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之前還是一副勢在必得理直氣壯地樣子,一下又虛弱的跟個霜打的小白菜似的,這會兒又……

這一人一蛇還真不愧是一對兒,主人和寵物,都是兩副面孔呢!

【叮,莫星河情緒點+10.同時開始任務,學習醫術,時間不限,完成系統考核即可獲得 吃人嘴軟,拿人手短這點在銀靈這小東西的身上體現了個淋漓盡致。

這會兒乾脆整隻都纏在了蘇葉的手腕上,動都不帶動的,一副完全遺忘了莫星河這個主人的樣子。

「小勢利眼。」莫星河佯怒道。

這小東西倒是聰明,知道他現在沒法給他飲用血了,找到了蘇葉之後就直接賴在她的身上不走了,還省了他勸說它保護她了。

「怎麼,你還吃醋了?」蘇葉見著他這樣子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吃醋?我吃什麼醋,我這人啊,最不喜吃的便是醋。」莫星河答道。

「行,你不喜歡吃醋,我記得了。」蘇葉點著頭,倒是真的記下了這人不吃醋的事情。

不過後來卻是發現,這人真不吃醋,只不過……本身就是個醋罈子罷了。

當然,這都是后話了。

「你怎麼會吃玄陽散那東西?」莫星河突然問道。

「玄陽散?」蘇葉疑惑地看著他,根本就不知道他說的是個什麼東西。

「對,就是那東西。並且如果不是我診斷錯的話,你體內應當是還有蠱。」莫星河蹙眉,整個人也隨之嚴肅起來。

「中蠱?」

蘇葉驚詫的看著他,被脂肪堆積的小眼睛也睜得老大。

「沒錯,就是蠱。通過傷口進入體內,最後像是一條毒蛇一般生於腹中。初時只是發熱,卻是讓人看不出原由。只能按照正常的方子來用藥。如此一來,那些初時所用的葯都成了蠱蟲的大餐。身體變虛,體內經脈紊亂,開始變得肥胖,這種肥胖不是循序漸進的,是一下子變胖,後來越來越胖。」

莫星河說著眉頭越皺越緊,這樣下去的結果只有一個,就是死。

身體肥胖異常,再任其發展下去,下地走路都變成了難事,吃的不多身體卻日益增肥,等待她的只有死路一條。

「什麼?」蘇葉一陣心驚。

這到底是誰這麼毒,居然會在這具身體裡面下這種毒?

雖然心驚害怕,蘇葉還是決定問個清楚,畢竟莫星河突然就轉口說了這個,總覺得怪怪的。

「可你又怎麼會知道?我打小便胖……」話雖這麼說,蘇葉聲線卻還是有些發顫。


身體裡面患著這個病,對她減肥是個大難題不說,就她還能不能活下去都是個未知數了。


「你忘了我是誰了?」莫星河挑眉,一副你問的什麼白痴問題的表情。

蘇葉想起來剛剛那群人說的話,小聲道:「毒醫……」

「我是毒醫,既能救人,也能殺人,對蠱毒這東西,更是擅長。」每每說起來自己的優勢,莫星河都是一副很驕傲的模樣。

「所以,你就光看我就能看出來了?」蘇葉還是有些懷疑,她知道古時的醫術都很牛批,但是只是看她幾眼就能看出來這些也實在是太邪乎了吧?

合著他那眼睛是x光啊?

「說你傻你還真就不能聰明點啊?」莫星河斜睨她一眼,又道:「你忘了剛剛我抓住你手腕的事情了?初時你想要將手抽回,我沒鬆開,就是因此。因為確定了,我才鬆開,不然你以為就你還能掙開我?哪怕是我受了傷,桎梏你那點兒力氣還是有的。就是你這丫頭實在歹毒,直往我傷口上砸。」

越說,莫星河的語氣越是哀怨。

「噗!」蘇葉沒忍住笑了出來。

他說的好似很可憐,但她怎麼就那麼想笑呢?

「還笑,你這丫頭,我明明是幫你,你還如此對我!白眼狼!」莫星河很是不滿的看著蘇葉。

「行行行,我不笑了,我不笑了還不行嗎?」蘇葉憋住笑意,調整了下表情,有些無奈的為自己辯解道:「那你剛才為什麼不直接說呢?你是在給我診脈而已,搞的好像是要殺了我滅口似的,我當然會害怕啦!」

「哼,狡辯!」莫星河傲嬌的別過頭,一副懶得再搭理蘇葉的模樣。

「行,我狡辯行了吧,我也算是對你不薄了,那藥水我自己都沒捨得用呢,身上僅有的那兩瓶,都給你用了一瓶半多啦,還不夠意思嗎?」蘇葉也是不滿的撇嘴,輕哼一聲。

「你那藥水……」

「不許問,祖傳的,無可奉告。」蘇葉還不等他話說完就直接斷了他的話。

「奧。」莫星河彷彿是失去了興緻,冷淡的出聲。

【宿主姐姐,你將生命之水給他看也沒關係,生命之水僅系統出品,不可調配的,所以也不用擔心方子外傳啦~】

聽到小a的話,蘇葉又看了看似乎閉嘴不打算再說話的莫星河,想了想身體裡面可能還有一個蠱蟲……

「你……真的很好奇那個?」

「哪個?」

「我那個藥水……」

「家傳的東西我不便想看,你留好吧。」



「其實若是你真的想看看的話,我也可以給你,畢竟都在你身上用了那麼多了。不過呢,我有一個條件。」蘇葉思索一番過後開口道。

既然系統都說了可以,那麼她何不利用這個來換莫星河的相助呢?

