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明目張膽了!

傳聞鄭傑、李雄與張斯不對付,看來時真的。

當時看到張斯踹李雄的人,心中更是一清二楚,這是來報復的啊。

本來以爲事情過去就算了,也沒人報告老師,看來人家也不想老師插手,怕自己也惹上麻煩,可不是大度地放過了。

甜心可口:首席霸愛100遍 ,人總是容易同情弱者的。

張斯膽怯懦弱,這是大家都知道的,那天與李雄的事,可以算作例外。因爲事後,他再也沒有類似舉動,又恢復了往日 模樣,靜靜地待在角落裏。

如果衝突,可不是他能承受的。

最爲擔心的便是王闖,他上前擋在張斯面前,說道:“剛纔的事,就當沒發生,你們也不必給我……“

話未說完便被張斯攔下了。

“相信我,沒事的。”張斯把他拉了回來。

“你……”王闖欲言又止。

張斯向他點了點頭,示意放心。

王闖見他淡定的模樣,又有如此表示,這纔將未說完的話嚥了回去,回到張斯身後,可是心中仍止不住擔心。

李雄看着眼前的場景,面露譏笑。

張斯倒有些真怒了,他不願搭理高中生,可別人偏偏找上門了。

有個性,很好,我就喜歡有個性的人!

“這麼說,咱們有必要再深入地瞭解一下了。”張斯道,仍然一無表情,面色平淡。

李雄心中有些奇怪,這小子倒真不怕啊,以爲今天人多,衝突不起來是吧?要是這兒沒人,怕又是一副窩囊像。

“不知怎麼了解啊?”李雄冷笑道。


“簡單”張斯道:“明人不說暗話,你們來是找茬的,我也不裝蒜,說句實話吧,我還真沒把你們放眼裏。既然找上門了,大家就明刀明搶地來吧。”

鄭傑疑惑了。

這小子怎麼回事?是不是吃錯藥了?說話這麼猛。

本只想用球撞他一下,若他忍了,那事情就此揭過。

若怒氣衝衝來問罪,正好趁機尋釁。不巧的是被躲了過去,砸到了別人。原以這小子的懦弱性格,應該忍氣算了,可眼前的景象可一點也不像。

還在思索中,李雄卻已跳了出來。

“小子,這可是你說的”他揚了揚眉毛:“你不會去報告老師吧?”

“放心”張斯冷笑道:“我就怕你們去打小報告。”

這句話一出,可把鄭傑的怒氣給惹上來了。他本不打算動手的,因爲對老師不好交代,並且硃紅那兒也有點忌憚。

可這小子的話,偏把人朝這條路上逼啊。

這時王闖卻趁人未在意,向人羣中的管津使了個眼色。管津會意,隨即轉頭,向籃球場跑去。

人羣中有人發覺氣氛不對,出來勸架,卻都被張斯攔了回去。

事情不能總拖着,暫時拖過去,以後還會冒出來的,不如一勞永逸地解決吧。

張斯望着鄭傑:“你覺着用什麼方式解決比較好?”

鄭傑看着對方文弱地身子,有些不屑地道:“用什麼辦法你說了算。”

張斯“哦”了聲,說道:“這樣啊,那就簡單點吧,我們直接打一架得了,不管勝負如何,以前的事,一筆勾銷,如何?”


鄭傑尚未答話,李雄卻笑了,冷笑說道:“我說張斯,你是不是腦袋出問題了?打架?上次出其不意地踹我一腳,你是不是就感覺自己很牛了?”

鄭傑也感覺莫名其妙。

“他牛不牛我不知道,反正我挺牛的!”王鵬粗獷的聲音傳來。

衆人分開,讓出一條路。


王鵬、孟遠幾人走了過來,腦門上正冒着汗,看來正是打着球的時候被叫來的。幾人走到張斯身邊,王鵬則直接擋在了他的面前。

形勢頓時逆轉了。

鄭傑見狀,轉向張斯,冷笑道:“我說張斯同學今天怎麼忽然不窩囊了,原來另有打算啊,說那麼多豪氣話,最後不還是要別人出手。”

王鵬此時說話了:“鄭傑,別人怕你,我王鵬可不怕你,有種你就放馬過來,我倒要看看能不能把你幹翻!”

李雄跳出來,說道:“王鵬,這可不關你的……”

王鵬直接喝道:“你給我滾一邊去!最討厭你這種狐假虎威的人,孬種!”

