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吸了口氣,突然間伸出了腳對着學長身上的人踢了過去。

從小她力量比較大,又被爸爸逼着學習了一些搏鬥技能。因爲這樣可以強健體魄鍛鍊心智,這樣不容易被一些髒東西附身。

現在蘇琳琳這一腳真的是幫助李初元解決大問題,他正考慮着要不要讓小鬼趁亂行動,將身上的人搬開讓自己從這份困境中脫離出來,然後就感覺到自己的身下一隻腳伸了出去,踹開了本壓在他身上的大山。

先不提她的冷靜,就是她這種力量也讓人非常驚歎了,雖然人有點迷糊。

李初元脫困後就將自己的外衣脫了下來,然後在手臂上圈了圈就跳上了上面的椅子,然後伸手將窗子打開,然後道:“我們出去。”

“嗯。”蘇琳琳將手遞給了他,可是沒想到人在生命危機時就會異常的激動,所以有人推開了她跳了上去。蘇琳琳連忙找了個坐位鑽了下去,因爲他們踩踏向上逃着根本就是急中亂闖很容易受傷。

就在這個時候,她發現了一個非常可怕的事,那就是那個溫柔的學長髮怒了,他竟然擡起自己的腿將闖上去的人給踢了下來,然後高高在上的站在車頂冷冷道:“你們這些人,想死嗎?”

“沒有人想死。你躲開,不要以爲你打開了一扇窗子就可以阻止別人逃命了。”有個大漢高聲叫着。

但是李初元卻冷笑道:“想逃命,可以啊,先把老弱病殘的給我送上來。然後纔到你們。還有,誰剛剛推開了我的學妹要自己記得最後一個上來,否則別怪我腳下無情。”

“……”微笑狼這件事是真的啊,學長原來並不是真正的溫柔無敵,在這種時候他明明是個小孩子卻非常的讓人信服。

因爲,無論多少人想衝破他的阻止都沒有成功。別的窗子又貼着牆,根本砸開了也爬不上去人。沒有辦法,有些人找着蘇琳琳,道:“快將剛剛那個小姑娘送上去。”

蘇琳琳無語,她怎麼有種被出賣的感覺?

但是在人羣自動讓出的一條路後,她被推了上去。李初元在將她拉住後道:“你站在我身後,我需要將他們救上來。”

說着。依他的安排,這些人主動將受傷的還有女人小孩兒給送了出來。

李初元指着前面道:“大家彎腰向前爬,只要爬到那個斷層處跳下地面應該就得得救了。”

先上來的老弱婦女聽從了他的指揮,各自向那個斷層爬去。其實李初元已經早派小鬼偵查好了。知道那裏並沒有什麼,但是離前面的車站還要很長時間,想走出去太難了。

那也得走,他們一點點的向前爬而蘇琳琳則站在李初元的身後。總覺得現在的學長真的好值得別人依賴。但是,她並沒有閒着,有時候也會幫着忙向上救人。

而李初元見車廂裏沒有什麼老弱病殘了就拉起了蘇琳琳跳過了窗子,然後也向前爬行。

可是李初元卻突然間讓開了,道:“你到我前面來。”

“爲什麼。”

“快些過來。”

蘇琳琳十分奇怪的爬了過去,然後等爬了一段回頭道:“前面的人很多,但是車廂好像要撐不住了。”爲什麼學長的頭衝向另一面,根本不瞧前面啊?怪不得沒看到前面有變化。真的是很奇怪。

“學長,學長……”

見到李初元突然間轉過頭看她,但是臉色有些不正常馬上轉過對去。這個時候蘇琳琳總算是明白過來了,自己穿着短裙。短裙一爬的時候總容易看到些不該看的,所以學長剛剛讓自己爬過來,因爲學長的後面爬着的是一箇中年男人。

所以,他才讓自己爬過來,然後他可以擋着自己的裙子,但是他卻可以看見。

還好,他沒看。

可是,她覺得他一定看到了,否則臉怎麼紅了?

