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面的蒙面人被殺了兩人之後,也變得更加警惕了,再也不敢有絲毫的冒頭,只是用槍和對方的石子對攻,而天色也漸漸的暗了下來。

在燕京的英俊可不知道漢江市發生的事情,此刻他正享受着無邊的豔福呢,林若兮和龍妙妙還有幕婉兒,正爲這色狼展示着他花了幾十萬快買來的一件件的情趣內衣,三女那高聳的胸部雪白的肌膚,還有向走梯臺一樣的貓步差一點沒讓這色狼昂天長嘯。

唯一讓英俊失望的是,無論他怎莫說,三女都沒人願意穿那傳說中的神器丁字褲,這可是英俊最期待的好東西了:“好了看夠了嗎?看夠的話我可就換回來了,穿這衣服一點也不舒服。”龍妙妙俏臉紅紅的對英俊說道。

“妙妙你穿着衣服很好看,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胸部有點小,不如讓我在幫你變大一點吧,你看看若兮的多大穿起來多迷人,婉兒的也不小,我覺得這件事情你應該重視起來。”英俊一本正經的說道,說着就要身手摸向龍妙妙那並不是很大的胸部。

“哼,我這叫小巧可愛,胸部要那麼大幹嘛,你看看你的,還沒有我的大呢。”龍妙妙不滿的打開了英俊伸出的狼手說道,胸部小這一點也是她的一個痛,她吃了很多的木瓜和給自己按摩,每天晚上都看一遍有沒有長大但每次都很失望。

“小巧可愛,好吧,那我就不幫你變大了,你可別後悔哦嘿嘿嘿。”英俊嘿嘿一笑的看着龍妙妙說道。

“哼,你上次還說摸一摸可以幫我變大呢,在青陽山的時候你摸過了,也沒有變大過,現在還想騙我,我纔不上當呢。”龍妙妙俏臉羞紅的瞪了英俊一眼不滿的說道。

“那是因爲,我摸得少,你要是讓我多摸幾次肯定會變大的,你看看若兮的就知道了,這可是我的功勞。”英俊說着就來到了林若兮的身邊,一下子摟住了林若兮那性感的嬌軀,雙手在林若兮那毫無贅肉的小腹上撫摸着,惹得林若兮微微一顫。

“別胡鬧,就知道瞎說,妙妙和婉兒都看着呢。”林若兮給了英俊一個白眼說道,當着龍妙妙和幕婉兒的面讓英俊這樣在自己身上亂來,臉皮薄的她俏臉不紅纔怪呢。

而在漢江市英俊的別墅旁邊的另一棟別墅裏,鐵蛇帶着五六個實力達到凡級高手的兄弟快速的上了一輛麪包車向去藥店的路上快速的駛去,由於很多的兄弟都派往了全國各地的俊兮藥店,擔任着保衛工作或者主管之類的職務,所以留在漢江市的兄弟並不是很多了。

“他媽的,竟然有人敢偷襲強哥和峯哥,一定要宰了他們。”

“是啊,對了,蛇哥要不要把這件事情通知老大。”

麪包車裏的小弟們一邊檢查者手裏的槍,一邊看向鐵蛇問道,提起英俊衆人全都是一臉的狂熱,是英俊給了他們現在的一切。

“通知是肯定要通知的,不過現在老大在燕京通知了也沒用,還是先去救強子和小峯重要。”鐵蛇一臉殺機的說道。

而就在此時,一聲槍聲卻是響了起來輪胎爆炸的聲音也隨之響起,麪包車左右的搖晃了起來,開車的小弟立刻踩了剎車,麪包車停下來之後臉色難看的鐵蛇立刻說道:“趴下,從右面下車,左面有槍手。”鐵蛇說着,手裏的槍對着遠處的一片草叢就扣動了扳機,一聲慘叫從哪裏響了起來。 英俊和鐵蛇的對話自然也被睡在他身邊的林若兮聽到了,林若兮的俏臉變得有些蒼白“還好自己不在藥店,要是被襲擊的是自己的話,那林若兮都難以想象後果了。”林若兮後怕的想着。

“你們先不要亂來,以你們的實力去金三角會很危險,你們只要保護好我爺爺和父母他們就可以了, 至於藥店的事情,你們和張老請一個假,一切等我回去再說。”英俊聽了鐵蛇的話,想了想說道,他不相信金三角沒有高手,那裏可是下金蛋的地方,哪怕是一個地級高手也不是現在的鐵蛇他們能對付得了的。

