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翎點點頭:“放心,如果真要對咱們動手,這一路而來,有太多的機會,他似乎是在觀察着什麼,蘇兄,你小心了,他有八成的注意力現在都放在你身上了。”

蘇言一陣苦笑,直接開始傳音:“你說是不是爲了蒼翎的頭顱來的?”

“這個還真不好說,或許是敵對的力量也不一定,又或者是認錯人了,起初注意力我們可是平分的,現在都傾斜到你那邊了,總之小心一些便是。”古翎道。

兩人不再說話,而是和絕大多數人一樣,在外面等着。 短短片刻,就有上百人慘死,遠處,古翎腳踩長劍,蘇言揮舞着黑翼,震驚的看着山門崩塌,火焰燃燒。

“當真欺負我白羽門沒人嗎?”幾聲爆喝聲響起,火焰中,一個手持巨大鬼頭刀的三眼大漢,哈哈笑着從中出來,一腳便將地面踩了一個巨坑,而後便是十一名第四步的仙人從不同方向而來,將他團團包圍。

這十一位,便是蒼翎仙君一手提拔的門內人,一個個擁有着地仙的修爲,仙君出事,最害怕的就是被人趁火打劫,故而他們全都自天庭返回。

很快,又有數百位第三步的僞仙從山門出來,憤恨的盯向此刻被包圍的大漢。

“你到底是誰,爲何破壞我白羽門的隱庫?”一名地仙手持長劍,一指大漢怒道。

“哈哈,什麼破隱庫,蒼翎就那麼點能耐,裏面好東西一個都沒有,記住了,你爺爺我叫鄔多,來此取回自家東西,你們還是滾吧,讓那位出來,否則,白羽門可就要真的落魄下去了。”

名叫鄔多的大漢舔了舔鬼頭刀上的血,盯向這十一位地仙,屬於仙王的氣息猛然擴散出去,讓的十一位地仙臉色一變,齊齊退開。

“這個叫鄔多的人好強,怎麼敢來直面挑戰白羽門?”

“大家快散開,有好戲看了。”

“白羽門真是深不可測,十一位地仙,不得了啊不得了,我聽說他們還有三位頂級妖靈師呢。”

“此人,可能要遭殃了。”

…………

“是他!”蘇言很快就認出了鄔多,滿臉的驚喜,而後急忙在四周去搜尋無生,但是卻沒發現,但他知道,無生一定在周圍。

“古兄,幫忙!”蘇言連忙道。

“什麼?”古翎原本是看戲的,蘇言直接打斷他。

“還記得我跟你說的無生旁邊的那位高個子大漢嗎?”蘇言一指鄔多。

古翎露出恍然大悟神色。

“幫我看看,他在哪裏?拜託了!”蘇言此刻恨不得長十隻眼睛去搜尋無生的下落,古翎見過無生的畫像,只好拜託他幫自己留意一下了。

“放心!”

шшш★ ttκan★ ¢Ο

…………

“別人素知白羽門是靠着蒼翎仙君一步步發展起來的,甚至培養了十一位地仙,三位頂級妖靈師以及二十多萬門徒,但是,從來沒人想過,蒼翎又是誰拉扯起來的,我說的對吧,仙王蒼淵!”鄔多看向燃燒的白羽門,哈哈笑道。

但是,卻無一人迴應。

“怎麼,還不想出來,再不出來,這十一位地仙,可就要獻祭我這大刀了,好久都沒有飲仙血了。”鄔多話語落下,手中的鬼頭刀頓時鬼聲長嚎,周圍更是冥火灼空。

“古神九大天王之一的修羅王羅睢,是你什麼人?”就在這時,一道蒼老的聲音突然在這片天地響起,然後一個臉色發白的老者,揹着手慢吞吞從深山走出來,只是寥寥幾步,就已經到了山門之前。