蘇琳琳除了害羞之外很快就想通了,這種時候看到也在所難免嘛,而且學長是個君子類型的人,他肯定不會想太多的。

這樣想好她就繼續向前爬。等到要跳下去的時候,她的腳被人拉住了。一怔之下回過頭,卻發現李初元遞過來一件衣服。他原來圍在胳膊上的衣服被取了下來。

他真的是比任何人都細心呢,蘇琳琳十分感激,將衣服圍在了自己的腰部,這樣在跳下去時才能壓住裙子不用被所有人都看光。

“謝謝學長。”她順利的跳下去了,但是李初元還是記得了,一分粉紅色的小褲褲。它好像在自己的腦子裏直晃,怎麼也甩不掉。

李初元覺得自己真的是太色了,本不該想這些有的沒的,尤其對方還是自己的學妹。

他心裏一邊的鬱悶一邊的從上面跳下來,然後大家如同一個部隊似的摸着黑向前走着。

蘇琳琳的眼神兒不太好。一到晚上就有點看不清楚什麼了。這是一種家族遺傳,主要從母親那裏傳來,她們因爲晚上看不到東西,所以會在黑暗中被那些東西上身。

無極陣尊 所以現在的她有點緊張,一反常態的貼着學長的身體,知覺上跟在他身邊會安全很多。

可是她完全沒想到,學長李初元那裏非常的彆扭,因爲她已經將他的胳膊給完全帶進了懷裏,那裏溫暖一片,感覺異常的好。

李初元從出生就有意識,他對以後的生活規劃的也十分清楚,一定要好好的享受生活,體會人間的一些知識,能多熟悉一些就多熟悉一些,然後自己的妻子一點兒也不急要慢慢尋找。就算自己回到了冥界也是一樣,但是這心中的悸動是怎麼回事?

以前他也沒有過這種感覺啊。難道……

不能多想了,可是他就不忍心將胳膊抽出來,因爲力量一大,可碰到的地方反而會更多。

可是不對啊,平時她挺嚴肅冷漠的一個人,應該不會這樣子熱情啊?

所以,有點不對勁兒。

“我的護身符不見了,怎麼辦?”蘇琳琳突然間摸了下自己的脖子緊張的道。

天黑不算護身符還丟了,天啊,這還讓不讓她好好的生活了。

“護身符?我們現在已經無法回去找了,但是沒有關係,我會保護你的。”李初元也不知道怎麼了,竟然講了這樣的話出來。他自己也挺奇怪的,好好的爲什麼講出這樣的話出來,這好像是……好像是對一個女孩子告白似的。

“那多謝學長。”是啊,正如學長所講真的沒有回去了。後面全是人。

還好,不知道爲什麼四周一片的安靜,她並沒有遇到什麼惡靈之類的。於是她就繼續抱着學長慢慢的向前走,這個隧道真的很長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走到頭兒。

而走到了列車的最前方他們也總算是看到了地鐵出軌的理由,這裏旁邊的牆體竟然坍塌了。還好有一個小口可以鑽過去,但是看來相當危險。

李初元帶着她是鑽不過去的,就道:“你先過去,不要擔心。”

“好,學長也要小心。”蘇琳琳按照學長所講的爬過去,哪知道不知道在哪裏來的震動,那個小裂口竟然也落下了石頭。

這個情況要是爬過來很可能被壓到,蘇琳琳伸出了手道:“學長,我拉你過來,快一些。”

李初元一怔,這妹子是想救自己嗎?因爲這裏真的塌掉了自己就要被困住了。

看來學妹還挺關心自己,於是李初元將自己的手伸了過去。

哪知道學妹看起來嚴肅小巧但也有非常爽快的一面,她竟然用了極大的力氣刷一聲就將李初元給拉了過去,然後她整個人倒在地上,而李初元趴在了她的身上。

他忙撐起自己的身體想起來,但感覺到似乎有石頭等東西掉下來所以就下意識的抱緊了她,並用手護住了她的頭。啪啪啪幾聲亂想,他的後背捱了幾下,還好傷的不重。 詭異天地 更尷尬的場景出現了,蘇琳琳是個很會處理危機事件的人,很冷靜。她覺得現在的學長很危險,尤其是頭部。可是他的手卻抱着自己,看來是在保護自己的頭,那麼他的也需要保護啊!