鐵蛇也想到了這一點,只是被人襲擊心裏堵着一口於氣,纔想着殺過去的:“好的老大,我們會保護好你父母和爺爺他們的。”冷靜下來的鐵蛇說道。

掛斷了電話林若兮看着英俊說道:“英俊我們要不要趕緊回漢江市去,對了,還是趕緊給爸媽和爺爺打個電話吧,最近別再讓他們去藥店上班了,路上太危險了,那些人有槍的。”林若兮有些不放心的說道。

“放心吧,金三角的這些傢伙剛被光頭強和鐵蛇他們幹掉了一些人,想要再派人來至少也要幾天的時間,明天我陪妙妙去見見她爺爺然後我們就回去,正好漢江市還有事情等着我呢。”英俊安慰着林若兮說道。

林若兮聽英俊這樣說,也就不再說什麼了。

事情決定之後,英俊和林若兮就開始休息了起來,一晚上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第二天一大早林若兮洗漱完就開始做起了飯,今天英俊和龍妙妙要去見龍老爺子,龍老爺子在英俊去非洲的時候,林若兮幕婉兒已經被龍妙妙帶過去見過了。

而起牀的龍妙妙和幕婉兒再見到林若兮的時候,確是有些不好意思,畢竟昨天晚上她們可是偷看來着,而且還被英俊發現了,就是龍妙妙這個厚臉皮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吃飯的時候,林若兮看向龍妙妙和英俊說道:“妙妙英俊,今天你們兩個去龍家吧,我和婉兒就不去了,你們見到龍爺爺幫我們問一聲好就是了。”

英俊也沒有拒絕說道:“那好,若兮婉兒你們就收拾一下,等我見那老頭回來,我們就立刻趕回漢江市。”

吃完飯之後英俊就和龍妙妙離開了,龍妙妙的別墅和龍老爺子所住的四合院並不是很遠,兩人開着一輛商務車就向四合院而去,然而在在一個拐彎的地方,他們的車卻是和一輛保時捷敞篷車撞在了一起。

“他媽的,你們眼睛瞎啊,看不到前面有車嗎?。”開着保時捷敞篷的一個囂張男子,停下車之後看着自己被劃掉漆的愛車,指着同樣停下車的英俊就罵了起來,還不解氣的擡腳對着英俊他們的敞篷車就“砰砰”的踹了幾腳。

“王少,這種小事交給我就行了,他媽的還不趕緊的下車。”一個坐在敞篷車後面鼻青臉腫的傢伙走下了車,對着狂踹英俊他們商務車的年輕男子說道,顯然這傢伙被人揍過。

“你們幹什麼,剛剛明明是你們開車亂拐彎,居然還怪我們,咦,王者是你。”龍妙妙被人踹車,還被人罵氣呼呼的從副駕駛上下來,一看之下竟然是熟人,正是同在燕京的王家的王者。

“臭丫頭是你,他媽的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又見面了,那個小雜種呢,竟然敢踹我,我都說了我的老大是王家的人,居然還敢踹我,嘿嘿我找了你們一天了,現在看你們還往哪裏跑。”王者還沒有說話,另一個罵罵咧咧的聲音就響了起來,此人正是昨天當街調戲林若兮和龍妙妙幕婉兒被英俊狠狠教訓了一頓的魚哥。

“我叫你出口成髒,媽的,昨天沒揍服你,今天補上。”剛剛下車的英俊自然也認出了這囂張的掐着腰,一副我很叼你來揍我的魚哥,看着他臉上還是紅一塊青一塊的英俊二話沒說對着他就一腳踹了過去。

這次英俊用的力氣很大,那魚哥根本就躲避不開身體就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那王者的保時捷敞篷車上,落到地上之後就已經昏迷了過去,把原來還坐在副駕駛後座上的兩個美女嚇得一聲尖叫快速的離開了車子。

“小子你是誰,連我的人也敢打,你知不知道打狗還要看主人呢。”王者看到英俊出手如此的狠辣,雖然有些畏懼,但還是指着英俊的鼻子叫了起來。

英俊看着這個叫王者的傢伙,個子不是很高,名字挺牛逼但是和形象一點都不想配,這讓英俊很是鄙視,這傢伙和被他幹掉的王決長得有幾分相似,應該不是他的哥哥就是弟弟了。

“我是誰,嘿嘿,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亂拐彎還出口罵人這件事情怎麼算。”英俊說着就冷笑着向王者走去,臉上掛着不懷好意的笑容,看的王者忍不住一個哆嗦下意識的向後退了兩步。

