戾氣,侵蝕到骨骼中,使得她的腰椎骨已經開始形成質變,平時在人面前連腰都彎不下來。

按照《畫骨三十六譜》中所說,這種女人的骨變,謂之戾骨,戾骨女人最討厭的就是和男人在床上做那種事了,因為在這種女人的心目中,世上所有的男人都是骯髒的。

讓蕭雲不解的是,像加藤良子如此清高的漂亮女人,怎麼嫁了像吳胖子那樣的猥瑣到極致的男人呢?

不過,加藤良子為什麼嫁了吳胖子,目前並不是蕭大爺所關心的問題,他所感興趣的是,如果真像三仙殿那兩名黑衣侍者說的,吳胖子在家裡對加藤良子是絕對的惟命是從,那麼,他是否可以借這女人的威勢,在天堂美人會所好站穩腳跟呢!

也正因為有了這種想法,蕭雲在奪門而入的時候,暗中將一道風球打進了加藤良子的腰椎間了。

為了能夠順利地進入天堂美人會所,蕭雲覺得先將這個女人給控制在手裡。

加藤良子不是蕭雲肚子里的蛔蟲,自然不知道他的想法,看到面前的這個男人虎視眈眈地盯著自己全身上下的看著,她嚇得渾身直哆嗦。

這絕對的是引狼入室啊,此時此刻,加藤良子嚇得都快要哭了。

「你……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加藤良子嬌軀亂顫,就像小綿羊面對大惡狼似的道:「你千萬不要對我胡來啊,我和吳昭恩結婚七年多了,至今我還保持著雛女之身,你可不要毀了我一身最寶貴的東西啊……」

靠,她說什麼?

這個加藤良子與那死吳胖子結婚七年多了,居然至今還是一個雛女?

泥馬,這也難怪那個死吳胖子在外面要到處尋花問柳了。

這也怪蕭大爺太大意了,他在開啟神識掃描加藤良子的身子骨子,卻忽視了在她身上氣機的顏色了。他能夠從女人氣機的顏色上,辨別出這個女人是不是一個雛女的。

話說回來,有誰會相信一個結婚了七年多的女人,至今還是一個雛子之身呢?

在聽了加藤良子的話后,蕭大爺頓時被刺激得小心肝一陣狂跳,渾身熱血沸騰,他甚至開始有一點同情那個死吳胖子了。家裡放著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女人,卻一直不能碰,是誰也熬不住啊。

「加藤良子,你別用那種看大灰狼的眼神看著我,那樣會讓我很不好意思的。你放心好了,我這人的人品有目共睹,最會憐香惜玉,絕對不會傷害你的。」

蕭雲笑眯眯再一次對加藤良子重複道,「我說過,我是來給你檢查身體的,你有病……」

「我沒有病,我不用你檢查身體……」聽到蕭雲說要給自己檢查身體,加藤良子真急眼兒了。

她一個金枝玉葉身,莫名其妙地讓一個男人來檢查什麼身體,這事如果傳了出去,她的一生清譽可就毀了。

蕭雲笑道:「你說你沒病?我告訴你,你的腰椎骨很有問題,如果你不相信的話,扭一下腰枝試試看!」

加藤良子急著要將眼前這個大惡狼似的男人趕出家門,於是就道:「好,扭就扭!」

說著這話的時候,她輕輕一扭小蠻腰,頓時從腰間傳來一陣鑽心刺骨的疼痛,忍不住哎喲尖叫了一聲,直接撲倒在了地上。

那一刻,加藤良子的一張俏臉變得異常的蒼白,豆粒大的汗珠從額角上滾落了下來。

這是怎麼一回事,我的腰……

加藤良子惶恐地看著眼前的男人,這傢伙是怎麼發現我腰椎會疼痛的?

難道這魔鬼一般的男人,生了一雙魔鬼一樣的眼睛?