於是她手一伸抱住了學長的頭就按在自己有點小小波濤的懷裏,因爲力氣用得過猛,撞得她悶哼了一聲。

李初元也好不到哪裏去。他沒想到蘇琳琳會這麼大膽。不光膽子大力氣還大,他感覺自己的鼻尖都有點疼了。但是這沒有關係,疼點就痛點兒了。但是悲摧的是按摩的過程,他的鼻尖享受着星級待遇,簡直美的不行不行的,他整個人也抑制不住臉紅,不由得想掙扎。

可是蘇琳琳卻在拼命保護他,完全……沒在意他的頭在掙扎。

這樣子堅持了不到一分鐘,震動停止,救援的人也到了。他們打開了探照燈,集體注意到了這一切。

還好,兩個人現在都全身是土。所以倒沖淡了一些曖昧的感覺。可是本人卻不能忘懷的,尤其是李初元,他在人家小姑娘珍貴的地方趴在那麼長時間纔出來,就算沒有什麼想法如今也是臉色通紅。又是尷尬又是無奈。

而蘇琳琳卻不知道這些,她覺得學長保護她,那麼她保護學長是應該的。所以,看到他大口大口的喘氣。紅着一張臉就十分委屈的道:“學長,對不起,我悶到你了嗎?”

李初元只覺得一口氣瞬間憋在了胸口上不來下不去,咬了咬牙道:“沒有。”他覺得自己在生氣,可是爲什麼生氣卻不曉得。

聰明一世,現在的他覺得自己的腦袋一團漿糊。好吧,一定是他被悶得太久,所以缺氧了纔會出現這種情況。

救援人員將所有人帶出去,然後進醫院檢查。接着蘇乾就到了,因爲兩個人的隨身物品早在逃命的時候失去了,所以蘇琳琳還是通過醫院的電話找到的蘇乾。

蘇乾來了之後皺着眉,問道:“我無法想到,你們爲什麼會坐那個路線的車。”

“對不起爸爸,是我的原因。”蘇琳琳將自己坐錯車的事情說了一遍,蘇乾簡直是萬分無語。可是他還是向李初元道了謝。

“學長,你現在可以用我父親的手機打電話給家裏。他們一定擔心了。”

蘇琳琳覺得自己的這個提議還是不錯的。

但是李初元卻搖了搖頭,道:“他們只會以爲我在學校,我回去再說吧。”

蘇琳琳捕捉到了他輕皺的眉頭,難道學長的家裏人對他不好?所以纔會連管也不管他?

等他走了她就尋問了一下爸爸蘇乾。可是爸爸卻難得的笑了道:“傻孩子,不是愛自己的孩子就要守着他,有時候去爲他做些別的事情也是在愛他的表現。”

蘇琳琳突然間感覺到周圍撲天蓋地而來的惡意,不由得拉住了蘇乾道:“爸爸,好像,有什麼東西過來了。”

“你的護身符呢?”

“不,不見了。”

“不要着急,隨我進去,我會寫給你。”

蘇乾明白了原因,因爲之前一直被李初元保護着所以女兒纔會安全,等他一走,那些惡靈又想撲過來。

他忙將人帶進去寫了張護身符讓她帶着。效果卻不如原來的好,因爲原來的護身符是他求李景容寫的。

沒想到,轉來轉去還得求到他們家去。

蘇琳琳看爸爸似乎有心事自然要尋問了,然後聽他講要去見朋友。她覺得有自己的事情有關,就道:“我也要去,那個人一定是與我那張護身符有關是嗎?”

“他是那張符的創造者,所以寫出來的威力自然十分厲害。你要見。也沒有什麼不可以。”反正連他兒子都見到了,見見他也沒有什麼不可以。

就這樣,週六的時候他帶他去了李家。

景容因爲接到了蘇乾的電話所以沒有離開,倒是妻子帶着女兒和小兒子去買東西了。

當然,這是他安排的,免得他們再見心理不舒服。

正想着的時候蘇乾到了,兩人到客廳坐下而蘇琳琳覺得眼前的這位叔叔……應該是叔叔吧,長的好年輕。看來也就二十多歲不到三十。雖然爸爸已經長得很遇氣很年輕了,但是與他一比總是差了點什麼。介紹過後,她叫了聲叔叔。

而蘇乾也講出了此行的目的,兩人正十分正經的講着話時一個人打開了外面的門。他似乎是慢跑回來,汗水將頭髮都打溼了。

可是當看到自家客廳坐着的兩個人,他覺得更熱了有沒有?