“你,你想幹什麼,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是王家的王者,你應該是龍妙妙的保鏢或者護衛吧,我們王家和龍家可是一想井水不犯河水的。”龍妙妙剛下車就認出了王者,王者自然也認出了她。


“沒錯我就是妙妙的護衛,至於你們王家和龍傢什麼井水不犯河水和我沒有任何的關係,但是你招惹到了我那就必須要付出代價,正好我還缺一輛保時捷敞篷,車鑰匙拿來吧,在廢掉一隻手你就可以離開了。”英俊發現這王家的人總是找自己的麻煩,他決定在給王家上一點眼藥,所以這撞上來的王者算是倒黴了。

“小子,你欺人太甚,看我不弄死你。”王者身爲世家王家的少爺,那次被人這樣威脅過,這讓從小沒受過什麼委屈的王者哪裏受得了,在怎莫說他也是凡級高級的小高手,在英俊的刺激之下他對着英俊就一拳打了過去。

“既然你自己下不了手,那就我來好了,想要報仇的話記住,我叫英俊,我想你的父親和爺爺應該知道這個名字。”英俊獰笑着說着,快速的伸手,抓住了王者的手腕運轉紫珠一用力,咔嚓一聲骨頭斷離的聲音響起,緊接着一聲慘叫也跟着響了起來。

英俊沒有在理會抱着斷臂,在地上翻滾愛好者的王者,而是來到了那輛保時捷敞篷車處,把車鑰匙從車上拔了下來:“嘿嘿運氣不錯,又撈到一輛好車。”

龍妙妙看着英俊這一連串的動作,還有那霸氣的絲毫不把王家放在眼裏的話,眼睛裏面全是小星星:“真帥,夠無恥,我喜歡。”

“小妞,你說什麼呢,帥這一點我承認,你喜歡我也沒意見,反正我也喜歡你,但是無恥這一點和我可沒有絲毫的關係,你可不能亂給我扣帽子。”英俊聽到龍妙妙的話之後微微一愣的說到。


“好了,你一點也不無恥行了吧,走吧嘻嘻嘻。”龍妙妙和英俊再次坐上車離開了。

“英俊你一定要小心王家,王家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他們做事一向霸道護短睚眥必報。”龍妙妙也是燕京這個圈子裏面的人,對王家的做事風格很是瞭解。

“放心吧,我會注意的。”英俊摸了摸龍妙妙的頭說道,他知道這小妞是擔心自己會遭到王家的報復“哼,王家,他們不來找我的麻煩,我也會去找他們的麻煩的”英俊心裏想着。

在遭遇到王者的這件小事之後,英俊和龍妙妙再去龍家的路上就再也沒有遇到什麼意外了,來到龍家英俊立刻感受到了他被一雙雙眼睛盯住了,而且還都是高手。

“好嚴密的守衛。”英俊看着面前的四合院,和龍妙妙下了商務車說道。

“那是,這裏面可是住着我爺爺,走吧我們進去吧。”龍妙妙俏臉滿是笑容的拉着英俊進入了四合院,就在他們進入四合院的一剎哪一道紅光亮起,嚇得英俊一跳。

“咯咯咯別害怕,沒事的,那是紅外線探測儀,是探測進入四合院的人身上有沒有帶武器的儀器,每個進來的人都會檢查的。”龍妙妙看着嚇了一跳的英俊嬌笑着和他解釋着。

“還真是夠小心的”英俊暗想。

進入四合院之後,龍妙妙看到一棵老榕樹下坐着的六七十歲的老人,立刻開心的蹦蹦跳跳跑了過去叫到:“爺爺,爺爺我來了,有沒有想我啊,妙妙可是很想你呢。”龍妙妙跑到老人的身前,在老人的臉上親了一下撒嬌的說到。

“呵呵呵你還想我,現在有了小情郎了,我這個老人家可就要靠邊站了。”龍老爺子呵呵一笑的摸了摸龍妙妙的腦袋,看向另一邊正在打量自己的英俊說道,顯然他嘴裏的小情郎就是英俊了。

