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霓裳是個火爆脾氣,當然不甘心就這樣離開。

穆不以爲然的朝安霓裳笑了笑:“安老大想留下來和我討教一下嗎?”

“你敢嗎?”安霓裳淡淡的瞥了一眼穆。

“哈哈!”穆得意之下笑得花枝亂顫,“安老大是想單挑還是羣架?”

“如何個單挑?如何個羣架?”安霓裳雙眼微微一眯。

“單挑,安老大你一個人單挑我們所有人!羣架,我們所有人羣毆安老大你一個人!”穆笑眯眯的解釋道。

“……”安霓裳不由得一時語塞,“你可真無恥!”

“哈哈哈!”穆笑得更得意了,“安老大難道還想和我單挑?我當然不敢啊!我自己的實力……超級戰神水準都沒有達到,又怎麼會是安老大這種成名已久的強者的對手?安老大說笑了!安老大,再不走……可能你以後都沒有機會走了哦……你可能會去地底下見你的情夫狼鋒!”

“??”

躲到一旁的顧藏鋒不由得一頭問號,自己和安霓裳這個瘋女人什麼時候有一腿了?現在的謠言都這麼恐怖了嗎?

雖然顧藏鋒十分無語,但是顧藏鋒心裏還是不斷地催促安霓裳趕緊走。

不是因爲顧藏鋒擔心安霓裳的安慰,而是隻要安霓裳和她的人離開了,齊玉葉就會暴露在自己的槍口之下,自己就能完美的射殺齊玉葉了!

聽到穆的取笑,安霓裳整個人都不好了!

安霓裳死死的盯着穆,冷冷一笑:“小丫頭,我混跡在全球地下世界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裏吃奶!嚇唬我?你還沒有這個資格!還有,我和狼鋒那個王八羔子沒有任何關係!你別他嗎瞎說!”

穆笑了笑,並不介意安霓裳的粗言鄙語,只是朝身後的通道做了個請的手勢。

“哼,走着瞧!”

安霓裳冷哼一聲,帶着手下無奈的離開了大廳裏。

颶風的人在迅速離開大廳,教廷的人趕緊圍住了齊玉葉。

顧藏鋒雖然總算是等到了自己夢寐以求的時機,但是這個時機出現了一點偏差,教廷的人在第一時間就圍了上去,顧藏鋒依然一點開槍的角度都沒有。

顧藏鋒不由得在心裏暗罵起來。


嗎的……

穆這個女人警惕心這麼高的嗎?真的一點機會都不給自己的嗎?

顧藏鋒咬了咬牙,打算冒着暴露的危險另外找一個地方尋找開槍的角度。

就在顧藏鋒打算行動時,敏銳的聽到了附近某條通道上傳來了一陣陣細微的腳步聲。

顧藏鋒微微一怔,雖然沒有看到來者是誰,但是已經猜到了對方的身份。

敢一個人找上來,無懼這些X金屬武器,對方只有可能是一個人。

冰龍,無名!

教廷的人如臨大敵,紛紛把槍口對着無名出現的洞口。

果然不出顧藏鋒所料,從通道走出來的正是無名!

“無名!快救我!”齊玉葉也看到了無名,一臉無助的吶喊着。

“你叫什麼叫?”穆十分兇悍的反手就是一巴掌扇在了齊玉葉的臉上,隨後轉過身看着無名,“無名前輩,你確定你真的要趟這趟渾水嗎?齊玉葉出了多少錢僱傭你?我出雙倍,趕緊離開這裏!”

無名半眯着眼睛看了看穆,隨後緩緩地搖着頭拒絕了穆:“我欠他一個人情!人情,遠不是金錢可以衡量的!”

穆深深地吸了口氣,在無名這種級別的高手眼裏,人情名譽這些東西,遠比金錢重要百倍千倍!

無名的這番話說出來,雙方已經沒有和解的餘地了!

穆小手一揮:“布萊恩,託比,你們倆帶人解決無名!”

光頭男布萊恩和另外一個穿着白色披風的男子帶上了近二十號人朝無名走了過去。

無名根本就沒有正眼瞧一下布萊恩,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名叫託比的男子身上。

“託比……水瓶座聖殿騎士……當年我叱吒全球的時候,你還是一個毛孩子!後生畢竟是後生,永遠都不知道自己的前輩有多強!”

“不知道又如何?領教一下不就知道了嗎?”託比淡然一笑。

教廷的人紛紛拿起了自己的十字劍,準備圍攻無名。

無名是一個先天高手,那些X金屬武器對於無名來說自然沒有什麼用處,而且槍械對於無名這種級別的高手來說,也不可能存在擊中的可能性,相反一味地開槍,很有可能會傷及自己人。

教廷的人對無名展開了最原始的圍攻!

“喝!”

教廷的人揚起了手中的十字劍朝無名衝了過去。

無名嘴角微微一揚,不管什麼時候,臉上總是洋溢着自信的笑容。

雙方很快就交上手了,而也是等到雙方的人交上手之後,顧藏鋒才驚訝的發現無名今天爆發出來的能量竟然比昨天還要驚人。

顧藏鋒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或許昨天……無名感覺到了附近還埋伏了其他勢力的人,想要隱藏實力留力氣處理那些最後出現的勢力。

而今天,其他的勢力都已經離開了,只剩下教廷的人,無名自然不需要隱藏實力了!

雙方交戰十餘分鐘,光頭男布萊恩已經被無名揍倒在地,而託比也大有獨木難支的樣子,教廷的這些人,落敗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顧藏鋒心中是又驚又喜。

沒想到這個無名居然身手如此變態,如果自己對上無名,就算是巔峯時期,也萬萬不是無名的對手!