她想從地上爬起來,可稍一掙扎,那種無法用語言形容的疼痛,瞬間傳遍了全身,讓她頓時有一種生不如死的感覺。

「怎麼,加藤良子,現在你不會以為我在胡說了吧?」蕭雲的眼中,透著一種像欣賞藝術珍品神色,打量著腳下的女人。

不能不說,美女就是不一樣,這個加藤良子那痛苦無比的模樣,讓人看起來真是讓人心疼不已,讓人有一種吾見猶憐的感覺。在那一刻,蕭大爺真恨不得想將她摟到懷裡,好好地疼惜一番。

加藤良子在聽了蕭雲的話后,抹了一把額角上的虛汗,艱難地道:「你……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蕭雲吸了一口煙道:「我龍三天生一雙骨眸,能夠一眼看到別人的骨子裡面,偏偏你不信我的話!」

「那龍三先生,你能幫我治好這腰椎疼痛嗎?」加藤良子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人天生一雙骨眸,能看到別人體內骨骼的。

聽了加藤良子的話,蕭大爺頓時心花怒放,特么的,看來這女人還是挺上道的啊。


蕭雲當即扔掉手裡的煙,道:「我既然能看出你腰椎骨的毛病,當然可以替你醫治的了,不吃藥不打針,保證十分鐘后見療效!」

「那還請求龍先生幫我醫治一下吧,要多少報酬我都可以滿足你的!」為了能夠從地上站起來,加藤良子咬了咬牙,豁出去了。

蕭雲眉飛色舞地笑道:「加藤良子說哪裡的話,你我之間豈能談什麼報酬,能為美女效勞,是龍某我義不容辭的責任!」

聽他這口氣,他和加藤良子的關係好像很不一般似的。

可此時此刻的加藤良子,正處於各種痛苦的煎熬之中,哪裡顧得及和他計較這些。

「那就多謝龍三先生了!」加藤良子道。

這女人都將話說到這一步了,蕭雲也覺得水到渠成,再拖延下去也沒有什麼意思了。他緩步走到加藤良子的面前,伸手將她攔腰抱了起來,隔著那一件粉紅色的睡衣,明顯能感覺到她那柔滑而富有彈性的肌膚……頓時,體內的情靈丹猶如火山一般爆發了出來……

克制,一定要剋制……


暗在告誡了一番自己后,蕭雲將加藤良子放在了沙發上。

「加藤良子,你趴在沙發上躺還好,我要動手給你治療了!」

本書源自看書罓 在聽了蕭雲的話后,加藤良子就像一隻溫順的貓一樣,乖乖地趴在沙發上,輕輕嗯了一聲,道:「龍先生,真的是辛苦你了!」

「不辛苦!」趁著加藤良子沒留意的當口,蕭雲神不知鬼不覺地剪去了她的一片小指甲。

要改變加藤良子身上的戾骨,蕭雲只能用畫骨的方式,給她換一副骨骼。

而此時,趴在沙發上的加藤良子眯著一雙美目,很是好奇地偷偷看向蕭雲,想知道他是用什麼手段來給自己治療腰椎疼痛。就見蕭雲像變戲法似的,將手往空中一抓,手裡突然就多了筆墨紙硯什麼的。

她心中不由得暗暗吃驚,難道這傢伙是玩魔術的?

一個跑江湖玩魔術的人,能夠給自己醫治腰椎骨病嗎?

加藤良子不禁起了疑心,可是,從腰部傳來的那種疼痛實在讓她忍受不了,眼下已經到了這一地步,就只好碰運氣了。

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此時蕭雲的眼光,在她看來透著溫和與一種讓人無法抗拒的魅力,先前籠罩在他身上的那種霸道無比、猶如推土機一樣向她碾壓而來的強大氣息,卻已經消失得一乾二淨。

那是一張乾淨明朗帶著幾分剛毅的臉龐,在他的身上透著明顯的華夏人的氣質,像這樣的一種人,應該不會在自己身上使壞的吧?

其實,加藤良子哪裡知道,自己對蕭雲印象的突然改觀,那是他打在她腰間的風球起了決定的作用。

那種風球飽含著蕭雲體內的天靈真元,在逐漸蔓延到加藤良子全身的同時,也能在一定的程度上,改變她的思維。

當然,在加藤良子的身上生了一副戾骨,含有蕭雲體內天靈真元的風球畢竟是有時限的,要想徹底的改變她對自己的印象,他只能依靠換骨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