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齊一看,搖了搖頭,他實在是太累了,得歇一會在說。

“魅靈。”墨翟悲痛的大喊,很顯然,墨翟很在意魅靈的死。

墨翟此刻只盼姬家的人快點攻進皇宮,明月山莊的人太厲害,他們根本就撐不了多久。

鎮國公一直抱着兩個心態,他籌劃了這麼多年,可不能在臨門一腳的時候出錯,墨翟眼中閃過一絲期待,看着黑夜裏血腥的廝殺,眼眸裏一片猩紅。

“殺,給本官狠狠的殺。”墨翟急紅了雙眼。

沐雲軒看着眼下的形勢,一雙透着危險的黑眸微微眯着。

偏眸,看着身邊她在月光下柔美的側臉,明天她就要離開自己一個月去星月國了,今晚,他們本可以無盡的纏綿,柔情的訴說,可是現在,卻被這般人費去了時間,想及此,心裏的怒火竄起。

“陌兒,在這裏等着,剩下的交給我。”

蘇紫陌點了點頭,沐雲軒人已經到了地上。

看着沐雲軒出手,墨翟瞪大眼睛,心裏劃過一抹驚恐與着急。

“雲城聖主,你們雲城不是從來不參與朝廷中的事情嗎?”

“哼!”沐雲軒冷哼了一聲,“那取決於本座的心情。”

沐雲軒說完,掌風瞬息襲擊墨翟。

墨翟只有神玄期二階的修爲,哪敵得過沐雲軒聖玄期巔峯的修爲。

身體直直的飛了出去。

“哇!”蘇齊一臉誇張的表情,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爹爹。

“還是爹爹厲害,一出手,果然不同凡響啊!”

“噗!”墨翟吐出一口鮮血,驚恐的看着沐雲軒,這個沐雲軒一向高深莫測,要說他今天會出手,多半是爲了他身邊的女人。

“姬耀天他想流芳百世,他還不配。”

沐雲軒俊逸的臉上,陰沉一笑,轉身之際,墨翟得身子直直的倒在地上。

猛的,沐雲軒的身影落入一羣黑衣人中。

“都退下。”

沐雲軒冷冷的喊了一聲,柳月對着衆姐妹使了使眼色,紛紛退到默孃的身邊。

沐雲軒邁開步伐,雙手中幻化出一道金光,猛的打了出去,在黑夜裏幻化出一頭暴露的怪獸,朝着黑衣蒙面人襲擊而且。

沐雲軒不停手,在他手中幻化的來的魔獸靈體,就如真的一樣,不斷的踐踏着脆弱的生命。

衆人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他們花了半個時辰都沒有殺光的人,沐雲軒居然一盞茶的時間就搞定了。

當黑衣蒙面人全部倒地時,現在一片寂靜。

“哈哈!吃一回虧,學一會乖,你們下輩子就好好的去做個好人吧!”

蘇齊飛身下樹,邁着小短腿,從一具具屍體上跨過,粉雕玉琢的小臉上,沒有一點懼色。

“經一事,長一智,你今天學到了多少?”

蘇紫陌也飛身下了房頂,白了一眼兒子。

“老孃,你兒子我學到的可多了,當家方知鹽米貴,出門才曉路難走,學到的都記在這呢!”

蘇齊指了指自己的小腦袋。

“呵呵!”蘇齊滑稽的小模樣讓衆人忍不住笑了笑。

“謝謝你!雲軒。”君少辰看着沐雲軒。

“你不用謝本座,本座並不想參與朝中事情,只是默娘是陌兒在乎的親人,本座愛屋及烏,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沐雲軒臉上依然很冷,沒有一絲表情,看着那漸漸走近的身影,沐雲軒的臉上纔有了一絲動容。

“默娘,殿下,姬家已經攻進皇宮,以姬家百年來積攢下來的實力,也是非常不易對付的。”

蘇紫陌月光下美豔絕俗的臉上一臉的平靜,她不想去趟那渾水,皓月皇嘴上不說什麼?可是心裏還是畢竟忌憚明月山莊和雲城的實力的,有些事情,能免則免。

“陌陌,不如我們……。”默娘蠕動着脣角,終究不好意思在說下去。

單憑皓月皇和皇宮裏的禁衛軍,根本不可能對付得了姬家的那些隱藏在暗中的奇能異士。

蘇紫陌一看,就知道默娘心裏放心不下皓月皇,這麼多年了,默娘心裏還是皓月皇嗎?