蠱蟲他既然說了,那麼肯定是有可能消除的……

「說說看。」莫星河沒有立刻答應,但若是細細的看他眼睛,便能發現他微垂眼帘下的眼眸中,滿是對此的勢在必得。

「你幫我消除體內的蠱蟲,我的藥水便贈與你了。」蘇葉似乎是下了很大一副決心的模樣道。

「不是僅剩這半瓶了嗎?我不會要的,不過我在這兒養傷的這段時間,就暫時交予我保管吧。」莫星河也不是個貪心的人,只是單純的出於一個醫者的探索心理而已。


「好,聽你的。」蘇葉說完眼睛便是直勾勾的盯著莫星河,想看看他怎麼給她消除體內的蠱蟲。

說來還有些好笑,她還沒有看到過蠱蟲這東西呢。

「你體內的蠱,我暫時沒有辦法幫你消除。」莫星河有些遺憾的說道。

「……為什麼?」

「我傷還未恢復,坐起來都是難事。雖有內力,卻也是沒有辦法,況且我銀針也未帶在身邊,等我傷好,會回來幫你消除這蠱的。」莫星河很是認真的說道。

雖然這人看起來弔兒郎當的不靠譜,但他在說這話的時候,蘇葉卻是覺得意外的可靠。

「好,一言既出……」

「駟馬難追。」莫星河立刻接上,嘴角也是微微上揚。

這丫頭,也挺有意思的。

一番協議過後,蘇葉覺得時間差不多了,現在又有銀靈護身,底氣也足了,應該是可以出去找食物了。

「那我便先出去了,帶回來些吃的予你。」蘇葉看向莫星河道。

「好,去吧。」莫星河沒法起身,便是微微側頭看著蘇葉回道。

「你自己真的可以吧?」蘇葉看著他這沒有穿著衣服果i露在外的上半身,有些擔心。

他沒有衣裳,也不能動,身上還有傷口和血,把他自己一個人給留在這兒,她還真是有些不放心。

「丫頭你儘管去就是了,銀靈會做好一切的。」莫星河很是愜意的閉著眸子,彷彿他躺的不是山洞的木板床,而是五星級酒店的豪華大床房。

蘇葉看著他不由得微微愣住。

這人……果然是個奇葩。

「好。」搖搖頭,蘇葉甩開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轉身匆忙的離開了,也沒有再多問銀靈到底能夠有什麼辦法。

不過她心中也隱隱有些數的,剛剛銀靈能夠操控一些毒蟲蝙蝠類的東西過來,這會兒離開之後說不定還能夠這樣做,只要不會來人的話基本就不會有什麼大問題的。

「這人還沒有衣服呢……」蘇葉想起來他還一直光著身子的事情,不禁有些發愁。

那人雖瘦卻是格外的高,她的衣服穿在他身上是不合適的。

不過,就算是合適他也穿不得,因為她自己還沒有衣服可以穿呢……

相似的身型……

蘇葉靈機一動,腦海里閃出來一個人的身影。

小叔叔!

他回來肯定會帶衣服的,小叔叔是練武之人,雖然不胖身子卻是精壯的,莫星河與之相比就顯得有些瘦弱了,不過身長上還是很合適的。

有了打算,蘇葉便是直接往回走。

去借套衣服,也是回家拿個採藥的竹筐,畢竟她現在是空著雙手的,雙手能拿多少東西?

採藥是個出來的好理由。

銀靈纏在蘇葉的手腕上,那叫一個安詳。

它先前覺得她長的不好看,是個醜八怪,現在卻是愛蘇葉愛的緊,恨不得一刻都不與她分開,她的血實在是太香了。

好想……舔一舔啊!

這種想法在銀靈腦子中產生的同時,它伸出舌頭在蘇葉的胳膊上面舔了一下。

「嘶……」

蘇葉頓時渾身一哆嗦,整個人都緊張起來,炎炎夏日中雞皮疙瘩更是起了一身。

「嘿,小東西,你別這麼突然啊……」見銀靈沒有再繼續的動作,蘇葉心有餘悸的小聲開口。

雖然說她已經做好了要用自己的血飼養這小東西的準備了,但是它經常突然的來上一口她還是接受不了的。

銀靈聞言,抬起小腦袋看著她,眼睛里一片茫然。

不是說好了會給它吸血的嘛……

「誒,你不要這麼看我。我沒說不讓你飲我的血,只是說你這樣突然咬上一口我會害怕。」蘇葉說著思索一下,沉吟道:「不如這樣吧……我們來定個時間,每天到了那個時間的時候你就可以飲血,但是平時是萬萬不能在我身上啃咬的,你能聽明白嗎?」

銀靈雖然疑惑,卻還是很乖巧的點頭。

有奶就是娘,她說啥是啥。

「乖啊~」對於銀靈乖巧的樣子,蘇葉還是很受用的。

「你在和誰說話?」

突然,一道聲音在蘇葉的身後響起。 「小叔叔?」蘇葉被嚇一跳,猛的回頭,就看到蘇戟站在她的身後面帶微笑的看著她。

現在在山的入口這邊,還沒到村子呢。她還真是沒有想到,她和這個小叔叔居然這麼有緣,總是能夠遇到。

「怎麼了?剛剛在跟誰說話?看你心情挺好的。」蘇戟笑著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