而他此刻所散發的修爲,赫然又是一位仙王層次。

“哈哈,你這老倌還是識貨的,本將正是修羅王麾下第七軍士,看你這樣子,應該是從厄蒼左手那裏悟到了鬼蟒的神通吧,自私的人族,要是你們天庭知道,厄蒼曾經分裂的左手,竟然會被你們得到,然後藏在凡間研究,不扒了你們的皮纔怪,”鄔多哈哈大笑,似乎向着所有人在喊。

蒼翎仙君的師尊,同樣是其叔父,仙王蒼淵眼睛一眯,竟然直接成了三角豎瞳,閃爍着兇殘之光,在其身後,更是盤旋出一道有些虛幻般的黑色蟒影,它們長着三顆腦袋,吐着蛇芯。

而此刻,所有都大驚,甚至齊齊後退一大圈,他們怎麼也沒想到,白羽門竟然還隱藏着一位仙王,而所謂的蒼翎仙君,只是擺在明面上的人。

更加恐怖的是,這位三眼大漢,竟然是傳說中的古神,貌似身份很高,還有什麼厄蒼,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你爲什麼要跑來找死呢,古神如今越來越坐不住了嗎,你們這羣喪家之犬!”仙王蒼淵說完,聲音突然冷冽起來,瞬間化爲三道一模一樣的身影,腳步踩在虛空,猛然向着鄔多而去。

“哈哈,來的正好,讓爺爺我來領教一下如今搖光仙王的戰力如何,是否還像從前那般!”鄔多哈哈一笑,直接掄起鬼頭刀與蒼淵站在了一起。

只是短短片刻,就已經交手數萬回合,周圍的其他人甚至於那十一位地仙,也全都遠遠散開,這種程度的戰鬥,有時候觀戰一下,都會喪命的。

兩位仙王的戰鬥,一位還是古神,這是最爲難得可見的,平常根本不容易見到,古神啊,許多人在星空都沒機會碰到,當然,如果碰到了,也是你喪命的時間。

此刻的蒼淵手裏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把巨大的毛筆,雪白毫毛化爲匹練呼嘯而出,與鄔多的鬼頭刀硬憾在一起。

狂暴的勁氣自四周不斷橫掃開來,讓人膽寒。

蘇言則一直觀察着四周,鄔多不可能一人以身犯險,明知對方有仙王坐鎮,還跑來挑釁。

這樣的戰鬥持續了五十多息後,塵土飛揚,戰火燃燒,蘇言猛地發現,原本源源不斷從白白羽門趕來的衆多第三步僞仙長老們,本來在遠處觀看和戒備的,其中有一個人揹着一個匣子卻是悄悄後退,趁着沒人注意和目光被吸引,直至遠離衆人,悄然向着外面這些圍觀的人羣而來。

他不是無生,相貌有很大的改變,但是蘇言卻無比的肯定,他就是無生!

蘇言揮舞着天使之翼猛然向着那道人影而去,片刻就到了無生的面前,無生此刻心神顫抖,藉助鄔多的調虎離山,唯一的仙王,所有的地仙以及衆多第三步的長老,他利用鄔多交給他的東西,輕易的找到了厄蒼的左手,並帶了出來。

計劃進行的很成功,就在他已經按照約定好的,偷偷離開時,一道身影從天而降,擋在了他的面前。

看着蘇言的樣子,無生露出一絲苦笑:“兩年不見了吧!”

“海清呢?”

“死了!”無生淡淡道,似乎在說一件無關痛癢的事。 “死了?”