“蘇小姐,如今殲臣當道,縱似揮霍,朝中大臣幾乎是見風倒,全無半點真心,蘇小姐也不想姬家謀反成功吧!一但姬家造反成功,以姬家和明月山莊的恩怨,又怎會放過明月山莊。”

太子不求別的,他心裏知道,要想雲軒進宮幫忙,必須說動蘇紫陌,只有蘇紫陌出手,雲軒纔會出手,雲軒是不可能看着蘇紫陌去冒險的。

“孃親,不如我們就去進宮一趟吧!你看看默奶奶,急得都快哭了。”

蘇齊拉了拉蘇紫陌的衣角。

“孃親……。”

“陌陌,你要是覺得爲難……。”

默娘也不想爲難她,畢竟她知道陌陌心裏的想法。

“默娘,你知道我是不會拒絕你的任何要求的。”

蘇紫陌有些無奈的轉身,吩咐柳月,太子說的也對,以她和姬家的恩怨,姬家如果造反成功,第一個打壓的對象就是明月山莊,更何況姬煜是天門的人,就算是自己不想灘這渾水,她也早已經脫不了身了。

“柳月,你們帶人先進宮支援。”

“是,莊主。”柳月揮了揮手,一羣姐妹和少羽四人也跟着一起離開。

沐雲軒什麼也沒有說,往夜空中發射了一枚信號。

君少辰一看,有了他們的幫忙,姬家今晚一定有覆滅的可能。

“走吧!”沐雲軒看了蘇紫陌一眼。

蘇紫陌會意,給他投去一抹感激的眼神。

兩人彎腰,分別抱起蘇櫟和蘇齊。

兄弟兩人也樂得享受,打了打半個時辰,挺累的。

明月山莊裏,思語軒裏,八角亭下,赫雲霆正在陪着慕容邵峯聊天。

“邵峯,明天就好回去了,看你今天一天都很開心哦!”

赫雲霆打趣的說道。

慕容邵峯優雅的端起面前的茶杯,不緊不慢的輕抿了一口,玉手纖纖,皙指分明,緩言道:“心情確實非常好!”

溫潤的聲音好聽又悅耳。

“可是依今晚的形式來看,你會不會高興得太早了。”

赫雲霆脣邊的笑容不拘的綻放,飽含着一絲幸災樂禍。

慕容邵峯自然知道赫雲霆說的是什麼意思。

“她的能力,我一向信得過。”

混世農民工 語畢,那微微垂下的桃眸裏,閃過一絲痛意。

赫雲霆拍了拍他的肩膀,兩人相視一笑,眼中流露出不言而喻的情誼!

皇宮裏,皓月皇還爲出皇宮大門,就被姬耀天的人給擋住了。

皇宮裏此刻也是一片廝殺,皓月皇不得不退回驕陽殿裏,君臨天也帶人攻擊姬耀天的人。

姬耀天手底下的人一般都是出身於窮苦之家,許多都是家中的頂樑柱,都是要依靠他們冒險在姬家手下打拼,家人才可以過上不錯的生活,而一旦他們身死,留下的孤兒寡母,就變得無依無靠,下場極爲悲涼。

所以,這些人比一般的人要兇猛厲害。

禁衛軍對付起來非常的吃力,死的死,傷的傷。

“煜兒,你看看這些吃閒飯的禁衛軍,全都是飯桶,這麼不經打。”

