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血蠻強行拉着魏雨就離開了,看着他們遠去的背影以及魏雨不甘的樣子,蘇言終於是舒了一口氣。

隨着血蠻他們離開,會長炎熠他們就來了,對蘇言就是一陣安慰,實在是打不過對方,自家靠山仙王都躲起來療傷。

蘇言沒敢說是自己引起的,只好違心的接受了他們的道歉,在又待了兩天,感覺他們是真正離開後,蘇言就返回了火神門。

小夏很想他,一見面就是一個擁抱和熱吻,的確難爲她了,至於熊大他們,最近和古翎幾人玩的挺嗨的,不過也只是嗨了兩天就一直在找自己,因爲平板沒電了。

蘇言一陣無語,只好又神識進入地球位面,搞了幾個充電寶給他們,也收到海清和寧清婉的消息,將她們倆給接了出來。

三女的關係現在挺好,像親姐們似的,彼此間的隔閡和不好意思全都蕩然無存,無話不談,蘇言只是享受了不到一個月的悠閒時間,小夏就手挽手拉着海清和寧清婉出現在了蘇言面前。

“我,我想回地球位面那邊,帶她們逛街,”小夏如此說道,一旁的海清和寧清婉連連點頭,當聽到小夏說地球那邊有好多好多漂亮的衣服、包包以及難以想象的化妝品後,兩女頓時心動了。

蘇言看着三女的大長腿,絕世的容顏,有些不放心起來,就想自己也跟着進去時,房間門再次被無情的四腳踹開。

“我們也想進去,我發誓,絕對不搗亂,不顯露神蹟,我們四個當弟妹的貼身保鏢總行吧,”熊大有些哀求的看向蘇言。

蘇言猶豫後,只好點頭答應,不過海清和清婉的修爲全部開放,熊大四個全都封印了修爲,要是有不聽話的,直接讓海清和寧清婉聯繫自己,最後給了三女一人一張黑卡,這是他通過一些手段給弄到的。

一切準備完後,蘇言便將七人全都投放了進去,正想着是否跟着進去時,師父凌鈺卻找來了。 “師父!”見到凌鈺進來,蘇言起身行禮。

“他們幾個呢?”凌鈺環顧四周,有些疑惑問道。

蘇言有些尷尬的一笑:“他們,他們玩去了。”

凌鈺點點頭,倒是沒有過多的詢問,坐下來有些不好意思道:“可能要麻煩你一段時間了。”

蘇言一愣,連忙擺手:“師父這是說哪裏的話,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說就是。”

“炎烈大人以及前門主陸北玄他們都受了很重的傷,需要好的一點精血治療,天庭分給他們的太少了,根本不夠用,而且一些好的都給了舊人,他們也分不到,所以需要你的幫忙,”凌鈺道。

這下把蘇言給嚇了一跳:“他們怎麼會受傷?”

要知道,火神門的靠山是火神大仙炎烈,當初還被自己揍了一頓,當然,最後被妍妃等人清洗了記憶,是不記得的,而且門主陸北玄以及當初一些隱世長老,可全都突破到仙凡境,踏入仙的層次,進入了昊天真界的天庭,他們怎麼會受傷呢?

“你可能不知道,赤火真界和蠻神真界意外打開了,他們的真界都是沒有仙的,早就死光了,這麼多年下來,真界天庭上的各種資源、仙法、武器、靈藥等等太多太多的東西都保存的很完整。

俘獲冷情小嬌妻 甚至一些強大仙人的盔甲、屍體、傀儡等等滿天庭都是,這是無價的寶貝,畢竟,那可是一個真界的天庭。

不說天庭,兩個真界數千位面的人全都是好好的,他們被封閉這麼多年,就像一個新生兒第一次窺見外面的世界,不知道有多少年輕的修煉天才等着被挖掘,被培養洗腦,還有各界的資源、奴隸等等。