在聽到無生說出的這句話時,蘇言心裏一顫,但看着無生輕描淡寫的樣子,第一時間就否定。

“不會的,你在騙我。”

“好吧,我在騙你!”無生聳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蘇言氣的雙拳捏的嘎嘎作響,這種敷衍還能再明顯一點嗎。

“她,到底在哪裏?”蘇言此刻近乎咬牙切齒道。

無生臉上的妝容漸漸變幻,直至成了之前的樣子,他看了一眼鄔多和蒼淵的戰鬥,扶了扶身後的匣子。

“好吧,她被我藏在一個非常隱祕的地方,等會我告訴你,反正她對我無用,頂多算個拖油瓶,當初帶着你那兩個相好的,純粹是爲了以防萬一,但沒想到,古道之外,竟然會是如此這般輝煌的世界,放心吧,同出一家人,我不會害她們的,”無生一副很認真的樣子。

蘇言當然不會相信,他的身邊跟着一位古神的神王,他不知道無生是投靠了古神還是短暫的合作,但是一旦讓他離開,你覺得他和古翎兩個能從無生那裏逼問出什麼嗎。

當初爲了對付一個蒼翎仙君,近乎用完了所有的手段,一名仙王,還是古神的,蘇言可真的沒半分信心。

“不會傷害她們? 韓娛之崛起 那清婉怎麼回事?”蘇言繼續逼問。

無生輕笑:“那是個意外,人家自己逃走的,我有什麼辦法,雖然我這不是狼窩吧,但總比落入虎口強,小子,看在同出一個地方的,趕緊滾,我還有正事要辦。”

“你今天不告訴我海清的下落,就別想離開!”蘇言說完,手中的烈焰長劍而出,古翎也是趕了過來,畢竟他的修爲要比蘇言強上一絲。

很快,這裏的情況就引起了好幾人的注意,也不能和蘇言託下去了,畢竟他身上的東西很珍貴,爲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懷疑和戒備,只有他們兩個趕來,根本沒有援軍的,再拖延下去,可別有對方的人而來。

“小子,別以爲你能攔得住我,否則,真別怪我不念舊情了!”無生身上屬於日輪境巔峯的修爲釋放,龐大的氣勢直接逼退了兩人,而後飛快的逃離。

“你給我站住!”蘇言天使之翼的速度很快,但還是第一時間追了上去,一個第二步巔峯,一個第三步巔峯,相差的境界不是一星半點,但是若論速度這塊,天使之翼原本是系統雷靈翼,最後融入了鳳凰遺骨的加成,卻是非常之快的。

蘇言再次擋在了剛剛跑出不到百丈的無生,擋在了他面前。

無生這下是真的怒了,鄔多那邊已經暗自警告了幾次了,這件事可涉及到了他的未來,千萬不能出變故。

無生看了一眼快速趕來的古翎,壓低聲音惡狠狠道:“小子,你別逼我說出你的身份,否則,七界再無你的容身之地,和那寧清婉一樣的下場。”

“我也告訴你,你以爲告發了我,你能逃掉,別忘了,你我一樣,大不了魚死網破,”蘇言一點也不懼威脅。

“呵呵,你也看見了,老子如今站在古神這邊,本就是七界對立面,他們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無生直接一副滾刀肉的樣子。

蘇言眼睛一眯:“哦,是嗎,那想必古神那邊,也好奇呢,你是曾經九黎真界九號位面的梟雄不假,千年佈局,爲求成仙,但是,在這片星空中,僞仙之上,還有太多強者,你就敢保證,古神們不會對你搜魂,你說的話想必沒有他們親自驗證來到準確。

別人搜魂最多傷害魂魄一些,修養個幾年就好了,但是你,只是真正無生的一具分身而已,無生已經死了,當着我的面消散的,因爲蝶舞被我救活了,你敢保證,你這半副魂魄能經受得住?”

無生卻是什麼也不說了,只是盯着蘇言,古翎趕來,從前方擋住:“蘇兄,小心!”