姬煜一臉冷笑,眼中噬着勝利的笑意。

“爹,只有這樣,我這一路纔不會那麼辛苦。”

這時,秦公公急急的朝着他們父子兩人走了過來。 姬煜一看秦公公的身影,再次笑了笑,“還是爹爹謀略深,秦公公已經深得皓月皇的信任,這一次一定會成功的。”姬煜一臉勝利者的笑容。

單憑一個君臨天,是成不了氣候的。

秦公公一到姬耀天面前就急急的說道:“鎮國公,公子,不好了,皇后娘娘被處死了。”

姬耀天聽完大驚失色:“什麼,什麼時候的事情?”

姬耀天的身子有些顫抖,舞兒可是他最寵愛的女兒了,怎麼會這麼突然。

“鎮國公,就在你們進宮之前,皓月皇聽聞李貴妃沒有死的消息,當即就去天牢賜了毒酒。”

“我的舞兒,你怎麼就不等一等爹爹來救你呢?”兩次白髮人送黑髮人,讓姬耀天身受打擊。

“該死的君御景,居然下手這麼快。”

姬煜氣得全身發抖,滿身殺意。

看着不遠處的“紫檀,殺,把他們全都給本公子殺光。”

“是,公子。”

叫紫檀的男子微盼胖,卻也是一名玄氣高手。

“走,去驕陽殿。”

姬煜今天不親手殺了皓月皇,不解心頭之恨。

姬耀天也同意姬煜的做法。

邊走邊問:“驕陽殿那邊都不佈置好了?”

“鎮國公,您就放心吧!那毒香爐早就點燃了,這個時候,皓月皇早就應該毒發了,三王爺和皓月皇的二十幾個暗衛在驕陽殿附近保護着呢?這一去,勝算難定。”

秦公公有些擔心,畢竟他更擔心雲城的人會出手,畢竟皓月皇可是沐雲軒的親舅舅。

“怕什麼?我的的人遠遠超過他們的實力,那君臨天只不過是一個扶不起來的廢物,一羣暗衛更不在話下。”

姬煜言語中滿是自信,他們姬家可不僅這點實力,真正的殺手鐗還在後面呢?

驕陽殿裏,姚貴妃,君臨天,焦急的走來走去,外面一直沒有傳來好消息,皓月皇心裏不免有些擔心。

“君御景,舞兒伺候了你二十幾年,你就一杯毒酒賜死了她,你於心何忍。”

姬耀天的聲音穿門而入,隨即,三個黑影閃身進門。

君臨天警惕的起身,陰沉的看着姬煜他們。

姚貴妃臉上閃過一絲害怕,這姬家的人就這樣殺進來了,身影忍不住縮在了皓月皇的身後。

皓月皇冷眼看着他們,當看到秦公公站在他們身後時,心裏已經明白了一切,秦公公居然是他們的人,他這些年帶他不薄,他卻還是在自己身後戳了自己一刀。

“哼!姬耀天,你還好意思說,當年,你故意放出魔獸羣,擾亂皓月國京城百姓,趁機讓你們給朕致命的一擊,殺了朕最心愛的女人,換走了朕的兒子,你現在還敢在這裏口出狂言。”

細查之下,他才知道,這一切都是姬家搞的鬼,當年的一切,都是姬耀天設計好的。

“哼!現在才查出來,太晚了,要怪就怪你當年太癡情於李貴妃,一個沒有任何家世的女子,怎麼能和我的舞兒想必,鎮國公府世代爲君家效力,我們姬的女兒做不了皇后,誰家的女兒都別想。”

鎮國公笑得一臉的陰險,要不是當年他使了手段,舞兒怎麼可能坐上皇后的位置,只怕那皇后的位置早已經被李曼琦給坐穩了。

“爹爹,少和他廢話,爲姐姐報仇纔是正事。”

姬煜已經怒不可止,姐姐一向最疼愛自己,就這樣死了,他要親自動手殺了皓月皇才甘心。

“哼!你們以爲,朕對你們就沒有任何防備嗎?你們能這樣輕易的就進了驕陽殿,你們就不覺得奇怪嗎?”