總之,這兩個真界,比所有古神子漫無目的到星空探索資源更加的划算,所以,五大真界的天庭、位面等人全都開始了搶奪。”凌鈺怔怔的看着蘇言道。

蘇言沉默下來,如果此次打開的是九黎真界,恐怕也是如此吧,這是人性,也是趨勢。

弱者,就是被用來征服和奴役的。

“在這過程中,就免不了各界仙人的爭奪和出手了,聽說連幾位仙帝都進入去找尋曾經兩界仙帝的武器和一些其他的東西,而且他們也放任了這種態度,誰的拳頭硬就是誰的。

炎烈大仙在天庭投靠的是明哲仙王,受他的庇護和差遣,他是一位仙王,陸門主他們上到天庭後,也成了他的下屬,不過直接領導人當然是炎烈大仙。

此次兩界打開,明哲仙王給了手下人都下了命令,去搶奪資源,完不成將會受到重罰。

所以炎烈大仙和陸門主他們去了赤火真界,也確實在天庭一些廢棄的宮殿裏找到了些寶貝,但是沒想到遇到了冥皇真界一位仙君的隊伍,將他們全部打成重傷,搶了東西。

炎烈大仙只有天仙的層次,天仙之上纔是仙君,差了一個等級卻猶如溝壑,只好灰溜溜回來。”凌鈺說道此處嘆了一口氣。

“所以,他們想請你上天庭一次,去提煉精血,雖說東西被搶奪了,但是陸門主當時見機快,偷偷藏了一頭實力在仙王層次的仙獸屍體,歷盡這麼多年都沒化爲屍骨,如果提煉的話,很有可能提煉出四代之上的仙獸精血。

這樣他們就全都能恢復,然後趕緊去搶資源,否則,任務完成不了,就會被當做棄子,日後在天庭行事,沒有靠山,步履維艱,咱們火神門其他長老日後突破到天庭,也無家可歸的。

咱們值得相信的就只有你了,畢竟你是咱們火神門的人,我能成爲火神門的門主,當初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也存了討好你這樣的心思。”凌鈺苦澀和抱歉的看向蘇言。

蘇言倒是沒有再說什麼,而是看着系統靈籠內,那兩個盤膝的仙帝,他們全都在恢復着,是老瘋子當初殺死先民給他的。

見着蘇言不回答,凌鈺繼續道:“之所以讓你上去,是因爲他們受傷下不來,也不放心,天庭同門之間也有人盯着他們,怕他們私藏甚至於搶奪,因爲有人不希望看到炎烈大仙活着,總之,天庭也充滿了複雜。

所以,希望能帶你上去,你還未達到仙凡境,上到天庭很可能有些損傷,所以,那頭仙王的仙獸屍體提煉出仙的精血,會分給你一滴,助你日後踏入仙順利一些。

就在明天,門內後上有一位長老將要突破了,如果沒出什麼意外的話,很有可能會踏入仙凡境,到時候帶你一同聆聽天庭的召喚,登上臨仙台,陸門主會在入口等你們。

一旦炎烈大仙們恢復,就會盡快將你送下來,然後再次趕往兩大真界去完成明哲仙王所交代的任務。”

聽完凌鈺的話,蘇言大概明白了,就是同爲仙王手下的同行排擠炎烈他們,讓他們不敢暴露仙獸的屍體,也不敢送下來,希望他上去,畢竟自己是頂級妖靈師。

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自己已經和炎烈站在了同一位置,也是一位天仙,天庭上的仙氣估計傷不了自己。

一直提煉古神精血,仙獸的屍體還真沒提煉過,不過想來,應該是和王級別的古神獸差不多,提煉出的精血一定很不錯。

他自從成爲仙后,還沒上過天庭呢,估計熊大他們也沒見過,正好他們都在自己體內,一同帶上去,想來極爲不錯。

“沒事的師父,徒兒願意上天庭救助他們,爲我火神門未來而努力,是每一個弟子應盡的責任和義務,”蘇言向着凌鈺一行禮。

凌鈺頗爲讚賞的拍拍蘇言肩膀:“好孩子,如果有可能,爲師一點也不希望你冒險,哪怕一絲都不行。”

看着凌鈺的眼睛,蘇言知道師父說的是真的。

“那我就收拾一下,明天啓程!”