古翎如今只有星辰境中期的修爲,就算有各種保命手段和祕法,最多提升到星辰圓滿的戰力。

面對如此之強的人,古翎本該不來的,但是,他還是來了,並站在了蘇言面前,這讓蘇言內心充滿了感動。

“好吧,我可以告訴你,她在道晨真界,具體其它我真不知道,”無生這次直接了當道。

蘇言並不讓,前前後後的幾次話裏,他已經無法確定無生所說的哪句話是真,又哪句是假。

白羽門已經有好幾名第三步的僞仙向着此地而來了,無生直接掏出一枚帶血的白色玉牌拋給蘇言。

“她真的在道晨真界,信不信由你!”說完後,無生趁着蘇言一接玉牌的功夫,飛速逃離。

蘇言一把接過玉牌,看着上面的血跡,眼睛一紅,這玉牌他認識,這是從系統倉庫兌換的,當年,海清爲了救他,生機全無,人也變得蒼老不成樣子,被司徒劍南帶回司徒家。

他一路找了過去,在司徒後山的銀杏樹下,見到了那個衰老的她,不知道該怎麼打招呼,只好從系統兌換了一些,當初在紫陽山脈,幫海清考覈而找到的那些玉牌,利用小白引起注意而打招呼。

但是沒想到,這玉牌她還保留着,可是,這上面的血跡到底怎麼回事?海清發生什麼事了?

難道她真的……

不知道爲什麼,他腦海中浮現出那捲軸上,清婉被蒼翎重重一擊的場景。

他猛地轉過頭來,看着無生逃跑的背影,聲嘶力竭怒吼起來:“無生,你把她還給我——”

而那邊的仙王蒼淵,也是察覺到了厄蒼左手被帶走,與鄔多邊戰鬥,其中一道分身直接向着無生追擊而去,這個時候的十一位仙人和數百第三步白羽門人,也是臉色一變,飛速去包圍無生。

“蠢貨!”鄔多分開身來,看了一眼蘇言,早就應該滅口的,這下毀他手裏了吧。

鄔多迅速向着無生追擊而去,第一時間就超過了蘇言,猛地隔空一拳,直接將這壞事之人打飛出去。

“蘇兄——”古翎連忙俯身下去,蘇言更是在地表轟然一聲,砸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噗!

蘇言一口血直接噴吐出來,古翎連忙來到身前:“蘇兄,沒事吧?要緊嗎?”

“追,追上他,快、快去,我,我沒事。”蘇言捂着胸膛凹下去的深坑虛弱道。

“可你——”

“去啊——”

“好,你多保重,他跑不了了。”古翎咬牙道,而後駕馭着飛劍直接尾隨衆人而去。

“這次,我一定,一定會將你找回來的,海清,我保證!”蘇言踉踉蹌蹌站起,眼神飄忽,眼角的紋路再次被心神的執念所驅動,時隱時現而飛去…… 面對戰局的突然轉換,許多人有些沒反應過來,怎麼打着打着,仙王的其中一具分身跑了,而且很快,那個叫鄔多的古神也是追了上去。

“該死的!”見到仙王追擊而來,無生一陣謾罵,都是該死的蘇言,如果不是他,自己早就逃了,面對一位仙王和十一名地仙以及數百名第三步的僞仙,他能逃到哪裏去。

“調虎離山,真是好大的膽子!”蒼淵氣急敗壞,長久的幕後安逸,今天竟然會被人給騙了,這是很屈辱的一件事。

轟!

蒼淵一擊凌厲的攻勢而過,無生險而又險的躲過,但還是被無敵的氣浪給掀飛出去數遠,待到穩住身形時,周圍已經被十一位地仙團團包圍。

“這可真的是——”無生面對趕來的蒼淵仙王難看的臉色,頓時不知道該如何自處了。

下一刻,鄔多而來,落於無生前面,而後狠狠的看向無生:“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婦人之仁,如果早點將那些不絆腳石清理乾淨,何故有現在的局面。”