“爺爺你胡說什麼呢。”龍妙妙一陣不依的對老人說道,俏臉也變得羞紅了起來。

英俊卻是在此時正在打量着龍妙妙的爺爺,這個還沒見面就給他佈置任務去非洲的老人,對於老人那句小情郎的調笑,臉皮夠好的英俊卻是絲毫不在意。

“好了妙妙,都是大姑娘了還和爺爺撒嬌羞不羞。”龍老爺子說完就看向了英俊呵呵一笑的說道:“小夥子,見到我老人家也不打招呼,你小子是不是還在怨我把你派到非洲去的事情。”龍老爺子笑眯眯的看着英俊說道。 “嘿嘿老爺子我這不是看你和妙妙正在說話,我纔在一邊等着的。”英俊摸了摸頭嘿嘿一笑的看着龍老爺子說道。

“老爺子,你還是第一個敢這樣叫我的,不錯呵呵呵我喜歡,以後你就這樣叫吧,咳咳咳。”龍老爺子聽到英俊的稱呼先是微微一愣,緊接着就很是開心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嘿嘿老爺子真是英武不凡,不過老爺子你好像有傷在身。”英俊看着咳嗽的龍老爺子說道。

“爺爺,你舊傷又犯了。”龍妙妙輕拍着龍老爺子的後背,眼裏滿是擔心的神色。

“咳咳我沒事**病了,咳嗽兩聲就會好了。”龍老爺子聽到英俊的詢問,和自己的乖孫女的擔心,不在意的擺了擺手說道,他的暗傷是幾年前和島國的一個天級忍者戰鬥的時候留下的,雖然他受了不可治癒的暗傷,但那個島國人這卻是被他殺死了,當時這件事親可是震驚了華夏和島國的所有高手。

“老爺子我幫你看看傷勢吧,或許我能治好也說不定,你應該知道我可是開藥店的,等治好你的傷我們再談談我幫你保住了非洲那個下金蛋的鑽石礦,你如何給我補償的事情。”英俊說着就來到了老爺子的身邊,身手準備抓向龍老爺子的手腕。

而就在此時,英俊突然感到一陣的危機靠近,英俊眼中寒芒一閃運轉身體裏面的紫珠,快速的向着自己的左面踢出了三腿,每一腿都帶着呼呼的風聲彷彿可以撕裂空氣一樣。

而在英俊攻擊的地方,一道人影正伸出手抓向了英俊的脖子,但是在英俊踢出三腿之後,那抓向他脖子的人輕咦了一聲化抓爲拳,三個碎金裂石的拳頭向着英俊踢來的三腿迎了上去。

“砰砰砰。”三聲拳腿相交的聲音響起,正是英俊的三腿和偷襲之人的三拳硬碰硬的撞擊在了一起發出的聲音,

英俊感到自己的腿有些麻痛之感,但他卻沒有絲毫的理會,繼續運轉着紫珠的武力對着來人,又一拳對着襲擊他的人的胸口打了過去,同時另一隻手直接抓向了來人的手臂。

來人同樣抓向了英俊踢來的腿,一個肘擊打向了英俊的脖子,英俊的腿直接把抓向自己提出的腿的手踢開了,英俊比來人更快的速度抓住了襲擊她的人的衣服,直接一用力把他甩飛了起來,沒有絲毫的留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一聲慘叫響了起來,英俊卻是沒有理會慘叫,而是一腳踩向了那人的胸口,以英俊的力氣這一腳踩下去這偷襲他的人不是也會重傷的。

被英俊摔在地上感覺自己的骨頭都快全斷掉的龍一,沒想到英俊的攻擊居然如此的犀利,還沒等他回過神來就看到英俊的腳向自己的胸口踩了過來,他已經是談過英俊的力量了,比他的還要大,要是被英俊這一腳踩中的話那後果不敢想象。

“住手,快住手臭小子,剛來就想殺我的人咳咳咳。”龍老爺子眼中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看着幾招之內就被英俊摔在地上,眼看就要被踩死的龍一急忙的說道,說完就又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英俊,你幹什麼呢,幹嘛對龍一叔叔動手。”剛剛愣住的龍妙妙看到英俊把龍一重重的摔在地上,趕緊焦急地說道。

“,這老小子太不地道了,是他先攻擊我的,我只是反擊而已。”英俊面對龍老爺子和龍妙妙的質問,拿開了踩向龍一胸口的叫說道,現在他也看出來這偷襲自己的傢伙和龍三龍二一樣,應該都是龍老爺子的護衛。