“好!”

…………

天地靈氣在肆虐,雲層在翻滾,雷霆下,正有一個人正在接受雷劫的洗禮,周圍無數人正在祈禱和觀禮,此次突破的隱世長老叫賁博文,早五百年就已經達到了日輪境巔峯,此次準備的很充分。

在一聲歡呼和掌聲中,雷劫消散,一個衣衫破碎,但是整個人突然變得年輕的男子氣喘吁吁走下來,然後盤膝開始恢復。

他此刻猶如枯木逢春,一股仙的氣息和力量正在不斷甦醒,很明顯,他成功了。

直至一個時辰後,他恢復到了巔峯,換了一身乾淨的衣衫,向着衆人拜別,凌鈺領着蘇言出來,向着賁博文一行禮。

“拜託賁長老了!”凌鈺道。

賁博文點點頭:“我會用命保護住他,我們火神門在天庭的根基全都在他一個人身上了。”

凌鈺又囑咐了蘇言一些話後,蘇言看着周圍熟悉的面龐,看着安盈盈和段清風一行禮,賁博文拉着蘇言直接起身向天庭而去…… 因爲蘇言並不是昊天真界土生土長的人,所以感受不到天界的召喚,反倒是剛剛晉升仙凡境的賁博文賁長老,冥冥之中有所感應一般,拉着蘇言不斷向着天空而去,也不知道飛了多久並沒有飛出星空,而是在雲層的某處空間節點,他拉着蘇言猛的鑽了進去。

周圍是呼嘯而下的空間風暴和雷霆,強大的撕扯力讓的賁博文滿臉的潮紅,他艱難的低下頭去看蘇言,發現蘇言似乎一點沒受什麼影響。

見到賁博文望來,蘇言臉色開始變紅,和他一樣,對於自己成爲和炎烈一般的天仙修爲,他並沒有暴露,而是依舊裝着晚輩一樣。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周圍銀色的風暴頭頂出現了一個光暈,那裏的風暴都平靜了很多,就彷彿是從龍捲風外圍一路艱難闖進了暴風眼。

賁博文拉着蘇言一頭紮了上去。

一股不同於凡俗真界以及古神界的氣息頓時鋪面而來,有種面對溫和春風和初陽的舒適感覺,當蘇言睜開眼時,兩人已經站在一處偌大的玉臺上,周圍有着許許多多的人正望向他們。

遠處還有這許多仙鶴和隱約的樓臺亭閣,殿宇山川。

與其說這是天庭,不如說,這是一個凌駕與所有位面之上更大、更廣闊和強大的仙的位面。

“老賁!”就在兩人激動的站在臨仙台上觀察周圍情況時,一道聲音從側面響起,賁博文看去,正是昔日的舊友趙驊,當初和陸門主一同突破而返上天庭的。

兩人連忙走過去,趙驊比當初是要年輕了許多,頭髮都黑了,畢竟突破到仙凡境,算是脫離了凡體,壽命加長,又在天庭接受這仙氣的滋潤,與當初的白髮蒼蒼不可同日之餘。

不過現在的他臉色病態的蒼白,眼神也有些不聚焦,看得出來,他是強行硬撐着,畢竟從冥皇真界一位仙君的隊伍中活下來,已經是非常不容易了。

“蘇言小友,這次可能要麻煩你了,身體沒有什麼不適吧?我們最擔心的就是進入天庭的通道對你有所傷害,有時候我們出入都有些損傷,”趙驊連忙看向蘇言,聲音有些嘶啞。

蘇言搖搖頭:“沒事的,只是稍微有些不適,大概休息休息就可以了。”