好不容易自己才消停了幾天,沒想到轉眼又碰到了命中的剋星。纔剛冷靜下來不想她。她就找上家門了。

但是對方見到他似乎也是吃了一驚似的,還站了起來行了個禮道:“學長你好,這裏是你的家嗎?”怪不得那位叔叔有點臉熟了,和自己家的學長這麼像。他們是兄弟嗎?

“元元,這是你蘇叔叔家的妹妹,你們認識嗎?”

“我們是在一個初中讀書的。”

“原來如此。”

景容並沒有多說,可是瞧着自己兒子的神情有些不對,難道他們之間並不是熟悉那麼簡單?

蘇琳琳又規規矩矩的坐下了,但是聽到位十分美麗的叔叔道:“你們年輕人不要坐在這裏了,去外面轉轉,元元帶着你的學妹去外面走走。”

“好……好的。”單獨相處什麼的最討厭了,李初元沒有辦法只好帶着這個小學妹到了自己家的院子。不過那個學妹完全沒有覺得他在躲着她啊,還輕輕的拉了一下他的袖子突然間湊到他的耳邊小聲的問道:“裏在的是你的爸爸嗎?”

不知道挨這麼近會讓人很緊張嗎?

“是,是啊。”

“說你們是兄弟也有人信,不。是百分之百相信。”

蘇琳琳說完後退了一步,總算拉開了安全的距離。

李初元鬆了口氣,可是看着眼前的這位小姑娘身材雖然好,但是明明自己這麼緊張她卻和沒事兒人似的。不光如此。臉色相當的正常。然後當看到家裏的寵物饕餮的時候她的眼睛終於有了光亮,就差沒去抱了。

“你家的狗真可愛,叫什麼名字?”

“饕餮。”

“他是男狗狗還是女狗狗。”

“男的……”他差點說公的,但是想了想改成了男的。但是通常他們講性別的時候,會說饕餮是雄性。

“真可惜,還想着他如果是女狗狗的時候如果生小寶寶送我一隻。”

語氣中滿是失望。

“嗯,如果他以後有寶寶,我送你一隻好了。”李初元默默的將自家的饕餮出賣了。

兩人轉了一會兒後回來景容的護身符已經完成了。而他對李初元道:“元元,你的學妹天生邪骨容易被鬼怪附身,所以在學校中時你要照顧一下。”

當蘇琳琳聽到這句話就覺得自己隱藏這麼多年的祕密竟然被這麼簡單的說出來,而且學長還一副我早知道的模樣,不由得有點鬱悶。自己隱藏了這麼久,到底是爲了什麼啊?

不過多一個人知道自己好似輕鬆了不少,終於又有一個人可以與自己商量了嗎?

李初元倒是滿口的答應了,心裏其實還挺高興的,以後似乎多了個理由可以光明正大接近她了。可是,自己爲什麼要接近她,誰能告訴他一個可以讓他信服的理由?

可沒想到,等蘇家父女一走,自己那個向來少言少語的父親竟然道:“元元,男女的感情也是生命體驗的一種,有喜歡的女孩子就去試着交往一下。”

“不必了,我現在還沒到那個年紀。”

自己是高中,高中生的目標不就是學習,然後考到好的大學嗎?戀愛什麼的,不都是上大學之後纔開始的嗎?

他這個人做事很有原則的,所以不想突然間跨越那層不應該跨越的關係。

景容也沒有說什麼,他最不想嫁的女兒天天想着一個想來搶他女兒的男人。而自己那個明明可以拐回來一個小姑娘的兒子卻怎麼也不開竅,爲人父母什麼的還真是讓人操心啊!

他繼續看報紙,或許指不定哪天這個兒子就想通了,到時候只怕沒準還能早婚呢!