“你!”李雄大怒,可見王鵬壯碩的體魄,壓下來衝上去的念頭。

鄭傑卻說道:“張斯,出來說句話吧,你這是打算羣毆?” 張斯走到了王鵬身前,對王鵬說道:“鵬哥,今天的事,你不要插手。”王鵬剛想說話,就被他擺手止住了:“我有分寸的。”又轉向孟遠諸位:“大家也一樣,不要插手,我會圓滿解決的,請相信我。”

轉過身來,對着鄭傑淡然道:“今天只我一人便夠了,至於你們來幾人,都無所謂,我不在乎。”

“這可是你說的。”李雄陰笑道。

張斯點頭,無甚異言。

鄭傑看了看王鵬衆人,見他們也沒疑義,便點頭道:“張斯是一人,我們也就一人。”轉向李雄道:“這件事因你而起,就由你親自解決吧。不管結果如何,事情就算揭過了,任何人不得報告老師。”

王鵬望着張斯,張斯面色從容,他的心放下不少,於是便點頭答應。

李雄向張斯走了過來,大家不禁有些緊張。

鄭傑舉手示意,讓大家退開些,留點地方給場中兩人。

孟遠忽然插嘴道:“等等!”

李雄停了下來,疑惑地轉頭,不屑地說道:“怎麼?又後悔了?”

孟遠道:“打架也得有個規矩,不能不說清楚了。”大家都是學生,打架這種事挺陌生,打便打了,哪來的規矩?

張斯也疑惑,不知孟遠想幹些什麼。

“什麼規矩?”鄭傑皺眉道。

“總得有個時間限制,不然豈不是沒完沒了?”孟遠說道,隨即望向王闖,王闖向他點了點頭,他又續道:“我看就以三分鐘爲限,時間到後,就散開。”

張斯聞言,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

原來王闖還是放心不下,可是又勸不住張斯,只得交代孟遠,讓他出面約定時間,到時如出意外,張斯也不至太慘。

其實場中的人,大多也想明白了此點,說到底,還是不相信張斯的緣故。

“時間限制可以”鄭傑想了會兒,答道:“不過,三分鐘太短,五分鐘吧。”

孟遠還想再爭取一下,李雄已經不耐煩了,冷笑道:“婆婆媽媽的幹嘛?!行就行,不行就拉倒!”五分鐘他還是比較滿意的,因爲他想做的是,讓張斯出醜,而不是真的打他。

有時出醜可比身上的疼痛更令人難過,尤其是在那麼多人面前。

“你!”孟遠擼袖管便要上去扁他,這次卻是被王鵬拉住了。

孟遠轉頭,很是不解。

“既然小斯沒說什麼,大家就不要瞎爭了,一切聽小斯的。”王鵬沉聲道。

王鵬的想法,與孟遠稍有出入,在想着事後的安排。

若李雄手下留情,自然一切安好。

若不然,這場子是要找回來的。

他就是這樣性格,你敢向我吐口水,我就敢拿板磚拍你腦袋!

事情終於商量定了。

兩人來到正中心,看着對方,尋找決戰的感覺。

其實,張斯已有些不耐煩了。

不就是打個架麼?

這麼簡單的事,偏偏被打斷了好幾次。

現在終於開始了。

遠處有些女生正注意着這邊情況,見兩人走到場中央,其餘人圍在四周,不知在幹些什麼。於是聚在一起,嘰嘰喳喳地討論着。

“看什麼呢?這麼好奇。”硃紅走過來問道。

“我們在看男生,他們圍在一起,正不知在幹什麼呢。”陳嫺答道,聲音有些雀躍。她的性子開放,很像男生,別人尚未回答,她卻已搶答完畢了。

硃紅聞言,笑道:“一羣花癡,真不知羞,在這偷看男生。”

有些女生覺得不好意思,有些卻越發歡了。

“咦……情況好像有些不對。”陳嫺本來正洋洋得意地承認自己花癡,忽然又疑惑道。

“怎麼啦?”硃紅好奇地問。

“你自己上來看。”陳嫺伸手拉她。

陳嫺她們幾人此時正站在臺階上,否則也看不清那麼遠的地方。硃紅卻在下面,平目望去,遠處是人羣,至於人羣中是什麼情況,根本無從得知,故而聽得陳嫺的話,會感到好奇。

她接過陳嫺的手,借力踏上了臺階。

眺目一看,面色頓時變了。

“喂,大班長,你幹嘛去啊?!”陳嫺見硃紅看了一眼,便跳下去向人羣走去,心下不解,在後喊道。

“看熱鬧!”硃紅簡單地回了句,頭也不回地向前走。

她心中實則是有些怒氣的,很有踹人的衝動。

別的女生看不懂場中情況,她一個以前常打架的也不懂?

李雄這小子,實在欠揍!

鄭傑也是!李雄沒眼色也就算了,他也沒有?!

難道不懂自己搬到張斯身邊坐是什麼意思?!

連我照着的人也敢動!

媽的,通通都沒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