見到蘇言似乎真的在通道中沒受到損傷,趙驊暗自舒了一口氣,對於蘇言又有了一個新的認識,他敢保證,這要是換做其他妖靈師,是絕不會跟着他們來冒這個險的。

“走吧,大家都等着呢,”趙驊便在前面引路,在外面的巨大白玉廣場上,停着一頭白色的仙鶴,特大,最起碼乘坐五個人都沒問題。

蘇言還是頭一次坐飛鶴,三人坐好後直接飛入更高的雲層之中,看着下方山川之間的樓臺以及風景,蘇言腦海中竟然冒出了駕鶴西去這個成語,趕緊搖搖頭,驅散這個搞笑的想法。

不過很快他就感應到了身後有人在跟蹤他們,見到蘇言疑惑的轉頭,趙驊苦澀一笑,都說妖靈師的精神力異常強大,才能連續晝夜的從古神獸的血液裏一點點的將精血給剝離然後凝聚,差一絲一毫都不行。

蘇言這小子真是厲害,以凡人之軀,竟然都能感應到監視他們的另一個仙人,看來此次,或許大家都是有救。

“你猜的沒錯,跟着我們的人是明哲仙王手下另外一名得力助手,以前炎烈大仙和那個叫吳魯的天仙都是仙王大人手下的左膀右臂,並沒有什麼衝突,可是自從我們上去後,一下子打開了勢力,且幫着仙王辦成了幾件漂亮的任務,這才讓他忌憚起來,總覺得我們會爭寵,便處處落井下石,後面跟蹤的也是吳魯的手下,從仙陽院出來,他就一直跟着我,我們現在處於弱勢,不可硬抗,還是先趕回仙陽院纔是正事。”趙驊苦澀道。

賁博文氣惱的拳頭捏緊,真是欺人太甚。

好在一路並沒有遇到其他的阻攔,飛行了大概一天的路程,終於到了明哲仙王勢力範圍的地盤,降落後便來到了一處殿宇,這裏就是炎烈爲火神門開闢的地盤,不過此刻外面只要一些土生土長的童子在無精打采的打掃着衛生,其餘地方安靜一片,看得出來,大家的氣勢都不是很高。

隨着仙鶴鳴叫,幾個童子連忙提着掃帚過來:“仙人,您回來了,這兩位是——”

“不該問的別問,將仙鶴伺候好就是!”趙驊冷冷道。

“是是是,”幾個童子一嚇,連忙稱是,便帶着仙鶴到後山洗刷以及準備食物去了。

此刻的賁博文則是初次長時間的接觸仙力,身上的氣勢時強時弱,甚至有些發燒起來,這是正常現象,他們當初第一次來的時候都是這樣,睡一覺就差不多了,總得需要一個適應的過程。

趙驊扶着賁博文到了一處殿宇中讓他休息,詢問蘇言的身體狀況沒什麼事後,便領着他往最中央的一處殿宇而去。

緝拿小逃妻 推開厚重的青銅殿門,裏面點着十六根帶有刺鼻味道的香火,每一個香火後都盤膝坐着一位臉色蠟黃的人影,蘇言甚至看見了段清風的師尊,上一任火神門的門主陸北玄。

當初是陸北玄以及十五位隱世長老一起突破,被天仙修爲的炎烈給接送了上去,此刻他們全都身受重傷。

炎烈此刻聽到聲音,緩緩睜開眼,看見蘇言後,露出如釋重負的神色,掙扎着起身,趙驊連忙跑過去扶住:“蘇言小友,你來了,真是麻煩你了。”

隨着炎烈的說話,其餘人都虛弱的睜開眼,看向了蘇言,臉上露出牽強的笑容。

蘇言行禮:“見過諸位前輩。”

“具體的我就不說了,距離仙王大人所約定的時間只剩下半個月了,不知蘇言你提煉它需要多長時間?”