其實他的想法是,早點娶兒媳婦,畢竟那是娶回家來。然後晚點嫁女兒,因爲那是嫁出去。

但是,事情似乎總是脫出他的想象。

李初元沒想到自己只不過一瞬間閃神就被父親看出來心情了,雖然他只是對蘇琳琳有那麼一點在意,完全還沒有到喜歡的地步吧,再說時間還早,人與人之間總要慢慢的相處才知道對方怎麼樣。

於是,這樣一相處就相處了一年。

蘇琳琳上二年級的時候仍是她們全年級的學霸,同時還有了一個奇怪的外號叫禁慾貓。

因爲時間長的相處大家似乎也知道這個學霸的小性格了,首先她確實是讓人嫉妒恨的學霸,但是也是個長相甜美可愛的女生。尤其是雖然外表十分的嚴肅,辦起事來公事公辦,但是卻意外的十分可愛。比如,通常會因爲在學校裏迷路耽誤各種時間,或者是在上課的時候意外的睡着,醒來後如同一隻迷茫的小貓。 本來就是一位青春美少女,在課堂上伸了個懶腰,然後又卟嗵趴在桌子上睡着的情形任誰見了都會忍不住覺得可愛吧。何況她一向是以嚴肅和學霸著稱,所以形象這樣的顛覆讓大家都吃了一驚。吃驚之餘不由得知道了,原來每個女孩子都有可愛的一面,所以就她就多了這個禁慾貓的外號,然後傳遍了整個學校,包括三年組的學長們也都知道了。

禁慾——貓?

微笑——狼。

嗯。還挺相配的嘛,在聽到這個外號後,李初元第一個反應就是這個念頭。然後想了想,不對啊。過去的一年中她與學生之間的關係並不怎麼好,連同班同學都不是相處的十分融洽。怎麼現在卻多了這樣一個外號?禁慾系加上可愛的貓,真的很吸引人有木有?

禁慾的女生是男生的最近,因爲得到他很有成就感。

貓是個很可愛的動物,不光是男生連女生都很沉迷。所以,爲什麼李初元有一種學妹很快就要被搶走的錯覺?

不對,她是她自己是自己,控一個妹妹已經夠操心的,不能是妹妹都得控一下啊?

李初元是個堅定的人,他決定了自己大學纔去想着交女朋友,所以就沒有向那方面想。

但是做爲一個控制慾很強的人,他決定以後要嚴加看着她一些,因爲沒準什麼時候她就有可能被別人勾引了去。

一夜成歡:邪惡總裁壞壞愛 事實上他擔心的很對。做爲整個學校中比老師和校長還要嚴肅的人很難有人想象她能收到情書,而且情書的對象還是校長的兒子,典型的富二代。

說起這個富二代可不是走後門進來的,他的學習在整個學校裏也是非常好的,名氣絕對不亞於微笑狼的李初元要弱。相反,李初元之所以被認爲人氣排名第一的他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爲他那張臉太過出採,否則也許排第一位的就是那位校長的兒子了。

李初元深知道這一點,所以在她呆呆的看着那張情書的時候感覺到手心有點冒汗。

她要同意交往了怎麼辦,自己是應該阻止還是應該阻止?自己的妹妹他可以光明正大的阻止,但是對於叔叔家的妹妹自己還管就有點過份了。不,那應該說是狗拿耗子多管閒事了。

但是,沒想到她竟然回頭道:“學長?你有事找我嗎?莫非,你家的饕餮有女朋友了嗎?”

這姑娘,惦記錯方向了吧?

李初元覺得非常的憋屈,但他仍然笑着,道:“還沒有。”

“那要等到什麼時候?”蘇琳琳嘆了口氣,臉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而李初元看着她手中的書信,笑着道:“沒想到那位學弟竟然對你感興趣,你們什麼時候那麼熟了?我記得,他和你不是一個班吧?”

“是啊。是三班的。”

“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認識?”

蘇琳琳想了想,她也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認識這位了。

李初元微笑道:“那他還真是大膽呢!”

“是啊,但是我應該去正式的與他說一聲對不起,因爲畢竟是第一次收到的情書麻。”蘇琳琳雖然對那個男孩子並沒有什麼感覺。但是人家寫了情書給她,總是要回一下免得太過失禮了。

但是這話聽在李初元耳中卻不是那種味道了,他感覺到蘇琳琳的意思是,這個男人因爲是第一個寫情書給他的,所以意義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