“小子,好厲害,好狠辣,再來。”龍一一擡腿把英俊微微一頓的腳踢到了一邊,雙手一拍地面就從地上站了起來,一個跳躍的旋轉飛腿向着英俊的太陽穴就踢了過去。

“還來,你不是我的對手,既然你想受虐,那我就成全你好了。”英俊看着踢來的一腿冷冷一笑的說道,拳頭砸出退也快速的踢在了龍一那旋轉的身體上,在他的腿即將要踢在英俊身上的時候,整個身體直接被後發先至的英俊踢得橫了起來,拳頭直接打在了他的小腹上整個人都飛了出去,落地後痛苦的捂着肚子好一會兒才緩了過來。

“好了,龍一別和這小子打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小子可是在非洲殺了一個天級高手,等你突破到天級高級的時候在和他較量吧。”龍老爺子看着還是一臉不服要再上去和英俊打上一場的龍一說道。

“是啊,龍一叔叔好漢不吃眼前虧,英俊可是很厲害的。”一邊的龍妙妙滿臉自豪地說道。

而就在此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了起來,一個個拿着槍士兵從外面快速的跑了進來,直接把槍對準了英俊說道:“不許動。”他們剛聽到四合院裏的打鬥聲就向這裏跑了過來,而英俊是他們唯一陌生的人,自然把槍口對準了他。

“好了,這裏沒你們的事,只是兩人較量一下功夫而已,你們下去吧。”龍老爺子對着剛進來的士兵揮了揮手說道,聽了龍老爺子的話他們收起了槍敬了個禮就離開了。

“你是龍一是吧,那應該就是龍三三哥和龍二二哥的大哥了,你可不能怨我,誰讓你沒事在後面偷襲我的。”英俊臉上帶着笑容,對着臉上上有着難以置信,又有着不服氣之色的龍一說道。


“小子,你的古武到底是怎麼修煉的,看你這實力最少也達到了天級高級的實力了吧。”龍一感受到自己的小腹不再像剛剛那樣絞痛了之後,緩緩地從地上站了起來,看着英俊問道,也難怪他會這樣詢問,他現在天級初級的時候,和那些世家的上一代家主的實力兩黨,都是他經過四十年的苦練得來的,就這他也被稱之爲天才,看英俊的樣子也就二十多歲實力比他還高這怎莫能不讓他感到震驚。

“我是天才,是一個老頭非要收我爲徒,說我是萬年一遇的天才,我就跟他學了古武,莫名其妙就成了高手了。”英俊胡扯八道着。

“你還真是一個天才,我一直被別人說成是天才,和你比起來我發現這就是一個笑話。”龍一看着英俊雖然對他的話有所懷疑,但是對他說自己是一個天才這一點確實沒有懷疑。

“你們兩個好了,這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了,英俊過來嚐嚐我的大紅袍。”龍老爺子笑呵呵的坐在了老榕樹下面,拿起了茶杯道上了幾杯說道。

英俊也不客氣,直接就坐了下來,他不知道就他坐在這裏和老人喝茶不知道要羨慕死多少人呢,有多少人擠破了頭就想和老爺子套套近乎而不得其門。

龍一則是消失在了四合院裏面,龍妙妙俏臉很是幸福地坐在英俊和龍老爺子的身邊,給他們倒着茶說道:“爺爺今天真是大方,平常這大紅袍父親來了也很少可以喝到呢。”龍妙妙一邊給英俊刀叉一邊說道,這讓本來對茶沒有興趣的他也升起了一絲的興趣。

“哼,就你父親,那喝茶牛飲的樣子,給他喝我看着就心疼。”龍老爺子享受的端起孫女泡的茶,先是放在鼻尖聞一聞,然後一臉享受的喝了一小口說道。


英俊聽了老爺子的話心中暗想“看來自己要裝的一下了。”他也不會品茶,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出了一股茶葉微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和那些幾毛一袋的袋茶都沒什麼分別,但是英俊還是裝出享受的樣子,看的龍老爺子大爲的讚賞。

“不錯,會品茶的人都是沉穩的人,你小子不錯,好了和我老人家說一說你來這裏找我的目的吧。”龍老爺子顯然對英俊很是滿意,不但古武很厲害,還有着自己的事業,最重要的是龍老爺子能看得出來自己的乖孫女很喜歡。