炎烈輕輕一指衆人圍繞的中央位置,地表開始凹陷,很快,一個類似於青色山羊的屍體便是露了出來,正是陸北玄所見機私藏的一個仙王的仙獸屍體。

蘇言也知道時間緊迫,走上前來摸了摸,讓大白評估了一下,而後伸出五根手指頭:“五天,最短五天,如果慢的話,可能要八天左右。”

蘇言沒敢把話說太滿,畢竟這是一個仙王的仙獸屍體,況且他還從來沒提煉過仙獸的血液呢。

是否和古神獸的結構一致,他不敢保證。 聽完蘇言的話,所有人眼睛一亮,這麼說來,時間是夠的,足夠他們翻身,炎烈也就激動不已,對於妖靈師,他也是瞭解的,盤龍公會就是有仙王做靠山的,蘇言的手法看起來要比自己想的還要高啊,仙王級別的仙獸屍體,竟然需要五天,不可思議。

“你身體怎麼樣,有把握嗎?”炎烈還是有些不確定道。

蘇言道:“我的身體是沒事的,但是對於提煉仙獸屍體還是第一次嘗試,我也不知道是否和古神獸一樣,總需要嘗試,但想來差不多,無非是將仙獸全身的精華凝聚出來,讓你們服用恢復,想來比古神獸的精血還要好一點,畢竟它曾經是仙王級別的。”

炎烈點點頭:“如此一來我就放心了許多,蘇小友不要有什麼壓力,如果提煉出來了,那就是天不絕我火神門,提煉不出來,那也是命,大不了日後苟延殘喘就是,我們無非是明哲仙王手下的狗而已,雖然有點貶低自己,但卻是事實。

他手下有着六名仙君,這些日子也是在搶奪資源過程中受了傷,好的藥物都留給他們了,我實在沒辦法纔想出來這麼一招。”炎烈有些抱歉的看向蘇言。

蘇言一笑:“大人見笑了,沒什麼大事的,權當是一次鍛鍊了,那我們什麼時候開始?”

炎烈一愣:“你不需要休息一下嗎,聽說提煉精血是需要好好養精蓄銳,以最好的姿態備戰,畢竟這是仙王級別的仙獸,你又剛經歷仙凡的空間通道,或多或少……”

“不用了,時間不等人,可以現在就開始的!”蘇言道。

看着蘇言似乎不像是在開玩笑,炎烈點點頭:“那就在此地吧,有我們給你守護,趙驊,在這幾天所有人都不見。”

趙驊趕緊領命,然後就出去了,他所受的傷是最輕的,守護的任務只能交給他,其餘人全都用長命香在續命,出不了這個殿。

蘇言來到中央位置,被如此衆多的人注視,活動了一下手腳,就開始了提煉,噬心蠱很上道,感覺就是和提煉古神精血差不多,這倒是讓蘇言放心許多,便開始全神貫注幫着大白開始提煉。

索性中途並沒有其他意外的事發生,提煉的很順利,用了六天,提煉出了十九滴非常鮮紅的精血,每一滴都散發着純淨的仙力,這讓炎烈等人激動不已,當下就服用身體飛快的修復着。

加上炎烈、陸北玄以及十五名隱世長老,一共消耗了十七滴精血,送給了蘇言一滴,還多出來一滴,被炎烈收了去。

蘇言拿着這滴仙王級別的精血,準備給小夏好好用在身上,讓她也踏入修仙的行列,不求別的,只希望在日後的道路上,她能陪着自己。

只用了一晚上,所有人盡數恢復,甚至陸北玄等人首次服用這樣的血液,破而後立,全都齊齊突破了一個層次,達到了仙凡境中期,也算是因禍得福了。

“謝謝你,蘇言,”炎烈臉上盪漾着感激的笑容,握着蘇言的手,讓的蘇言不好意思起來,要是你知道我當初是怎麼當着上萬名弟子揍你的話,你決不會這樣。

“沒事,小意思,”蘇言連忙擺手。

“那我們明天晚上出發,這次還是赤火真界,希望上次那個祕境沒有被其他人給發現,那裏面的東西足夠我們交任務了,蘇言,天庭目前並不適合你,你修爲弱,這裏的勢力又太多複雜。