無名這麼猛,擺在穆眼前的就只有兩條路了,一條是把圍住齊玉葉的人全部頂上去,一條是交出齊玉葉乖乖走人。

以穆這種不服輸的性格,肯定不會在這個節骨眼上放棄齊玉葉,十幾瓶解毒劑這種大手筆都砸下去了,要是就這樣放人了,穆即便身爲教廷的聖女,教皇的女兒,估計也沒臉回教廷了!

穆瞥了一眼齊玉葉,銀牙一咬,小手一揮:“一起上!給我把無名打趴下!”

教廷的人在穆的命令下,紛紛朝無名衝了過去。

顧藏鋒看到這一幕,差點笑出了聲。

自己趴在這裏等了這麼久,等的就是這一刻!機會終於來了!


顧藏鋒知道自己只有開一槍的機會!

一槍之後,不管有沒有殺死齊玉葉,都沒有朝齊玉葉開第二槍的機會了!

顧藏鋒深深地吸了口氣,握緊了手裏的突.擊.槍,黑漆漆的槍口精準的對着齊玉葉的頭部。

“呼……”

顧藏鋒不斷地調節着自己的呼吸和心跳頻率,確保自己一槍得手。

大廳下方,無名開始露出了自己的兇殘一面。

如果說之前無名只是抱着打到對手的目的,這一刻面對教廷所有的人撲了上來,無名開始大開殺戒了。

僅僅幾個照面,就有五六個教廷的高手倒在了血泊之中,而無名愈戰愈勇,甚至一個人壓着教廷所有的人打。

顧藏鋒右手食指輕輕地挪到了突擊搶的扳機上,最後確認之後,顧藏鋒果斷的扣下了突擊搶的扳機。

“砰”

隨着一聲沉悶的槍聲,突.擊.槍的子彈劃破空氣精準的射中了齊玉葉眉心的位置。

“呃……”


齊玉葉輕聲悶哼,腦袋一歪閉上了雙眼停止了呼吸。

也是在顧藏鋒開槍之後,大廳裏的人這才注意到了顧藏鋒的存在!

無名看了看已經死了的齊玉葉,心中涌出一陣滔天怒意!

無名迅速後退撤離纏鬥,右腳踏在了牆壁上,整個人凌空而起跳到了三米多高顧藏鋒所在的通道口子。

正準備撤退的顧藏鋒聽到了身後的動靜,趕緊扔下槍小心翼翼的面對着無名。

無名的臉上閃過一絲猙獰:“小傢伙!你這是在找死!” 大廳裏的穆呆呆地看着齊玉葉的屍體,即便是堅強的教廷聖女,這一刻穆也有種想哭的衝動。

自己費盡心思玩盡陰謀詭計,甚至砸上了十幾支解毒劑的代價,可是最終的結果竟然是齊玉葉死在了別人的手上。

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爲別人做嫁妝,便宜了別人!

教廷的人紛紛面面相覷,誰也不敢說話。

穆不由得咬緊了自己的牙關,用一種殺人的眼神兇狠狠的瞪着顧藏鋒所在的通道口子。

穆已經打定主意,不管是誰殺了齊玉葉,自己一定要把他大卸八塊!

通道口裏。

顧藏鋒清楚地知道無名的實力有多麼恐怖,自己和無名交手絕對沒有勝算,只能想辦法逃跑!

無名似乎猜到了顧藏鋒的小心思,右腳踢在了一塊大石頭上面。

大石頭如同一發炮.彈砸向顧藏鋒身後。

隨着一陣轟鳴聲,顧藏鋒身後的通道竟然被無名這一招擊垮了,坍塌下來的泥石已經將顧藏鋒的退路堵塞了!

顧藏鋒深深地吸了口氣,自己已經沒有退路了,擺在眼前的只有一條路。

拼死一戰!


無名冷冷的看着顧藏鋒,渾身上下散發着一股滔天殺意:“小子!我承認,你很有種!也很聰明!但是……你不應該殺齊玉葉!我欠齊玉葉一個人情,你現在害得我欠一個死人的人情!我保證,你會死的很慘!”

顧藏鋒稍稍往後退了一步:“無名前輩,你應該知道齊玉葉來嚶國是幹嘛的,你也是一個夏國人,難道你能夠容忍齊玉葉這種叛國的行爲?”

“叛國?”無名冷冷一笑,“我是地下世界的人,地下世界的人是沒有國籍的!不管齊玉葉幹嘛,我只知道我欠他一個人情,而你現在殺了他,我沒辦法還這個人情了,所以……你就去地底下替我償還這個人情吧!”

“成名多年的無名前輩竟然是一個這樣的人!算我看錯你了!”顧藏鋒盡着最大努力試圖用言語勸退無名。

“呵呵,就算我會放過你,你覺得下面的那些人會放過你嗎?那個小丫頭花了那麼大的代價,最後讓你撿了個便宜,估計她現在恨不得把你給生吃了!廢話不多說了,出招吧!”

顧藏鋒輕輕點了點頭,這一刻也不再對無名抱有希望了。

而且無名的話很有道理,就算無名願意放過自己,下面那些氣急敗壞的教廷的人怎麼會放過自己?那些人恨不得把自己給吃了吧!

顧藏鋒又是往後退了一步,將自己的手伸進了口袋裏。

顧藏鋒將狼牙和金屬鏈子取了出來,金屬鏈子兩端的金屬環一個戴在了右手手腕上,一個扣在了狼牙的尾端。

顧藏鋒微微下蹲着身子,左手探前,右手抓住了狼牙和一截金屬鏈子。

“來吧,無名前輩!讓我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後生領教一下你的厲害吧!”