無生卻是什麼也沒說,而是取下背上的匣子。

“將它還給本座,我可以放你們離開,”蒼淵看着無生手中的匣子,竟然打起了商量,足可見,它對蒼淵的重要性。

眼看着周圍其他看熱鬧的上千人遠遠圍了過來,鄔多卻是哈哈大笑起來:“真是可笑,我族十二魔靈厄蒼的左手,豈是你能說要回去就要回去的。

當年雖然厄蒼暗月真界天帝打的粉碎,但這麼多年下來,各種軀體碎塊已經被我們整合的差不多了,你偷偷藏其左手,給你悟了一門神通已經是給足了你面子,如果不是用祕法探知,找了那麼多地,還真沒想到,最後的左手給你拿着。”

“魔靈厄蒼的左手?那個人手裏拿的是魔靈的手?不會吧。”

“白羽門真是可怕,竟然偷偷藏了魔靈的手。”

“我可是聽自家仙人說過,各界天庭對於魔靈一直在研究,任何線索都不會放過的,這也太膽大了吧。”

“誰說不是呢,不行,不能讓古神帶走魔靈的軀體,否則,對於我們而言,就是災難。”

“那你打頭陣,別讓這位古神王跑了。”

“咳咳,還是算了吧,打不過——”

…………

蒼淵聽着周圍的議論聲,臉色更加的難看:“今天,你們倆誰也別想跑,抓一名古神的神王,交給天庭,想必有想象不到的好處。”

“哈哈,那你也要看能不能抓住纔是。”鄔多哈哈大笑,鬼頭刀一橫,而後暗自傳音無生:“保護好它,如果真的逃不出去,我會以命給你開闢出一個空間裂縫,直通星空深處,記得,一定要將它帶回我族,媽的,要不是看在你能與沉浸了數萬年而不動的魔靈厄蒼起共鳴,爺爺我纔不會給你這麼拼命呢,一切,爲了我神族!”

鄔多直接而上,無生則看着不斷戰鬥的鄔多,以及周圍十一名圍過來的地仙,一陣苦笑:“鄔多啊鄔多,你讓我一個日輪境的人怎麼保護啊,我是有很多底牌,但是,也得有個限度啊!”

中國靈異協會檔案 無生看着周圍一個個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的地仙,看了看盒子,這件事是自己搞砸的,雖說古神那邊有幾個人很看重自己,看重的不是他的天賦,而是與厄蒼的共鳴,但是,如果真的將鄔多這位神王留在這死去,他的下場,估計很不好。

更何況,他也堅持不了等着鄔多打敗那位蒼淵仙王啊。

無生看着這盒子,突然露出大白牙,向着圍過來的十一位地仙一笑:“我說諸位,這可是魔靈厄蒼的身上最後一個零件了,你們別過來,再過來,我就召喚它過來,將你們全都殺死。”

其中一名地仙哈哈一笑,在他眼裏,無生只是一個第三步的僞仙而已,自己這麼多同僚,連着老祖都還在,無生,已經跑不了:“行啊,你召喚我看看,我還沒見魔靈厄蒼長什麼樣呢,上一次的魔靈鬥嗒來我搖光真界,無緣所見,今天,讓我們長長見識。”

十一位地仙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宛若小丑的看向無生,無生從始至終臉上盪漾着微笑,先是祈禱了一番,如果真的召喚不來,他就只好用命跑路了。

想到初次見到厄蒼的身影,以及盒子中冥冥之中的感應和心跳聲,他真的很想試一試,雖然鄔多以及那幾位大人曾經告誡過自己,非第四步仙凡境不可操控,非兩人不可操控。

但是如今,可是生死關頭,而且,這幾萬年下來,厄蒼只對他生出了感應,到哪兒去找另外的搭檔,雖然很危險,但是他無生是誰啊。

“好啊!”無生笑着,一把扯開了匣子上的蓋子,一個佈滿鱗片的黑色手臂直接出現在所有人的眼中,那像極了普通人的左手,只不過擁有鱗片,五根指頭上的指甲猶如利爪一般。

在它的掌心中,還貼着一張血紅色的符篆,無生哈哈一笑,直接揭開符篆,只是瞬間,一股令得人頭皮發麻的波動,猛地從黑色的手臂中散發而開,連着周圍的空間,都是被震動得發出一圈圈漣漪。

這股波動,讓的所有人連忙後退,因爲它雖然猶如死物一般躺在匣子中,但卻彷彿魔爪一般,透着無盡的殺伐與凌厲,還有血腥。

這邊的氣勢直接讓的作戰的鄔多有所感應,他小心躲過蒼淵的一次攻擊,看着無生緩緩舉起厄蒼左手,不由怒罵。

“無生,你要幹什麼?”