不僅僅我與吳魯天仙之間的競爭,明哲仙王之所以下達如此命令,是與其他仙王競爭,總之,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我們還是送你下去吧,待在宗門,我們做事心裏也踏實。”炎烈猶豫過後對蘇言道。

蘇言點點頭,他是無所謂的,就當出來遊了一趟,回家凝聚神識到地球位面看看大家都在幹什麼,或者無聊了找找郭浩封玄奕他們,敘敘舊也挺好。

“但是我們不會讓你白白冒險來一趟的,明天晚上你跟着我們一起出發,由天庭去星空,那個祕境裏或許有你用到的好東西,到時候選幾件拿走,直接返回昊天真界的位面就行。”炎烈道。

蘇言原本想拒絕了,但是既然有好東西爲什麼不拿,自己用不到,海清熊大他們可以用到啊。

一切商量後,對於全部恢復的消息,沒有絲毫外露,包括仙陽府那些童子。

總裁大人好眼熟 第二天晚上,所有人依舊裝着一副頹喪重傷的樣子,騎着飛鶴離開了仙陽府,蘇言一同前行。

但是當走到半路,還沒出昊天真界的天庭時,趙驊留下來保護蘇言,其餘人全部返回,一會兒的功夫,在蘇言感知中,有五名仙凡境,一名地仙境的‘尾巴’生命氣息徹底的消失,看來炎烈也是一個狠人,想來那位吳魯天仙可要虧損嚴重了。

幾人用了令牌驗證身份後打開仙界通道,直接空間跳躍到了距離赤火真界較近的位置,然後全速前進。

蘇言其實越接近赤火真界,反倒有些後悔了,他似乎又看到了此地老瘋子和風斷了一臂,斬殺了此地的先民,並將先民體內,赤火真界仙帝火龍雀打入靈籠內修養。

你說他們到時候醒來,看着自家真界大門打開,被這麼多強盜洗劫,將會是一種怎樣的心情。

只可惜老瘋子只在赤火和蠻神兩個真界的先民身上留了塑冥印,保住了仙帝,其餘三個盡數死亡,反而壯大了先民的力量,而隨着接近赤火真界,不斷有着一道道強悍的氣息返還,還有龐大的艦船,總之,素來淪陷真界的外圍一下熱鬧了許多。

當幾人來到赤火真界外圍時,可以看到,粗大的豁口中,不斷有着各種流光而過,有前往天庭的,有到凡間的,赤火真界,真的成爲了一個巨大的資源地了,可以開採很久的資源地。

一股濃濃的悲哀猛的從蘇言身上而出,蘇言一愣,周圍的炎烈等人也是一愣,蘇言趕緊去查看,發現這股悲哀竟然來自沉睡的火龍雀,他難道還有意識不成?

“怎麼了蘇言?”察覺到蘇言不對勁,炎烈疑惑問道。

“啊,沒,沒事,我們進去吧。”蘇言連忙壓下靈籠內的一切氣息,便跟着衆人鑽入了赤火真界中…… 十幾人進入真界中,直接往更深處而去,途中碰到了很多人其他真界的仙人,一個個一臉的戒備,但好在都沒有發生什麼衝突。

七拐八扭的,地方越走越偏,直至來到了一處天池邊,池水很淺,一眼望到底,炎烈點頭示意了一下,衆人連忙分散開來,一會兒的功夫全部返回,向着炎烈一點頭,表示周圍再沒有其他人。