聽到爺爺的問話,龍妙妙的俏臉羞紅了起來,看了英俊一眼給了他一個誘人的白眼。

英俊也對龍妙妙眨了眨眼睛才說道:“老爺子,我這次來是因爲我和妙妙的事情,你老神通廣大,應該已經知道了我們的關係了,嘿嘿還用我多說嗎。”英俊說這拉住了龍妙妙的手,龍妙妙掙脫了幾下沒有掙脫也就任由他抓着了,之心臉上的羞意更甚了。

“哈哈哈好了,我答應了,不過還有妙妙的父母呢,你要說服他們才行,而且聽說你小子還是一個多情種,身邊圍繞着不少的女孩,不光有我見過的若兮婉兒,還有一個局長,還有歐陽家大小姐歐陽墨舞,據說你小子還和流雨城的孤兒院的裏的一個叫卓文君的小女娃還有些關係。”龍老爺子有些不滿的如數家真的把英俊的風流史說了出來。

“這,這件事情是我的不好,不過我都會對她們好的,再說了老頭,想我這麼優秀的孫女婿你以後還哪裏去找,我喜歡女人這也是很正常的,要是我喜歡男人那才麻煩了呢。”英俊嘻嘻一笑的說道,他也知道自己是有一點風流的缺點,只能用別的地方來補足這一點缺點了,不過在英俊看來風流是他的優點,而且是很值得發揚光大的優點。 “英俊你說什麼呢,不許叫我爺爺老頭,我爺爺那裏老了,也不許再叫老爺子了,要叫爺爺知道嗎。”龍妙妙一副惡狠狠地樣子,伸手扭着英俊的耳朵警告道,敢叫她爺爺老爺子的人都沒有,這傢伙竟然叫老頭,這實在是太過分了。


“好了,好了,是我不對行了吧。”英俊安慰了龍妙妙過後,看向了龍老爺子說道:“老爺子你的傷勢讓我看看吧。”

“沒事妙妙這小子想叫什麼都可以,你小子的藥店生意做得這麼大,聽說你的醫術很不錯,那你就幫我看看吧咳咳咳。”龍老爺子一臉期待的伸出手對英俊說道。

“英俊,你一定要幫我爺爺治好傷勢,我不想再看到爺爺咳嗽了。”龍妙妙心疼的看着咳嗽的爺爺,雪白的小手在龍老爺子的背後輕拍着。

聽了龍妙妙那擔心的話,英俊點頭說道:“放心吧,我會盡力的,治好老爺子的傷勢應該沒什麼問題的了。”英俊說着,伸出手搭在了龍老爺子的手腕上,運轉青珠的能量在龍老爺子的身體裏面遊走了起來,這次那暗中護衛着老爺子的龍一也沒有在出手阻止。

英俊的生命能量,剛一進入龍老爺子的身體裏面,龍老爺子的臉色就是微微一變,一種暖洋洋的感覺從英俊的手上開始向龍老爺子對身體裏面遊走而去。

龍老爺子深深看了英俊一眼,心裏暗暗地想着“這小子身上的祕密真是不少”龍老爺子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只是剛一開始心裏震驚了一下而已,緊接着就開始慢慢的感受從英俊手上傳入他身體裏面的那股能量。

“英俊你的內力可以外放,你是怎麼做到的。”龍老爺子看着英俊問道。

“嘿嘿,這是教我古武的師傅傳授給我的,只是師傅說過這是我們祕傳,是不許教授給別人的。”對於龍老爺子的問話,英俊把自己早就想好的說辭說了出來,他只能這樣說畢竟青珠的能量只有他有,就算是他想傳授給別人也做不到。

“這樣啊,那算了吧。”就在此時龍老爺子感受到那股舒服的能量,來到了自己受傷的心脈,龍老爺子的眉頭立刻微微的皺了起來,這裏就是他暗傷所在的地方,心脈鬱結雖然英俊的能量很舒服但對龍老爺子的暗疾還是有些刺激。

找到了暗傷所在的地方,英俊也不再把青珠的能量在老爺子的身體裏面遊走了,而是全都匯聚在了龍老爺子暗傷的心脈,一點點的滋養着龍老爺子那鬱結的暗疾。

龍妙妙在一邊緊張的看着英俊幫爺爺檢查,看到爺爺的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之後,立刻擔心的問道:“爺爺怎摸了,是不是哪裏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