無生哈哈一笑;“總不能讓咱們死在這兒吧。”

“你會死的!”鄔多氣急敗壞,他向着幾位大人再三保證過了,一定會保護好無生的,厄蒼能否再次甦醒過來,可還要靠他呢,可是,現在的他還只是日輪境巔峯,兩個最基本的條件,他目前一個都不符合啊。

“瘋子,你他孃的就是瘋子啊!”鄔多直接跨步向着無生而來,卻被蒼淵的攻擊給打斷,無生卻是直接將厄蒼左手按在了他的眉心處,閉上眼,冥冥之中去感應厄蒼的存在。

“遠古強大的魔靈啊,您最忠心的僕人已經找到你最後的軀體,我真心的懇求你,能聽見我的呼喚,降臨此地,取回屬於您的手,從此完整,我願與你合二爲一,我的身體,我的魂魄,我的一切都將獻祭給你,讓我們一同征戰,闖出您昔日的威名,讓的七界因我們二顫抖,召喚您,魔靈厄蒼——”

轟!

下一刻,無生手中的厄蒼左手劇烈的顫抖起來,整個天地,突然猩紅一片,而在天空之中,血雲縈繞,慢慢構成了一個龐大的虛洞,似乎有什麼強悍的東西即將從中而出。

無生激動的眼睛發亮,成了?

可是爲什麼,虛洞不是在他頭頂?· 蘇言此刻心中,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攔住無生,無論如何,也要從他嘴裏,得知海清的下落。

清婉已經被人迫害的,生死不知,海清更千萬不能出事了,否則,踏出古道,所經歷的這些種種,對他而言,就是無用和失敗的,他也不允許兩人有任何一人出事。

神王鄔多的隨手一擊,給他帶來的傷害非常巨大,如今雖然踉踉蹌蹌的往來趕,但眼神飄忽,頭腦發暈,腹中彷彿火燒一般。

神王太恐怖了,那位鄔多要不是趕着去追無生,全力一擊的話,他早就死透了。

萬古武帝 可就在下一刻,天空變成了血紅色,有點六耳獼猴出場的感覺,但不同的是,這股紅色,讓人心煩意亂,狂躁不已,更有濃濃的嗜血。

如果說六耳出場是火燒雲的話,如今的天空,便是由濃稠的鮮血染紅的,讓人膽寒。

一股陰冷至極的氣息從蘇言身上而過,讓他打了一個寒顫,身形一滯,直接從半空中落下來。

“不,我要,我要親自攔住無生——”蘇言哆嗦着,只感覺身上的血似乎逆流了一般,趴在地上,伸着手,腹中火燒般的看着遠處圍觀的人影,直接不甘的暈了過去。

在蘇言暈厥後,系統中,原本屬於灰敗之色的靈籠頁面,開始急速閃爍,直至下一刻,那扇禁門,隨着吱呀一聲,緩緩打開。

蘇言額頭以及雙眼上的紋路,頃刻間便浮現,構成了一片繁瑣的符文,符文流轉,直至匯聚成一團黑光,瞬間沒入天空。

彷彿炸雷一般,在血色的天空上,凝現出了一個巨大的血色漩渦。

遠處剛剛分開戰鬥的鄔多,看着發呆的無生,臉色先是震驚,而後便是狂喜,他,他竟然真的做到了,並且橫跨這麼長的星域,將厄蒼給召喚過來了,而且憑藉他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