皓月皇一臉冷笑,知道他們要造反,他會沒有一點準備,那他就白做多年的皇帝了。

一聽,姬煜和姬耀天,還是有秦公公眼裏閃過一絲疑惑。

姬耀天回頭看了一眼秦公公,秦公公搖了搖頭,他並不知情。

“你什麼意思?”姬耀天這才發現,他們進來的時候,爲什麼會沒有人擋住他們。

“哼!朕從來都很信任秦公公,可是今晚,秦公公的舉止很怪異,本來朕是要出宮的,結果,朕忘記了一件事情,又折回了驕陽殿一趟,順便叫上秦公公一起去,可是朕回來的時候,發現秦公公正在往香爐中下毒,朕當機立斷,先去天牢殺了皇后,然後靜坐在這驕陽殿裏等你們出現。”

皓月皇冷笑的看着他們,帝王的通病,那就是怕一夜睡醒,江山易主,他又怎麼會坐以待斃,讓別人坐享其成呢?

“好啊?沒想到這些年來,你也學會使計謀了,歷代皇帝中,就是你的皇位坐得最順利。”

姬耀天若有所思的說道,事到如今,已經沒有什麼好說的了,唯有贏,纔是他們姬家唯一的出路。

姬耀天能想到這一點,姬煜自然也能想到,唯有贏,他們才能活下去。

姬煜朝身後揮了揮手,一批黑衣蒙面人出現在了驕陽殿外。

黑影剛剛落下,皓月皇也給暗中的影衛使了一個眼色。

很快,姬煜的人瞬間被重重包圍。

姬煜一看,微微探測了一下那些暗衛的實力,眼裏閃過一絲驚疑,皓月皇什麼時候在暗中養了這麼一批神玄期巔峯的人。

君臨天也斜視了一眼皓月皇,要不是這一次姬家造反,父皇想必也不會把他們暴露出來,父皇隱藏得夠深的。

“殺!”

皓月皇冷冷的下命令。

姬煜手中凝聚玄氣,飛身襲擊皓月皇。

君臨天眼疾手快的出手,化解了姬煜的修爲。

姬煜落地,有些震驚的看着君臨天,他們一直沒有太在意君臨天的存在,沒想到君臨天的修爲晉升得如此之快。

神玄期八階,怎麼可能,一個金玄期巔峯的人怎麼可能會在短短几個月的時間裏晉升到神玄期巔峯,甚至還超越了自己三階,怎麼可能?

皓月皇也眯眼看着自己的兒子,最近天兒的變化的確挺大的。

“哼!”姬煜冷哼一聲,拿出三顆增階丹藥吃下,吃了增階丹藥,他的修爲便能超越君臨天的一階,他就不相信殺不了君臨天。

秦公公站在姬耀天的身後的看着姬煜和君臨天對陣,他慢慢直起了身子,手袖中,已經多了一把銀光森寒的匕首,沒想到皓月皇早就發現他了。

猛的,趁皓月皇不注意,秦公公猛的飛身,手中的匕首直刺皓月皇的心臟。

姚妃娘娘就站在皓月皇的身後,在她覺得,這就是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

皓月皇早有所警覺,正想出手阻擋,身子猛的被人推開。

看着姚妃娘娘的身影迎了上來,他的心裏閃過一絲詫異和驚恐。

“嘶……!”姚妃驚恐的看着自己心臟的位置。

一把匕首完全沒入她的身體。

“不。”姚妃搖了搖頭,不是這樣,情節不是她設想中的那樣。

“姚妃。”

“母妃。”

君臨天眼中閃過一抹痛楚,母妃怎麼這麼傻,這個時候成什麼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