炎烈舒了一口氣,纔到天池邊一個碎裂的獅子頭雕像拍打了幾下,在蘇言驚訝的目光下,天池的水呈兩邊分開,水池中央更是有着一團空間旋渦出現,衆人一個個趕緊跳了下去,蘇言也一同而入。

隨着所有人離開,池水再度恢復了原樣,根本發現不了底下竟然有一個小型的祕境。

進入裏面,衆人直接分散開來去尋找洞府內的寶貝以及上一次沒來得及帶出去的東西,蘇言閒逛了一會兒,找到了一個煉丹爐,裏面沒丹藥,早就荒廢了,不過九號位面太蒼院的老師曹瑛就是一個煉丹師,好的煉丹爐對於煉丹師來說太重要了,正好給他。

還有幾本煉丹的心得,記錄的署名是一個叫孔徐的仙人,也被他一併收了進去。

一會兒的功夫,此地所有的東西都被衆人打包好了,炎烈給了蘇言一個仙家法寶破嶽鍾和天蛛鉞,以及找到的一瓶充滿了生機的古靈丹,算是給蘇言的補償禮物了,被蘇言全部收下。

“待會出去後,一路上什麼都別管,我們走在一塊,出了赤火真界,蘇言你趕緊向昊天真界的火神門而去,不能與我們同行,我擔心在半路上還有人攔截,”炎烈將衆人聚在一塊下達戰術,衆人連連點頭。

在確定人數後,炎烈再次打開祕境出口,先由一個人出去探風了一下,安全後所有人都出來,便將蘇言圍在中央位置,向着真界外面而去……

與此同時,此刻赤火真界的外圍停靠着十艘巨大的艦船,呈半月形形成了一條封鎖線,凡是出來的人全都被搶了他們的收穫,反抗者,殺無赦,從已經裝滿了六艘艦船就可以看出,他們的收穫有多大。

衆人敢怒不敢言,因爲他們人數達到上萬人,全都是仙人,仙王級別的就有數十人,坐鎮的更是三位仙皇,誰敢反抗。

更加令人震驚的是,艦船是上所飄蕩的竟然是曾經的九黎真界旗幟,難道說,這些人都是九黎的仙人?怎麼可能?

沒錯,此刻守着外面的人正是復活後的九龍軍團三位團長,甚至包括貪狼,其餘兩位團長帶着其他人則到了蠻神真界外面打劫。

修爲弱的當然是全部拿來,一些強的,比如有仙皇,那就算了,不是我們怕,而是划不來。

畢竟一旦開啓仙皇之間的大戰,那可是非常消耗時間,甚至於容易被有心人漁翁得利,總不能爲了一個西瓜丟掉一麻袋香瓜吧。

雖說同樣作爲淪陷的真界,同病相憐是有的,但是九黎需要發展,必須要很多的資源纔可以。

兩大真界開放,這是他們的機會。

“又有一波人出來了,希望別讓我失望!”墨凡塵手持八荒戰戟,看了一眼不說話的三位團長後,隻身帶着六位仙王而下。

“站住!”墨凡塵大吼一聲,將滿臉高興,一路而出來的炎烈等人嚇了一大跳。

當看着星空中那密密麻麻所站的強大仙人後,頓時愣住了,臉色瞬間雪白。

用不着這麼慘吧,上一次被一位仙君給搶了,這次更過分,竟然有那麼多的仙王,我容易嘛我。

聽到熟悉的聲音,位於中間位置的蘇言也露出頭來,這才注意到穿着戰甲,威風凜凜的墨凡塵。

再一看周圍,很快就明白了,沒想到九黎竟然也來插一橫槓。

很快,正要說話的墨凡塵也看到了蘇言,一愣,這小子怎麼在這裏?不是聽青雉那傢伙說,他已經準備隱姓埋名過退休生活嗎,怎麼還有空到這裏蹚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